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决裂与赖皮【第二更!】

第八部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决裂与赖皮【第二更!】

        “梦无涯,你好样的,你有圣人修为,本盟在场中人,无人是你敌手,我等认栽,但自此以后,我们天剑盟与你墨云天,不共戴天!”

        木沧澜一只手抱着已经被震得昏迷的云中天,恶狠狠地留下一句话:“你们就等着圣君大人的报复吧!我们对付不了你,自然有能对付得了你的人!”

        “走!”木沧澜满怀愤恨的丢下一个字,弹身离去。

        说实话,他很想就在此地不顾一切的与梦无涯拼了,就算明知不敌也要豁命一拼。

        但是,此刻云中天身负震伤,昏迷不醒,治疗迟缓的后果,谁也担负不起。再说自家中人抛开已经死掉的,侥幸幸存的人也大都有伤在身,而墨云天兵士,在梦无涯的庇护下,战力几乎无损。在此地与敌人交战,绝不明智,甚至就是找死之局。

        眼下只能暂时离开,以后再算此帐。

        梦无涯心中一急,才要开口分说一二,却只感觉到一股逆血直冲上来,眼前更是金星乱冒,急忙强行稳定心神,先把这一口血压下。

        但,木沧澜已经率人走远了。

        “我们地心阁,非常看不惯阁下的这种做法,今曰这笔帐,他曰本阁中人自然会与阁下清算。”地心阁骷髅精灵冷冷的说了一句,大步而去:“还算值得庆幸的是,以前我们并不是朋友,更值得庆幸的是,以后也不会是。告辞了!”

        雪仙子一言不发,狠狠的哼了一声,窈窕的身影掠空而起,在空中化作一道彩虹:“走!”

        随即,各大门派的人一一离去,走了个干干净净。

        尤其是抬着尸体的那几个门派,眼中的仇恨至极的神色,更加让墨云天的人感到了心悸!

        绝大多数死人的尸体都已随神源之境的毁灭而湮灭了,这些被抬走的尸体却是侥幸逃出地穴,却因为自身伤势实在太重,终于不治,这笔帐自然也还是要记在墨云天众人的身上。

        甚至比那些已经葬身在神源之境中还要可恨,由于变生肘腋,葬身神源之境中的哪些人,虽已知无幸,却无直观的观视,但眼前这些刚刚死去的人,却是最大的直观,如何能不恨的咬牙切齿!

        至此,误会已经彻底铸成,再无转圜余地!

        决裂!

        一次姓与天下所有超级门派一起决裂!

        天下超级门派,在这一役之后,被得罪了一个干净。

        楚阳引爆镇魂石,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但却在最后时刻,梦无涯惊天一爆,让所有的矛盾,彻底激化!

        所有人都已经走远,又过了半晌,梦无涯才终于缓过一口气,脸色刷的一声惨白如纸,挥挥手喝道:“走!追!”

        “走?哪里走?”另一边,言如山惨白着脸看过来。

        “言大将,你还想如何?”梦无涯皱眉看着言如山。

        言如山却是这次神源之境崩溃之役的异数,由于言如山已经与他所率领的那五千人,距离战斗核心较远,而且又不像各大门派中人一般,大肆搜刮宝物,且早有提防之心,应变最为及时迅速。

        更有言如山豁出全力,以自身天人顶峰修为做掩护,东皇天的这五千虽然也有多人受伤,甚至还有几个重伤的,却一个都没阵亡,可说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梦大将军之前一招风雷灭,当真是威风八面,震动了四海千山,威撼了天地人间!”言如山咳嗽一声,淡淡道:“但我这里的五千名将士,却也因此受了伤!”

        “虽然我也理解梦大将军的做法,也明白这次冲击余波并不是针对我们而来,但这次事件的结果,是你梦大将军让我们这批无辜的军队受伤了,我言如山若是不讨个说法出来,回去之后兄弟们会怎么看我?”

        言如山言辞犀利。

        但梦无涯明白,与其说他想讨个说法,不如说他是在拖延时间。他的本意,绝不在索要赔偿之上。但他这番话,却让东皇天的战士们眼睛都亮了起来。

        言首座,果然是一个好人!

        梦无涯强行忍住胸口气血翻涌,淡淡道:“这是应该的,既然让贵军受到无辜伤害,梦某理应作出赔偿,来人!”

        说着,一挥手,就有人上前。捧着几个空间戒指。

        梦无涯拿起一个,递给言如山:“这里是二十万紫霞币!梦某知道这些实在不多,但也算是一点心意,本座出门在外,却也带不了那许多财产,等我回去墨云天,定当再做补偿!”

        言如山道:“既然如此,且容我将此事回禀大将军,由大将军做定夺,出现如斯伤损,我也是戴罪之身,请将军不要让我难做。”

        说得更加漂亮,不外还要继续拖延。

        梦无涯眼睛一亮,道:“大将军?可是蓝大将军?”

        言如山一怔,道:“到底是哪位大将军,与我方乃是机密,梦将军如此问询,是何用意呢。”

        言如山现在为了帮楚阳拖延时间,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什么招数,什么话也说出来了,梦无涯不过随口一句问话,就被其上升到了刺探军事机密的高度,言某人的卑……智慧程度,显然已经越来越接近于某人,要不怎么是把兄弟呢!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近墨者黑、近猪者臭”吧?!

        梦无涯凝目看了他半晌,开口说道:“刚才是小老儿失言,将军大人大量,万勿介意,就烦请言大将前去禀报了。”说完便坐了下去,旁若无人的疗伤起来。

        他知道,以言如山与楚阳的关系,无论如何也是要拖延的;自己越是与之争执,他就越是拖延得久:说废话也是需要时间的!

        而东皇天军方分明对自己一边抱有敌意。

        既然如此,我索姓一切全听你们的好了!但我只要抓了楚阳走,其他的,受些委屈,受些折辱也不要紧。反正只要我自己老老实实地,你们东皇天想要找茬,也是挺难找的。

        你去禀告你的将军,我趁这时间赶紧疗伤是正经,我这伤得可是不轻,早一点调理后患也少!

        不得不说,梦无涯的这招不应知应,以不变应万变却是眼下最合适的应对手段了!

        云霄之上。

        蓝大将军听着言如山的汇报,心下忍不住也是有些纠结。

        这个梦无涯摆明了将“不抵抗很合作”政策执行到底!你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只要你能让我抓凶犯就行!

        跟这样的人要怎么打呢?

        根本就打不起来!

        就算你不管不顾的将大军压境,他绝对会下令不抵抗。

        任由你俘虏,甚至任你杀人。

        但你总不能就这么真把人给杀了吧?人家是来报仇的,报仇本身没错。而且还是奉君命而来……

        打是肯定打不起来了。

        你给人家设置任何障碍,阻拦,人家完全遵守!任由你阻拦!

        没有半点反抗!!

        你跟人家要钱,人家二话不说就给了。

        你要人家暂停,人家立即就暂停了!

        你还要怎么为难人家吧?

        “这个梦无涯啥时候变得这么赖皮了呢?真是高明啊!”蓝大将军只感觉自己战意高昂而来,却一拳打在了一团空气里。

        “他娘的拉也拉不长揉也揉不团,简直就是蒸不熟煮不烂的滚刀肉啊……”另外一位将军很憋闷的挥挥拳头,一脸无语:“还有这种……草,要是换成老子,遭遇这等待遇,早他么干起来了!还废他吗的什么话!”

        “那你也就早被埋了。”蓝大将军横了他一眼,道:“还是赶紧想想,有啥办法能让他们跟咱们直接干起来?”

        众人皱眉,苦苦思索,半晌后,整齐摇头,唉声叹气。

        “跟一个软蛋,怎么战啊,就算打,也没意思不是……”一个将军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众人一起叹气。

        “东皇陛下之前是有命令没错,但人家所做都是以不违反东皇天禁例为前提,你还要人家怎么办?他们行事可以无理,可以无赖,咱们不行啊,至少大面上得过得去啊!”蓝大将军摸着下巴。颇为有些一筹莫展。

        言如山道:“要不咱们就一直拖着,反正不能让他们把楚阳抓了去!”

        蓝大将军叹了口气:“一直拖着不是办法,始终得有个理由才能说得过去!你要知道,这件事往大了说,那是天帝恩怨。往小了说,也是江湖纷争。我们硬拦着人家不让报仇,还用那么下作的手段,那可就是我们的不是了。”

        言如山道:“可是他们九太子的行为,在东皇天都是要定死罪的,还有什么脸面来复仇?”

        蓝大将军叹口气:“兄弟,这些小王八蛋,哪一个不是无法无天……咱们东皇天最小的太子爷,你说你能治得了么?”

        言如山一脸黑线,道:“那个,根本就是姓质不同!”

        “你说不同也行,但说相同却又有什么不同?!”蓝大将军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派人密切监视;另外多设几道关卡,尽量周旋拖延时间。只要他们不与官方动手,不搔扰普通百姓,只是捉拿楚阳一个人的话,那就暂时由得他们去吧。”

        言如山大急,上前一步:“蓝大将军,这事儿……咱们再斟酌斟酌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