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五章 双皇盖天!【第三更!】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五章 双皇盖天!【第三更!】

        整个九重天阙,似乎都感觉到了风雨欲来、风雷欲起的味道。

        墨云天帝这次出兵显然已经不是要单纯的缉拿楚阳了,而是要立威!梦无涯意外一败,墨云天瞬时声名扫地。整个墨云天都无法接受这样的耻辱!

        所以,元天限一定要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毁灭楚阳,更要确立属于墨云天的不朽声名!

        整个九重天阙,为之震动!

        所有人,包括圣君大人,在这一刻都将目光聚集到了雾江之南,妖皇天的方向。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如斯微妙的时刻,紫霄天方面战事突然发生剧烈变化!

        那边有最新消息传来:域外天魔一方经过了漫长的百万年时光休养生息之后,即将放弃这段时间以来的小打小闹,准备大举出兵,意图再攻占几方天地,以作殖魔所用!

        整个九重天阙,瞬时风声骤紧!

        这个消息的意外来袭,似乎连墨云天强势出击的消息也被比下去了!

        ……

        雪泪寒在送走莫名而来的圣君大人之后,立即飞速赶往紫霞城。但到了之后,看到的所有情况,听到的所有消息,让东皇帝君勃然大怒!

        “混账东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就把事情干成这样了?!”看着蓝大将军,雪泪寒脸色暴怒,几乎攥起拳头。

        蓝大将军跟随在雪泪寒身边已愈百万年之久,还真正从来没有见到帝君大人生这么大的气。更何况,还是对自己生气!

        当场就是汗流浃背,湿透重衣!

        最最关键的是,蓝大将军本人,还很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我到底是哪做的不好了,我怎么感觉我没做错什么啊?!

        “我让你阻挡墨云天大军,你就是这么阻挡的?”雪泪寒声音森然:“我让你保护东皇天,你就是用任由墨云天铁蹄践踏河山来保护的?”

        蓝大将军以头触地,一时间全然不敢接话。

        大帐中,就只有三位将军噤若寒蝉,浑身颤抖。

        其他人,都早早被赶了出去。但,方圆数万里,突然就充满了帝皇之威!

        风云为之变色,乾坤为之惨然!

        雪泪寒帝皇一怒,足以影响天地气息!

        虽然明知道事情根本就没有帝君大人说得那么严重,蓝大将军仍是老老实实地低头认错,很明显帝君大人盛怒如斯,勉强辩解才是最不智的?

        “楚阳现在已经确认进入到妖皇天地界了?”雪泪寒凝声问道。

        “是的。”

        雪泪寒仰首看天,久久不语。方圆万里的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彻底凝成了一整片。遥远空中,无数不明所以正为了某事在空中飞掠的高手,突然间发现自己被生生地冻结在了空气里。

        不能往前飞,不能往后退,不能往上升,不能往下降!

        刚刚还一片安全的高空,突然间连空间也被彻底的凝注!

        人人都是心中一片骇然。

        这是什么情况?

        良久良久之后,雪泪寒终于吐了一口气:“罢了!”

        笼罩范围不下万里方圆的封锁空间,突然间“哗”的一声解开;就像是玻璃突然碎裂;在此期间,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在飞行中凝固在空中的人,身体都在同一时间里化为齑粉!

        连鲜血,也没有留了一点一滴!

        蓝大将军感觉自己的背心中,冷汗已经成了大河,衣服早已湿透,顺着衣角点滴落下。

        “元殊途死了,元天限就要斩杀楚阳?!但若是楚阳死了!……”雪泪寒说到这里,声音突然顿住,良久良久才缓缓道:“那我就斩杀元天限!”

        蓝大将军心中咚的一跳!连头皮上都呼呼的冒出了冷汗,这一刻的冷汗罩顶而下,甚至流进了眼睛里,都让蓝大将军的眼睛感觉到了酸涩。

        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明白了!

        这一次的明悟,让他完全的悔青了肠子!

        原来帝君大人一切的措施,对自己下的一切命令,骨子里都是为了保护那个楚阳!这个认知,让蓝大将军心胆俱裂!

        原来我的认知从一开始就错了,本末倒置,难怪帝君会如此气愤!

        早知如此,我哪里还管什么梦无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梦无涯这一万人埋在了这里就对对的了!

        我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为了一个楚阳,帝君大人居然打算要干掉另一方天帝?!

        那这个楚阳,究竟是什么人呢?

        “楚阳……”雪泪寒似乎是在解释,或者,是不忍心看到自己这位忠心属下的迷惑痛苦,终于轻声道:“楚阳,是我的兄弟!”

        他深深的看着蓝大将军,轻轻地说道:“我唯一的兄弟,唯一认可的兄弟。”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这平淡的声音落在蓝大将军和另外两个将军耳朵里,却不啻是惊天霹雳!每个人都是头晕目眩的身子连连摇晃。

        楚阳是言如山的兄弟,这点对于蓝大将军等人早已知悉,甚至还在背后埋怨过言如山,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和这样一个小人物拜了把子,也不怕降了自己身份!

        这个楚阳居然还是帝君的兄弟?!

        我的个天哪?这是什么情况!

        蓝大将军甚至很有扇自己一巴掌的冲动,我当初怎么就不亲亲民,和楚阳多亲近亲近的!

        雪泪寒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若是楚阳死了……那我……只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说完,雪泪寒拂袖而出。

        蓝大将军却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身子晃了两晃,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一时间面如金纸!

        楚阳生死的后果,居然这么严重?!

        他之生死,居然能关乎到帝君的存亡?

        这可能吗/?不可能吧!

        可帝君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天哪!

        “罪臣知罪,罪臣这就去妖皇天,带回楚阳!宁可我死,也一定要楚阳活着归来!”蓝大将军大吼一声,一跃而起。

        “不准去!”雪泪寒已经走到帐外,一声断喝。

        三个人同时呆若木鸡。

        为什么啊?楚阳对于帝君而言,意义既然如此重大,怎么有不让我们前去救援呢?!

        “不用去了……”雪泪寒缓缓回身:“这个时候我们若是去了,楚阳之前的万里奔逃,也就变得全无意义!他之所以会拼命也似逃出东皇天,除了躲避大仇之外,还有另一层含义……我懂!”

        他仰天叹息:“我懂的!”

        ……

        妖皇天,天后宫。

        妖后一身淡然白衣,端坐在最中间的雪白莲花之上,那莲花自行缓缓转动,大殿中就充满了一种奇特至极的灵气。

        突然间,大殿之中白光莫名闪烁,随即陷入某种极端的黑暗之中,唯有点点星光突兀亮起,一如晴夜明星。

        “盖天?竟是盖天?!”妖后缓缓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由衷惊诧。看着面前原本是自己的大殿,现在的虚幻星空。

        盖天,乃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神魂秘术!

        唯有其他天地的一方主宰神魂投影在另外的天地,才会产生这样的情况。

        在这一瞬间,投影之处整个的重返洪荒虚无!

        “不知道是谁来这么有暇来看我这位老朋友呢?”妖后凤目之中闪烁着晶莹的白光,从容的说道,语音曼妙无比,似蕴含着无限情谊。

        一片无边星尘之中,一道黑衣身影背负双手,缓缓走了出来。站在妖后面前。

        来人身材颀长,头上戴了一个最简单的款式束发金冠,看上去,只有三十许的年纪,一张脸如同刀砍剑削,轮廓那是彻底的分明!一双眸子冷冷的,似乎全然不带着半点感情。

        他负手走出,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祗,行走在人间,君临于尘寰。

        眼前之人虽然只是神魂投影,但,一切却都与彼端真实之人完全一致!

        只有达到九帝一后的级别,才能有这样的神异本事!!

        “心儿,一别经年,你这些年来可安好吗?”黑衣人淡然地问道。

        妖后端坐不动,淡淡的说道:“你还没死,安健如昔,我自然安好!元天限,你今曰来到我这里要做什么?真是好胆!居然敢贸然发动盖天?你就不怕我发动此间禁制,将你的神魂投影永久地留在此地,乃至全部粉碎掉么?”

        那个黑衣人正是墨云天天帝元天限本人的投影。

        元天限闻言微微一怔,随即莞尔失笑,口气更见轻柔缓和说道:“我俩多少年不见了,用不着一见面就这么剑拔弩张的吓唬我吧?不怕把我吓跑吗?”

        妖后冷冷道:“说得倒像是我跟你有什么交情一般……痛快说吧,你到我这里来有什么事?”

        元天限沉默了一下,道:“心儿聪慧一如往昔,无事不登三宝殿,心儿,我此次来,的确有一事相求,望你应允。”

        妖后缓缓地抬起了头,口气猛地变得凛冽:“元天限,你再叫一声‘心儿’试试?”

        大殿中,突然间陷入极度冰寒之中。

        元天限无奈的笑了笑,挥挥衣袖:“也罢,我不叫便是,我只当你喜欢我这般称呼你。”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妖后冷冷道:“放完了,就赶紧给我滚!”

        妖后说话很不客气,但元天限却没有丝毫的动怒,脸上始终带着几许温和笑意。

        他们这些人每个人都分管一个天地,各自在各自的世界中称王称霸,一方至尊,但每当他们踏足其他人的天地之中,就等于用自己的天,压盖了别人的天!

        所以才会叫做盖天。

        妖后会如此的不客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的人已经兵分五路,进入了妖皇天地域!”元天限淡然道:“此举实在是冒犯了妖后威严,本帝在此致歉,我此来便是想要向你解释一下,我的人进入妖皇天的目的就只是来抓捕一个叫做楚阳的人,绝非是要与妖皇天开战。只要抓到了人,我的人即刻就走,绝不再做任何停留!为了弥补你们的损失,事后我会赔偿妖后一块玄奥天佩,聊表心意!”

        妖后一皱眉,刚要开口说话,元天限就接着说道:“这个人,杀了我的儿子,所以,他一定要死!”

        妖后随即默然。

        杀子之仇!

        “我之部属绝不敢主动与妖皇天之人发生冲突,所以,若真有什么事故,请你网开一面。”元天限姿态放得很低,轻声道:“若是,若是妖后肯相助一臂之力的话,元某便承诺会欠下妖后一个人情,他曰必还。”

        妖后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这件事了,我会斟酌的。”

        “如此多谢!”元天限颔首微笑:“为了表示回报,以后你若是有事欲盖本帝的墨云天,我允你三次!”

        话说完,元天限的身影缓缓往回走,满天星空似乎骤然往回收缩一般,急速消失;就在最后一点星光闪烁消散之际,元天限的身影也正好一步踏了进去。

        盖天神术,玄奥竟一致如斯。

        让元天限的神魂投影跨越了十万八千里的遥远空间,一如真人一般出现在异地,与同一级别的妖后对面说话。

        妖后端坐不动,寂然无语,只是眉宇之间多了几分疑惑之意。

        “元天限的儿子竟被这个什么楚阳给杀了……”妖后一直在宫中,致歉已经好些年不理世事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竟到现在还不知道。

        想着想着,突然微微一笑:“这个家伙惹了元天限,可真是要倒霉了。”

        正在想着怎么将元天限这件事给帮衬过去;毕竟这一次元天限许下的条件实在很优厚,而且姿态还是那么的低。

        不但让妖后很心动,心中还很爽。

        “来人……”这两个字刚要喊出来,突然间面前又是一阵白光闪烁,随即就是一阵昏暗!然后一片昏暗之中,莹莹星光逐渐亮起。

        以妖后的修为,在这一刻也几乎是要爆粗口了!

        盖天!居然又是盖天!

        难道今天是犯了邪吗,前后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老娘的妖皇天居然被别人盖了两次天!

        妖后的眉宇之间,清晰的冒出来几条黑线,显然已经动怒到了极处:真把老娘当做软柿子了吗?

        不过,这一次又是谁?

        若是还是元天限,妖后已经做好了准备:那就直接一拳轰碎投影,管你爹的什么承诺!

        星光悄然一闪,一条白色影随之一闪,一人背负双手,从一片洪荒星空之中施施然走了出来。一身白衣如雪,儒雅文气,却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主宰天地之势。

        东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