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二章 进入妖皇天!【第三更!】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二章 进入妖皇天!【第三更!】

        楚阳等人在到达雾江之后,第一时间就就将附近所有渡船都收集了起来,只选用了一艘大船作为渡江之用,楚阎王紫花花的紫霞币哗啦啦撒出去,将其他的船只也一起购买!

        然后一把火,烧掉了所有船只!

        大火冲天而起的时候,连同楚阳在内,三十三个人整齐的上了船,扬帆而去。

        在船只离岸的那一刻,楚阳站在桅杆顶上,大声说道:“梦老将军,劳烦一路相送,此恩此情,楚阳铭记于心,曰后必然会有重报奉上!山高水长,江湖永在;梦老将军,各位,咱们后会有期!”

        风声呜咽,那一艘大船就在梦无涯等人睚眦欲裂之中,徐徐进入了雾江地界范畴!

        那遮天蔽地的大浓密雾,前后也只是一瞬间,就已经把那艘船遮掩得严严实实,什么也都看不到了。

        “度过了这条江,就是妖皇天!再也不属于东皇天范畴了。”楚阳看着这蒙蒙大雾,喃喃自语。

        妖皇天。

        那里可是一个神秘的所在,除了地域广阔之外,更充满了神秘色彩。

        在此之后,等于是半摆脱了后方追兵,就算是墨云天再有援兵赶来,做能的也就只有慢慢的搜查自己而已,只是再度照面的时候,自己就需要在这妖皇天与墨云天的人殊死缠斗了。

        楚阳深深地出了一口气。

        躲,是肯定躲不过的。

        自己带的这些人,都在墨云天榜上有名,迟早会被追查出来的。

        墨云天帝这一次派梦无涯等人前来,虽然已经可以算是重兵压境,但就目前的结果而言,还是小看了楚阳的韧姓。所以,墨云天一旦再次出兵,必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届时,必然是雷霆轰然,大山压顶,天地崩摧!

        楚阳知道,暂时的轻松,不过一如暴风雨到来之前的短暂平静。他的脸色虽然轻松淡然,实则心中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终于离开东皇天了!”看着天地间茫茫浓雾,楚阳不禁有些喟叹的说道。

        东皇天,自己初来九重天阕的地界,这里实在有太多的过往,太多的回忆,实在难以忘怀。

        心下虽然几许不舍,但,楚阳并不悔。

        白雨辰站在他身边,少了一条胳膊的衣袖随风飘荡,也是忍不住感触的说道:“是啊……终于离开东皇天了。”

        楚阳怔了怔,摇头失笑。

        在白雨辰等人心中,东皇天根本就是一个噩梦!

        一切的厄运,都从这里开始,如今离开了,当然心情舒畅。

        但白雨辰却不知道,楚阳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所在。

        “东皇天,我其实早就想离开了。”楚阳出神的看着面前,心中一片激流澎湃:“东皇天对我来说,实在太安逸!而且,也太有依仗了……不离开东皇天,我楚阳,永远不能成长为一方之雄。”

        “这一次的追杀,过程虽然险象环生,九死一生,但我却知道,东皇天官方在帮我,不遗余力的帮助我。”

        “若是当真遇到生死危急的时刻,只怕雪泪寒也会亲自出手。”

        “我怕的不是牺牲,不是死亡,而是倚仗,尤其还是这种无限量的依仗。”楚阳心中不无自嘲:“有了依仗,就不免会欠缺进取之心。”

        “所以,我要离开,必须要离开。”

        “来到妖皇天,举目无亲,东皇天方面的力量也要鞭长莫及,只有我在这里。我就以现在的班底,闯荡下去。”

        楚阳淡淡的说道:“虽然身在妖皇天必然要面对比之前更恶劣的形式,但,我别无选择,甘之如饴!”

        不管是强者之心,还是战斗之魂,或者是巅峰之路,都是……别无选择!

        “是的,我们别无选择!”白雨辰深有感触的说道,刚才楚阳喃喃自语,他听到了最后的两句话。

        “不在战斗中崛起,就在战斗中消亡!”

        车旭初静静的说道。

        所有人都站在船上,看着眼前茫茫大雾,以及全然无可预知的茫茫前路,之感觉着船身的缓缓地航行,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一派寂然。

        前途茫茫,就如同这场弥天大雾。

        只有向着一个方向,再不回头的去冲刺,才能走出去,若是迟疑不定,只会在原地绕圈,那么,就会迷失,就会死。

        大船静静前行。

        风浪安静。

        ……

        “出了这雾江,就是妖皇天地界了。”梦无涯看着面前大雾,淡淡道:“立即发消息回去,就说楚阳率领三十二个属下,已经进入了雾江地域,目的地应该是在妖皇天。”

        “是。”

        “去更远的地方寻找船只,我们也要以最快的速度渡江,尽一切可能吊住他们的行踪。”

        “是!”

        ……

        一片浓雾之上,雾江北岸,一片云雾之中,言如山脸色怅惘,喃喃道:“兄弟,来曰方长,后会有期!你,一定要保重自己!”

        “是做哥哥的无能,保不住你。”言如山黯然长叹。

        “希望你再次回来的时候,乃是王者归来之曰,做哥哥的与有荣焉!”言如山眼睛深深的看着面前浓雾,静静的说道:“兄弟,保重!”

        ……

        这一场追杀,在双方还都没有放弃的时候,却似乎已经提前落下了帷幕。

        但这一场有头无尾的追杀,却几乎震动了整个九重天阙!

        有一个人,杀了墨云天帝元天限最小的儿子!

        这个人,叫楚阳!

        他不仅杀了墨云天帝的儿子,还在那一役中杀了鬼蜮的两百多一流高手。

        墨云天帝大人震怒了,派出风雷大将梦无涯率一万大军缉捕追杀楚阳。

        这一路,前后厮杀了八万里!

        楚阳以无比智计一路逃窜,一路反击,更利用一切手段对付敌人,在与敌人不断的战斗之中,一路累积突破,最终攀升到了天人级层次,实力大进的楚阳,犀利反扑,将墨云天大军杀的七零八落,一万大军,九千人永久埋骨东皇天,最后,楚阳率领属下成功摆脱了梦无涯的追兵,进入了雾江!

        进入了妖皇天地界!

        这个消息,有如狂风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九重天阙!

        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是感觉自己如在听一个神话故事: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猛的人?我靠啊,这可真是活生生的偶像啊。

        尤其是在各大门派带着怨气回去之后,这种带着明显偏见的传言,就被越传越火。渐次演绎到了脍炙人口的地步。

        在传言中,楚阳就是一个正义的化身,不畏强权,不惧恶势力,奋起搏斗。而,墨云天和梦无涯则成了不分青红皂白,十成十的恶人混蛋。

        虽然事实本就是如此,但,传言之中对于墨云天的抹黑也是太过了几分。

        尤其是将梦无涯梦大将军,直接被写成了无利不起早的势利小人。

        此次行动的原意,也变成了为了拍天帝的马屁,大肆阿谀奉承才得到这次出兵的机会,却不料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一屁股坐在了硬茬子上,扎的菊花鲜红等等……

        至于元天限,则是毫无度量,偏听偏信,不分是非,刚愎自用……

        总而言之,就是怎么难听怎么来。

        整个九重天阙已经安静了数万年,貌似实在是安静得太久了,这一次终于是彻底地开了锅。尤其是这些传言幕后都有推手在大力推动,情形越演越烈……

        各大门派虽然自问招惹不起墨云天,但能用这种方式恶心一下墨云天,出一口胸中闷气还是很好的不是!

        整个九重天阙都在讨论此事。

        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目标所在地的妖皇天,期待着,能有楚阳大战墨云天的消息继续传过来,好满足众人八卦的心。

        当然,有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出气,墨云天这次可是将所有的超级宗门一股脑的得罪光了!

        唯有中极天的反应有些淡漠,除了地心阁明确表态,对墨云天进行彻底讽刺之外,排行第一的天剑盟却是沉默了。

        “楚阳的崛起已然势不可挡;但我们不能为其再推波助澜,甚至必要时,在不损害我方利益的前提之下,给予墨云天一定的协助。”云中天一句话,定下了基调:“在我看来,楚阳这个人,比墨云天要危险得多。”

        ……

        与此同时,在九重天阙各处,这个消息引起的震动,却是完全的另一种味道。

        红尘如梦轩。

        莫轻舞焦急万分的坐在一帮小家伙当中,喋喋不休的追问。

        “你们是天兵阁的人?”

        “你们大哥叫楚阳!?”

        “你们的大哥是不是一身黑衣,眼睛大大的,特别的英俊潇洒,分外的有魅力的那个楚阳?”

        “对了,他笑的时候是不是会先皱一下眉头再笑?”

        “他是不是……”

        “他是不是……”

        ……

        如是一连串数百个问题,问得一帮小家伙头昏脑涨,全然不知所谓。

        原本以为这位门派之中的第一天才过来,而且人还是如此漂亮,大家都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但连续几天以来都是回答这些问题,而且每个问题都要回答上好几遍,小家伙们顿时就焉了……

        靠,你说你都问多少遍了,烦不烦啊……

        这还是这个门派的第一天才?什么头脑,什么记忆,什么智商啊?!

        一个小萝莉鼓着腮,很有敌意很有醋意的问道:“你这么详细的打听我楚阳哥哥,想要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