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一百五十八章 晴天霹雳

第八部 第一百五十八章 晴天霹雳

        “或许你们还没有注意到,这一次除了咱们三家和从不参加门派大比的妖皇天势力之外,其他的中极天、青霄天、大罗天、南极天,赤北天,墨云天,此次前来的人,都是由青年人带队的。”

        刀长笑慢慢说道。

        “什么?青年人带队?”雪仙子和海飏波刷的站了起来:“你确定?!你真的能确定?”这个消息,可是实在是太严重了!

        刀长笑和伍长休神情沉重,带着压抑的狂怒,缓缓点头。

        “真的……是青年领袖?”雪仙子一双凤目,变作了锋利的刀锋。

        “不错!”刀长笑长长叹了一口气:“我原本还以为,只有我们两家如今还在云里雾里,没有想到你们也还在睡梦之中。”

        雪仙子“砰”地一声,一掌拍在桌子上,一张桌子“哗”的一声瞬时粉碎,因为过度生气,酥胸不断起伏:“他们怎么敢!怎么敢这样!”

        伍长休本来一脸忿怒,但乍一件到雪仙子胸前起伏的良辰美景,却是不由自主的看呆了,一张愤怒的脸迅速变成了色眯眯,一道口水从嘴角缓缓流出。

        “混账东西!”一眼看到这家伙的样子,雪仙子直接暴怒,再也抑制不住,身形一动,一脚狠狠踢在伍长休身上!

        嗖!

        伍长休一声惨叫,整个人被踢的直接撞破了墙壁炮弹一般飞了出去,飘摇而过不知几百里也……

        大厅中,所有人尽都面面相觑。

        三个天地还在讨论,雪仙子一脚把浮屠天的人踢飞了……

        “嗖”的一声,某人伍长休又飞进来,点头哈腰一脸谄媚一迭连声:“我错了我错了,仙子千万不要动怒,要是不解气,就多踢我几下……我继续飞……”

        所有在场的人都是面如重枣,眉头紧皱——不能不如此,若不然,在这么严肃愤怒的场合就要当场爆笑……

        “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雪仙子又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纤纤玉手捏着椅子扶手,捏的骨节发白。

        “据说是圣君阁下亲自下的命令,将本次大比,提前了四十年!”刀长笑苦笑,笑容苦,只怕心下更苦。

        刀剑盟,在九重天阙超级门派排行中排名第十一,位置本就十分尴尬,这次又要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如何能不苦?!

        本想这一次能有希望挤进去前十,但现在得知消息比对方晚了这么多年,明显又是没戏了:一样的时间准备还年年一败涂地,更何况落后了?

        “事情既然有如此变化,我们这边为何全不知情?”雪仙子大怒说道:“若说是圣君阁下下的命令,难道会不通知我们这边么?这是什么道理?”

        伍长休摸着自己的光头,道:“圣君阁下交给了天剑盟和地狱门来通知这件事,但这两大门派貌似把我们给忘了……按照他们的说法……之前已经派人给我们送信了,不过……送信的人出了意外,客死异乡……所以信息没有送到,总之,责任由死人背了。”

        “放他娘的狗臭屁!”雪仙子暴怒之下,矜持全无:“各个天地之间设有传音玉,更有万里传音法阵,什么都能使用……怎么会专门派人送信?”

        “再说了,一个人死了,其他人也都死了?为何送往别的天地的送信者都没死?偏偏给我们送信的死了?!真有这种巧合吗?谁他娘的会相信这种巧合?!”

        “但他们就是这么解释的……而且此事,圣君阁下亲自发话,事情已经成为定局,绝无转圜余地……”伍长休小心翼翼的关心道:“仙子你不要生气,免得平白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

        “闭嘴!你他么得闭嘴啊啊啊!!!”雪仙子爆吼一声,极限抓狂。

        暴怒之后,一把捂住了自己的额头:“难道,我们就只能这么被动接受不成么?”

        所有人哑口无言。大厅中一片静默。

        “这是什么时候确定的事情?”良久良久,雪仙子才问道。

        “五十年前……”刀长笑嘴角抽搐了一下,彻底道破了事实的残酷。

        气氛刹那间变得凝重。

        “也就是说……他们早已经开始准备了五十年,整整五十年……”雪仙子愣愣的坐了下去:“而我们现在才知道,直到这会才知道……还没有半点准备……”

        所有人额头上的青筋都在崩崩乱跳。

        这算是什么事儿?

        “圣君大人为什么要提前此次大比?”雪仙子问道。

        “这个……不知道。”伍长休摸着脑袋。自从进入这里,他就一直摸脑袋,也不知道那光溜溜的脑袋有啥好摸的,明明上面连根毛都没,摸什么摸啊,难道手感特别好……

        “恩……是出了什么特殊的变故?”雪仙子皱眉。

        “这个……不知道,真不知道。”伍长休继续摸脑袋。

        “大比的惯例这数十万年以来都没变过,为何这次变了?”雪仙子自言自语。

        “这个……不知道,真不知道。”伍长休依然摸着脑袋。

        噗!

        雪仙子激烈的起身,一巴掌就把伍长休整个人都砸在了地下土层之中,只露出一个光头。

        “不知道?真不知道?!不知道你插什么话?我让你乱插话!我让你摸脑袋!摸脑袋!摸摸摸……摸脑袋!摸脑袋!”雪仙子咬牙切齿一脚一脚的跺在伍长休光头上。

        一颗光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地底下沉了下去,眨眼间已经深入地下数十丈之下。

        众人眉眼抽搐,一地眼球四下里乱蹦弹。

        眼看着楚阳这间崭新的拍卖堂大厅四周墙壁上渐次出现龟裂的裂纹,再看看大厅中央已经成为宛如一口深井一般直统统的洞口……

        众人心中都是升起一阵匪夷所思的感觉:这雪仙子到底哪里好?脾气不好加手段极端粗暴,这伍长休这家伙居然如此的……那啥……和那啥?

        娶个这样的老婆把自己天天当做沙包玩难道很有趣么?

        这货不会是脑抽了吧?还是有受……那啥的嗜好?

        大厅中央,一阵泥土涌动。随即一个光头地上冒了出来,一脸的阿谀,涎着脸:“消气了吧?不消气,就……”

        我消你个头!雪仙子一脚又剁了上去。

        嗖!

        那颗光头又不见了。

        这件事给众人的震动如同地震一般,直接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有了伍长休这么一个活宝在,气氛反而不像之前那么僵硬了……

        “你们大家还愣着干什么?”雪仙子回头,看到目瞪口呆的众人,忍不住跺脚大声怒吼:“还不赶紧通知各自的宗门?赶紧选出这次大比的种子选手,然后在最短时间内培养成才,然后选出青年领袖……参加这次大比!”

        “难道现在还要我提醒你们么?”雪仙子咆哮!

        “额额额……”一屋子人顿时作鸟兽散。急忙采取各种方式去通知各自的宗门……这件事实在是太严重,简直已经是火烧眉毛了。

        刀长笑脸上咕嘟嘟的冒着冷汗,率先狼狈而逃。

        这个雪仙子貌似……太吓人了。

        原本以为能令到伍长休那家伙如此神魂颠倒的应该一位倾国倾城、温柔温婉的绝世佳人呢,哪里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超级暴力女……

        要是我老婆跟她一样,老子早自杀了……

        良久良久之后,某个光头再度从地下洞口冒出来,转头四顾:“怎么没人了?咦……都哪里去了?”

        “嗖”的一声跳出来,浑身上下居然点尘不染。

        噗!

        一道水箭从他身下洞口中激射出来。

        直喷上了天花板。

        伍长休摸着脑袋:“雪仙子哪里去了,也不知道气消了没有,要是还没消气,没有我在身边可怎么是好呢……赶紧去找找……”“嗖”的一声也没了影子。

        又过了许久。

        楚阳回到了拍卖堂,自己的拍卖场。

        看着面前一片汪洋,和大厅中心一个喷泉,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再三确认之余,不由得摸着脑袋一阵无语:这到底是什么景观……我记得没搞这样的设施,这施工进度也太迅速了,就是设施布置得怎么不是很着调呢……

        ……

        眼看着自己分明崭新的大厅被搞成这样,楚御座心下一阵光火。随即摸着下巴沉思起来,将铁补天叫过来,两人一阵思考之后,居然在房顶安置了一个大铁片,将喷泉挡住。

        于是乎,喷泉射上铁片,在巧妙设置之后,向着四周溅落,分散一圈,成了一个美轮美奂的穹庐型下落。下方,青枝绿叶的摆了几盆花,很是出人意料地别有一番风味。

        四面墙反正已经龟裂得不成样子,彻底的危险建筑,索姓都拆了,另放上几根大石柱子撑起来。

        原本的一座好好大客厅,短短一曰之间变成了一座凉亭,虽然不算沧海桑田,貌似也算是变化惊人了!

        楚阳为之命名:喷泉亭!

        与铁补天坐在喷泉亭中间,四周尽都是水幕,唯有中间竟是一点也没有,就在里面喝茶,当真是很十分的雅致……

        铁补天对此居然甚为喜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