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受宠若惊!【第三更!】

第八部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受宠若惊!【第三更!】

        “带着这么一帮兄弟媳妇真真是不好混啊……”楚御座心中眼泪长流:“你们这帮混蛋一个个在外面风流快活,让老子为你们养老婆……动不动还得无条件的忍受白眼,老子……太悲催了。老子就是个杯具……”

        “以后,你们这些人,直接接受天兵阁阁主领导!一定要统一指挥。”

        天兵阁阁主,现在成了两个。

        铁补天,乌倩倩。

        不管这些人修为有多强,往昔的江湖地有多高,但铁补天和乌倩倩都是一等一的领袖人才,楚阳相信,她们两口子联手绝对可以让这帮人心服口服。

        接下来自己就要着手准备明晚的拍卖会了。

        这次的拍卖会绝对不能掉链子,一定得造成轰动的效果!

        挥挥手,让众人去各自挑选趁手兵器,楚阳就去了书房,深思熟虑去了。

        寒冰门和铁剑门的人本来对楚阳的这个安排不是很在意,他们每个人要么是成名人物,要么是新晋青年高手,都早有了趁手的兵器。甚至那些成名人物的兵器更是随身多年的心爱之物,一来你这,你就张罗给大家换新兵器,以为我们都是穷鬼,连件像样的兵器都没有!就算你给的兵器好点,不还得磨合上手吗?

        在看到仓库里面横七竖八一堆一堆的各种兵器之后,一双双眼珠子几乎瞪出了眼眶!

        满满一仓库的兵器貌似没有什么太出奇的地方,但满满一仓库这样的兵器就太出奇了!

        地级兵器!

        天级宝刀!

        天级巅峰剑!

        圣级的……

        哇!

        随便一剑,都是削铁如泥!吹毛短发!

        这些貌似都向来是传说级别的神锋,此刻居然堆成了山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这实在是太震撼了……

        原来,原来我们真是穷鬼啊!

        要不人家咋叫天兵阁呢,随处都是“天兵”啊!

        大家饿狼一般冲了上去。

        有了这些天兵,原来那些个破铜烂铁算个屁,暂时手生又如何,磨合磨合不就熟练了!

        众人爱不释手地拿着自己刚刚得到的兵器,一个个心中都是不由得泛起这样的念头:真是财大气粗啊,看来必有强大后台,这样的配置,就算是一方天帝也未必给得出!

        倒不是说一方天帝拿不出这些个兵器,有是可能有,却未必舍得一下子给出这么把!

        如此看来,这一劫……或许没准也许可能大概还有机会渡得过去吧?

        一夜就这么过去。

        铁补天乌倩倩调兵遣将,现在有了这么多高手加盟,两人把整个楚家大院搞得如同铁桶一般!

        第二曰来临。

        拍卖会也即将开始。

        天兵拍卖堂。

        由于最初的天兵拍卖堂被某些与会人员有意无意的破坏了,新的天兵拍卖堂也就名字还跟之前的一样,其他的自然都是全然新建的,四处披红挂彩,富丽堂皇。一阵风来,阵阵花香就飘然欲出,显然布置者花费了不少心思。

        此时,拍卖堂方面的许多白衣人在秩序井然的忙前忙后;这些人,随便任何一个,竟都是高手!这一点,只要是稍微具备一些江湖常识的人,都能清晰的看的出来,虽然不确定是什么层次的高手,但就从每个人轻灵的脚步、平稳且悠长的呼吸声上就可见一般。

        雪仙子和海飏波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都是骤然之间被吓了一跳!

        他们倒不是被这些人的身手实力所震撼,至少不全是,这些人的实力虽然极强,堪称是实力派,但说到吓了一跳的主因,却是这些人的身份。

        这些人,全都是墨云天另外两大宗派所属之人,怎么会全部出现在这里?还要在那里忙碌绝不是该他们忙碌的事情!

        难道……

        云中天目中泛出奇光,楚阳的动作,果然够快、够迅速、够犀利,直指人心,化被动为主动!

        但是你再快,再如何的化被动为主动,结果仍是无济于事!

        此刻的墨云天,想必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乱粥了吧?面对墨云天帝的雷霆暴怒,你如何能够度过?

        紫皇和陌路这两个年轻人同样沉着脸走了进来,面无表情。

        看到楚阳如同彗星一般突然强势崛起,两人心中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

        唯一感觉只有五味杂陈,复杂得到了极点。

        但两人却又有同样的一种感觉:若我是身在楚阳的位置,我做不到。

        最起码,杀死元殊途这等事,两人都不敢!

        就算是当真受到了极大地侮辱,抓住元殊途暴打一顿还敢设想一下。但说到真正杀死……

        却当真是万万不敢的。

        但楚阳就敢!

        不仅敢,而且在杀了之后,还那么干净利落的将所有后续事情都做了;收编了人,壮大了自己的实力,摆明车马的和墨云天对着干。

        且不管他之后的结局会如何,但最起码,现在的楚阳呈现出一种昂扬而上的鼎盛姿态。

        这就已经是一份难以抹灭的成就!

        大家一路进门,这一次,可是又比上一次进来的时候要小心得多了。

        先是检验了个人身份,然后才是逐一进入。

        楚阳如今收罗了墨云天两大宗门此行东皇天的全部精锐力量,实力之大,早已与之前不可同曰而语,虽然综合实力还远远不如在场的任何一家超级门派深厚底蕴,但轮到此刻的台面实力、现实实力,却已经凌驾在任何一宗一门在此地的实力之上;大家焉能还像上次那样的随随便便?

        “参加个拍卖会,居然还要接受如此盘问!真他娘的郁闷!”伍长休摸着光头,一脸不满,嘀嘀咕咕。

        “尽量忍耐啊。”在他身边的那人传音说道:“现在楚阳这边实力雄厚,而且还都是一群过了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人,可说乃是一群最最标准的亡命之徒;若是被他们盯上了死磕起来,不管胜负结果都必然是憋屈之极的。”

        “说的也是,郁闷就郁闷一点吧……”伍长休唉声叹气,连连点头:“这里就是一个亡命之徒大本营啊……”

        楚阳这支队伍真正最可怕的地方就在这里:我们连墨云天**得罪了,就再加上你们又能如何?光脚的从来都是不怕穿鞋的,你们敢惹我们,我们就敢动手宰你们,现在就是这样,多宰一个是一个,宰一个够本,宰两个有赚,越多越有赚。

        须知死猪不怕开水烫,虱子多了不咬人。

        此地共计有八十三家超级门派派遣代表前来赴会,每一个门派也就只派出三五人到场,但全部聚合在一起,总人数却也达到了两百多人,所以这一场拍卖会规模可是绝对不小,光人头数就可见一斑。

        而且,宾客质量更是创造了好几个‘‘最’字。

        实力最高!高手最多!最为集中!最为齐全!

        所有人尽都心情古怪的进入了拍卖场地。

        刚刚进入,就是面前一亮。

        只见一队队浑身如雪白袍,长得粉妆玉琢的小孩子正在场内忙碌。奉上茶水,拿出糕点,一个个训练有素的招呼着众位客人。

        一个个如同穿花蝴蝶;最大的年纪也不过十三四岁,最小的大抵也就知有**岁的样子。

        “这一次终于有所招待了,真不容易。”众人心中如是想道,终于感觉心态平衡了些许。

        只要不像上次那样的不理不睬就好啊,上次可是连口白水都没捞着喝啊……

        曾经参加过上次的拍卖的大家居然生出了一股子‘受宠若惊’的怪异感觉。

        这种感觉真是奇怪的说……

        面对楚阳这样的蝼蚁,我们就能有这种受宠若惊?

        这是不是整个的颠倒了?

        虽然这小子目前实力精进的很夸张,已经晋升到了圣位,但对于我们这里的绝大多数人而言,还是蝼蚁,顶多是蚂蚁,比较强壮的蚂蚁而已,不外如是!

        恩,对了,楚阳这小子怎么就圣位了呢?之前他也就刚刚突破天级而已,这中间的跨度可是相当的大啊,这什么情况!?

        貌似此刻,众人才想明白之前他们一直都有些绝对不对劲的一个地方,楚阳现在是圣位高手了,这个实力对他们而言,虽然仍旧没有威胁可言,可是这份进步的速度,却是太恐怖了!

        圣位实力,就各大宗门而言,并不能算顶端实力,连一级实力都很勉强,事实上,绝大多数的青年一辈天才高手都能拥有圣位实力,如云中天、紫皇、陌路,包括元殊途,等人都有圣位之上的实力。

        还有墨云天另外一个青年天才都有这样的实力,虽然也属罕见,却并非多么难得的事情。

        可是楚阳的情况又有不同,楚阳才刚飞升至九重天阕一共也没几天,最开始的时候才只得人级顶峰,之后接连突破人级、地级乃至天级,进度虽然已算极快的,却还不入大宗门眼中。

        毕竟这样的实力,实在是拿不出手的,云中天等将楚阳视为宿敌,大抵也只是警惕楚阳的谋算、心计、胆魄等还有宿敌玉佩的指引因素,因为楚阳的真实战斗力实在不入他们的眼内。

        然而事实就是那么的出人意料,在这次墨云天事件中,楚阳以原本天级实力,施展莫名功法,实力徒增至难以想象的恐怖层次,以一人之力屠杀了墨云天最强宗门此行的全部有生力量,但之后楚阳气空力尽,貌似死透了,才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可是半天光景之后,甚至还不到半天光景,人家楚阳又活过来了,不但活过来了,而且还达到了圣位层次,甚至楚阳此刻的潜藏底蕴竟还是深不见底的,随时可能再做突破!

        这他妈的什么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