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二十四章 何去何从?

第八部 第二百二十四章 何去何从?

        不管是谁,就算凶手是雪泪寒的儿子,敢这样对我儿子,我也要将他碎尸万段!

        同去的那些人,连九太子都保护不好,一个也甭想再活在这世上!

        “调集墨云侍卫!随时准备出发东皇天!”

        “是!”

        整个墨云天,突然间整个的鸡飞狗跳起来。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是谁有这样的泼天胆子,居然敢杀了我的儿子!”元天限阴沉的脸上,满是杀机。

        他负着手,走进内堂,并不曾回头。

        是以也没有人发现,就在元天限走入内堂的那一刻,眼眶中有一点淡淡的水雾飘出,随即无踪无迹,如痕如隐。

        那是一滴泪,却在还没有流出来的时候,早已在眼眶里就蒸发掉了。

        纵然是一代天帝,无论如何的杀伐果决,始终还不是铁石心肠!有心有情!

        一朝爱子惨死,仍旧是痛彻心扉!

        ……

        遥远的东皇天。

        东皇帝君雪泪寒负手站立在一棵花树之下,凝目遥看南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若你亲来,我接着就是。”

        他那只白皙的手轻轻抚上已经干枯的梅花树杆,喃喃道:“枯树尚能开花;墨云如何战东天?东天是天,而墨云……终究是云。无根!”

        随着他的话,眼前这棵明明已经完全干枯死去的梅树,突然间簌簌颤抖,随即,那已经干裂的树皮居然奇迹一般发散出绿意,颤抖着,一丝新芽竟从干枯的树枝中摇曳而出,生机盎然。

        颤抖着,摇曳着,嫩嫩的,逐渐长大。

        顷刻之间,那株梅树已经是满眼翠绿,随即,树叶片片飘落,枝头上,却鼓满了密密麻麻的花苞。

        轻风一吹,花苞慢慢鼓胀,徐徐绽放;一缕缕清香幽幽而出,沁人欲醉。

        梅花盛放,花香怡人!

        雪泪寒脸上露出微笑,就在风吹花树,第一片花瓣飘摇而下的时候,雪白的身影飘摇而起直上九霄。

        ……

        这会,云中天已经走了许久了。

        而楚阳却在这书房中静默了许久。

        然后,他很突然走了出来,向众人交代了几句,黑衣飘飘,疾速飞奔而出,绝尘而去。

        这是我的机会!

        或者,这就能成立我的班底!

        楚阳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

        已经回到营地的云中天立即发出召唤。

        “来人,使用万里传音与墨云天联系。”

        “是。”

        一块碧玉,上面堆积着一圈一圈的绿色螺纹,似乎是某种神秘的法阵。云中天就是对着这样的一块玉佩喊了一声。

        然后就是直接说道:“元殊途如今已经命丧东皇天。杀他之人,东皇天楚阳。鬼蜮此行随行高手全军覆没,另外铁剑门与寒冰门两派人马不敢回归,已经被楚阳全数收编。”

        干净利落的说完这番话,云中天手上用力,啪的一声,这块价值连城的传讯玉已经被他捏得粉碎,切断了与那边的联系。

        一边的老者愣了愣:“少主,那两个门派已经决定归顺楚阳了吗?楚阳的动作居然有这么的快?这可是对墨云天方面的公开挑衅哪!”

        “眼下还没有。”云中天淡淡道:“但,他们经过心里挣扎之后,一定会接受楚阳给出的条件。可是,我们又怎么能让楚阳如此轻易的拥有这一部分实力呢!恶人固然让楚阳来当,好处却仍是不能给他,我得不到的,任何人也不能得到!”

        老者为止愕然,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只要那边知道,无论此事是真是假,以墨云天帝的脾气,这两大门派相关的人员,绝对没有任何活路可觅!那些人,他必然会一个一个的全部诛杀!”

        云中天低低的说道:“楚阳,他的隐藏实力已经够可怕的了……这样的人,不能让他羽翼丰满,要随时随地的剪除他的羽翼,即便是那些可能成为他羽翼的对象,也不得放过!”

        “是,属下明白了。”那老者躬身应是。

        “我之前索要的那批天材地宝都运过来没有?”云中天问道。

        “已经来了,而且,每一种的分量都有超出。对于少主所需,门派自然会倾尽全力的!”那老者恭敬的回答道。

        “嗯。”云中天断然道:“既然如此,立即联系飞舟!只等人一到手,立即将之送回去!早送回一天,也是一份优势,这片东皇天,相信安稳不了太久了。”

        “是。”

        ……

        墨云天,天帝宫。

        “东皇天楚阳所杀?楚阳是什么人?”墨云天帝元天限看着前来报信的侍卫,缓缓皱起眉头。

        “这个暂时还不得而知,甚至这个消息的准确姓还不能确认……那边一共就只说了一句话,话了彼方就立即切断了联系,而且还是将传讯玉彻底粉碎了……根本无法查询对方是谁。”

        元天限眉头紧蹙,道:“如此看来,这个情报应该是真的。”

        “依照常理,这样大的事绝对不可能瞒得住的。只要我们的人去到了东皇天,一切事情也就水落石出了。”元天限缓缓踱步:“所以,这消息应该是假不了的。”

        “既然如此,立即派人走一趟东皇天。那个楚阳,我要活的。带回来见我!”

        元天限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终于流露出深沉的恨意。

        楚阳?

        就是你杀了我的儿子么?

        你既然有胆量杀人,就要承担杀人的后果!

        “敢问君上,这一次的出兵布置……”

        “具体细节让丞相着手安排!别的我什么都不管,我只要看到……那些人的人头,还要有一个活生生的楚阳站在我的面前!来承受他必须承受的一切!就这样!”元天限眼瞳里似乎燃烧着两团熊熊的鬼火。

        “是!”

        ……

        东皇天,紫霞城外,墨云天宗门驻地!

        触目所及,满眼尽是一片死寂。

        另外的墨云天两大门派前来的人,所有人尽都面如死灰。如丧考妣,无一例外!

        鬼蜮的人全军覆没!墨云天九太子被人分尸!

        这等离奇离谱的皈依事情,居然就这么好彩的被自己撞上了?

        这……这得祖坟上冒了多少黑烟啊?

        这不是要坑死人的节奏么?

        大家一个个尽都欲哭无泪。

        楚阳的实力太强悍了,找他麻烦只是找死而已,可是等在这里,就是等死,墨云天官方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这些人的,九太子都死了,还死得那么惨,你怎么会没有死呢?怎么可以不死呢?!

        这两个门派,一个是铁剑门,一个是寒冰门。

        说起来,两大门派固然是比不上鬼蜮的声名赫赫;但在整个九重天阙超级门派排名之中,也是能够占据到前二十的位置,实力不俗,任何一家的实力也都在往昔的铁血盟之上。

        这一次到来的,除了门派之中的种子高手之外,还有门派中元老高手随行压阵,其中最高修为的带队四人,也有天人巅峰的修为。

        只差一步就是圣位层次修为。

        但,就是这样强大的存在,此刻也是满脸灰败。

        虽然曰前楚阳没有连他们一道杀了,但,他们却自觉是走进了绝境!

        进退无路,覆灭可期!

        墨云天天帝元天限的脾气,放眼整个九重天阙几乎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一次,他的儿子就在自己等人面前被杀了,一个保护不力的罪名肯定是逃不过的。

        自己这些人只要回去,必死无疑!

        “还没有人将消息传回去吧?”一个老者深深吸着气,然后重重的叹着气,只觉得人生之中从所未有的惆怅。

        “没有。”其他人一起垂头丧气。

        大家都不傻,谁敢将消息传回去?

        不传回去,还能暂保片刻安宁,墨云天那边越早知道这件事,自己这些人死得越快。

        “各位,我们如今已经没有路走了。”老者满脸的皱纹似乎更深了:“当曰若是参战,将那杀神吸引到咱们这边,我们也是必死无疑的;而且,元殊途仍是注定不能幸免的,毕竟那杀神的目标早已锁定到了他身上。可是,可是这点因由不会被墨云天帝接受,相信我们若是回去墨云天,仍只是必死无疑,绝无侥幸!”

        “我们漂流在外,若是就此隐姓埋名,门派和家小还有机会保全。若是我们全身而返,则一切全部完了……”老者唏嘘着。

        几十万岁了……

        居然莫名其妙的被逼到了无家可归的尴尬地步?

        众人尽都默然无语。

        对这个结果,人人都是心知肚明;但谁也不忍心说出来。

        如今被这老者一言挑破,大家都有些黯然,一时间无人应声。

        以后该何去何从呢?

        这是一个问题。

        我们奋斗挣扎了千万年,难道就为了隐姓埋名与草木同朽?

        更何况,墨云天帝元天限的送魂**,注定了自己这些人只有被一个个找出来杀死的结局!想要隐姓埋名活下去,只怕都是妄想。

        差距就只是:能多活三天?还是能多活三个月?或者是……多活三年?

        至于更多的时间,断断是没有可能的了……

        前途茫茫,到底该何去何从?

        眼看着面前那片直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刺目血腥,无尽血色,众人仿佛都失去了所有力量,似乎心里的支柱突然崩塌,塌陷!

        前途一片黑暗!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