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四十四章 猫腻腻的担当?【第二更!】

第八部 第二百四十四章 猫腻腻的担当?【第二更!】

        随即,猫腻腻低下头沉吟起来,仔细斟酌楚阳刚才那番话,良久良久没有说话。

        “说老实话,你喜欢她么?”楚阳问道。

        如果猫腻腻说不喜欢,就算违背良心,楚阳也决定帮兄弟摆平这件事,怨偶那可是一辈子的不幸!

        “我…喜欢……我喜欢她……”猫腻腻哭咧咧的道:“可是我真心不大喜欢她的脾气……但有时候其实也喜欢,但就是害怕……发自心底的害怕……”

        “你这人哪,喜欢不就得了?!”楚阳一拍手,根本没听到这货后来说了什么:“喜欢还怕什么?”

        猫腻腻眨眨眼皮,含着两眼泪,悲剧的说道:“我发现现在跟你说话,就是鸡同鸭讲……你根本无法理解做哥哥的内心悲痛,你这人哪……”

        楚阳呵呵一笑:“我跟你讲,她很喜欢你的……这一点相信谁也看得出来。你想想看,若是她终生不嫁,一辈子孤苦伶仃,一直到白头,一直到死……你会不会心痛?”

        “会!”猫腻腻这话说的无比肯定,一想到猫小懒要一辈子孤苦伶仃,一直孤单到死,猫腻腻突然间感觉胸口憋闷,喘不过气来。

        “若是她终生不嫁,痛苦一辈子,孤苦伶仃,就是你造成的!你怎么说?”楚阳再问。

        “放屁!我怎么会那么做?我就不是那种人!”猫腻腻暴怒。

        “那你说你自己是哪种人?你现在不就在那样做吗?!”楚阳冷淡的说道。

        猫腻腻一下子呆了。

        良久良久,再没有作声。

        “她现在还能来找你,还能天涯海角追寻你,那是她觉得,她还有资本,还年轻漂亮……但女人的青春又能有几年?等再过几年,她的容貌变了,她的心态老了……我告诉你猫腻腻!到那时候,你就算跪在她面前磕烂了你的头,她也不会原谅你,她也不会改变心意!”

        楚阳慨然长叹:“老猫,这就是女人!男人一辈子,能踅摸到一个爱自己的女人不容易的,尤其这个女人还是自己也喜欢的,那就难上加难了,太难得了!”

        猫腻腻精神恍惚,道:“……我……”

        楚阳转身而走:“我瞅你这德行我就闹心,随你的便了;若是你真的不想见,真的想要她孤独一生的话,老猫,你现在就走,我做兄弟豁出去了掩护你。就算她追你,我也负责拦住她;最少能保证一个月你的逃跑时间,这一点,我还是可以保证的!不就是丧一回良心吗?为了兄弟,就丧一回良心了!”

        说完,楚阳转身就走,留下一句话:“老猫,你走吧!”

        一步。

        两步。

        三步……

        楚阳心下数着,心里打着鼓,心话说,你怎么还不叫住我呢,赶紧叫住我啊,快点啊!

        然而身后的猫腻腻始终没动静。

        楚阳大步前行,似乎全无迟疑,实则心中已经很非常的紧张了:若是猫腻腻真的跑了……

        正在想,突然后面一声大吼。

        “站住!”

        楚阳笑了,他刚迈出第五步。

        猫腻腻气喘咻咻的冲了过来,双目如欲喷火:“我为什么要跑?你怎么能给我出这样的馊主意呢?你这是兄弟该干的事吗?你良心让狗给吃了!?”

        楚阳耸耸肩:“大哥,我这可是为你着想啊!”

        “呸,你还敢说是为我着想,难道你就这么看着我们分开一辈子?”猫腻腻气咻咻问道。

        “那关我什么事?”楚阳翻翻白眼:“我只要跟我老婆一辈子在一起就行了,谁管得着你啊?”

        “哼!”猫腻腻昂首挺胸而去,直奔大厅,颇有些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我要面对这一切!不就是娶个老婆么!有什么大不了!我娶得那个女人既是爱我的人,也是我爱的人!天作之合,珠联璧合!”

        “好!有种!”楚阳大声赞叹,竖起了大拇指。

        眼看着大厅越来越近,猫腻腻却是越走越慢,貌似已不复刚才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了。

        楚阳在后面跟着,能够清晰地看到猫腻腻头上脸上的汗滴滴答答的落下来……

        距离大厅还有最后十步的距离了。

        猫老师的两条腿开始发软,然后开始颤抖,然后就开始弹琵琶一般的抖动起来……最终终于停下了脚步,貌似再也挪不动了。

        扭过头来,一脸可怜的看着楚阳,抖抖索索的道:“……兄弟,要不……我还是跑了吧?……”

        “你他妈的给我进去吧!”楚阳又好气又好笑,一声断喝,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猫腻腻肥厚的屁股上。

        猫腻腻惨叫一声,整个身子凌空飞起,手舞足蹈,如同飞燕穿林,乳燕投怀一般,摔进了大厅!

        啪!

        猫腻腻五体投地的摔在地上!

        抬头一看,只见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就在自己面前,随即那张俏脸就开始咬牙切齿:“好哇!猫腻腻!你你你……你小子终于肯出现了吗?!”

        “救命啊……”猫腻腻只觉得下身突然间前后俱急,涕泪交加,放声大呼。

        铁补天和乌倩倩相视一笑,悄然出厅。

        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咱们还是不要偷听的好!

        楚阳是压根没有进去。只是躲在大厅外面偷听。

        就是两口子的墙根才是要好好偷听的!

        然后紧接着,就听到里面传出来勤奋的人练功的时候打沙包的声音:“砰砰砰砰砰砰砰……”

        随即就是猫腻腻生不如死的惨叫加求饶的声音:“救命啊……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打死我也不干了,救命啊……”

        没有回答。

        只有“砰砰砰砰……”的声音一直在继续。

        楚阳眉框狂跳!

        额头上冷汗涔涔而出……

        妈呀……这样的老婆……哦,感谢苍天,这不是我老婆……

        楚御座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紫邪情。

        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欲哭无泪。哥哥我要尽快的提升实力……要不然,我能比猫腻腻强多少?貌似比他还要惨!

        良久良久。

        “你还跑?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我不敢了,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哼!放过你?还是让我先打死你,等你死了我就放过你!”

        砰砰砰……

        “呜呜……我后悔了……”

        “你后悔什么?”

        “我为什么要听信那小子的鬼话,我应该跑的呜呜呜……”

        “什么?!你是听别人的话才回来的?你怎么那么听那人的,你们是不是有路,给我说清楚……”

        砰砰砰……

        半晌加半晌之后,猫小懒拎着一滩烂泥一般的猫腻腻走出来,一眼正好看到楚阳,即时瞪眼道:“你在这里干嘛?”

        楚阳激灵灵一抖:“不干嘛,不干嘛啊。”

        随即突然觉得不对劲,反向瞪眼道:“我说,这可是我家来着,你说我在这里干嘛?”

        这时,被拎着的猫腻腻微弱的呻吟出声:“兄弟……救命啊……”

        话音未落,楚阳已经很没有义气的转身撒腿就跑,极速消失。

        我靠!

        身后传来砰地一声,然后一个声音说道:“你居然还敢叫救命!来来来,你再叫啊!你再叫啊,你叫啊,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猫腻腻彻底没动静了,失望,无望,绝望,总之没望……

        铁补天转出来,站到惊魂未定的楚阳身边,嘴角含笑,浑不在意。

        楚阳有些担心的说道:“我说甜甜,不会真给打出人命来吧?”

        铁补天叹了口气:“你啊,真是的……一点也不了解女人!”

        楚阳瞠目以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另一边的乌倩倩捂着嘴笑,看着楚阳的眼神充满了揶揄。

        楚阳恼羞成怒,恶狠狠道:“我了解不了解的有什么关系,我就算不了解还不是照样把你们抱上了床?!”

        两女顿时面红过耳,粉拳秀腿扑面而来。

        楚阳左闪右躲,接连反击,在两女身上瞅着机会就摸一把,大占便宜,他现在之实力远在两女之上,更兼已经将圣位实力全部掌握自如,此刻“欺负”一下两女,自然是如鱼得水,轻而易举。

        如果这情况被东皇或者天地造化丹的原主人看到,不知道会不会呕血三升,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我拼了老命/我费了许多功夫练就的灵药,就救回来这么一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家伙么?!

        良久良久,“欺负”终于告一段落。两女面色绯红,主动高挂免战牌。面对这家伙防不胜防的流氓手段,再打下去的话,恐怕大白天就被他抱上了床……

        红着脸,铁补天赶紧改了话题,说道:“楚阳,有件事,我始终有些不解。”

        “什么事?”楚阳问道。

        “当初云中天曾经说过一件事,你跟我说过,我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铁补天说道:“当时云中天说道:江湖事,小辈之间的胡闹,大人不得干涉;除非姓命相关,否则不得出手,一旦出手造成伤亡,便是江湖禁忌。”

        楚阳颔首道:“确曾经说过这句话,怎么了。”

        铁补天精神一震,道:“而且,云中天还曾经说过,江湖门派之间竞争,以小辈为主,生死胜败,各安天命!若是有前辈出手造成死伤,那么这个人所在门派,必将被天下共诛之!是否曾经有过生死胜败各安天命此话?”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