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零九章 且把恩仇先快意,何惧人生不重来?!【第六更!】

第八部 第二百零九章 且把恩仇先快意,何惧人生不重来?!【第六更!】

        一股强烈的不祥之兆,笼罩在紫邪情的心头,她心烦意乱的站起来,在院子里来回踱步,越想越是心乱如麻,茫然没有半点头绪。

        一个白衣少年突然冲了进来:“紫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紫邪情皱着眉,说道:“这段时间里,九重天阙发生了什么大事?”

        白衣少年挠挠头,茫然道:“哪里曾经发生大事?没有啊……”

        紫邪情不耐烦的说道:“那,我上次拜托你查的人,你查到了没有?”

        “没有……”白衣少年有些惭愧。

        但话还没说完,就被紫邪情一脚踹了出去。

        紫邪情的脾气虽然有些暴躁,但平常都是极为收敛的,此刻也不知怎么,突然抑制不住的暴怒起来:“连一个人你都查不到,你还算什么妖族太子?”

        白衣少年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正要辩解,却见紫邪情居然不理自己,只是在凝眉沉思,喃喃自语:“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

        下三天。皇宫中!

        皇帝铁杨突然猛地抬头,眼中发出深切悲痛的颜色:“怎么了?怎么了?为什么?!!”

        他突然感到自己无限的孤独,似乎在这天地间失去了自己最大的庇护,变成了一个举目无亲的孤儿!

        “不要抛下我……”小皇帝突然泪如泉涌……

        ……

        在九重天阙另外的地方,九劫兄弟不管在做什么,在这一刻突然整齐的肃然。

        莫天机抛出天命铜钱,急急演算……

        人人都感到心神不宁,无限的思念起楚阳。

        怎么了?

        ……

        嚓,嚓,嚓……

        楚阳仍旧冷酷地往前走着,脚步声始终如一,清晰可闻;一如普通人走路。

        他的眼神是平静的,脸色是平静的,全然没有半点波动。

        就这么一步步前行。

        但,此刻的楚阳竟是如此的恐怖,一如在人间行走的死神,所过之处,只有无尽的死寂!

        楚阳手中九劫剑在闪烁的竟是血光,每一步之后,至少要有七八名鬼蜮高手溅血横尸,元魂俱灭!

        兄弟们,我说过要与你们一起创造传奇的。只可惜,我却要先走一步。

        你们要好好的!你们各自要创造各自的传奇!

        ……

        楚阳灰白的眼神看向前方。

        这会,就只有最后五人了。

        五个人,如同待宰羔羊,恐怖的看着楚阳,身子簌簌发抖;其中一人,就是元殊途。

        元殊途始终是墨云天少主,即便此次事件由他引起,但只要他少主的身份还在,鬼蜮众人就一定要首先确保其生命安全,即时是以自己的姓命去交换,也一定要做,这就是下位者的悲哀!

        而另外的三个,就是去楚家大院捣乱的三人。

        他们之所以能活到此刻,一方面是他们的实力,另一方面却是他们的身份,他们是墨云天此行中身份最高的几个人,也是实力最强的几个人。

        但此刻,这三个人全都是面如土色,眼中闪烁着绝望的意味。

        其他人都死了,他们作为罪魁祸首,至少也是帮凶,怎么可能被眼前这尊杀神饶恕呢?

        但,在这等镇压天地的威势之下,却连半点反抗的意念也不能生起,只能引颈待戮!

        这种感觉,让人发疯!

        在三人绝望地目光之中,楚阳二话不说,大步前进,手起剑落,剑光飞起,这三个鬼蜮此行最强高手,仍是全无抵抗余地,人头高高的飞起,颈腔中,浑圆的血柱猛地喷了起来,这等恐怖的景象,看的四周雪仙子海飏波等一种高手头皮一阵发麻。

        这三人,可是实打实的高手,甚至绝对不逊色于自己的高手!

        但就是这么三个人,三个高手中的高手,就这么毫无反抗能力的被杀掉了!

        就算是杀鸡,也要一番挣扎的。但现在杀人,却连这个挣扎的过程也省略了!

        和鬼蜮同属墨云天的另外两大超级门派的三四百人,所有人都是脸色发白;四周数千人,都在死死地控制着自己,不敢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呼吸了。

        元殊途恐怖地看着楚阳,浑身抖的如同老母猪筛糠,心中早已经十万遍的后悔!不就一个女人么?到**不到啊?

        就算找不到纯阴之体,用别的代替也行啊……

        为什么偏偏要招惹楚阳?

        分明都被对方杀了一次了,居然还是想要去招惹他。

        这真是自己找死,而且还是三番五次的找死……

        “饶了我……饶了我吧……”元殊途步步后退,惊慌失措,已经是语无伦次,除了这三个字,别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楚阳提着剑冷冷前行,全然无动于衷。

        之前提到最后幸存五人中的最后一人就是那名黑衣白须老者,那老者直到此刻,仍能维持冷静,心姓之佳可见一斑。

        老者长叹一声,大声道:“尊驾,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但如今人你也已经杀了许多,相信气已出够了,大家何妨坐下来好好谈谈?若是仍有不满,我方愿意赔偿,无论任何代价,我们都能接受!只求可平息尊驾怒火,如何?!”

        楚阳冷漠的看着他,全无反应,仍自踏步前行。

        黑衣白须老者往前一步,沉声道:“尊驾,你可要考虑清楚,一旦行事再无回头之路!尊驾的修为固然足堪惊天动地,但我家少主也不是普通人,我家少主乃是……”

        话音未落,就见剑光一闪。

        黑衣白须老者不可置信的看着长剑就像是一道彷如能够追回时光的灿烂流光,跨越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刺入了自己的心房,楚阳竟然没有允许他说完最后一句话!

        他嘴角鲜血慢慢溢出,无神的看着楚阳,呐呐的说道:“你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从前的楚阳会不会因为今朝之事而后悔,这个答案不确定,但此刻的楚阳就一定不会,因为“后悔”这个词对他而言,已经没有意义!

        楚阳冷冷将长剑一横,已经将他的胸口剖开,身子“刷”的一声化作两截,掉落在地上。噗的一声,化作了黑灰。

        面前,就只有一个元殊途了,墨云天鬼蜮的最后一人。

        “别杀我……”元殊途突然嚎啕大哭,噗通跪了下来:“不要杀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剑光一闪。

        元殊途一条胳膊落了下来,惨叫声中,楚阳冷冷道:“抢我的女人?”

        这是自这次杀戮开始,楚阳第一次做声!

        元殊途大声惨叫,浑身哆嗦,魂不附体。

        噗!

        又是一剑,元殊途左肩也掉落下来,楚阳淡淡的道:“冲到我家去抢女人?”

        元殊途口中已经在呻吟,在哭号,在毫无意义的说着什么。。

        剑光又是一闪。

        元殊途两条腿随之齐膝而断,惨叫声还未发出,楚阳已经一剑刺入他胯下,冷淡的说道:“就算是死了,也没资格再做男人。”

        四周所有人都看得头皮发麻,却始终无人敢妄动。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楚阳慢条斯理的一点一点肢解元殊途,一片片肉飞了出来,一块块骨头被挑了出来,剔得干干净净,一块块摆在地上。

        但元殊途却一时还不得死,当真是求死不得,只能在那里不断的哀嚎、惨叫着,神智清明承受着天底下最血腥的惩罚。

        楚阳机械的一剑一剑刺出,此刻的楚阳根本没有什么具体思维,就只记着一件事:这家伙,乃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

        至此,崩毁万劫的力量终于开始逐渐消退了。

        楚阳也慢慢的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虚弱,之前全数消失的神智也在渐次的恢复过来,心念电闪之间,瞬时明了始末,不由得惨笑一声,一剑刺入元殊途咽喉,自己用姓命换来的力量将要消失了,绝不可让事情再度出现变数!

        长剑一旋之下,元殊途的那颗头颅滴溜溜飞了起来。

        “死!”

        随即,剑光一阵狂暴的闪烁,豪光四溢。

        元殊途的头颅就在半空中成为漫天的碎屑,无论血肉骨头,尽数化为齑粉。

        杀戮终于告一段落。

        但围观众人的心头,却并没有任何松懈。

        楚阳缓缓回身,森冷冷酷的目光从四周观战的各派高手脸上一一滑过,无论看到谁,那人就要忍不住的别过脸去。

        这等凶神恶煞的残暴目光,让所有的人为之胆寒神丧。

        楚阳的胸前,那处巨大的伤口再度汨汨流出鲜血。

        楚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与精神力,在一点点的流逝,全然不可抑制的流逝。

        就要再次离开这个世界了!

        楚阳心中苦笑的想,这一世,真的要比前一世强多了……

        “我楚阳出道以来,最在乎的就是我的家人,我的女人,我的兄弟。”楚阳忍着晕眩,冷锐的目光一个个人脸上看过去,横剑当胸,睥睨群雄,俯视天下。

        九劫剑上鲜血点点滴滴掉落,噗噗砸在地上。

        四周鸦雀无声。

        “这是我的底线。”楚阳轻轻说着:“谁敢迈过一步,后果将如是!”

        剑尖一摆,指着面前一片狼藉横七竖八的尸体,一片血泊,一地血肉。

        楚阳淡淡的一笑,淡然道:“且把恩仇先快意,何惧人生不重来?!”

        雪仙子脸上阵青阵白。

        海飏波也是几乎肠子都悔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