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七十九章 穷途末路!【第四更!】

第八部 第二百七十九章 穷途末路!【第四更!】

        楚阳发现,最少有半天的时间,梦无涯所属的墨云天大军没动静了。

        这份难得的安静让他感觉有些诧异。

        难道那帮家伙真的已经累得追不动了?算算前后路途,楚阳也觉得有些恐怖了。

        虽然实际路程并没有走出多远,始终就在这绵延四五千里的山林之间来回转悠,但这段时间里,走过的时机路程却已经很恐怖!

        足足奔了有不下七八万里的脚程!

        而且在雨中,在山地,在战斗……而且,每个人都时时刻刻处在精神的高度集中之中!这样的苦逼曰子,也实在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就算是圣级,天人级高手,在这样随时死亡的压力而又恶劣的天气情况下,连续的狂奔七八万里路……

        那无疑是一个相当考验人精神还有身体的坚韧度的事情。

        更不要说这其中还要随时参加激烈的战斗。

        “大家这会歇得差不多了吧?”楚阳直起腰来,看着众人;这一次也是在这次逃亡过程中休息时间最长的一次;不仅饱饱的吃了一顿饭,而且,还有时间直接以修为烧开热水,洗涤伤口,重新敷药包扎。

        甚至有时间浅浅的睡了一觉。

        这简直就是一次奇迹。

        众人都已经超过了半个月没有合眼睡眠了。

        这一觉,实在是太需要了;纵然大家早已经到了辟谷、打坐就可取代睡眠的境界,但,能够舒服的睡一觉,对人体的修缮作用依然是非常必要的。

        尤其在如此困乏的情况下。

        听到楚阳说话,大家都站了起来。

        三十三人。

        在过去的连续激战之中,就只只损失了三个人。

        “走!”

        楚阳轻轻舒了口气,看大家的精神状态,看来还都不错的样子。

        “庄主,那边有动静。”

        车旭初叫了一声。

        其实不等他叫,所有人就都神情凝重的扬起了头,望向高空。

        嗡嗡的声音,以及那种铺天盖地的压迫感觉。

        种种迹象无不昭示了一点:墨云天的飞舟来了!

        楚阳,白雨辰,车旭初等脑筋灵活的无不皱起了眉头。在这样的时候,飞舟能起的作用实在不是很大,经验老到如梦无涯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启用飞舟呢?

        楚阳皱着眉头,道:“往飞舟落下的方向走!”

        三十三人并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一行人在楚阳话出口的一瞬间,就已经化作了一道利箭,射进了雨幕之中。

        若是以前,肯定有人会反对:飞舟从哪里来你就往那边去,那不是自投罗网么?

        但现在,大家连这一点疑问都没有了,甚至心里都不会琢磨。

        楚阳怎么说,那就怎么做,反正楚阳说的绝对没有错!就算是真错了,大家也认了。

        ……

        到底怎么办?在那一边埋伏?

        对于这个问题,梦无涯也在苦思着。

        看到了飞舟,楚阳又会选择哪一边呢?

        是选择相对的一边?还是选择另外的方向?或者是干脆向着飞舟来的防线挺进?

        梦无涯思来想去,仍是拿不定主意,到最后也只好一咬牙,道:“在飞舟方向,布下埋伏!”

        天上的绵绵细雨终于大了起来,一如倾盆!

        这些天里一直是雨雾,间或淅沥沥的小雨,但现在,骤然间变成了瓢泼大雨;哗啦啦的浇了下来。

        天空中乌云密布,此刻已经是深秋,下雨刮风,却没有多少电闪雷鸣相伴。

        楚阳带着人,小心翼翼的向着天空盘旋的飞舟方向挺进。

        这次的行动可说是一次巨大的冒险。

        若是对方在另外一面埋伏,那么楚阳就会干净利落的袭击飞舟!抢劫一艘飞舟直接逃走。

        自己虽然没见过这东西,但身边这些人之中,却有大把的人会开;这些都是超级门派中人,怎么也有些底蕴,不乏会驾驶飞舟这种高科技的物事。

        但若是对方正巧在这里埋伏,那么自己就是自投罗网!

        楚阳脸色沉着,但心中焦虑万端。因为,自己对于灵气的压缩已经抵达了一个限度,一个极限;现在经脉丹田之中,已经近乎于五内俱焚;突破会在任何一个时间到来,自己根本无法再加以控制了。

        一旦在某个时间段爆发出来,那可就一切都完了。

        若是强行抑制,不突破,结果就是自己被撑爆了,同样的完蛋,还要死得更快。

        转眼间上百里路的平静在脚下悄然度过了。

        天上回翔的那架飞舟已经开始徐徐降落了。

        楚阳方面的行动更加小心翼翼。

        在不同的方向,所有的墨云卫和银甲兵,也都在小心到了极点的向着这边迂回……

        天上大雨仿佛不要钱一般的瓢泼而落。

        楚阳等人心头也有些火热:只要抢到了这艘飞舟,大家就能够从容而逃,直到江南,彻底告别这场该死的逃亡生涯。

        但若是抢劫不成功,敌人就在这边埋伏,那么大家也就只好苦笑一声呵呵了。

        而墨云天方面的人心中多是疑惑:楚阳不会是正好向着这边来吧?按照常理来说,飞舟在那里落下,那里就是防备最森严的地方。楚阳应该是选择另外的方向逃走才是啊……

        就在这样那样的莫名心里之下,双方在迅速的接近中……

        六千多位墨云卫和银甲兵,也在慢慢地完成合围。

        而楚阳的队伍,正在一无所知的向着对方的包围圈里面钻……

        若是有别人清晰地看到了两面队伍的行进,绝对能够紧张的窒息过去。一旦接触,就是殊死搏斗,非是鱼死就是网破。

        但眼下看来,想要避免接触,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双方已经接近到了二十里之内……

        按照这样的速度,充其量只需要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双方就将正面接触到了。

        短兵相接!

        突然间,在瓢泼大雨之中,楚阳似乎看到了一点闪亮,心中一突,一挥手,队伍整齐的在身后伏下。

        随即,众人脸上一起露出来一丝难言的苦笑。

        终于遭遇了!

        对方也在同一时间有了感应,一声长啸震撼了雨幕:“目标在这里!”

        随即,无数的人同时喊起来:“在这里!”

        “在这里!”

        雨幕之中,密密麻麻的身影同时腾空而起,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有!

        楚阳等人,在一瞬间彻底陷入了墨云天军队的四面合围之中!里三层外三层将楚阳他们藏身的区域包围的密不透风!

        这是前所未有的恶劣局面。

        以前的遭遇战,埋伏战,不管如何恶劣,始终还是能有一线生机可以寻觅利用,但这一次,彻底的没有任何死角,没有任何空隙!

        “庄主,看来,大伙儿必须要到九泉之下打天下了。”白雨辰苦笑一声:“今生能有这么一段时间与庄主共同战斗,老夫一生无憾!”

        “一生无憾!”三十三人同时躬身:“庄主,一直以来都是庄主做开路先锋,带着我们逃命。但这一次,且容我等拼了姓命,掩护庄主一回~!”

        楚阳心头油然一热,看着四面八方不绝涌过来的敌人,一阵前所未有的压抑感觉从心头升起,随即就化作了满腔的怒火!

        我这次的判断竟是错的!?

        真的要被逼入了绝路吗?

        我不甘心!绝不甘心!

        既然已经深陷绝境,我就要破开死境,死里求生!

        楚阳哈哈一笑,原本狼狈不堪浑身泥污的他,突然间挺直了脊梁;虽然浑身污秽如故,但却平添了几分器宇轩昂。

        “若是一定要死,我会带着你们一道上路!但现在,还不到死的时候!忘记我之前的话了吗?任何时候,不要轻言‘死’这个字眼!”

        楚阳淡淡一笑:“我们还有机会!现在就让我们把这个机会无限放大,化被动为主动!”

        众人都是一阵错愕:眼前情势都已经恶劣到了这等地步,楚阳他怎地居然还说有机会?那里还有半点机会?又要如何的化被动为主动呢?!

        便在此刻,众人同时感觉到了浓郁灵气空前的澎湃涌动!

        无限狂暴的气息,自楚阳身上汹涌而出。

        在这个绝望乃至无望的时刻,楚阳终于不再压抑!

        他彻底放开了对灵气的抑制;早已被压抑到极点的汹涌灵气流,瞬间涌出,只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就穿行了楚阳身上所有的经脉!

        众人惊讶的发现,楚阳身上的伤口,竟然在一瞬间完全痊愈了!

        浓郁到极点的精纯灵气形成了一个个的特异漩涡,在楚阳头顶,身周环绕,竟然发出呜呜的声音。一股突破的气息,从楚阳身上猛的泛起!

        突破了?

        包括白雨辰在内,人人都是目瞪口呆。

        突破,这个词又或者这个场景对于在场任何人也都不陌生,说是司空见惯也不外过的!

        可是,在长时间穷途末路被追杀之后,楚阳居然突破了,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破了……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难得的奇迹。

        但,随即众人心中都是一阵由衷的黯然:纵然你突破了,充其量也只是天人级层次初级。而天人级……根本就无能对眼前危局形成任何改观!

        楚阳身旁的气旋越来也大,竟逐渐地形成了一股灵气风暴,那股突破的气息,波及的范围似乎越来越大,越来越广阔。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