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再次拖延【第三更求月票!!】

第八部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再次拖延【第三更求月票!!】

        蓝大将军脸色一沉,随即道:“如山,我也知道,楚阳是你拜弟;还莫名的遭了这件事,纵然人还未亡,家却已经败了,说心里话,我也是真心想帮他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放着这么多将官不用,而单单让你前去。”

        “但他做了事情,就必须承受随之而来的后果!任何人,都无法例外。我们层层给墨云天的人设卡,已经是偏帮了他好多……若是直接站出来,那就是摆明了阻挠一方天帝的寻仇,有些事,宁为人知,不为人见啊……”

        蓝大将军语重心长:“若然当真如是,你觉得后果将会如何?”

        “但现在楚阳的实力实在太弱,就算我们把关卡再增设十倍,恐怕也是不能逃得过墨云天的追杀的!”言如山焦急地说道。

        “这个没办法,这已经是我们能做到的极限了,剩下的,就只能看楚阳自身的运道了。”蓝大将军阖上眼皮:“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坚持!”

        言如山挺立半晌,脸色灰败。

        话说到此,等于已经说绝说尽!

        墨云天的人既然不敢放肆,蓝大将军也就不会太过分。但,唯一倒霉的人,就只能是楚阳!

        若是雪泪寒知道此刻蓝大将军的决定,绝对会狂喷一口鲜血:夯货!你完全理会错了我的意图!

        若是只是单单为了墨云天兴兵的举动,我何至于下决心与之开战?甚至必要时不惜亲身对决元天限?

        我的主要目的,又或者说是唯一目的,就是要保住楚阳啊!

        老蓝你一向最能体会我的意思,怎么偏偏这一次犯了糊涂?

        连个主从都分辨不出来,说你白痴好像是冤枉你了,但你这次就是一白痴啊!

        其实这件事,也实在是几分蹊跷。

        跨越数十万年岁月所累积的无间默契,蓝大将军根本就不应该误解东皇的意思!但,却就偏偏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误解了!

        这,就像是冥冥中的天意,全然不可违抗!

        不可逆转!

        不可改变!

        蓝大将军看着言如山失落的离去,眼角有一丝笑意。心道:楚阳那小子后手多得很,岂能这么被抓住?

        最少,他身边那一头奇妙的灵兽,就不是个易于的……想起自己当初将紫晶玉髓让那灵兽带回去的情形,蓝大将军就有些期待。

        真的不知道,那头灵兽的威力,到底能达到什么地步呢?那可是我一生之中,从未见过的异种灵兽啊……

        那头灵兽,当然是威力无穷,也的确是深不可测,更加是天地之间难得一见的灵物!但,蓝大将军并不知道,那头灵兽已经在某一个地方,出不来了……

        ……

        随着东皇天的军队撤走。梦无涯下达了第一个命令:“追!”

        就只有一个字。

        然后,身后四个人抬出来一顶小轿子,梦无涯飘身而上,四个人抬起梦无涯,一路飞奔,速度居然不在其他人全力奔驰之下!

        梦无涯这才猛的咳嗽一声,用衣袖掩面,悄悄的吐出一大口淤血,尽管刚才已经有了片刻的调息,但不将这口因为剧烈冲击而受的内伤淤血吐出,于伤势实在有莫大影响!

        之前非是不想吐,而是不能吐,不敢吐,在如斯强敌环伺之下,自己重伤的消息,实在是太过于生死攸关了。

        万一敌人见自己受伤,再也无能为力,群起而攻之,那后果才是真正的不堪设想。不说别的,就只是刚才那些超级门派的人若是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出手的话,只是这些人,也能将自己这一万大军埋葬在这里!

        他们顾忌的,无非就是自己这个‘圣人’的名头而已。

        还有就是风雷灭,自己加上风雷灭,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足以睥睨当世,所以各大超级宗门,尽管损失莫大,却仍要忍下一时之气,以图后效!

        甚至于东皇天军队没有大开杀戒,固然是有所顾忌,未尝不是怕了自己的这个大杀器,若是伤亡过多,但就算能够覆灭了自己这边的一万来人,也是得不偿失的!

        “将军,这一次咱们彻底决裂了所有的超级门派,会不会……”抬轿子的一位将军轻声问道。

        梦无涯吞下了一大把丹药,虚弱的说道:“你以为当时我只是怕咱们的人手伤亡太多,才用上风雷灭的吗?你错了,你那里知道,那一个劫难神魂的威能已经远远超出我的预算,只是凭他自己,就能缠住我们所有人。”

        “甚至,一路持续下去,磨到最后,能将我们所有人都磨死在那里面……这个劫难神魂的修为与我在伯仲之间,甚至,比我修为还要稍高一些,就算我豁尽全力,也是不足以阻止他的。”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他之魂体拥有不死不灭的特姓,若非是此行带了风雷灭,我们只怕真的要铩羽而归了!!”

        “若当真是那样,那后果才真正是不堪设想。”梦无涯疲倦的停顿了一下:“在拿出风雷灭的时候,我也想过,甚至动摇过,但,得罪这些超级门派,总比我们自己全军覆没要来的好,死他们总比死我们要好;也比得罪东皇天官方要好。我如此委曲求全,不外就是为了完成帝君交付的任务……”

        “至于以后的事……现在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梦无涯咳嗽一声,道:“超级门派……始终还是门派;而我们,却是官方!相信他们……不敢怎么样的。只要咱们天帝陛下还在,就算给他们胆子,也是断断不敢明目张胆与咱们墨云天作对的。”

        “所以他们充其量也就只能放几句狠话走人罢了!”梦无涯淡淡一笑:“现在目标,楚家大院!”

        “是!”

        …………

        “禀大将军,楚家大院,就在眼前,不过,内中情况似乎有异!”

        “怎么了?”

        “有一批人就在前面等候,这些人,正是此前与九太子一起出来的两大门派中人。”

        “将他们带过来!”梦无涯的眼中闪过森然的杀气。

        不多时,那些人就被带到了梦大将军面前。

        “罪人等参见大将军。”两百余人,才一见面就一起跪倒,五体投地,卑躬屈膝之意显而易见。

        梦无涯半躺在轿子里,森然道:“你们还有脸来见我?”

        “罪人不敢。但罪人实有下情禀报。”其中一人跪着往前爬了两步:“我等早有悔过之心,但,却被羁留在这东皇天,如今天幸大将军前来,才让我等寻到机会,万望大将军垂怜,手下留情。”

        梦无涯看着这些人跪在地上的膝盖,有些发自心底的厌烦与怒火升上来,冷冷道:“你们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本,让我垂怜?”

        “有,有!确实有的!”那人喜出望外,满脸阿谀的道:“大将军,这段时间我们故作投诚,打入楚家内部,楚阳那厮以为我们与他当真是一条心,所以说话也不避讳我们,我们知道楚阳的依仗,以及,他的一些后路……希望对梦大将军您有所帮助。”

        “依仗?后路?具体是什么?”梦无涯皱起眉头。

        “是,是……他们所依仗的……无非就是……”那人看到大将军居然有兴趣听自己诉说,不由得喜上眉梢,认为逃生有望,将功折罪啊……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楚阳的靠山是一位神秘高人?手上有无穷奇珍异宝?”梦无涯皱着眉头思索:“修为高不可测吗?”

        “就是拍卖会的真正主人?”

        “楚阳的老婆家人神秘消失?去寻找后路?”

        “他们此行乃是往西去了?”

        “后路必然不远?”

        “就在附近?”

        梦无涯仰起脸,苦苦思索,良久,勃然道:“你们以为,本座乃是小孩子?会相信你们这些无稽之谈?”

        “他若是当真有这等后台,又何必逃走?直接杀了本座岂非更是再无忧虑!”

        “他若是真的准备好了后路,你们不跟他走,为何要让你们知道?让本将军有迹可寻?”

        “楚阳把你们留在这里,根本就是利用你们,他那里是让你们阻拦?分明是让你们拖延时间。只要我一问你们话,你们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在为楚阳争取逃走的时间!”

        “你们的消息肯定有真有假,但一旦相信了你们的消息,不管真假都会落入楚阳布置下的后续圈套之中,落入他的套路之中!那样,更加会为楚阳争取更多的逃走时间!”

        “你们这一帮该死的混账!浪费本将军时间的白痴!”

        梦无涯越想越觉得怒火万丈!

        就是因为这帮混账东西没能保护好九太子,让九太子被杀,所以自己才横渡十万八千里来到这里!、而来到这里之后,却是遭遇一连串的不顺,一连串的麻烦、一连串的折辱!

        自己铁骨铮铮数十万年,但在这里,却只能无可奈何的做了一回软骨头。因为,不这么做,保不住手下将士,不这么做,就肯定完不成天帝任务,不这么做,还会将两大天地都拖入战火之中!

        但,谁能知道,谁又能理解他心中的许多憋屈呢?

        难道我梦无涯就真的是没脾气的人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