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为砥柱又如何?!

第八部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为砥柱又如何?!

        对这样的一招,众位老怪物又是羡慕,又是心悸,又是避而远之。

        若是这一招能够被自己掌握……

        那么,一旦遭遇危机,只需要牺牲一个高层就可以完美的屠戮所有敌人。

        如此该有多好啊?

        当然那个牺牲的高层不是自己就最好了,甚至于这点其实很好解决,任何稍大一点的宗门,有不乏死士,只要让本门的死士修行这一招法,岂非是天作之合,事事尽将无往而不利……

        但现在楚阳已经死了,这一招,也就泯灭于天地。

        对此,大家不无遗憾的叹息几声

        至于白衣人所说的话,众人初时自然有所怀疑,怀疑白衣人当真有什么神异手段,可令楚阳起死回生,可是伍长休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彻底打消的众人的疑窦——

        “我说各位,你们的理解能力是不是有问题……恩,仙子,我说的他们不包括您,您的理解能力肯定是没问题,看什么看,我说的就是你们,那白衣人貌似从来就没说过楚阳没死,又或者他能救活楚阳吧?”

        “他的原话是‘各位还是都早些回去吧,恩,帮忙通知一下,今天晚上的拍卖会改在明天晚上,一应规则维持不变’这样没错吧?那能楚阳没死呢?拍卖会就非得楚阳主持吗?换人不行吗?!”

        “之前楚家对外的主持者是楚阳没错,可也没任何人就确定了,楚阳背后就一定没有人了,也许那白衣人就是楚阳背后之人,他出面说明,再另行委派别人主持拍卖,难道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么?”

        众人听了伍长休这篇论调,不觉恍然,可不是么,那人从头倒尾还真就没有提到过拍卖会仍有楚阳主持这样的话,只说是拍卖会继续而已!

        众人不禁汗颜,难道真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我们居然被那个老粗中的老粗伍长休给比下去了,丢人啊!

        “但那人同样也说过另外一句话:谁说他死了?”雪仙子反唇相讥:“难道这句话不能证明楚阳还有生还的可能?若是如此,这一招……”

        伍长休顿时有些下不来台,道:“但是……谁说他死了?但却也没说他就还活着!众目睽睽之下,难道大家连死人活人都分不清楚了不成?”

        “等待拍卖会消息吧。”雪仙子哼了一声:“到时候什么都能知道!”

        扬长而去。

        众人目瞪口呆:我们若是等待消息就知道,那还商议干什么?

        众人纷纷摇头,又商量了一下细节问题;就一道离开了墨云天的营寨所在,

        楚阳之前可是说了这场拍卖没有墨云天所有人的事,即便楚阳已经身亡,但这个说法却还是被大家认可的,毕竟多一个宗门就多一个竞争对手。

        只留下墨云天其他的两大门派前来的人在原地呆若木鸡。

        元殊途死了。

        这个结果对他们来说,直接就是天塌了。

        元殊途除了有墨云天青年一辈领军人物,以及鬼蜮核心弟子两重身份之外,还有第三重身份

        别人或者还不清楚元殊途的另一重身份,而且还是最重要的那重身份,但他们这些本土之人又岂能不知道?元殊途一死,他们虽然现在还活着,但生命却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而且还是万万不敢回去墨云天!

        从此之后,就只有做孤魂野鬼的命了。

        众人对这帮人只有同情和幸灾乐祸,全无半点的怜悯。

        云中天倒也曾生出趁此机会招揽这些人的想法,但,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弃。万一那位可怕的存在最终迁怒于自己,虽然自己未必就害怕,但却仍是一个极大极大的麻烦!

        这样的麻烦,还是不沾的好。

        所以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云中天还是放弃。

        众人一路走来,心情都很沉重。

        刚才伍长休虽然打破僵局,楚阳即便死了,拍卖还是可以有的?那白衣人也说了,拍卖押后一天,一切照旧,但……一天后又会是什么情况?却是谁也无法打包票的。

        众人想了许多许多的问题,但有一件事所有人都肯定没有想到,那就是亲眼看到明明已经死得透了的楚阳和铁补天两夫妇,居然又活生生的出现到自己面前。

        而且衣着光鲜,毫发无伤!

        一时间众人都是相对无言。若不是在光天化曰之下,众人还以为是自己见到了鬼!

        “楚阳?你没死?”雪仙子头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的问出了一句超级脑残的话。

        “恩,佼天之幸。”楚阳淡淡的笑了笑,目光直视,看着面前最少三十多位各大门派的天人级高手,声音清雅:“诸位,你们不会是很失望吧?”

        此言一出,众人勃然色变。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难以忍受。而且还是楚阳这么一个后辈如此的说,人人脸上都是火辣辣的。其中一人怒道:“楚阳,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死不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跟你们没关系!你们想要跟我扯关系,扯得上么?”楚阳微笑着说道:“不过,江湖自有风骨!江湖自有志气,江湖自有规则!江湖还有道义!既然现在的江湖早已经变了味,那么没有我楚阳,谁来重新划定江湖道义呢?公道不在人心?黑白难得分明?!如此看来,我楚阳还得活下去!”

        楚阳的声音充满了**裸的讥诮,看向众人的眼神,也满盈着毫不掩饰的挑衅意味。最后的话,也是居然满满的有一种故意为之的‘以天下为己任’的味道。

        楚阳的姓格一向谨慎,很少这样挑衅,向来谋定而后动。

        但昨天,元殊途仗势强抢女人,却已经触犯了江湖大忌!

        但,这么多的高手,居然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说一句公道话的。

        就只有袖手旁观。

        这是江湖人的底线!

        江湖道义,有所为有所不为,但也要有所必为!

        这让楚阳感到心凉。

        楚阳自问,若是自己看到这种情况,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拔剑出手。

        但眼前这些人,每一个都身负着惊天动地的修为,对于此事却唯有一片漠然。

        楚阳打心底看不起这种人,若是一个人为了害怕强权而抛弃了人生信条,背叛了心中底线,那么,这人修为就算再高,又能如何?

        “楚阳,你需要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一个黑须老者长身而出,冷冷看着楚阳:“须知祸从口出,庸人自扰。”

        楚阳昂然抬头,目光如剑:“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您打算要教训教训我?”

        黑须老者一时语塞。

        教训楚阳?他现在真没这胆子。

        楚阳的修为自然是不如他的,但楚阳可以有拼命手段的。一旦楚阳拼命,楚阳死不死不好说,但自己肯定是必死无疑的!墨云天死的最后那几位高手,哪一个不比自己强?

        不照样在楚阳剑下全无还手之力吗?

        尤其是,明明应该已经死透的人,此刻活蹦欢跳的回来了!

        用自己必死赌人家可能不死!

        这种事,也许有人会做,但做的人绝不会是自己!

        楚阳哈哈大笑:“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今朝亲身体验,想不明白也不行了。”

        “什么事?”雪仙子不由问道。

        “我今天终于明白了,当年紫霄天帝抗击天魔,为何会失败!”楚阳狂笑而去:“相信事情纵然重来一次,紫霄天帝仍旧是要失败的!哈哈哈……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洁身自好,袖手旁观才是明智之举,才是长生之道啊,什么江湖道义,不过是狗屁,哈哈哈……”

        楚阳长笑着,携了铁补天一路而去。只有那嘲笑的笑声,在天地间回荡!

        人人都不由得面红耳赤。

        尤其是一些自诩为侠义之士的,更加低下了头。他们也经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经常救助弱小,但今曰面对元殊途的特殊身份,却是真的胆怯。

        从这一点上来说,楚阳骂的一点都没错!

        楚阳两人挺身走向夕阳,落下一道长长的影子,两人的影子也依偎在一起。

        面对这片天地,楚阳突然再也没有了任何畏惧!低吟道:“人间自有真情在,道义崩毁乾坤败;既然你们能崩溃,我楚阳,就能建立!”

        “起码在我这里,情义与道义,还在心中长存!且看是这人间泯灭了我的道义,还是我成为浊世清流!砥柱中流!”

        听到楚阳的嘲讽笑声,雪仙子面红耳赤!

        紫霄天帝紫豪当年力战身死,各大门派几乎都没有出力;或者应该说:那时候已经存在的门派都没出力。

        而红尘如梦轩,恰好就是当时已经存在,现在仍旧昌盛的门派之一。

        众人一阵羞恼交加。

        一人大骂道:“什么东西?当年之事我们自然有我们的考虑!怎么地!什么时候轮到他一个毛头小子教训我们了?他楚阳算是个什么东西?若是天魔来袭,他楚阳就真的敢出战不成?”

        云中天淡淡道:“别人如何我不知道,也无发言权,但,若是天魔来袭,楚阳是必然会出战的,这点我可断言。”

        云中天的身份非同小可,此言一出,众人虽然多有心中不服,却是无人呛声。

        “我去找楚阳。”云中天沉思了一下,向着楚阳两人追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