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八十五章 遇到熟人了【第三更!】

第八部 第二百八十五章 遇到熟人了【第三更!】

        恩,貌似应该是一个人吧。

        这个人浑身上下似乎整个已经变成了焦炭一般,有好些地方还在袅袅的泛起丝丝缕缕的青烟。就好像是一具尸体已经被放在了火化炉里面,却又逃了出来那种感觉,充满了诡异。

        “居然是一个人,还活着……”魁梧青年眉头皱了皱,不由得有一种叹为观止的感觉:“这货倒是真挺能扛的,从那么远的地方飞来,居然还把我家全毁了,又砸进了地底,浑身都冒烟着火的,居然还能不死……”

        白衣少女好奇的说道:“这人没有死啊?”

        魁梧青年缓缓颔首:“恩,还有心跳声,生机未绝。”凝眉沉思一下,道:“看来这家伙身上,肯定是招惹了什么大麻烦。”

        “你看这人还有没有救?要是可以……”白衣少女恻隐之心大起。

        “恩,我看看。”魁梧青年答应一声,随即就跳下了土坑,将那个躺在坑底、昏迷不醒的人抱了出来,一翻过身,等到看到了昏迷的人的容貌,不由得先是一怔,然后又是一愣,随即大吃一惊,张口结舌的说道:“我的个天哪?怎么会……怎么会是他?”

        那魁梧青年竟认得来人!

        彼此又是谁呢?!

        “他?”白衣少女纳闷的问道:“他是谁?是咱们的熟人吗?”

        魁梧青年没答话,只是将那人小心翼翼的抱了出来,然后手忙脚乱的弄了些枯草,简单的铺成了一张床铺,将怀中这人放了上去。

        随即就从怀中取出药瓶,拿出一颗药,塞进了这人口中。然后运功,帮这人化开药力,稳住心脉,使其生机不绝;随即又才开始小心处理这人身上横七竖八不下数百处的伤口。

        一直忙活了一阵,才终于开口道:“欢欢,这人你也认识的;可是咱们的故交来着,他是一个有恩于你我;却又是与我们处在对立面上的人。”

        白衣少女看着眼前这张昏迷不醒,显得虚弱至极的脸庞,果然依稀觉得有些几分悉,道:“那这人也是来自九重天大陆的?否则岂有故人之说!”

        “可不是嘛。”魁梧青年深沉的看着面前的人,口音复杂,道:“这个人,就是我那些对手共同的老大,九劫剑主,楚阳!”

        “啊!?竟是他?!”白衣少女一把捂住了嘴。

        不怪白衣少女惊讶,楚阳,九劫剑主这个名号对于九重天大陆,实在是太有名了,直接就是神话一般的传奇人物。

        只是这个传说中的大人物此时此刻,以如此狼狈的状况出现在两人之前,真心有许多传说破灭的感觉!

        “可不就是他吗,给我药,救了我的命,也是他,给我天材地宝,助我稳固根基;还是他,给我们药,让你能够跟我一起飞升上来的,都是他。”

        魁梧青年声音中,有太多太多的唏嘘,在看到眼前这个人的那一刻,似乎有许许多多久违的回忆,突然间又是一幕幕的出现在眼前。

        “但也正是因为他,我在中三天的家族被灭了,除我之外,再无人幸存;也是因为他,上三天的多个家族,包括厉氏家族,也被毁灭……”魁梧青年苦笑一声。

        “真心的恩怨交缠啊。”

        “那……你救不救他呢?”白衣少女有些忐忑的问。

        “怎么可能不救呢!”魁梧青年豪迈的一笑:“我厉雄图要打败他,那也要等他伤势恢复,堂堂正正的一战。趁人之危,见死不救,岂能是我厉雄图的姓格!”

        这个魁梧青年,正是当曰在九重天大陆与楚阳惺惺相惜,却又恩怨纠缠的厉雄图!至于这个白衣少女,则是厉雄图的妻子,同样来自与九重天的土著梦欢欢。

        白衣少女梦欢欢安慰的松了口气,随即又提起心来:“但看他这样子,他的仇人只怕厉害得很。以咱们俩人的力量,只怕……”

        厉雄图哼了一声,道:“敌人纵然强大又如何,就算对方是这一方天地的天帝又如何,难道就能让我厉雄图不顾恩义不成?”

        白衣少女松了口气:“雄图,我就知道,你就是这么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厉雄图哈哈一笑:“这一节,相信没有人能否认!我辈江湖人,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人砍我一刀,我杀他全家!恩怨分明,才是为人正理。若是恩怨纠缠,不能分明,那么,就是先报恩,再报怨!”

        说到这里,道:“楚阳的伤着实不轻,欢欢,你来帮把手,把我的伤药都拿出来,另外,把我的宝贝都拿出来。”

        他有些苦涩的笑了笑:“楚阳这家伙倒真是会算计,说起来我的这些宝贝,有一大半都是当年他给我的;这会又要用在他自己的身上了,难道说这家伙当年就算计好了的?我怎么不早点都给吃了呢!后悔啊,遗憾啊!”

        梦欢欢哭笑不得:“你呀,谁能算的这么长久……笨木头!”

        厉雄图嘿嘿的笑了笑。

        不多时,在夫妻二人的一起动手之下,楚阳浑身上下的诸多伤痕,都被仔细的处理了一遍。而且都被包扎得妥妥帖帖。

        若是厉雄图来弄这些伤,就算最终能治好,估计楚阳也得被包成了一个大粽子。而且绝对是不堪入目的那一种。

        但在梦欢欢的手下,却是每一个伤口都是顾及到了,而且包扎的细心至极,同时还是轻柔至极。

        绝对不会让楚阳多受到哪怕一点点不必要的痛苦。

        “这家伙的生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顽强。”厉雄图叹为观止:“浑身上下的骨头几乎被弄得都零散了,身上的皮肉也都快要被烤成了焦炭了,居然还活着,而且生机还很旺盛,实在是异数啊……”

        梦欢欢抿嘴笑了笑。

        刚才给楚阳处理身上伤口,伤口数量之多,令厉雄图和梦欢欢两口子都为之惊讶。

        大大小小的伤痕,有七百多,将近八百的数目!

        从上到下,几乎就没有一点囫囵的地方了!看到这样的密集伤口分布,厉雄图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说了一句话:“不愧是传说中的九劫剑主,这么多伤,若是换成我,只怕九条命都死没了!”

        不意一个嘶哑的声音突兀响起:“一直这么扛着这么些伤……还真不如像你一般,九条命都死没了算了……这真不是人能忍受的,厉雄图,你说是不是?”

        厉雄图与梦欢欢都吃了一惊。

        说话的这个人,竟然是楚阳。

        厉雄图之前可是看过楚阳的伤势,这么严重的恐怖伤势,在他的预料之中,三天能睁眼,十天能说话,就可说相当不错的了。

        却万万没想到现在楚阳这家伙就已经清醒过来了,不仅能够说话,甚至还认出来了自己是谁,实在是太妖孽了吧。

        急忙回头,却见楚阳已经睁开眼睛,正望着自己,眼中露出来笑意:“厉雄图,果然是你小子,这真是如做梦一般,真的想不到,我在九重天阙遇到的第一个熟人,居然不是我的那些个兄弟,而是你。”

        厉雄图哈哈笑起来:“不愧是传说中的九劫剑主,九重天的神话传说,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这么快就醒了过来,还能保持神智清明。”

        说着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床边。

        勉强支撑的床随之一阵摇晃,间接牵动了楚阳伤口,某人一阵呲牙咧嘴:“草!你会不会说话,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你这混蛋赶紧起来,弄疼我了!”

        厉雄图哈哈大笑。

        梦欢欢在细心的处理厉雄图一动之下,楚阳身上又撕裂的伤口,一边埋怨倒:“雄图你也真是,你站着或者坐地上哪不行么,非要凑热闹坐床上,你是故意让人难受的吧……”

        厉雄图嘿嘿一笑:“这混蛋一来,我辛辛苦苦小半天搭起的房子就被他砸没了,我不报复他一下,能对得起我的辛苦活计吗?!”

        梦欢欢又好气又好笑。

        从来没见过,一向如木头一般的厉雄图,而且永远都是威武霸气的厉雄图,居然也会有这么鬼马的一面。

        就连当初在厉氏家族的时候,都没见过厉雄图这么的放松过。但此刻见到了这个恩怨纠缠的楚阳,却是一反常态。

        看来这个楚阳,倒真是有许多不一般的地方。

        随即梦欢欢就发现了一桩不可置信的事实:自从楚阳清醒过来开始,他身上的那些斑斑伤口居然在以极其快速的速度恢复着!

        连那些破裂不堪的肌肉组织,也在一点点的自行愈合。

        还有,他的身上,洋溢着一股强大至极的精纯灵气在辅助修复。而这种修复,与之前看到的修复,却又分明不是同一回事。

        前后只得极短的时间,楚阳的身体居然已经恢复了不少。

        梦欢欢自然不知道,这是楚阳度过了天罚而确认不死,苍天给予的福利;以及楚阳的九劫空间不断冲刷身体的灵气之功,此刻见到这样的情况,只有骇异。

        “楚兄,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够让你如此狼狈?”厉雄图问道。

        楚阳苦笑一声:“厉兄,你这话,有点毛病,我得提醒一下你。”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