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为老大正名【下】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为老大正名【下】

        三位圣人中品强者,会因某事而同时双脚无力,立足不稳而失控坐倒!这个事实相信不会有任何有一点点武学常识的人认可,但这个莫大荒谬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嘿嘿……在你们切齿怨恨老大的时候,你们的后代在追杀老大的后人,他们真的好孝顺啊,完成了你们的愿望……”

        舞绝城冷笑着:“老大为了咱们,连生命和灵魂都付出了,现在死的魂都没了,香烟无继,断子绝孙,还要背负着万古骂名,而你们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喝酒,连老大的座位都没了,你们的仇可是报得太彻底了,无法不令人不佩服,佩服得五体投地……”

        三人浑身颤抖,体似筛糠。

        “九劫之情,感天动地!感动天地?我呸!嘿嘿,嘿嘿,嘿嘿……”舞绝城连声冷笑。充满了嘲讽与讥诮;但冷笑着,眼泪却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真有此事?!”君未凌颤抖着声音,突然暴吼一声:“即便真有此事,你又是如何知道的?!你所说的那些,都不过是一些臆测,有什么真凭实据?!”

        “你居然还要向我拿证据?!你真有心哪?这么多现实摆在眼前,还要实质证据?很遗憾,我真的没有证据,除了我之所见之外,其他的都是当代九劫剑主告诉我的!”舞绝城淡淡道:“他应该是最后一代的九劫剑主了,而这位九劫剑主就是你们刚才口中谈论的那个好小子,那个杀了墨云天帝儿子的人!”

        “我是与他一道进入到九重天阙的;同一时间上来的,还有他的兄弟!他的一干九劫兄弟!”

        舞绝城声音中充满了羡慕:“这位九劫剑主,超越了历代九劫剑主之极限,带着他的兄弟们一道飞升九重天阕。当时,十几架通天金桥同时落下,九劫剑主和他的兄弟们每人一座,同时飞升!”

        “那场面,我站在另一架天桥上,痴痴地看着,心中满是羡慕!人家兄弟一心,从无怀疑;但是我们呢……”

        “二哥…你…你不要再说了……”

        “不说?为什么不说,你以为我想说给你们听吗?我今曰说这些,你以为是说给你的?你们配吗?我只是不想老大英魂逝去,还要背负不堪的名声……”

        君未凌与烟幻梦呆呆的听着,突然哀呼一声,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所有控制,号啕痛哭,痛哭流涕。两只手捂住了脸,汹涌的泪水肆意地从指缝中漏出来。

        西门万里长长叹息,一声接一声,叹息声中,泪水滂沱而下。

        自己切齿痛恨了数万年的那个人,居然才是对自己恩情最深的人?但自己就对着自己的大哥,自己的恩人,为自己牺牲了所有、牺牲了一切的人……恨了数万年,骂了数万年!

        这是何等的滑稽!何等的可笑!

        何等的忘恩负义!

        还有,如果大哥后嗣一脉当真是断绝在自己后人手里……

        我真的还有面目活在这天地之间么?!

        二哥说的对,我配么?配说这兄弟二字吗?!

        一阵沉默的抽泣之余,西门万里悠悠说道:“脚踏苍穹之上,剑指白云之东!谁敢伤我兄弟?!”

        突然,大家都是一阵由衷震撼。

        这句话,当年曾经听过。

        是老大说的!

        但从未有任何一刻,如现在这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如同惊雷轰顶一般的震撼。就像是一颗已经冰凉了数万年的心,在听到这句话的这一刻,突然变得滚烫!

        “老大!老大啊!!”君未凌嘶吼着,趴在地上,狠狠地用拳头砸着地面,嚎啕痛哭,泣不成声。

        舞绝城的那句话,此刻再想起来,却如一根最最尖利的针,深深地扎进了心房之中!让三人都是心中疼痛得痉挛起来,几乎不能呼吸了,痛彻心扉。

        “嘿嘿……你们在切齿怨恨老大的时候,你们的后代在追杀老大的后人,他们真的好孝顺啊,完成了你们的愿望……老大为了咱们,连生命和灵魂都付出了,现在死的魂都没了,香烟无继,断子绝孙,还要背负着万古骂名,而你们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喝酒,而且老大的座位都没了,你们的仇可是报得太彻底了,无法不令人不佩服,佩服得五体投地……”

        几人越想越是懊悔,只感觉到现在就算是真个死了,也早已经晚了数万年!

        烟幻梦一直瞪着眼睛呆呆坐着,似乎完全没有了生命和灵魂的无主躯壳。

        良久良久之后,突然喉咙里咕嘟一声,一口鲜血溢出了嘴角,滴滴落下,突然张开满是鲜血的大嘴,放声大哭:“老大,我对不起你……我这些年一直在骂你,我不是人,是畜生,是没心肝的畜生……”

        “我要回去,我现在就要回去,我要去杀了那帮小兔崽子!”君未凌两眼通红,浑身杀气:“居然敢对老大后人下手!这帮混蛋,还算是我的子孙吗!”

        “不用你下手……”舞绝城苦笑:“天理循环,果报不爽,你我的家族,早已经消失在风中……不知道为谁所灭了,或者是新一代的九劫剑主,又或者是早已被利益彻底蒙蔽了双眼的他们自己……”

        君未凌呆了呆,大吼一声道:“灭的好!死得好!”

        说道自己后嗣子孙建立的家族终被灭绝,这几个人心中自然也是难过莫名的,但,这始终已经是几万年前的事;最最重要的,只要一想起自己这些年的错误想法,一想起自己老大的后人居然大有可能就是被自己的后人斩尽杀绝的……

        几个人就是痛不欲生,不愿意再想下去,更多的,却也是不敢再想下去。

        舞绝城老泪纵横。

        之前刚听楚阳说的时候,舞绝城就已经激动过一次,但这一次,面对着拥有相同遭遇、往昔的生死兄弟,心中的悔恨悲痛再也没有任何掩饰,就这么痛哭失声。

        同时,无数的问题,也由舞绝城一一解答了。

        “为什么咱们的老大需要做出如此的牺牲?”

        “为什么现在这位九劫剑主却不必那么做?”

        “为什么?”

        “为什么对我们的老大如此不公?”

        舞绝城哽咽着,将这些问题一一解答出来,三人尽都涕泪滂沱,难以止歇。

        原来,九劫剑主手中的哪口九劫剑是有其来历、使命的,老大……居然是还没有达到其要求条件,最终不得不……

        良久良久之后,四个人才总算是止住了心头的悲戚。

        君未凌西门万里等人亲自动手,重新做了一个桌子,四周,整整齐齐的摆设了十个座位。居中一个,威严而肃穆。

        但却是空空的,不置一物。

        眼看着这重新建立的桌子,四个人都再度潸然泪下。

        老大的位置,已经消失了几万年的时光,

        今时今曰,终于又重新为他设立了。

        只是,老大如今又在那里呢?

        兄弟们都在了,但,那付出最多、背负最多、也为兄弟们着想最多的老大,又去了哪里呢?

        一想到这些,四人就是心如刀绞,难以自已。

        ……

        接下来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这四个人都没有合眼,一直都在长谈,一直都在说话,一直都在回忆着往昔的点点滴滴……

        凌晨。

        “二哥,你跟我们回去吧。”君未凌眼睛红红的。

        舞绝城缓缓摇头:“你们去战天魔,乃是攸关苍生之事,我……我的修为不足;纵然我不惧牺牲,但以我目前的修为,即算勉强去了,战斗中却只会成为你们的拖累,我不想累人累己。”

        舞绝城坚决摇头:“我眼下还是以努力修炼,提升自身修为为主,等到我修为足够了,我自然会去找你们!”顿了顿,舞绝城说道:“你们一定要保重,至少要等到我去见你们的那一曰!”

        三个人同时悲切的摇头,无限怅然:“还谈什么保重……老大为了我们而死,已经好多万年了,咱们比起老大来,多活一天,都是罪孽。”

        舞绝城淡淡道:“你们说的不对,你们对不起老大的是没有理解他的用心,无论愿不愿意,你们都要努力活下去,连带着老大那份一起活下去,九劫剑主的最终使命,就是决战天魔。老大如今虽然不在了,但我们兄弟也不能为老大丢脸,我们今后的人生,唯一目的就是灭绝魔患,魔患未绝,敢言轻生者,不但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自己,更加对不起老大的舍生相护。”

        “历代九劫,都是在这片天魔战场上的,大家都在努力杀敌。我们,绝不能比其他九劫落后。”

        “只要我修为到了,我就赶过去,与众兄弟一道决战天魔。”

        “谁要是不珍惜自己的这条姓命,轻言放弃,那才是真的对不住老大呢。”

        “记得,你们现在的生命,不光是为了你们自己,还要想着老大,替老大活下去!”

        舞绝城沉闷的说道:“等到我们杀光了天魔……我们才有机会,请求天道,让老大复活!”

        “这是我之余生的唯一追求!”舞绝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让老大复活?!”三个人同时眼中熠熠发光。

        到了三人这等阶层,已经明白了很多很多事情,也渐渐有资格知道很多很多事情;比如复活这件事,就一般人而言,异常荒诞的事情,却不一定就是完全不存在!

        大家现在被舞绝城一言提醒,都觉得真的有可能啊。

        只要兄弟们拼命,积累的战功够多,把老大那一份也给平均匀了,未尝就没有机会……

        从今以后,这就是咱们兄弟们毕生为之奋斗的目标了。

        老大,我们一定要让你活过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