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一百八十五章 色狼登门【第二更!】

第八部 第一百八十五章 色狼登门【第二更!】

        “我这里,现在只有一千五百人头。”云中天声音凝重:“还在继续猎杀之中!楚兄,但不知红尘如梦轩,拿走了多少宝贝?”

        楚阳淡淡的笑道:“红尘如梦轩,胃口也很大。”

        云中天心中一沉。红尘如梦轩胃口也很大……这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却也明确指出来:红尘如梦轩拉走的人,绝对不少!

        既然如此,天剑盟的第一宗门位置,就已经在受到冲击了……

        只听楚阳笑吟吟的道:“人头若有假,一件宝物都没有!”

        云中天点点头:“这个自然。不过,恕我多嘴问一句:这些宝贝,楚兄从何处得来?”

        楚阳叹了口气:“拍卖的东西从哪里来……这些就是一样了。”

        云中天终于动容,深深的看着楚阳,深深地点头:“我明白了,多谢楚兄赐告。”

        楚阳微笑。

        “但这铁血盟人太少……最多也不过还有数千余孽,不够杀。”云中天皱着秀眉:“楚兄,可有别的办法?”

        铁血盟数万人都被杀了,数千余孽太少不够杀……这种话,恐怕够资格说出来的,整个九重天阙也没几个。

        “那位前辈喜欢天材地宝!越高端、越珍奇越好。还有,高端锻造材料……”楚阳挑挑眉毛,有些暧昧的说道。

        云中天点头,立即起身:“楚兄,小弟这就告辞了。”

        “慢走不送!”楚阳抱拳,微笑行礼。

        眼中神色微微闪烁,心道,有云中天在,这帮孩子恐怕没有出头之曰,要不然……找个机会干掉云中天?

        若是干掉云中天,天剑盟作为九重天阙第一宗门,资源全部倾斜在这帮孩子身上,会是什么效果?

        楚阳心中盘算着。不过,云中天乃是宿敌,现在杀了好不好?

        还有,这件事……应该怎么筹划一下?

        云中天脸色沉重,步履沉重,匆匆而去,心中一片惊涛骇浪。

        同时,心中忍不住一阵后悔。这次,自己有些艹之过急了,也不知道那个该死的元殊途动手了没有,或者……

        还能不能阻止?

        云中天安排身边神秘高手回去立即组织这些事情;然后本身就是急如星火的向着墨云天的营地飞去!

        元殊途,任何时候你不克制都可以,但这一次,你一定要克制啊!千万不要坏了我的大事!

        但到了墨云天阵营一问,元殊途不在!

        凌晨就走了。

        云中天只感觉眼前一阵发黑,立即返身而去,重返楚家大院!

        ……

        元殊途正站在楚家大院的上空,但,谁也没有看到。

        这是鬼蜮特有的神技:鬼蜮匿形。

        自从云中天进入楚家大院,元殊途就站在了这里。想起昨夜云中天说的话,元殊途心头火热。

        “我敢保证,绝对是天下无双绝色!绝对是纯阴之体!”

        元殊途顿时就按耐不住了。自从来到这里,神源之境被封,根本进不去,想要练功,却有个神秘的家伙天天吸取天地灵气精粹;想要双修,但这次出来的匆忙,没带几个女伴,早已经厌倦了。想要就地取材,但这紫霞城实在是太贫瘠,居然连一个看得上眼的美女也没有。

        而且还要天天应付陌路的挑衅。

        元殊途只感觉自己这些天来过的无趣至极。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早已经淡出鸟来!

        一听到这个消息,怎么能不动心。

        他也怀疑过,此事是不是云中天给自己挖的坑?

        但随即就被**熏心,蒙蔽了头脑。调查了楚阳的资料之后,发现就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刚飞升上来的家伙,就更加放心了。

        不就是一位神秘高人让你干了一件事?但什么样的神秘高人能为你这样的小人物得罪我整个墨云天?

        再说了,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元殊途彻底放下心来。

        门派中高手元老也曾劝告过他,但元殊途信心满满:“放心,若是真的合适,我会亲自出面,与那个什么楚阳商量,给足了他的面子,只是要一个女人,难道这等小角色还敢不识趣?”

        “再说,我也不会亏待了他的女人,总比跟在他身边担心受怕强吧?”

        “再说了,他的女人我能不能看得上还在两说呢。”

        “再说了……就凭楚阳这样的人物,真的是绝世美女的话,他能保得住?留在他身边也只是惹祸根源而已。”

        ……

        一众元老拿他没法,只好派人暗中保护;他们也知道,元殊途功法特殊,来到这里之后不能练功,早已经接近内火焚身的地步。也已经到了必须找个纯阴女体调和一下的时候了。

        “大不了事后多给楚阳一些补偿吧。”大家身在鬼蜮,本就是对这种事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再说,鬼蜮的人情岂能是你送出一个女人就能获得的?

        这个楚阳乃是因为这里是东皇天才会占到这等便宜,若是在墨云天,哼哼……不灭了他就该磕头感恩了…

        云中天与楚阳进去不久,元殊途正在一个个搜寻的时候,突然间门声一响。两个身段窈窕的女人走了出来。

        甚至,还透着一些慵懒的味道。

        正是铁补天和乌倩倩。

        两女经过一夜的‘练功’,现在虽然依然全身无力,但却容光焕发。当然,铁补天并没有忘记隐藏容貌,甚至连乌倩倩的脸也都涂黑了。

        但这依然不能掩盖那呼之欲出的绝世风情。尤其是,刚承雨露滋润,那种慵懒的春情,更加的让人目眩神迷。

        现在,是乌倩倩到来的第一天,也是准备接手楚家大院某些事物的第一天,两女哪里敢多睡,早早的就起来,铁补天带着她,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空中的元殊途两只眼睛直接突然间就瞪圆了!

        居然不是一个!

        而是两个!

        极品!

        两个全是极品!

        元殊途突然心中火热。

        或者别人看不出两女的内涵姿色,看不透两女的伪装。但元殊途乃是专业人士,又身负奇门神功,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这两个女人,远远比自己拥有过的女人的品质要高得多了。都是纯阴之体,都是资质超群,这样的女人,绝对是艳冠群芳!

        怎么可能如此平庸。

        元殊途心中火热,只感觉胯下蠢蠢欲动,一股强烈的恨意从心中升了起来:这两个女人,居然已经不是完璧之身!

        这简直是混账啊!

        这样的极品女人,居然让那个什么狗屁不如的楚阳拔了头筹?这样的女人,也是你楚阳配拥有的吗?

        简直是暴殄天物!

        元殊途看着两女摇曳生姿的走远,恨不得现在就跳下去将两女扒光了按在身下;但却也知道,这里是东皇天。

        自己一旦这么做了,恐怕就是东皇天官府出面了,更何况,这家伙还有个言如山当后盾。

        但,若是明目张胆的要,许下极大好处,就完全没有后患。谅这家伙不过一个刚飞升的土包子,见过多少市面?本少爷随手漏点好处,这家伙就是感恩戴德,将美人双手奉上……

        想到就做,元殊途兴冲冲的跳了出去。

        来到楚家大院门口,指名道姓要见楚阳。

        实在是一点也不想忍了。

        接到禀报,楚阳顿时一怔:墨云天元殊途?

        听说这也是个青年领袖,这是怎么回事?上次接待了三个,这次又来一个。可是这个怎么来的这么晚,而且又有点突兀呢?

        说道:“请进来。”

        “在下元殊途,初次登门拜访,见过楚兄。”黑衣青年元殊途目光中有诡异的光芒闪了闪。

        “元兄真正幸会!尊驾降临,蓬荜生辉。”楚阳脸上亲切的笑着,将元殊途迎进了客厅,至于随身护卫,则就安排在了偏房。

        “楚兄客气,在下今曰前来,一来是想一见楚兄尊颜,二来也是诚心想要结交楚兄这个朋友,中天兄等三位可是对楚兄推崇备至。”元殊途阴柔的声音也是很和善的笑着。

        走进大厅,两人分宾主坐定,侍女端上茶来,两人言笑温文,谈笑风生,看上去融洽之极。

        但楚阳却隐隐感觉到,这家伙对自己很有敌意,而且应该很是气愤。

        有些按捺不住的那种味道。

        这是怎么了?我得罪他了么?

        “楚兄,你我今曰一见如故,当真是十分的投脾气。”元殊途从怀中取出来一个温暖的白玉盒子,闪烁着熠熠的毫光,道:“初次见面,这是小弟送给嫂夫人的。”

        “哦?”楚阳伸手去接:“哈哈,元兄所送的,想必是好东西,却不知究竟是什么好东西?我来瞧瞧。”

        元殊途立即将手缩了回去,哈哈大笑道:“楚兄,这可不是送给你的。你可不能轻动。请楚兄请出嫂夫人容我拜见,然后奉上薄礼,以表小弟一片真心热忱!”

        纯阴之体的女子何等难得,岂能留在如这等凡夫俗子身边?

        楚阳哈哈一笑,道:“元兄只怕要失望了,你嫂子长的丑陋之极,当真上不得台面,还是不要让她出来了。”

        楚阳这句话的称呼说的可圈可点。

        嗯,你嫂子……

        这话若是对顾独行等人说,自然是没半点问题的,因为彼此交情到了。但对元殊途来说,却有些太亲近了。

        而且元殊途的年纪实则要比楚阳更大,却一口一个楚兄,这口吻以元殊途而言,乃属自谦的客套话,而楚阳此刻俨然以大哥自居,居然不谦称‘贱内’,而是直接说的‘你嫂子’,却是诚心占便宜的。

        嗯,你嫂子!就是你嫂子……嗯,你嫂子长的丑陋之极!

        楚阳心中恶毒的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