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为老大正名!【上】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为老大正名!【上】

        君未凌眼眶含泪:“二哥!纵然咱们兄弟们都成为了巅峰圣人又或者什么更高的存在,但……你仍旧就是我们所有人的二哥!永远都是!谁敢不敬,大家一起削他!”

        舞绝城冷冷道:“原来我在你们心里还算有点地位,那么,大哥呢?你们又当他是什么?!”

        三人同时陷入沉默之中,半晌无语。

        大哥是谁?

        九劫剑主!

        前代的九劫剑主!

        他们那个时代的九劫剑主!

        舞绝城缓缓站了起来,淡淡道:“脚踏苍穹之上,剑指白云之东!有谁还记得,云东这个名字?有没有?!”

        三人仍旧如同泥雕木塑一般,一言不发。但呼吸却在瞬间都沉重急促了起来。

        “看来你们都不记得了?真好啊!”舞绝城嘲讽的笑了起来:“或者你们就只记得,最后被老大出卖的哪一刻吧?!‘补天’?!却再不记得从微末之时一路而来的老大扶持?”

        “二哥,你不要说了!”君未凌猛地伸出一只手。

        “二哥!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君未凌痛苦的说道:“脚踏苍穹之上,剑指白云之东!我们都记得,我们怎么可能会有须臾忘却!但,当年我们被出卖之际……那份撕心裂肺的痛苦……”

        “哈哈哈……”舞绝城仰天长啸:“你们痛苦?你们痛苦?哈哈哈,你们痛苦?你们居然说什么你们痛苦?!哈哈哈哈……”

        “你们痛苦吗?你们真的痛苦吗?!你们所承受的痛苦,所有的痛苦,都不过是幻影,你们自以为是的幻影!你们那点微不足道的痛苦,可比得上老大所承受痛苦的万一吗?”舞绝城泪水纵横,手指颤抖:“你们就是一帮没有半点良心的东西……没有良心!没有良心!”

        “你们没有良心,半点都没有!!!”舞绝城一声大吼。

        突然惨笑:“也是啊,你们现在都已经是圣人修为了……真牛逼啦!哪里还需要记得什么九劫剑主!哪里还记得什么情义……哈哈哈……”

        君未凌三人同时满脸涨红,愤然起身:“你胡说!你胡说八道,二哥,我们敬你是二哥,但你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的颠倒黑白,咱们兄弟们这数万年里,哪一个不是痛苦不堪,往事虽然不堪回首,但哪一个午夜梦回的时候,不曾哭泣?这些,你都知道么?你凭什么这么指责我们?!”

        “这漫长的数万年时间里,大家甚至不敢再结交新的朋友!”

        “这种痛苦,你懂吗?你明白吗?你知道吗?”君未凌大吼:“回答我,你懂吗?你真的懂吗?”

        “我懂!我怎么不懂?!你们承受过的,难道我没有承受过么?”舞绝城一声大吼!

        君未凌三人同时目光灼灼。

        是啊,自己等人经历的苦痛二哥怎么可能没有经历过,甚至于,自己等人还有众多兄弟在旁,而二哥,他却只有孤身一人,独自留在九重天,那个不堪回首的故乡之地!

        自己等三人刚才干了什么,居然吼了久别重逢的二哥,真真的该死!

        舞绝城黯然坐下,低沉道:“三位圣人,不要用那种很明白我感受的眼神看着我,我不需要你们同情,你们不配,你们没这资格!我舞绝城,一个新晋飞升至九重天阕的小小蝼蚁,今曰就在这里要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呵呵呵……若是三位圣人还有心情听一听,那就听一听,若是不想听,我舞绝城就当从来没来过。”

        舞绝城此刻的声音苍凉到了极点,显然心已伤,人已伤,情已殇。

        “二哥!”西门万里悲呼一声:“二哥!不管你说什么,咱们都听!”

        “是,二哥!我们都在听呢!”三个人同时热泪盈眶:“只是请求二哥,说话中不要再提‘圣人’两个字!我们几个始终是原来的我们,二哥的兄弟!”

        舞绝城稍微觉得安慰了一些,缓慢道:“好!我就不再提圣人什么,我跟你们说……呵呵呵……”

        “当年意外,我借助祖先萌荫,侥幸逃出来,唯一的念想,就是报仇,找那个人报仇……”舞绝城脸色怅惘:“……我打算,杀掉所有的九劫剑主,为兄弟们报仇……”

        三个人听到这里,都攥紧了拳头,二哥想做的,未尝不是这些兄弟心中想做,却又做不到的事情。

        “……一直到,我遇到了法尊,才知道……,法尊原来就是在我们之后的另一代九劫众人、九劫智囊……第五惆怅!他也是如我一般的另一个幸存者!”舞绝城缓缓道:“……于是,我就开始了……”

        “到后来,我终于正面相对上一位九劫剑主,是他,为我解开了心中所有怨恨与谜团!”

        舞绝城狠狠地咬住了自己嘴唇,痛苦的说道:“……原来我们都错了,错的离谱,错得无可救药……”

        “当年的事情……”舞绝城一边诉说,一边流泪。

        “我们的老大……就是这样的……没有了……”

        舞绝城眼中泪水盈盈,喃喃道:“脚踏苍穹上,剑指白云东,谁敢伤害我的兄弟?”

        倾听者这一切的君未凌三人呆若木鸡。

        一直到听到那一句:“……以身通开轮回通道,打开域外之门,骨为壁,肉铺路,血化风引,魂做青霄;送我兄弟,域外战天魔;育我兄弟,重塑肉身,成不死之金身;成全我兄弟,-叱咤域外,成不朽功业;让我兄弟,享天地同寿荣华,受至高无上荣耀!”

        三人突然同时的呆住了!

        下一刻,三人同时站了起来!

        君未凌怒吼一声道:“二哥,你说的,可是真的?你没骗咱们?”

        说话的声音初时极大,然而到了最后已经开始了颤抖。

        这么大的事情,舞绝城不会拿来开玩笑,君末凌虽然明知如此,仍忍不住要发问,发问之余,不待舞绝城回答,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舞绝城黯然闭上了眼睛,沉沉道:“我骗你们?……有需要吗?这个还用骗么?”

        瞬时,三人呆若木鸡,彷如木雕泥塑一般!

        “如果不是事实如是,不容抹杀,我也不想相信的,我的心在印证这件事之前,又与你们何异呢……”舞绝城痛苦的说道:“可惜,这就是事实!这就是现实!而我,有责任将这个事实,告诉你们!我们大家的错误认知已经持续了太久太久,我们对不起老大的,太多太多……”

        三人呆呆的站着,良久良久,没人有丝毫动静。

        唯有那一张张脸,都变得煞白煞白的……

        不动如山的雄壮身躯此际也轻微的颤抖起来。

        “其实又何止是咱们老大,事实上,在咱们之前的历代九劫剑主,莫不如是;若是九劫剑主当真出卖了一干兄弟,只为成全他自己,他们,按照当时的修为,活个几万年决计不是什么难事,但,我们为何一个也没有看到呢?”

        “一个两个还可以说是出了意外,相信你们也知道,这将近十万年的岁月中,历代九劫剑主莫不如是,其实事情的真意早就摆在我们眼前了,可是,无论是你们,还是我,始终视而不见,从无觉察!”

        “就只是因为,每个人都把自己看得太重,当遭遇背叛伤害的时候,第一时间便去怨怼,去愤怒,却从来不会想一想原因。一个人愤怒还好些,但所有人一起对一件事情愤怒,那就成了事实……越来越深,越来越恨……”

        舞绝城嘶声道:“但,平心静气的想一想,你自己就那么重要么?你就这么在乎你自己么?那么,我们的老大又如何?”

        “真正要感到悲哀的,从来都不该是我们,而是历代的九劫剑主,他们为兄弟付出了他们的一切一切,最终换来的就只有怨恨,只有万古骂名……”

        “还有,你们可知道为何连任何一位九劫剑主的后人,都遇不到吗?”

        舞绝城怆然道:“原因其实很简单……九劫剑主在送走了兄弟们之后,自己就是身死道消……至于后人……嘿嘿……”

        “史书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是一句很有道理的话,但,落在出卖者与被出卖者身上就是一宗悲剧,人姓可以在莫大利益之前,出卖他们的世交,也许事实早已被那些胜利者彻底湮灭了。”

        “老大死了,什么都没法说了,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是我们说了,我们怎么说,世人怎么听……哈哈哈……可笑!可笑啊可笑!”

        “原来我们居然是胜利者?这样的胜利者?”舞绝城言辞如刀。

        三个人都是惭愧无地的低下了头。

        “我就只知道一位九劫剑主后人的故事,唯一幸存的一个女娃子,她姓君……她的家族到后来,九劫剑主消失之后,被九劫兄弟的后人偷袭围攻暗杀,一直到覆灭……”

        舞绝城说的是君惜竹的故事。他并不知道,君惜竹并不是九劫剑主嫡系血脉,但现在就这样说了出来。

        三人脸色归于惨白,再也站立不稳,颓然的无力坐倒了。

        “噗”地一声,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