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东皇出手【第八更!】

第八部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东皇出手【第八更!】

        九重天阙。

        紫霞城外。

        楚阳与铁补天彼此相拥倒在一处,两人心脏中流出的鲜血,汇成了一团,蜿蜒流淌。

        见此一幕,四周众人都是缓缓松了一口气,终于,那股令人心惊胆颤的恐怖气势,全数消失了……

        这个可怕的人,也终于死了。

        幸亏死了,要不然,这个天下只怕就要大乱了。

        一侧的云中天、陌路、紫皇等人神情显得更为复杂。眼看着一个自己的宿敌死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如此壮烈霸道的死去,一个个心中都是五味杂陈,无以言喻。

        只是有一点值得庆幸——终于不必与这个可怕的家伙交锋对阵了。

        但心中却有几许或多或少的失落……

        “收拾一下吧。”云中天长长叹息:“楚阳虽然死了,但……他总是值得咱们尊重的汉子。帮他好好下葬吧。”

        突然,一个声音伴随淡淡的笑意响了起来:“谁说他死了?”

        众人都是一怔。

        随即才发现,在场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白衣人。没有任何人发现他是怎么来的,就这么突然到了场中,似乎自始至终,他一直都存在在这里!

        这个白衣人就那么背负双手,站在众人面前,隔绝了众人关注楚阳两人的视线。

        一众高手包括对面正与这白衣人面对面的人,所能看到的却也只是背影而已。他的身上,有一层淡淡的白光。透过这白光,只能看到一道身影,连身材如何都看不到,更加看不到面貌。

        这本是完全不应该的情况,但却就这么出现了,甚至众人莫名的泛起一股理应如此的感觉。

        彷如就是如此,才是理所应当的。

        在场众人许多都是当世豪强,心姓坚毅,瞬间已经察觉了异样,下意识的运转神识窥探面前的白衣人。

        却惊异的发现,这人身上有一层极其严密的防御,隔绝了任何的神识窥探。

        任何有份窥探的人,都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如同被火焰焚烧一般剧烈的疼痛。

        一阵剧烈的恐惧,瞬时袭击了众人。

        一个变态刚刚死了,现在又来了一个这样的。

        一样的强大到了无可形容!

        不,楚阳固然强大,总还有个极限,大抵还没有超越圣人层次极限,可是这个白衣人,却真正的深不可测,远远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范畴!

        只见这个白衣人一只手抱起了楚阳和铁补天连在一起的身子另,一只手则抓住了铁补天,淡淡的说道:“各位还是都早些回去吧,恩,帮忙通知一下,今天晚上的拍卖会改在明天晚上,一应规则维持不变!”

        随即身子拔起,“嗖”的一声无影无踪。

        就是这么随随便便的往空中一跳,就那么消失了。

        地上,只留下一片狼藉的尸体。

        众人面面相觑,众人明明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所有人尽都大惑不解。

        楚阳和铁补天分明已经死了,而且还是魂飞魄散的那种。

        拍卖会肯定是需要楚阳主持,楚阳都已经死了,那里还有什么拍卖会可言?

        还有,那白衣人刚才可是清楚明白的说了楚阳没有死,但,这里数千只眼睛众目睽睽的看着,人都死透了,怎么就没死呢?难道大家的眼睛都瞎了不成吗?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晕了。

        当然,最晕的是:那个白衣人,究竟是谁?!

        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且,还要强得那么离谱,那么的深不可测!

        苍茫山上!

        一道白影极速飞掠而来,山上那么多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发现,那个人的移动速度实在太快,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感应的极致,至多也就千分之一的刹那的光景,白衣人已经到了山顶,封堵在镇魂石的长剑寒光闪烁,全无先兆的自动往上拔起,那道白影二话不说抓着楚阳和铁补天飞的身体掠了进去!

        剑罡长剑再度回落。

        一切尽都恢复原样,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或者是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过迅速,真的没有任何人察觉此间的出入!

        镇魂石之下,那神源之境之中。

        劫难神魂正在呼啸着飞来飞去,楚阳还有那个恐怖至极的家伙已经离去了,这里还不是自己说了算了?至少,他清静啊,没瘟神呢。

        就这一个好处就太足够了,多舒服啊!

        虽然这里肯定是有点寂寞的,但总比被人那么蹂躏强吧?

        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原本对于能够出去,兴致勃勃迫不及待的劫难神魂,此时如同兜头被泼了一瓢凉水,一时间已经是连心脏都凉了,虽然此时的他,根本就没那器官,但他楞是感到了心凉,与往昔无异……

        外面实在太危险,随便来一个天级的小家伙,背后的靠山就那么的恐怖,外边还不知道有什么更恐怖的事物呢……我还是留在这里吧。

        正在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胡思乱想着,突然间上空忽的起了一阵风!

        “风?”劫难神魂狐疑的看着上空:“在这空间里多少万年都没风了……怎么现在却有了风?什么情况?”

        随即就看到刚才出去没多久的那家伙又回来了,而且还那么毫无声息的躺到了地上。

        劫难神魂见到某人,猛然吓了一大跳,眼泪都要飙出来了,虽然他早就没有眼泪,但仍下意识的以魂力化为实体魂液,以此表现心中的激动,心里刹那间更是仿佛被数十万头草泥马呼啸奔腾而过:“祖宗…您…您咋又回来了……这里也不好玩啊,好东西不是都被您给搜刮走了,还回来干什么啊,我不是不欢迎您,您没看见我激动的泪水么,就是看您回来激动地,可是,这真的啥也没有了……”

        等到上前一看,直接又吓了一跳。

        我的个天那,怎么会这样呢?这才多大一点功夫,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触目所及,楚阳两眼紧闭,脸上尤自带着微笑,却是呼吸半点也没有,若说没有呼吸好好说,可是连半点神魂的波动也没了,这就意味着事件大条了。这可是死透了的迹象,而且还是神魂俱灭,万劫不复的那种……

        劫难神魂嚎啕大哭,实体魂液仿佛不要钱一般奔流而出。

        “祖宗……您就是我亲祖宗……您要死也别死在我这里啊……这可让我怎么解释啊,那位煞神祖宗要是看到您这样,还不知道怎么琢磨呢,这可要了我的老命,苍天啊,大地啊,不带这么玩人啊,救命啊……”

        劫难神魂此刻心境,全部都在那最后三个字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随即,噗,又是一声,又有一具身体从空中落下,这人却是个女子。只见这女子长得国色天香,美貌异常,劫难神魂即便在这等境地,仍觉惊艳,只是令人遗憾的是,居然也是没有了呼吸,神魂俱无,居然也是一具尸体,同样是死得不能再死的那种。

        “真是可惜了……”劫难神魂啧啧连声:“如此佳人,居然也有人舍得辣手摧花,真正混蛋……”

        “嗯?你说什么?”一个声音有些诧异的说道:“哦,原来是你小子啊……想不到你小子真的修成了劫难神魂,不错不错,真的是不错,虽然多了一个你,倒也无妨。”

        劫难神魂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旋风般回头一看,只见就在身后不远处,一个白衣人正负手而立,面带着温和的微笑望着自己。

        “哦……天哪……”劫难神魂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啪”的一声直接瞪爆了,化作了两团黑烟。

        实在是太意外了!

        太震撼了!

        这个白衣人脸色温文尔雅,一身长袍,发黑如墨,面如冠玉,下颌三缕黑髯,鼻如悬胆,眼如流星,当真是一表人才,飘逸出尘。

        除此之外,浑身上下还流露着一股很显而易见的博学多才、文士风范,当真是风度翩翩,让人一看就不由得心中起来好感。

        但,面对着这么一个和蔼可亲的好人,劫难神魂却已经吓得屁滚尿流!

        “滴滴滴滴……低低低低……弟弟……”劫难神魂吓得都结巴了:“滴滴滴……帝君……大大大大……人……”

        那白衣人叹了口气:“真是难为你了,都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记得我长得什么样子,真是难得啊。”

        面对着正主儿,劫难神魂这会早已经没有了上午面对楚阳的时候大骂雪泪寒和紫霄天帝的豪气,低声下气点头哈腰一脸谄媚:“滴滴滴……弟弟……帝君大人风采更胜往昔,这个这个……小人自然是记忆犹新……嘿嘿……永生永世也是不敢稍忘的。”

        这个白衣人,毫无疑问自然就是雪泪寒,东皇帝君。

        只见他点点头,仍是那副和蔼可亲的表情,温声问道:“嗯,不会是还记恨着我吧,是要找我报仇吗?如果是是的,现在的机会就不错,我实在太忙了,难得有空闲的。”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劫难神魂一迭连声,从未发现自己的口舌如此伶俐:“额哪儿肝哪……帝君大人向来对小的都是恩重如山,恩深似海,小的无以为报,只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图报答,岂敢冒犯虎威?就算我自己有一万个胆,帝君大人再借我一万个胆子,我也是二万不敢的啊,万望帝君大人明鉴,小人如今不过一介游魂,惊见帝君尊颜,内心惶恐万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