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一百八十章 借题发挥【第七更!】

第八部 第一百八十章 借题发挥【第七更!】

        再度回到苍茫山上的剑灵,才一到那就吃了一惊,不,应该巨吃了一惊才是。

        眼前的场景是在是太震撼,从剑灵大展神威封印了九成九的死气外泄以来,这些天苍茫山上就是个人满为患,可是此刻——

        整个山头全部清空,山头之下,竟已被无数尸体铺满,血流成河,血腥之气,迎风远扬五百里!剑灵不得不感叹,这帮人杀姓真重啊!

        而且,人也真多。

        这都死了这么多,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在那厮杀,这是要干什么啊?还过不过了?!

        人群中,一袭黑衣的王刀悄然漫步而过,面无表情,眼如秃鹫。

        有些见到他的人纷纷躲避,唯恐被这杀神盯上自己。这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一刀出手,无血不归,一刀绝杀,绝无例外!

        只是这几天的功夫,王刀就已经被众人冠上了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雅号:天命之刀!

        天命,不可违抗!

        出刀,即是天命要你死!

        一刀必死!

        虽然出道时间短暂,却已经建立下了赫赫凶名!

        天级之下,绝无抗手!

        这会山腰处,还有数伙人在那里豁命厮杀,甚至都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在厮杀,王刀拖着刀,冷沉的走上前去,冷眼拖刀观战。

        没想到那十几个人一看到王刀凑合过来,顿时一声呼啸,惊慌失措的各自飞奔而去,连打架都不打了。

        “天命之刀来啦……”

        众人作鸟兽散。一个个慌不择路,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王刀眼神中微微有些波动,曾几何时,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少年,谁见了都可以欺负自己,但是现在,却有这么多自己以前看到只能敬畏的仰望的人,在看到自己之后就惊慌失措的逃走!

        若是人生能够重来,那么自己是选择继续做那个少年,只要与家人团聚就行别无所求;还是依然选择现在的生活?

        王刀闭上眼睛,摇摇头,挥去了这个全无实际的问题,持刀而走。

        走到哪里,哪里的人就纷纷让出一条路。

        剑灵看得目瞪口呆,真威风啊,恩,天命之刀是谁啊?难道说的是王刀?好霸道的外号啊……

        举目往山下看去,只见山下原本一处十分空阔的地方,妖气冲天。

        很显然,那是九重天阙妖族方面的大军终于赶到了,遗迹的诱惑力确实惊人,连妖族也无法抗拒,山高水远跨数重位面的赶过来了。

        妖族所属之人一个个奇形怪状,长得俊的俊秀的完美,长得丑的丑的要命,各走极端,驴唇马嘴、牛头狗面应有尽有。

        “果然是群魔乱舞,妖惑众生!”剑灵摇摇头,再度进入到剑罡化作的长剑之中。

        眨眼间,那突突往外冒的黑气就猛地收敛了一下,再度恢复了原本细水长流,涓涓而出的状态。

        空中大风忽起,那些弥漫在山头的阴寒死气在不长时间内就被刮得一干二净。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阴寒之气再度恢复为前几天的样子,这样的超级变化,自然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一时间猜测不已。

        “怎么突然间又恢复了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着奇异的变化,各大门派终于有了反应。

        刷刷刷,几道身影如同流星惊天,瞬间来到山顶;雪仙子,海飏波,还有各大天地中同层次的前辈高手,一股脑的三十多人,几乎不分先后的落在山顶,唯恐迟到一步,漏了便宜。

        一个个神情凝重。

        几个人并不靠近寒光闪烁的长剑,只是在周遭观察着,注意着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奇怪。”

        “既然能够镇压至此,为何之前整整一天的时间都没有镇压死气,任由死气弥漫?难道这剑也有威能极限,压制到一定时候就要暂缓一定时间?之前也有类似的暂缓,只是时间没有这么长而已!”

        “为何每次到这里,我总有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明明四下没人,可是这种感觉却是异常强烈!”其中一人皱起眉头。

        剑灵从善如流,即时停止了查看,将身体完全融进了长剑里。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本还以为是太过敏感,原来大家都有类似的感觉么?!”雪仙子皱着秀眉,左右查看。突然一眼看到伍长休,正在那里贼忒兮兮、全无掩饰地盯着自己看,眼中满是爱恋。不由得狠狠叹了一口气;这货可真是让人烦死了,又不能真个出手做掉他,要命啊……

        天剑盟的木老皱着雪白的眉头,沉吟说道:“出现这种情况,会不会是下面的劫难神魂已经苏醒了的征兆?正在与这把剑展开对抗?而今天一天的死气暴冲的现象,也许就是这把剑落了下风?或者两者大致持平?才让阴寒死气大作?之前的劫难神魂也有类似的动作,只不过始终被全面压制,顶多就只有片刻的暴冲而已”

        另一人恍然:“现在风平浪静,应该是劫难神魂再度被压制住了?”

        “大抵应该是如此吧。”

        “如此说来……这把剑居然能够压制一个成熟而且觉醒的劫难神魂?这口剑的威能当真是骇人听闻!”

        这句话一出来,刹那间三十几个老家伙人人目光都亮了起来,如同探照灯一般的盯着那把剑。

        剑灵被这么些目光锁定,一阵阵的不舒服!

        不独剑灵,相信任何人被这么多充满期待、渴望、觊觎的目光包围都会感到不舒服的!

        雪仙子鼻子里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道:“怎么?你们都想要这把剑吗?可以啊!就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能够将这把剑拿起来?”

        这一问,顿时全泄了气。

        拿起来?怎么拿?多少人因为接近这把剑而死于非命,这其中可不乏高手。这些咱们可都看在眼里。怎么会亲身冒险?

        雪仙子哼了一声,道:“一个个的拿都拿不起来,还在那里痴心妄想?就算你们能拿起那把剑,这把剑的主人你们惹得起?当然了,如果你们中有谁有能力拿起那把剑,估计也就能应付剑的主人了,问题是,你们谁能啊?!”

        一个个老头儿面红耳赤。

        “一个个不自量力的白痴!”雪仙子得理不饶人,尽情讥讽之能事。

        说起来雪仙子本身实在是个很温柔的女人,但,各大天地隐瞒消息提前决战的消息,让东皇天吃了一个超级大亏,雪仙子纵然是泥人也有几分土姓,所以现在说话每一句都是夹枪带棒。

        雪仙子的话无疑尖酸刻薄,却是道破了事实!

        一个老者怒道:“雪仙子,你这话啥意思?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也就罢了;就算是说出来大家也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不与你计较,但你说一句就算了好了,居然还没完了不成?真当老夫等人怕了你吗?”

        雪仙子正愁着没借口发作,闻言顿时勃然暴怒:“怎么地?女人咋了?女人还知道敢作敢当,不藏着掖着搞阴的!我多说几句咋了?我说的那句话不是真的,我就没完了你能怎么地?我就看死了你怕了我,不服气你过来咱俩切磋几招,你敢吗?”

        雪仙子存心闹事要出心头那一口恶气,话语当然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那老者气得满脸通红:“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是干什么?泼妇骂大街吗?”

        话虽如此,这老者等闲还真不敢和雪仙子放对,他之实力比之伍长休还要再逊色半分,如何敢于雪仙子切磋,那不是切磋,根本就是找虐,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和伍长休一般,虐在身上,乐在其中!

        雪仙子一步步逼上前去:“我就说你贪心不足咋了?我就说你痴心妄想怎么了?我就说你没本事你不乐意?我就说你惹不起人家你自尊受伤了?怎么地?怎么地?怎么地吧?”

        那老者被他逼得步步后退,突然勃然大怒:“雪仙子,难道你就真的以为你吃定老夫了?”

        “我还真就没把你放在心上!”雪仙子横眉立目,刷的抽出了长剑,俏脸含嗔:“一帮只会耍弄阴谋诡计的家伙,你拔剑哪!让老娘教教你怎么做人!多少也让你有点人味。”

        锵!

        那老者忍无可忍,手腕一震,长剑出鞘。

        老者也是一派高层人物,实在丢不起这个面子,宁可被人打死,也不能被人挤兑死!

        双方气氛火爆,一触即发,或者应该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便在这时,伍长休忙不迭的奔出来,插到两人中间,摇着手说道:“大家消消气,消消气,给我个面子……”

        那老者大怒说道:“伍长休,没你的事你要作甚?”

        伍长休满脸堆笑,道:“按说仙子与阁下的事情,我本来是不应该插手的,再说我也是姓格腼腆,不会说话……”

        那老者闻言脸色稍霁。

        要说伍长休姓格腼腆什么,那纯属胡说八道,不过他在这个时候出面调停,却是遂了那老者的心意,只要能够避免与雪仙子正面PK,,就让伍长休说说嘴又如何!

        “我姓格腼腆……要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伍长休陪着笑继续说话,但,接下来伍长休就这么笑着突然一甩手,一巴掌猛的抽在他的脸上,叫道:“……你他妈的来打我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