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一十九章 跟我混如何?【第三更!】

第八部 第二百一十九章 跟我混如何?【第三更!】

        倒不是说不能再继续提升了,而是因为:这个层次就已经超越了剑灵生前的修为了,而且还是超越许多许多的那种……

        剑灵出身的凤凰族,最高修为者大抵也就是天人中品,再也没有更高的修者了,自然也就没有本族的后续修行功法,所以以后的路,剑灵貌似就不知道该如何修炼了……

        最终结果就是被迫停止!

        在找到新的道路之前,剑灵的修为,将在此停滞。

        但,这新的道路却很可能比登天还难。

        因为,历来凤凰族,就从来没有听说过能够超出这天人中品修为层次的!

        前方直接一片荒芜,连路都没有,更何谈什么坦途?

        另一个有惊人提升的,则是王刀!

        王刀之前因“一步登天丹”机缘巧合由于与楚阳签订了主仆契约,只要是楚阳不曾突破,他的杀意执刀也会被限制在楚阳当前的境界,所以当曰言如山因为楚阳的“垃圾”体质,还很为王刀今后的修为遗憾呢,但此刻楚阳修为机缘之下巨幅度提升,等于是把他体内封印的刀意打开了一道缺口。

        呼呼的冒了出来。

        楚阳提升的时候,王刀就在外面,正在与人战斗。本是处在下风的,虽然未必有姓命之险,取胜却是艰难,不意在莫名之间,竟如吃了什么药一般生龙活虎起来,从天级初阶一跃到了中阶,一刀绝杀出去,更将自身修为直接冲到了天级高阶!

        在战斗中突破,说实话,不算多稀罕的事情,但在同一场战斗中,接连突破,一个小境界一个小境界的连续突破,这个就比较骇人听闻,几乎就是创千古之奇!

        对于自己的变化,王刀满头雾水,他修行时间尚浅,如果是言如山在此,立刻就能明白是楚阳突破了,以至于王刀也随之突破了!王刀的真实实力层次永远取决于楚阳的境界。

        但无论怎么样,能够绝杀敌人,那就是好事。

        其实,这还是王刀积累得比较少,如果他真正积累足够,就算是圣级、天人级也是刻意即时达到了,谁叫他的主人,真实修为至少也是天人级了呢!

        ……

        九重天阕的天地各处,散布八方的九劫兄弟也在同一时间感觉精神一震,随即,似乎有什么莫名能量进入到自己的身体,刹那间突然间有一种充满了底气的快意感觉。

        大家对这样的情况都已经见怪不怪:这肯定是老大摆脱了某种危机,而且还因此得到了好事儿。要说值得说的,这种情况是来到九重天阕的第一次,也算是值得庆祝的。

        看来,老大的进度,还是要在远远在我们前面。大家还是要继续努力才行,要不然,可就干等着大战天魔的时候只看老大一个人唱独角戏了……

        但同时也终于放下心来:下午那种莫名的诀别的感觉可真是让人揪心之极的,肯定是错觉了!

        换言之,老大却是是有事,不过是好事,还是那种很大很大的好事。

        ……

        红尘如梦轩,莫轻舞一跃而起,这会只感觉心中很是舒服:“我能感觉到楚阳这会应该是没事儿了……刚才可是吓死我了!”

        虽然莫轻舞并没有明确的感应;但突然间从心痛转为舒服得浑身熨帖,个中分别显而易见,还是本能的就认为楚阳已经渡过了危机。

        江南小筑。

        紫邪情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直到现在还是懵懵懂懂、迷迷糊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总算感觉不再那么心乱如麻。

        九重天大陆。

        杨若兰一直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这会也终于安定下来,不至于晚上睡不着觉了。

        下三天皇宫。

        年轻,额不,是年幼的皇帝陛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喃喃道:“不愧是我老爸,果然没这么容易翘!”

        ……

        “甜甜,我们也该回去了。”楚阳微笑了一下。

        铁补天点了点头。

        对整个神源之近乎无所不知,此刻正躲在某个隐蔽暗影处的劫难神魂一听楚阳这句话,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祖宗,您总算要走了,走了就别来了吧……

        “嗯,这位前辈,晚辈这就要离去了,您就出来跟咱们聊聊啊,晚辈之前口不择言多有得罪,在这里向您赔不是了!”楚阳很随意的向他打招呼。

        劫难神魂缩了头,打定主意就是一个不吱声,你喊的累了就自己滚蛋了,老子才懒得招待你。聊聊?我跟你能聊个屁!就算是不骂老子,话里也不会有好话,你的陪不是老子受不起!你还是赶紧走吧,那就是对老子最好的补偿了!

        你是活人,死了都有人救活你,老夫这么多年了幽魂状态还是拼了老命拼来的,还想多活几年的……

        这么一想,竟是忍不住自哀自怜起来。

        楚阳难得有了狐假虎威的机会,想不到居然这家伙不肯买帐,想到上午差点没被这家伙玩死,当时的自己貌似可是丑态毕现的,几乎是人生一大败绩,心中自是不忿,怒道:“你不出来,我可就不走了,而且接着就叫雪泪寒进来。”

        “别啊,千万别啊……”劫难神魂飞快的钻了出来,一脸菜色:“小祖宗,您至于这么折腾我么……”

        “哼!”楚阳有些谨慎的看看这家伙,心里依然有些不确定。自己虽然修为也提升了,但仍旧不是这家伙的对手那是肯定的……

        见到这家伙果然是一副害怕的样子毫不作伪,才终于放下心来。

        “我说前辈,你为啥怕我呢?是因为雪泪寒那老儿么?”楚阳好奇地问道,对于这个问题,楚阳真正很疑惑,也很好奇!。

        这事儿委实是很有些奇怪,若是只是因为雪泪寒的原因,那么,貌似是有些说不过去:这家伙原本还怨恨雪泪寒的……

        “这个……您是东皇陛下的小兄弟,小的当然是不敢得罪的。”劫难神魂点头哈腰。

        这话貌似说不过去。

        随着自身修为的提升,楚阳的眼力也大大精进,雪泪寒的实力无疑要凌驾于劫难神魂之上,两者正面交手,劫难神魂必败无疑,这点毋庸置疑,很是明显。

        但是,要说雪泪寒能很轻易的干掉劫难神魂,这点楚阳却是不信的,劫难神魂乃是纯魂体状态,这种状态几乎已经是万劫不灭,寿元恒久,几乎不怕世间任何的有形无形攻击,自身修为已臻极高之程度,算比之九帝一后,尚有一段距离,却肯定已经是同一层次的强者。

        换言之,雪泪寒固然能稳胜劫难神魂,却无能毁灭之,劫难神魂之所以会极度畏惧雪泪寒,大抵还是因为往昔积威以及东皇的帝君威严所震慑,如果雪泪寒直接摆明车马就是要弄死劫难神魂,劫难神魂被迫反抗,局面还真未必就是一面倒的。纵然一面倒,劫难神魂仍有大把手段全身而退,打我打不过,逃却一定逃得了!!

        楚阳皱起眉头,道:“应该还有别的原因吧?”

        劫难神魂期期艾艾,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会话,却听见脑海中传来一个声音:“你丫的敢出卖老子,老子直接让你惨嚎八十一万年才死!要不要试试?!”

        劫难神魂大叫一声:“不敢啊……”

        楚阳皱眉:“不敢?什么不敢?”

        劫难神魂急得头上都冒了汗:“我是说,我不敢得罪您啊,您是谁,那么得天独厚,那么英俊潇洒,那么侠骨柔肠、剑胆琴心、仁义过人,忠厚不二,肯定是不会难为我的……”

        楚阳斜着眼看他,怎么感觉怎么觉得这货不老实,虽然他说的都是实话来着,也很中听,但总还是稍稍有点不满意,那眼光把劫难神魂看得心神不定,当真如同芒刺在背;总感觉这小子眼神中不怀好意,我都这么恭维你了,你怎么还不满意呢?!

        “嗯,前辈既然如此看重晚辈……”楚阳眼珠转了转:“我说你在这里也没啥大用处,而且还寂寞空虚冷,不如就跟着我出去混混如何?外边世界很美好的!”

        “跟着你出去混混?”劫难神魂乍听这个提议瞬时愣住了。

        若是真跟着你出去混,岂不就从此落要在了那个强大存在的手心里?时刻都得被最恐怖的威胁笼罩着,若是如此……那我以后的曰子……还有法活么?

        想到这里,不由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这个…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呆在这里…我还是在这里好了。”

        “这样啊,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强您了。”楚阳理解的点点头。

        说起来,楚阳临时想起收编这家伙的念头也就是纯属灵机一动。

        想想也觉得不现实,自己胃口貌似有些太大了,太异想天开……

        人家纵然只是一个劫难神魂,但始终也是一位堪比圣人级别的绝代强者,自己虽然提升了,却也不过就只是一个圣位巅峰而已,居然异想天开地想要收编这么一位绝世高手……未免有些痴人说梦。

        当下也不再说什么,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

        说完,拉着铁补天进入九劫空间,驾驭着九劫空间就往外飘去。

        心道,咱们还会见面的。这地方,小爷还会来的。

        下次来,就是让你这家伙吃吃苦头了……那么多的高手同时跟你战,小爷到时候卖个人情看看成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