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一百五十七章 未来筹谋

第八部 第一百五十七章 未来筹谋

        “想!”所有孩子眼神同时亮了起来,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嗯,今天我发给大家的,就是你们专属的天兵令牌!”楚阳一扬手,手中出现了一大摞薄薄的铁牌子。

        每一块令牌都只有两个铜钱大小,都是明晃晃的,椭圆形,造型甚是别致漂亮。在中间有两个大字:天兵!

        然后在下面是每一个孩子自己的名字。

        “这个牌子,你们今后要随身携带,须臾不得离身……等以后长大了,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要忘记,这里,是你们永远的家。你们,永远是我们天兵阁的天兵天将!”楚阳的声音,充满了浓厚的感情。

        若是有可能,这么多乖巧的孩子,他真心不舍得送出去。

        但现在,他根本负担不起。每一次想起这件事,虽然是大势所趋,却也是不得不为,而且还是为了长远打算……即便如此,但楚阳仍旧心痛。

        但他将心痛深深地压在心里,脸上笑得依旧灿烂温暖。

        “好!”孩子们顿时振奋了起来,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牌子,恨不得现在就拿在手里。

        “现在我叫到谁的名字,谁就上来领取自己的牌子。”楚阳扬着手:“从现在开始,你们可以尽情的骄傲!因为,你们是当之无愧的天兵天将了!就算是现在还小还不是,但将来,一定是!”

        “是!我们一定是!”

        所有孩子竭尽全力的大叫,一张张小脸,激动的通红。

        “楚银风!”

        “到!”

        “楚金风!”

        “到!”

        “楚柔风。”

        “到!”

        ……

        楚阳一个个的念着名字,一边深深地望着每一个上来领取牌子的孩子,他要将每个人的特征相貌,都深深地记在心底、印在心底。

        若是一旦分别,就是长久的天各一方。

        纵然他朝有再见之期,却也一定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希望大家都记住,你们的家,你们的兄弟,你们的姐妹。”楚阳深深地道:“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用生命来维护的美好!”

        孩子们一个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楚阳。

        全场寂静无声!

        “从今天起,每一顿饭,都一定要有鱼有肉,有大白馒头、大肉包子!每一顿饭,每一桌都要不低于十个菜!”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吩咐了下去。

        “通知傲波和妙龄,要抓紧时间采购,给每个孩子做新衣服。春夏秋冬四季衣服,各做一件。一次姓准备好十年的!要特别注意随着长大的体型变化!嗯,第十年的时候……孩子们差不多就长成了,每一季度的衣服做十件!”楚阳轻声道。

        “另外给每个孩子,都打造一个长命锁。给每个女孩子,加做一根纯金的发簪!”

        “给每人准备一只箱子,要确保能将哪些东西都放在里面。”

        …………

        这些,若是全部加起来,无疑将是一笔异常庞大的开销。

        但楚阳没有半点舍不得,就吩咐了下去。

        梅夫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中迅速地涌起一片泪光。

        下面的孩子们仍旧无忧无虑,正在一个个的嬉笑着,视若珍宝地看着自己刚刚到手的天兵牌子,稚嫩的声音,在一字字地念着自己的名字,不断重复着。

        有些小女孩,已经开始用配发的丝线,细心地将牌子穿了起来,挂在自己脖子上,不时地拎出来看看,一张张稚嫩的小脸,笑开了花。

        楚阳心中不由一酸。

        若是我现在不是这么的弱小……

        若是我现在,有足够的实力……

        他仰天长叹一声,似乎从自己的心底深处,叹息了一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也在这一声叹息之中,颤抖。

        …………

        就在云中天等人前来寻找楚阳的同时,另一帮人,也来到了天兵拍卖堂门口。

        在天兵堂里面修为最高的雪仙子率先警觉,道:“我们的老对手来了!”

        海飏波一怔,随即也察觉了不速之客的到来。

        不由得脸色一沉,道:“各位老朋友既然已经来了,何不干脆进来坐坐呢?”

        话音刚落,一股阴沉得令人说不出的不舒服气息突然出现。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随之突兀响起:“你们现在还有心思在这里研究什么夺宝吗?不知道都要火烧屁股了么,真佩服你们东皇天的人,真真是沉得住气啊。难道就不怕给东皇陛下丢脸么?”

        雪仙子柳眉一竖,沉声道:“老光头,你在那里胡说八道什么?”

        “哈哈哈……”

        随着笑声,一个魁梧的光头走了进来,看年纪也就只有四五十岁。但大家却都抽了一口气:这家伙,可是浮屠天的一大杀神!

        浮屠天浮屠阁长老,伍长休。外号,一见长休便长休,从这个外号大可见其杀姓之重。

        浮屠阁,在九重天阙超级门派排行中排名第五!

        在他身侧的黑衣人,则是大西天的刀剑盟长老,刀长笑。

        刀剑盟,九重天阙超级门派排行中排名第十一。

        “老光头,你先前所言究竟何意?”雪仙子目光如冰雪。对这两个人,她心中可是半点好感也欠奉的,向来见面就是要动手招呼的。

        本来到了他们这个身份层次,若无必要,极少有动手的,只是雪仙子与这两人的渊源实在很“深厚”,尤其是伍长休。

        伍长休自从第一次见到雪仙子之后,立即神魂颠倒。

        在若干年前,这个伍长休居然亲自赶到红尘如梦轩,向雪仙子求亲。然后呢,被雪仙子狠狠地修理了一顿,打成半死才给扔回去。

        若是事情到此为止,大抵就是一个求亲不成反被殴的笑谈而已。

        却也不知道这个伍长休到底是怎么想的,之后居然每隔十年就派人前来求亲一次。以他们的年纪而论,这么多年来,雪仙子只是拒绝此人的求亲,已经拒绝了不知道多少回,起码几千次是挡不住……

        被人追求,说实话并非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是被人如此追求,却是万二分的郁闷,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甚至一千而两千,两千而三千的那么追求,搁谁也是受不了的,实在是烦不胜烦。

        此外,这个笑谈也因此而变成了老一辈人中脍炙人口的笑料。

        俗话说,烈女怕缠郎。但,伍长休这个‘缠郎’已经做到了登峰造极,而雪仙子这位‘烈女’依然是无动于衷!

        甚至大为光火!

        所以雪仙子只要一见到这个光头,就会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只得一念——撂下南北打东西,今天能够勉强抑制住自己不直接动手,已经是克制再克制了。

        “呃……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说,其实只是说……”伍长休用手挠着光头,居然很有点窘迫的意思。先前那阴测测的声音,这会也变得了结结巴巴。

        海飏波心头暗笑,这还可真是一物降一物……

        刀长笑刀削一般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道:“各位,咱们这次到来,可真不是来打架的,主要是有事情必须要商议。”

        雪仙子神情冷冰冰地问道:“什么大事?”

        “五百年大比,即将开始了,这算是大事吧?”刀长笑脸色郑重。

        “五百年大比?”雪仙子纵然正在生气,却也忍不住几乎要笑出来了:“果然是大事,只是这大事还用你说吗?还有五十一年,五百年大比就要开始了!这件事谁又有谁不知道?”

        “错!”刀长笑冷冷吐出一个字:“不是还有五十一年,而是只有十一年了!”

        “胡说八道!”雪仙子拧起了眉头:“刀长笑,你这老小子老糊涂了吧?上次五百年大比,咱们可是都在场亲历的。难道这么点时间还能记错吗?”海飏波点头:“不错!若是按照当年比武的时间而论,距离五百年之期确实是还有五十一年。”

        “只是现在却有了变化,大比的事件提前了。”刀长笑叹了口气:“就只得十一年的时间了。”

        看他的神情不似作伪,雪仙子的神情慢慢的沉重了起来:“你说这话可是当真的!?”

        “确实就是如此!”伍长休摸着光头,期期艾艾的笑着,就往雪仙子身边凑过去,涎着脸说道:“仙子想要知道的事情,只要我知道的,必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先坐下再来说好不好,我一定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仙子……”

        “滚到一边去坐!”雪仙子尖叫一声:“别坐我身边,滚。”

        “好好好……好好……我不坐你身边,不坐你身边还不行嘛……”伍长休低眉顺眼的远远坐下,伸着脖子讨好的道:“仙子你千万别生气……一生气就不漂亮了,我对你一片深情,天地可鉴……”

        雪仙子抓狂地就要捏着拳头站起来,站到一半却又勉强强行忍住,呼哧喘了一口气,仍旧有些压抑不住的狂怒,锋利的眼神看向刀长笑:“你继续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比怎么就提前了,为什么我都不知道这消息!”

        刀长笑被她吓了一跳:“啊?”

        “啊什么啊?!”雪仙子爆发了:“你聋了?!赶紧说!”

        刀长笑委屈瞠目,心道你们两个吵架干我什么事?凭啥要咱家来当出气筒?但咱家的拳头确实不如这女人硬,只好忍气吞声。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