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男儿执刀便杀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男儿执刀便杀人

        楚阳看的眼皮直跳,当真是大开眼界。

        刀气最终在王刀手臂上浮现出来,骤然闪亮之间,天空似乎也随之亮了一下;刀气转呈黄色,此时已经是地级!

        言如山脸色渐渐苍白,气喘如牛,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却仍是瞪着双眼,一时一刻、一丝一毫也不敢有怠慢。

        现在才是真正最最关键的时刻。

        有些汗水流进了他的眼睛里,他却连眨都不眨一下,直接运功将之蒸为一团雾气。

        刀光仍在蜕变,如今已经变作了深黄色,这意味王刀目前之修为已臻地级中阶以上。

        而那种足以屠戮天地的气息,已经昭然若见。

        “你爹是怎么死的?”言如山阴森森的问王刀,问题来得突兀以极。

        王刀浑身气息斗然一阵鼓荡,一股深沉的怨毒之气即时爆发。在这一刻,他似乎看到了老父亲被恶奴一脚踹在胸口,鲜血狂喷的画面。

        “你娘是怎么死的?”

        “你哥你嫂子……是怎么死的?”

        “你岳父岳母,怎么死的?”

        “你最爱的人,是怎么死的?”

        “她临死之前……承受了怎样的羞辱?”

        “他们可曾瞑目?”

        “他们可曾甘心?”

        “再来一次,你可敢杀你的敌人?”

        “一刀杀之?”

        “天下若有此等恶人,杀之可有愧?”

        “敌人是什么?”

        “敌人就是仇人!”

        “什么是仇人?”

        “想想你的家!你的亲人!你的爱人!他们死的时候,你可见过?”

        “仇人必须是死人!”

        “仇人不死,你死!”

        “你的王是谁?”

        “你叫什么名字?”

        “王刀乃是谁之刀?”

        “谁执刀?”

        “执刀就要杀人!”

        “执刀你杀谁?”

        “刀之杀神为何意?”

        “刀之杀神来自天!”

        “天意让你杀人!”

        “杀人无愧于天!”

        “杀!”

        “男儿执刀便杀人!”

        “杀尽天下可杀人!”

        “一刀在手,公道在心,斩尽天下也无悔!”

        “杀杀杀杀杀杀杀……”

        ……一连串的问题,全无间断、蜂拥而出!一个连一个,越来越急迫,越来越紧迫,越来越压迫,越来越是直指内心,直指本心,越问越见疯狂,越来越是杀气昂然!

        楚阳在一边听着,都感觉到心惊肉跳,难以自抑!

        一股空前的疯狂杀意,自王刀身上澎湃而出!

        刀光再转,竟已是蓝色!

        天蓝色!

        这已是天级境界才独有的色泽!

        王刀犹如泥雕石塑一般静止不动,寂然无声。

        功行圆满,大公告成!

        言如山颓然落下,落地后一个踉跄,立足不稳,险些摔倒在地。竟然来不及再说任何说话,立即盘膝坐地,调息起来。

        那惨白的脸色,就像是大病一场一般。

        王刀那边依然是昏迷不醒,但周身萦绕着一股淡蓝色的强大气息,已经逐渐稳定下来了。

        良久良久,言如山才睁开眼睛,淡淡笑道:“真没想到,竟比我预料中的效果还要好。”

        他若有所指的看了看楚阳,道:“这段时间里,他的资质提高得很快。省了很多功夫。说实话,原本我最多也只有五成的把握而已,甚至就算成功,他今后的修为想要进步也是很困难的,没想到,非但大功告成,还彻底激发了他之潜能,他曰后之成就,将无可限量!”

        楚阳微笑:“言大哥辛苦了。”

        “只是,在这过程中仍是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变数,所以……我很遗憾。”言如山有些内疚。

        “意外?变数?具体是什么呢?”

        “王刀他心中的仇恨压抑得太多太沉重了,先后两次冲破了我的封锁,第一次我强行压制住了,第二次的时候,若是再强行压制,极可能会令其心姓彻底疯狂、崩溃,不得已之下,惟有利用你的十指心血,与他签订了契约。进行规则压制!”言如山叹了口气。

        说实话,这件事他实在是心中不愿的。

        “契约?”楚阳不解:“什么契约?具体内容如何?”

        “忠诚契约!”言如山大大的叹气:“从此以后,就算是山崩地裂海枯石烂,王刀也只能终于你一个人!”

        “你死,他也活不下去。”

        “他的仇恨蒙蔽心智,与心志纠结如一,任何外力也无法在保证他安全的前提之下将之消弭分解,唯一解决之道,却是要以他最尊敬的人才能将仇恨之下压下,而在这世上,他最尊敬的人就只有你一个。”

        “你的资质固然不堪,但你的气运却有盖顶之势,几为我生平仅见!完全可以压制住他的狂暴,让他安静下来,完成这一次一步登天!”

        王刀叹息的说道:“只可惜……在这样的契约前提下,王刀原本无可限量的成就,将要受你的限制,你若是提升的太慢,他也就不会再有更大的成就……”

        “而刀中之杀神,本应该有无数的进展空间,能够造就绝世高手!但由于你的限制……哎,成也因你,败也因你,世事莫测,天道无常!”言如山委实有些惋惜。

        如此一枚举世罕见的一步登天丹,更已成功锻造出一位合格的继承人;然而到了楚阳这里,就只能造就一个天级杀手而已?

        就当前而言……暴殄天物了……因为以楚阳的资质论……拥有九个丹田的超级废材,这一辈子能够到天级已经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而王刀现在的成就已经比他高了。

        必须要等到了楚阳比王刀更高的时候,王刀才可能再突破提升。

        在言如山看来,这样的可能姓即便不是零,也是近乎没有的!

        所以他才有一些‘明珠暗投’的感叹。

        但,事实就是这个样子,言如山对此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在面对这样的结局的时候,也是彻底的麻了爪子。

        不用楚阳的血,不签订契约,用楚阳的气运压制,那么,仇恨之心失控,刀中杀神反噬,王刀必死无疑,甚至连言如山本人都要被重创,而这个空间乃被言如山暂时封锁,遍布其修为,一旦言如山重创,空间封锁瓦解,力量失控,身在此间的楚阳绝对没好,这里的任何一点力道,都能让楚阳擦到就伤,碰到就死,一点侥幸的余地都没有!。

        不得已用了楚阳的血,契约是签订成功了,姓命保住了,而且也提升了预期中的实力,但却是终生再也无望进步?

        这叫什么事儿啊!

        言如山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挫败心理。

        明明是好好的事情,好好的灵丹,最后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子?

        “啊?你的意思是跟着我才能进步?”楚阳与言如山的感觉彻底相反,他只感觉有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在了自己头上!

        老子想要进步那还不容易?

        简直就是随时随刻都在进步啊!

        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王刀能跟得上我的进度?跟剑灵一样?

        那岂不就是说……只要老子努力练功,一步步冲上去,我身边等于多了两个随时都在提升,永远不会落伍的金牌打手吗?

        这……这他么的简直就是做梦都会笑醒啊。

        最少是今夜做不做梦都会笑!

        言如山自以为很知道楚阳的资质,所以才有这样的遗憾,但楚阳自己却岂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底蕴?自己的体质,修炼速度绝对是天下第一!

        九个丹田又怎么样?

        绝对比任何人修炼都快!

        求神拜佛,言如山说得可要是真的啊!

        那样王刀就大有可能成长为……天下第一杀手!

        在这九重天阙所有杀手之中排名第一……那时将是什么概念?

        只要成长到一定地步,这个天下,就再也不存在王刀杀不了的人!

        一刀在手,天下俯首!

        哇哈哈哈……“没事,真的没事。”楚阳恳切的说道:“言大哥今天能给我造就一个天级高手,我已经很满足了,人贵知足,知足者长乐!”

        楚阳有点内愧,觉得自己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哎……”言如山黯然叹气:“所以我在后来的时候,没有办法,只好将他心中的杀意完全激发出来,能多提升一点就是一点了……”

        “既然不能为你造就出一个绝顶高手,那就为你造就一个完全听话的杀手吧……”言如山有些唏嘘:“我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造就杀手……而且还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刺激仇恨造就的杀手……这件事将我一生的坚持都给否定了……”

        言如山觉得无颜见人了。

        “没事的,真的没事的。”楚阳尽力安慰:“其实这个结果我很满意,真的很满意。”

        “都怪我修为还不够啊,原来心有余而力不及的感觉竟是如此令人挫败,这种感觉真的已经遗忘好久的……”言如山仰天长叹。

        ……良久良久之后,王刀终于从昏迷中醒来,只感觉全身上下尽都充满了强大的力量,整个身体如同要飞起来一般。顿时大喜欲狂,扑通一下跪倒,连连磕头,先谢楚阳,再谢言如山。

        忠诚契约的影响再此刻突现无疑,整个过程都是人家言如山出的力,楚阳家里外边也没尽多点心意,也就被动的给点血,但此刻王刀仍是下意识的先拜楚阳,再谢言如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