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三章 兄弟,是你么?【第一更!】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三章 兄弟,是你么?【第一更!】

        莫轻舞哼了哼,道:“哼,我就是你们楚阳哥哥的大大老婆,打听打听有什么要紧?”

        “什么?”

        “你胡说。”

        “绝对不是!”

        “你不是!”

        “绝对不会是你的!”

        一帮小家伙们即时鼓噪起来,一片反对声中,还有一种‘最珍惜的东西被人抢走了’的那种失落与嫉妒。

        莫轻舞不以为意,反而得意洋洋,拿出星梦轻舞刀:“看看咱这个,这可是你们楚阳哥哥送我的,就只有我才有的好宝贝。”

        “看看这个,也是他送的。”

        “还有这个,还有这个……”

        心道,你们一帮小丫头片子,才几岁啊居然还要吃我的醋,看来楚阳真是个花心大萝卜,连这么小的女孩子都不放过,难道真是八岁到八十岁……呸,想什么呢,算了,等我见到他,非要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这可是黑天的冤枉……

        至于楚阳遭遇追杀,莫轻舞虽然也为之担心,但却又不是如何的在意。若是说这世上对楚阳信心最强的人,非莫轻舞莫属,别人都不行!

        楚阳一定不会有事的!

        或者过程中会有些许凶险,但,绝对不会有事!要不然,他也就不是楚阳了……

        但我的实力需要更快的增加,听说楚阳现在都天人级了,我也不能落后他太多,得加油了……

        所以,莫轻舞每当练功累了,就来这里休息一下,看不到他,听到他的消息也是好的。

        “哈哈哈,今天我又进步了许多许多……”

        莫轻舞每次来,都刻意的将这帮小家伙打击一顿。

        于是乎所有人都拼命起来,不光是跟莫轻舞比较,彼此之间也有比较,都想争夺第一。

        再怎么说也不能给楚阳哥哥丢脸……

        ……

        另一处。

        莫天机从密室之中走出来,感受着自己的修为的进步,忍不住心头欣慰:“天阙灵药果然不凡,这段时间抢到的灵药还真是挺有用的……”

        但紧接着就听到了有关楚阳的一系列消息。

        与其相比较之下,莫天机心头刚刚升起的一点点成就感刹那间烟消云散:原来楚阳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我的进步还不够啊,还要继续加油啊。

        加油抢!

        莫天机恶狠狠地下令。

        现在,莫天机大人可是已经是手下有一万多人的大强盗头子了,从来都是温文儒雅的大头领,终于第一次发出了最严厉的命令!

        “给我继续劫掠整片天地!管他是什么人的!官方的也一样!”

        在莫天机神盘鬼算并且洞彻天机的本领之下,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队伍持续壮大中!当然,宝贝也是越来越多……

        ……

        “嗷呜~~不能吧!?”罗克敌一声狼嚎:“老大怎么就这么厉害呢?完了完了,我又被撇在后面了……他大爷的,我怎么就这么背!都怪你们这帮混蛋,居然都抢不来一点点有用的东西,赶紧给我继续行动……”

        手下的强盗头子们欲哭无泪,欲言又止。

        大哥您这话还有没有点良心:咱们这段时间抢到的东西都已经把您推到天级巅峰了,您居然还不满足,你到底是啥人哪……

        “继续抢!继续抢啊啊啊啊啊!!”罗克敌如同疯了一般:“老子要进步,快速进步啊啊啊……”

        所有人一身冷汗。

        ……

        “看来要更加拼命了……”顾独行站在某处江边。

        ……

        不管身在何处的九劫兄弟,这一刻的反应惊人的一致:靠!老子落后了!!还落后了那么多了?!那可不行!!赶紧抓紧时间进步,追赶啊!!!!

        唯一有一点是共同的,不管是莫天机还是顾独行又或者是傲邪云谢丹琼他们……他们每一个人都对楚阳被追杀的事并不如何放在心上。

        倒不是他们太过薄情寡义又或者是没心没肺!

        实在是他们对楚阳太有信心了!

        楚阳老大被追杀?正常!太正常了!

        老大若是有那一天不被追杀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尤其还是来到这新天地,正是要打开场面,打开局面,打下地盘的时候,怎么可能不被人追杀呢?

        被追杀正是理所当然,理所应当,恰如其分的事情!

        至于会不会有事……

        笑话!这个问题还用问么?

        老大怎么可能会有事?多少回追杀了?那次不是被追杀,追杀到最后反而成全了老大呢!

        老大可是九劫剑主!

        我们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自身实力;将来有一天,我们还是要和老大凑在一起的!我们还是要一起并肩战斗滴!

        却不是现在这个时候,以自己的这点微末修为,去了也只是为老大增添累赘而已!

        ……

        当然,除了九劫兄弟之外,也有其他的几个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开始了各自的动作。他们从各自的天地之中动身,一路如飞,直冲向妖皇天。

        其中一个白衣少女,眉目如画,清丽难言,身姿曼妙,难描难写。

        这样的一个独身少女走在江湖路上,当然是太惹人注目了!无数的狂蜂浪蝶,或者一些自以为有钱的,有家世的,有势力的家伙们,自然心中不少的动一动歪念头。

        但这位美丽的少女这一路过处,凡是胆敢挑衅调戏者,却都已经化为一地白骨。

        那些自以为家大势大的,干脆就是全家化作了坟地!

        也不见她如何动作,但等她走过之后,人们却会发现,所有得罪过她的,全部都变成了白骨。

        这一路,被后人谈之色变,被誉为‘万里关山万里途,神鬼避让神鬼哭!’

        天毒大小姐的名字,就是在这一路上,突然间响彻九重天阙!

        还有一个人,一路飞奔,甚至,连他一手创立的不菲基业也全然不顾了。

        这个人长得很是奇形怪状,一路走过,也是身后满目的腥风血雨。

        “我的毒功已经近乎大成,修为也在飞速增长,我此去肯定能帮到大哥。”白衣少女如是想。

        “我的魔功已经大成,我就觉得像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一定有用,就算还是杀不了那些混蛋,但被我迷死几个还是很有把握的,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奇形怪状的人想:“而且我也需要战斗,当然还特别想念那个能找到我做老公的幸福小妞,我很好彩,她更好彩,是这样吧,肯定是的……”

        在天阙的另一个所在。

        舞绝城布衣长衫,坐在某个酒楼中喝酒。

        这里,距离群魔乱舞,战斗激烈到极点的紫霄天也就是不过万里路程。舞绝城一路修炼,一路赶路,最终就选择在这里定居了。

        在这里,最起码距离我的兄弟们近一些。

        此际凝神倾听着酒楼中传说的楚阳大战墨云天的事情,舞绝城面含微笑,不予置评。

        便在这时,有三个人联袂走进了酒楼,一边说笑着。

        “哈哈,老八,你说的这个小子倒还真是够劲,可惜太远了,咱们职责在身去不了那边,否则,我都想要去帮帮他!”

        “何止是你,老子何尝不想去。”

        “哈哈……最近听人说了一句话,很是新潮,我记下来了,正好符合现在的状况,是这么说的,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咱们还是快些吃饭,吃过了饭咱们还得赶紧回去呢,战局不知道如何了,万一输给了其他的那帮家伙,咱们兄弟可就丢脸了。”

        舞绝城自斟自饮,满面淡然,似乎万事万物不萦于怀,然而乍一听见那人说话,几乎是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

        但这一眼之后,舞绝城突然脸色大变!

        他的脸,猛的变得跟雪一样的白。

        随即,舞绝城的脸突然涨得通红,浑身上下尽都颤抖起来,手中的酒杯“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摔得粉碎。

        他的嘴唇哆嗦着,想要说什么,却竟然说不出来。

        那三人也察觉到了异常氛围,同时转头看来。下一刻,三人齐声惊呼!

        在三人眼中,那个一身清癯,一身白衣如雪,风度潇洒的一个中年文士,英俊的脸庞,一如当年,一如梦里。

        此刻,这个中年文士正脸上带着狂喜却不敢相信的神情看来,眼中神色,却分明是已经沧海桑田,已经天上rén间。

        三人同时感觉眼眶一热,同时一声狂吼。

        “二哥!!!”

        疯狂一般的吼声中,三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眼中的泪水,同时洒落!

        ……

        楚阳在雾江之上,足足漂流了七天,才总算到了对面地域。

        这条江到底有多宽,楚阳真心的不知道,多深呢?楚阳更不知道。

        但在终于踏上对岸的土地的时候,楚阳心中只有一句话。

        他曰云端如相见,请君江南扫落花!

        江南,是这个江南么?

        楚阳突然心头火热。

        妖皇天!

        我楚阳,来了。

        谁能想到,我楚阳带着一身的麻烦,带着两方天地的仇恨,来到了这里!

        等待我的,又会是什么?

        是机遇——危机?转机?时机?

        是险阻——天灾?[***]?时劫?

        又或者是其他……

        才一上岸,楚阳就“敏锐”地发现了,这个妖皇天的确是与东皇天不同。

        东皇天看出去,都是人。

        妖皇天看出去,也都是人。

        但人与人却又是大大不同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