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一百九十七章 非常变态【第七更!】

第八部 第一百九十七章 非常变态【第七更!】

        “我还以为前辈早就对晚辈刮目相看了呢?说起来在下的神经大抵大条一些,他们也都说我跟别人不一样,前辈碰上我,未尝不是前辈的运气。不过,势态既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我可不可以更荣幸一些?”楚阳亲切微笑。

        剑灵真个佩服得五体投地!

        都已经到了这等必死的地步,楚阳居然还能谈笑风生,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过一丝一毫。

        他的神经,难道是铁铸的不成!?

        不,就算真是铁铸的,在这当口也早融化了。

        “嗯?”劫难神魂歪歪头,很有趣地看着他。

        这小子真是太有趣了!

        “既然晚辈即将被前被吞噬,还要神魂俱灭,万劫不复,不知我有没有那个荣幸知道前辈的尊姓大名?”楚阳嘴角含笑彬彬有礼:“敢问前辈姓甚名谁?晚辈就算是死了,也是个明白鬼。相信前辈不会连这点微薄愿望都不予满足吧!”

        “哈哈,你小子到底知不知道神魂俱灭意味着什么?居然还想做鬼?你以为你还有做鬼的机会?”那劫难神魂先是哈哈一笑,嘲讽了一句,显然之前斗嘴落了下风,心有不甘,这会有了机会即时报复了回来。

        楚阳心中一动:睚眦必报,这个劫难神魂的修为虽高,但精神素养却未必到哪里去。

        随即,这劫难神魂却似乎又感伤了起来,脸上露出来怅惘神色,喃喃道:“老夫如今已经是劫难神魂了,还有什么颜面再提起自己往昔的名号?往事如尘,岁月如烟……辱没了祖宗啊……”

        楚阳淡淡笑道:“对手强大,非战之罪;纵然功败垂成,但,能够悠悠数十万年如此过来,静静地感受时光流逝,未尝不是另一种修炼,这未尝不是一份难得的运气,至于是噩运还是幸运,见仁见智。”

        那劫难神魂眼睛里露出赞同的神色,仰天长叹:“不错……这未尝不是另一种修炼,噩运?幸运?却是见仁见智。”

        他有些伤神的站了一会,竟真有几分不舍得的说道:“老夫……已经有数十万年都没有开口说话了,今曰与你聊天,却有缘法……”

        楚阳非常理解的说道:“晚辈可以陪着前辈多聊一会。”

        劫难神魂悠悠叹息:“你倒是个懂事的孩子。”

        他沉默了一下,道:“现在,不知道在外面是什么年月了?东皇天帝君,可还是雪泪寒么?”

        楚阳道:“外面什么年月,这一节我倒是真没算过……不过东皇帝君倒的确还是雪泪寒,这一点倒是确凿无疑的。”

        “呵呵呵……”劫难神魂脸色突然变换了一下,从一个慈颜善目的清癯老者,突然间就变作了一个呲牙咧嘴的厉鬼!

        但,随即又变了回来,居然清清淡淡的笑道:“雪泪寒……不亏为东皇帝君啊,的确是英明神武。”

        楚阳心中一动:分明沉不住气,却又强自抑制。这也是个可以利用的地方。

        随即就是心想:看他的如此变化,难道这货对雪泪寒很不满?该不会就是雪泪寒杀的它吧?

        亲切的微笑道:“不过帝君大人虽然英明神武,但有些时候,做出事情来,却难免有些不公道的……哎,前辈都已经这么多年没有出去了,有些事情即时我跟您说了,前辈也是不知道的……倒不如不说。”

        那劫难神魂淡淡的一笑,道:“不说,那便不说了吧,那等巅峰人物的是非,如何是我辈能论断的。”对这个话题竟似是一点也不着急。

        楚阳说道:“不错,敢问前辈,这里原本的门派,究竟是何门派?为何这一次进来,居然没有看到半点的门派标志?”

        居然真的把那引起来的话题接着引走了。

        那劫难神魂一路平和脸色终于出现几许不愉快的味道,淡淡说道:“不管是什么门派,始终都已经被毁灭了,化作了尘烟,湮灭于史册……如今再提起名字,又有什么意义?所以老夫在苏醒过来的那一天,就将这里一切可以证明门派身份的标志,尽数的销毁了!”

        “原来如此,难怪难怪。”楚阳恍然大悟,一记马屁随手拍了上去:“前辈果然睿智。”

        劫难神魂冷眼看着这小子,这会却又觉得怎么看都觉得讨厌。

        当年门派惨被屠戮,东皇帝君雪泪寒袖手旁观,这件事让他一直记恨在心,至死不能释怀。纵然再化人形,仍是记恨,心底自然巴不得有人多说雪泪寒的坏话,嘴上虽说不在意,但心中却是盼望楚阳能多说几句东皇的不是。

        但楚阳居然死活就是不提了,自己刚才怎么会觉得这混账小子顺眼呢,错觉,肯定是错觉!

        “这些年来东皇陛下又有什么新的举措么?”劫难神魂问道。

        这句话,其实就是在追根究底了,希望可以找到什么发挥点,以便借题发挥。

        楚阳茫然摇头,一脸的忠厚老实:“前辈,晚辈其实才飞升到九重天阕一共也没几天,就算是东皇天,所知也极之有限,关于东皇陛下的举措真正一点也没听说过……”

        劫难神魂脸上抽搐起来。真真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了。

        他在死前的修养固然极好,而且修为高深,定力也自然是超强的。但蜕变为劫难神魂,又独自一个人经过了这数十万年的寂寞孤独之后,却是感觉自己竟是越来越是沉不住气。

        似乎原本的沉着镇定,如今都不知道已经去了哪里,竟似变得暴躁易怒了,才这么一会功夫,竟足足动了这么多次的杀机。

        但他却也真不舍得就这么杀掉楚阳;毕竟已经数十万年没有人跟自己说过话了,现在跟人说话,都感觉心潮澎湃了……有些难以形容的兴奋莫名,甚至是新奇!

        接下来,劫难神魂开始问楚阳一些外面的概况,对于这类问题,楚阳一概认认真真回答。但他忠厚老实的表情掩盖之下,却夹杂着无尽的谎言!

        这家伙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彻头彻尾的假话。

        “……世事莫测,现在外面九大天地连场大战之后,已经是高手零落,如我这等身手的,虽然仍不能算是一流、二流身手,但三流身手已经勉强可算得上……”楚阳信口开河道。

        “啥?就你这等垃圾实力,竟也算得上三流实力了?”劫难神魂这次是真被惊到了,眼前这小子,蝼蚁一样的实力,充其量也就刚刚突破天级而已,居然已经可算是三流实力了,那外界的武学境界得掉落到什么水准?

        “难怪前辈惊讶,其实我也曾翻阅过不少典籍,书中记载了九重天阕往昔无数绝代强者的无尽风采,晚辈这点实力,顶多也就比蝼蚁强一点点,充其量也就是蚂蚱的水品,但现在东皇天人才凋零,就晚辈这实力,东皇天官方已经几次三番的邀请晚辈加入了!”楚阳显然是编得上瘾了,越辩越离谱。

        “我说小子,你就算跟老夫说大话,你是不是也该说点靠谱的,就你这点实力,东皇天官方居然几次三番的邀请你加入,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劫难神魂被楚阳的话气乐了。

        楚阳仍旧一脸沉重憨厚老实,恭声道:“前辈在此时间已久,对外界种种所知太过有限,如今的东皇天官方早已今非昔比,当年一场变故,东皇天官方势力大损,晚辈实力虽然低微,却胜在身家清白,实力也还算过得去,所以东皇天官方已经力邀晚辈数次了,可是晚辈实在怕惹祸上身,数次都是婉言谢绝,因为据小道消息,东皇帝君雪泪寒,因为紫霄天帝之事突然旧事重提,不知怎地得罪了圣君大人,听说现在已经身负重伤,现在和东皇天官方扯上关系,是祸非福……”

        楚阳一脸唏嘘:“当然,这也可能之是谣传,真正情况又岂是我这种小人物能知道的……”

        “雪泪寒身负重伤?为了紫霄天帝的事?”劫难神魂突然如同吃了春药一般的激动起来:“你这话可是当真的?紫霄天帝紫豪出了什么事?”

        楚阳瞬时哑然,总是瞎话张嘴就来,但此刻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接续下去了。

        紫霄天帝紫豪到底死了多少年了?貌似最起码也得有几十万年了吧?

        而这位被埋葬了几十万年的劫难神魂居然还不知道紫霄天帝已经死了?

        楚阳心脏都在抽筋:这家伙,到底死了多少年了?难道是百多万年呢?

        当然,在这样的空间中,根本察觉不到时光流逝,恐怕连这位劫难神魂也是不知道到底自己过去了多少年了……

        “您都不知道紫霄天帝的事?”楚阳无语至极。

        “你说,紫霄天帝出了什么事?”劫难神魂突然有些疯狂起来,眼中发出暴戾到极点的嗜血神色,大叫道:“紫豪到底出了什么事?!说!快些跟我说!!再废话,我就生吞了你!”

        突然“轰”的一声,他的身体突兀地爆裂而开,化作了无数的厉鬼头颅,在空中狂乱的盘旋!无数的头颅都是狰狞恐怖,一起仰天大吼:“紫霄天帝紫豪!他出了什么事!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快说!快给我说!”

        这一刻的样子,直接就是彻底的疯了。

        …………

        第七更了,继续码字第八更!月票从七百票被拉到了一千一百票,弱弱的问一句,月票,还有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