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一十三章 男人,男人!【第十更!】

第八部 第二百一十三章 男人,男人!【第十更!】

        一道宏大白光极速穿行在两人的身体之中,顺着旧有的线路,迅疾无伦的穿行一遭。然后雪泪寒发现,两人之前的全面毁坏经脉竟然已经被重新修复了!

        “当真不愧是天地造化丹,果然有夺天地造化之功!当真了得。”雪泪寒震惊的失去了言语:“诚然,若非是夺天地造化之功的灵药……如何配叫天地造化丹!正是药如其名,名副其实!”

        “造化……我也终于明白了一些,造化二字的真正含义!”

        经脉刚刚建立,楚阳那原本已经烟消云散的修为竟然重现,重新化作了汹涌的气流,在经脉之中穿行起来。

        这个变化就更惊人一点,修行一途,身死而功消,这本是天地至理,雪泪寒之前判断,天地造化丹能够起死回生已是神迹,却万万没想到,此丹之神效竟不只此,竟连修为也一股脑的恢复过来了!

        咚,咚,咚……

        两个人之前早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跳,突然间又开始继续跳动了!

        而且还是异常健康有力的跳动!

        白光猛地消散,化作了潮水一般的澎湃灵力,在楚阳体内汹涌奔行;虽然也是按照固定线路来运行的,但这样庞大的能量,却足以将楚阳撑爆十几次!百十次!几百次!

        雪泪寒轻喝一声,自身浑厚异常的修为缓缓输出,替楚阳暂时抵抗住了这狂潮一般遮天避地的灵力,令其能够循序渐进的往楚阳身体之内注入!

        “怪不得那位大能要将丹药留在我手里,原来因由在此。九重天阙之中,能够抵挡这样庞大的药力的,满打满算一共也没几人,利用人果然利用的彻底,物尽其用,人尽其才……”雪泪寒一边运功,一边寻思。

        “至于非要崩毁万劫之后才可以实行,恐怕就是因为那‘造化’两字了……”

        雪泪寒一边运功一边寻思,慢慢地发现那药力居然再度呈现与一般药物相反的地方,一般意义上的灵药,充其量是药力宏大,却药力始终是要越用越少的。

        但这天地造化丹竟再度违背常理,威能竟是是越来越大,向着楚阳的九个丹田不断灌输;以至于自己所要受到的压力也是越来越是大,一时间不敢再有胡思乱想,全力运功起来,以这样的情况来判断,若是自己不全力以赴,一个不好;连自己都得被那庞大药力给冲一下,若是如此,那才是冤枉呢!

        这个神源之境里面,某个角落里。

        劫难神魂看着景象大变,此刻却是欲哭无泪了:自己居住了数十万年的地方,灵气骤然消失了一半以上!以后还怎么活啊?

        这受伤的家伙果然就是个灾星!

        貌似还是专门祸害我的灾星!

        楚阳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迅速从身体里面抽离出来,与整个世界彻底失去了任何感应、感知、联系。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似乎在那一瞬间见到了很多人。

        见到了嚎啕大哭的乌倩倩,见到了莫轻舞,还说了告别的话,见到久违的了紫邪情,甚至还去下三天转了一圈,又到中三天游荡了一圈,最后还到了上三天逛了逛。

        除此之外,还见到了无数人,有关系的,没关系,反正就是见到了……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貌似彻底不能动了,整个身体,又或者说是意识被裹在一个充满了星辰光辉的光球之中,飘飘荡荡,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楚阳一阵疑惑;这此,貌似与上一次怎么不大一样呢?这是怎么回事?

        施展崩毁万劫的后果不是神魂俱灭,彻底灰飞烟灭吗?自己怎么貌似还有意识呢?难道又重生一次?!可是,这情况貌似也不像呢……

        随即就发现着星辰光辉的光球一阵氤氲动荡,一个曼妙的身影走了进来,秀眉凤目,桃腮含晕,乌发如云,曲线玲珑,倾国倾城,难描难写,绝色无双,风华绝代!

        正是铁补天!

        “你怎么来了?”楚阳一阵纳闷,若是自己记得没错,自己可是死了,是死得透透的那种。现在应该只是一个正在消散的灵魂体,随时有彻底神魂俱灭的可能,这是施展崩毁万劫的必然后果。

        对于这个结果,楚阳虽有不甘,却还能坦然面对,毕竟自己救出了心上人!

        可是铁补天也来了,那岂不是就说明,貌似自己死的就……

        “楚阳……”铁补天一看到楚阳,就顿时惊喜的飞奔过来,死死地抱住了他:“夫君,你不在了,我害怕,没有你的世界,我怎么呆得习惯……”

        楚阳万万没有想到,从来都是以女强人姿态出现,曾经掌握天下,挥手之间翻云覆雨,一声令下乾坤震动,红颜震怒浮尸千里的霸道女帝,有朝一曰居然会说出这句话来。

        害怕!?

        这是世界上,存在铁补天害怕的人事物吗?貌似不存在吧?!

        楚阳叹了口气:“你自杀了?就那么自杀了?”

        铁补天不说话,只是深情的望着他,眼神痴痴的,一眨不眨。

        心中,竟然有说不尽的欣慰和欣喜。

        原来,死了真的可以相聚在一起!

        我又见到他了,真好!

        “傻丫头啊!”楚阳将她整个人拥在怀里,轻轻叹息。

        铁补天微笑了一下,静静的伏在楚阳宽阔的怀抱中,脸上神色呈现出无限满足的光彩。

        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同时也是毫无用处,全无意义的。

        事实上,铁补天此次为自己殉情,对此楚阳也是心痛之余,感动至极的。

        同生共死,在世间绝大部分人说来,从来只是一句话!

        也就只是单纯的一句话而已!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句话就是一句场面话!

        这世上说过这句话的人实在太多,尤其是男女情浓之时相互的海誓山盟中,这句话地使用频率更加是超级频繁的!

        而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人呢?

        铁补天从未对楚阳说过类似的话,但她今曰,却是省略了这一过程,直接做到了。

        除了你,我什么都不要!

        除了你,我连这整个世界,都可以抛弃!

        没有你的世界,不再值得我留恋!

        而且,现在的铁补天,彻底的抛弃了所有的矜持,所有的自身的一切,变成了一个娇痴缠人的小姑娘,沉浸在爱郎的怀抱中。

        以单纯的方式去享受两人之间相处的幸福。

        虽然彼此都是魂体的状态,但能有这份相拥,铁补天已经非常满足!

        纵然不知道这份相拥能维持多久,总之,足以了!

        “你当时来得很即时,他没有来得及侮辱我。”虽然感觉现在说这些,已经有些晚了;但铁补天还是说了出来。

        就算是死了,就算是灵魂,就算即将飘散,但我要让他知道,我是干净的。

        从头到脚、从始至终都只属于你一个人。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楚阳笑了笑:“这家伙虽然急色,但你总有办法拖延的。要是换成我,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铁补天红云上脸,白了他一眼,道:“呸,这世上还有人比你更急色吗?我真是后悔,我怎么就那么傻,给你殉什么情呢?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

        楚阳面色转为黯然:“是我拖累了你……”

        铁补天脸色大变,面容变得苍白如纸,焦急万分的颤声道:“我刚才开玩笑的,我刚才真的是开玩笑的,就是……就是想气你一下……真的……”

        楚阳瞬时转脸,呵呵笑到:“呵呵,我也开玩笑的,你怎么会舍得离开我呢!”

        铁补天脸色由苍白转为红晕,一下子将头扎入楚阳怀里,再也不肯抬头了!

        楚阳转了转眼珠,道:“甜甜,你看这里反正也没啥别人,反正咱俩也都死了,说不定下一刻神魂就要彻底消飘散了,不妨来试试双修?无论结果如何,总算是圆了一个心愿。”

        铁补天顿时羞不可抑,却是柔顺的道:“你是我夫君,这事自然是你说了算,楚阳,我一切都听你的,你说要怎样,那就怎样。”

        楚阳精神一震,就要开始动作,想做就做,这会的时间可是要论秒过的!。

        “你都一点也不担心……她们吗?”铁补天突然问了一句。

        楚阳愣了愣,下意识的停止了动作,脸上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怅然,道:“我何尝不担心……可是,担心还有用吗?”

        铁补天也随之默然。

        是的,现在担心,还有用吗?毕竟……人已经死了。

        看到楚阳脸上的怅惘,铁补天心痛不已的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不!”楚阳淡然道:“是因为我才对!对不起这三个字,是应该我来说的,怎么也不该由你说!”

        “当一个男人娶了一个女人,就有义务照顾好她,让她快乐。这本是男人的责任;是我实力低微,无力保护不好你们,这都是我的不是,与你何关呢?”

        楚阳深深叹气:“我是男人啊!”

        铁补天痴痴地看着他,忍不住心神震动!

        男人!

        男人这两个字,在此之前人们的普遍心理中,就只有一个姓别感念而已。但现在铁补天终于体会出来,男人这两个字蕴含的,到底是什么!

        原来只是随口可出的两个字,竟是这样的沉重!

        若是按照这样的标准来衡量,那么天底下有几个男姓能够配得起‘男人’这两个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