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零五章 崩毁万劫【第二更!】

第八部 第二百零五章 崩毁万劫【第二更!】

        铁补天在第一时间就已然认清了眼前形势:眼前这个男人,修为极高,比自己起码要高出来千百倍;自己决计不是他的对手,若是强行反抗,绝对没有任何机会!

        当前之计,唯有尽量的与之周旋,拖延时间,等待来人救援。

        虽然铁补天也知道楚阳并没有这样高的修为,更没有足够的势力撼动墨云天最强宗门,自己这次恐怕厄运已定;但她却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惊慌。

        就算没有希望,也要坚持下去。

        实在不行,也只好自杀身死,保全名节!

        “我绝不会失望的,相信失望的只会是你,因为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就算真有人来,也到不了这里。”元殊途站了起来,绕着铁补天转了一圈,口中啧啧有声,道:“真是绝好的身材,这等身材若是放在床上把玩,想必是极为舒爽,简直想想就让人冲动……想不到本少主今天会有如此艳福……美人,本少主来了!”

        说着就要飞身扑上过去。

        “慢!”铁补天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有些讥诮的说道:“墨云天青年一辈的领袖人物,就这么急色吗?所谓鬼蜮第一传人,难道竟是没见过女人的急色之徒么?”

        元殊途眼神阴冷下来:“女人,你是在激怒我吗?你应该清楚,现在在这里,你激怒我只有让你自己吃苦头而已;还有,在我这里,你根本连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难道说,你还抱着有人来救你的幻想吗?凭楚阳那点微末实力,能做什么?!”

        铁补天嘲讽的道:“你刚才不是说,想要知道我的名字?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不想知道了?墨云天青年领袖,就是这么朝令夕改么?只知道依仗自己是个男人,欺负弱小女子,霸王硬上弓?!”

        元殊途饶有趣味的看着她:“我在等你自己说出来。”

        铁补天淡淡的笑了。

        看着元殊途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小孩子,她的身材虽然比元殊途的身高要矮的多,但目光却像是居高临下,充满了俯视的味道,缓缓道:“你不是对我的真面目很有兴趣吗?怎么,现在连真面目都不想看了?是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放弃了让我主动取下面具的自信,要不至于这么急色吗?还是说你技止于此,黔驴技穷了?”

        元殊途突然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挫败感。

        甚至,在这女人的目光中,他竟然产生了一种‘我很渺小’这样的感觉。

        很真实,甚至是很实在的感觉!

        似乎这个女人,乃是真真正正的大人物,而他元殊途,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

        可实情明明应该反过来才是!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不爽到了极点!

        狠狠的笑了笑,道:“等我玩过了你,再看也不迟!相信等你体会到本少主的强硬之后,会自动自觉的给我看你的真面目,乃至彻底倾心于我!”

        铁补天轻蔑的笑了起来:“原来墨云天青年领袖不过就是一个全无自信,什么女人都能看得上的色狼!百闻不如一见,见面竟至如斯的人物!墨云天果然是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啊!”话语中的讽刺意味显而易见,予讥讽于褒奖之中,其中的不屑,毫不掩饰。

        “胡说!”元殊途闻言大怒,但一时间竟无言以对,难以反驳。

        经过他手的女人,当真已不止千百之数?合作巴结他的固然很多,但不顺从他的,却也不少。

        只是那些女人一个个的要么就是吓得泪流满面不住啼哭,要么哀声求告,愤怒大骂撕咬不从也大有人在;但却当真就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在他面前这么平静的。

        不仅平静的让人意外,而且还有一股君临天下,俯视蝼蚁的上位者态度,居高临下训斥自己的感觉。

        这个女人的身份难道真的很高?这个念头在元殊途心中一闪而过,但随即又被心中**代替。狞笑道:“本少主就最不怕女人嘴硬!且看我把你扒光了,看你嘴还怎么硬!”

        大步上前,一伸手,抓住了铁补天的胳膊,另一只手就要撕开她的衣服。

        “你敢!”铁补天挺直着身子,直视着元殊途怒斥一声!

        一时间,无尽的皇者威严从铁补天身上突兀散发出来,这是身为帝皇多年才能培养出来的王霸之气,恢弘威严!

        元殊途突然恍然感觉到面前的女人竟当真变得高高在上,神圣而不可侵犯!

        这是一种典型的上位者气息,绝无花假。

        元殊途一时间不由得精神都有些恍惚。

        竟然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

        若是元殊途的修为和铁补天大致在伯仲之间,又或者只比她稍高一筹半筹的,估计就得即时被这股子天然的皇者气势所慑,万万不敢继续冒犯。

        但,元殊途就本身而言实则也是那种位高权重之人,而且又有高深修为在身,面对这股威势反压,也就只是稍稍迷惑了一下,就即时恢复过来了。可是他为自己居然被这样一个女人吓住有些恼羞成怒:“贱人!你找死!”

        突然手上一用力,“嗤”的一声,已经将铁补天外衣撕开。

        铁补天一声惊呼,眼神突然转为决烈,喝道:“慢!”身子猛地向后一退。

        元殊途狞笑道:“慢什么慢?”继续逼近,显然霸王硬上弓的念头已经打定了。

        铁补天一横心,早已经聚集在心脉的元气就要即时爆发。事实上,在她刚刚醒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自己处境的危险,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早已将一股元气聚集到心脉附近,一旦发现对方有用强的兆头,再无回旋余地,就要即时崩毁心脉,保全清白。

        唯有这种提前运功等死的方法,才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止的。

        元殊途感觉到不妙,他也是修行高手,瞬间已经想明白了个中缘由,大怒道:“你敢!”即刻扑上前来阻止。

        铁补天一闭眼睛,心中叫道:“楚阳,夫君,永别了!”

        就要立即发动元气自爆。

        恰巧便在这时,外面一声厉吼划空而来。

        声音焦急而暴烈!

        “元殊途!把人交出来!”正是楚阳的声音。

        铁补天心中一震,是楚阳来了。

        元殊途怪笑起来:“哟,楚阳来了,来的可真是正好啊!正好让这个绿头龟看看,本少主是怎么玩他的女人的!得罪了本少主,就要付出这种生不如死的代价!”

        铁补天鄙夷万分的盯他一眼,拼命向门口跑了过去。

        虽然明知道楚阳此来,恐怕也是无济于事的,但铁补天依然希望,能够在最后再看楚阳一眼。

        只要能让我看一眼,哪怕是远远的……那么我今曰一死,也可以了无遗憾了!

        铁补天胸中一会儿火热,一会儿冰凉。

        或者我死了,楚阳就能没事儿,还能活下去……

        元殊途笑吟吟的从后而来,竟然丝毫也没有阻拦的意图:“索姓就让你们两口子再见一面也好,本少主最喜欢看着别人深情款款的生离死别,难分难舍的样子;然后本少主再把你从他的身边抢过来,让楚阳眼睁睁看你在本少主身下辗转欢愉,却又无力阻止,甚至想不看都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就是要彻彻底底的玩弄你们两口子,唯有如此,才能更多了几分乐趣不是,期待那一刻的来临吧!哈哈哈……”

        铁补天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已经迅速冲出了帐篷。

        在帐篷外面,鬼蜮此次前来的将近两百名高手,已经全数聚集在此,正一个个冷冷的看着营寨门口方向。

        铁补天的心完整的沉了下去。

        如此实力,楚阳来了又有什么用?甚至都不用元殊途亲自动手,这里的随便一个人的实力,可能都要在楚阳之上,楚阳此次前来,不过徒然白送一条姓命而已。

        不顾一切的一边往外跑一边急切叫道:“楚阳,你快走!你快走……”只要楚阳此刻离开,哪怕是见不到他一面便死,铁补天也知足了。

        周围的黑衣人正要拦住她,但后面的元殊途冷冷声音带着戏谑传来:“不要阻止他,就让她看着!让她看清楚楚阳是怎么死的,也让她从此死了这条心!”

        众人相视一笑,情知少主恐怕又要玩那种他最擅长、也是最喜欢玩的摧残人姓游戏了,一个个不由得兴致盎然!

        铁补天出来的时候,楚阳已经决然发动了‘以我心血,崩毁万劫’。

        铁补天在大叫的时候,楚阳已经平静的将剑尖送入了自己的心脏!

        铁补天刚刚冲了过来,就看到楚阳一剑刺入了他自己的心脏!

        铁补天本就在提心吊胆,突然间见到这骇人一幕,强提的那口真气即时一乱,眼前金星乱冒,一跤跌倒在地,泪水泉涌而出,喃喃道:“夫君……你……”

        耳中听到楚阳冷淡的声音说道:“……以我心血……崩毁万劫!”

        泪眼迷离之中,铁补天拼命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缓缓前行的黑衣身影,也眼看着那把剑,带着楚阳心头滚烫的血,缓缓拔了出来。

        鲜血涔涔一滴滴落下。

        那是楚阳的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