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有一条路

第八部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有一条路

        在现在这种关头,谁还有兴趣为鬼蜮的人收尸?

        你们这群混蛋把我们害得这么凄惨了!还指望我们能帮你们收尸?当我们犯贱啊?

        从头到尾,我们都是完全的无辜,你们抢了人家的老婆被人报复,全军覆没,那是活该!那是报应!可我们干啥了?

        我们就这么瞪着眼睛眼看着祸从天降啊!

        这不是传说中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吗?!

        草,这人世间还有公理么?

        便在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说道:“这里的气味怎么这么难闻啊?哎呀,这是什么时候死了这么多的人?好恐怖好恐怖啊!可吓死我了!我胆小!”

        众人无精打采的转头看去,到底是哪一位奇葩能说出这样话来?今曰这一战足能震动整个九重天阙,居然有人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出这样的风凉话来?

        蔚为奇观!

        但就这么一转头,却顿时全部愣住了。

        看到了说话的人,众人才发现,刚才那番风凉话貌似还算不得什么蔚为奇观,此时此刻,能够说出刚才那番话的人,他本身,才是真正的蔚为奇观!

        将近四百人的眼珠子差一点整齐的射出去了!

        在即将来临的暮色苍茫之中,一个超逸出群的黑衣青年,就这么谈笑自如、信步游疆的缓缓走来,步履潇洒而轻快,剑眉星目,浑身上下充斥带着一种试剑天下的凛然气势!

        但这些还全都不是问题所在。

        真正最大的问题,真正最让人蔚为奇观的是:这个青年,大家都认识!

        这人大家都认识,仍旧不是问题的真正核心,

        这人大家不仅仅是认识,而且还是认识得铭心刻骨!

        虽然认识他的时间一共加起来也不足半天,但只要一看到他,就仿佛又看到这个黑衣的身影,在鬼蜮所有高手围攻之下,闲庭信步一般的进攻;一剑出,一颗人头落地!

        一剑出,一个高手身亡!

        超过两百名的鬼蜮一流高手,在任何天地都能是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强横力量,但在这青年剑下,居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只能任由其摧枯拉朽的单方面屠戮!

        楚阳!

        这个人居然是楚阳!

        那个刚刚死掉的楚阳!

        这,这怎么可能?

        这个突入其来的事实,让大家反而忽略了刚才某人那番没滋没味的风凉话!

        “怎么了?诸位?哦……”楚阳笑容可掬:“忘记了,大伙彼此还都不怎么认识呢,是我考虑不周了……的确是我有些冒昧了,现在,在下隆重的做一下自我介绍。在下姓楚,叫楚阳,东皇天人士,非常高兴与大家在此相识,也非常荣幸,能够与大伙一切同时站在了墨云天帝元天限的必杀名单里。”

        “这就是咱们的缘分呐,一切都是缘法啊……”楚阳似是有种感叹的说道。

        众人呆呆的看着他。

        刚开始的见到楚阳没有死的那份震惊现在已经有些消除了,毕竟之前那白衣人曾经流露过楚阳不会死的潜台词,虽然没有斩钉截铁的明说;虽然那时候大家也都并没有相信;但现在却没法不相信了。

        但,随之而来的更大的震惊和啼笑皆非就是:你没死就没死吧,可是你的脸皮怎么会厚到这等地步?

        跟我们一起站在墨云天帝的必杀名单上?

        你妹的!

        我们会上黑名单还不是被你这混蛋连累的吗!?

        “楚阳……”为首那老者声音有些干涩,死死的看着楚阳,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才道:“楚阳,你说这话,就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么?”

        楚阳一乐:“不好意思?你直接说我无耻不就得了,至于那么含蓄吗?”

        为首老者目光一寒,森然道:“就说你无耻又如何?阁下今曰的举动难道还不够无耻吗?我们大家落到今天这步天地,难道不是拜阁下所赐吗?”

        那老者也是一方之雄,素曰里也是掌大权柄的上位者,被楚阳连番刺激之下,再不顾忌许多,反唇相讥。

        楚阳歪着头,斜着眼看着他:“我很无耻吗?我倒觉得这句话你说元殊途可以,但你说我,你觉得这个用词真的合适么?还有,你们落到今曰的局面,真的是拜我所赐吗?这个情分我实在是当不起的,究竟拜谁所赐。大家心知肚明。”

        那老者顿时为之语塞。

        是的,若不是当初元殊途抢人家老婆,楚阳至于发飙吗?若楚阳不发飙,元殊途能死吗?自己等人怎么会这么惨?

        归根到底,一切的根结还都在元殊途身上。

        楚阳冷笑道:“你们墨云天的人,一来之后就是趾高气扬,到后来更加目无余子、无法无天,连强抢人家老婆这种下三滥的勾当都做出来了,如今,居然反过来说我无耻?”

        “怎么想的?”楚阳大笑:“若是我没点本事,岂不就是白白的被羞辱?我无耻?到底是谁无耻呢?不但无耻,还要卑鄙,下流,下贱,下作!”

        那老者摇摇头,面容枯槁,心如死灰的道:“罢了,这事情究其根源确实是元殊途不对,但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无论是我们,还是楚阳阁下你,尽都是死关将临,无谓再起意气之争。”

        他看着楚阳:“楚庄主,我们如今也无意为难于你;总之,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吧,左右大家剩下的时光也就那么几天了。”这番话说的无疑是委曲求全到了极处。

        因为楚阳杀了元殊途,他们才落得这么为难。虽然就这事情的起因而言怪不得楚阳,但就算他们与楚阳为敌,立即出手战斗,也是未必就不在情理之中。

        但此刻两大门派的人已经是心如死灰,哪里还有什么争雄斗胜之心?他们连鬼蜮的人的尸体都懒得收埋,早就可见一斑了。

        此外,众人心中也有一个重大顾虑:把这货惹毛了,他可是真的会发疯的!他那会一发疯……整个鬼蜮的人就全都死了,自己等人能干得过他?

        这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现在能多活一天就算是多赚一天,与其在这速死,不如撑下去,也许自己隐姓埋名就躲开了呢!

        “井水不犯河水哦,阁下诚意可见一斑,不过,我不答应。”楚阳淡淡的说道:“今曰之事,墨云天帝那边迟早是会知道的,到时候,相信谁也跑不了被其追杀的命运;最坏的情况,就是大家分散着,被一个个的抓住,杀鸡一般受尽屈辱而死!”

        “那又能怎么办?”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最多也就是三十来岁的样子。脸色沉稳,却又透着一些灰败。

        正是墨云天铁剑门这一次的种子选手。

        若没有元殊途,这青年领袖的桂冠,多半是他的;但,现在,就只能成为跟班。也就是这样的年轻人,心中的不甘才更加的强烈。

        “怎么办?”楚阳淡淡道:“跟他们干!”

        “跟他们干?”众人眼睛先是一亮,但紧跟着却是纷纷摇头。

        就他们的总体实力而论,相当的不弱,放在那里都可算是一只相当可观的实力,但这份实力也得分跟谁比,若说到要与整个墨云天对抗?却连鸡蛋碰石头都算不上,直接就是找死,甚至找死都没这么找法的!

        楚阳心中叹气,这帮人的心中,早已生成了根深蒂固的‘墨云天帝无法战胜’的直觉。那是一种深植于灵魂之中的恐惧。

        若是不能首先打消这份恐惧,纵然再说一千道一万,也是无济于事的。

        “诸位,咱们大家现在立场大致雷同,处境也差不多,对不对抗的先不说,只是单纯的设想一下。”楚阳招招手。

        此刻,暮色已经降临大地,无边黑夜即将统治天际。

        这里本就是是非之地,谁也不想过来找麻烦。所以此刻清静得吓人,只有远方灯火,明明灭灭。

        众人唉声叹气,却仍是围拢过来,无论楚阳提出的设想如何,总是带给大家一点希望,纵然如何的绝望,却仍不愿意抹杀这最后一点希望,纵然这点希望如何的渺茫。

        “若是大伙从现在就开始逃亡,分散于世界各地,让搜捕你们的墨云天实力搜不胜搜,这样一来,其中的一部分人,就有一定机会可以生存下去,大家抱有这样的想法,对不对?可是,我们需要认知这样一件事,如果说墨云天帝想要找一个人,那么不管他藏在哪里,甚至用不了几个月,就一定能找到。这一点,我是绝对相信的,相信你们也不会怀疑。”楚阳说道。

        所有人默默的点头。

        不要说这九帝一后这样的巅峰高手,就算是墨云天帝座下那几位高手,也都有这样的能力!九重天阙数百万年来,几乎所有的超级高手,都会被归拢到九帝一后座下。

        那些人,随便一个也拥有颠倒乾坤的大能为、大本事。

        再说自己这些人都有随身物品留在门派之中,只要给那些人一丁点的线索,就能从茫茫人海之中精准的把人找出来。

        躲,就只是存了一点侥幸的想法。

        你能躲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一年两年,但难道能躲一辈子吗?

        “若是分散了,被他们一个个的找出来,那么,等于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杀!极尽屈辱的死掉!”楚阳的话冷飕飕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