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零二章 情投意合俩二货

第八部 第三百零二章 情投意合俩二货

        那人晃着膀子走下楼梯,一仰头,鼻孔朝天,轻轻地吹了一口飘出鼻孔来的鼻毛,在鼻毛飘逸的吹散之中,这人一甩头发,“刷”的一声,将那满头乱哄哄的头发都甩在了一边。

        “我就是现在居住在天字一号房的那位客人!”这人斜着眼:“换言之,我就是你们想要往外赶的那个人!”

        说着,浑身居然抽搐了一下,痉挛一般的伸缩了一下屁股,道:“我是不是很帅?刚才你那么看我,是不是被我的容颜震撼到了?!”

        “嗬嗬嗬嗬……”太子爷瞪着眼睛,突然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

        虽然我确实是被你的“容颜”震撼到了,结果不容抹杀,但内中道理相差得太悬殊了,根本南辕北辙,天差地远的说吧!

        作为整个妖族的太子爷,大抵也可算得上是见多识广的高级人物,而且,在整个九重天阕之中,妖族之中长得奇形怪状的绝对是稳居首位的。但,就算是如此,却也绝对没有想到这世上会有人长得如此奇葩!

        更做梦也想不到‘我是不是很帅,是不是被我的容颜震撼到了’这样的字眼,居然能够从面前这个怪物口中说出来,良心何在?!

        就你这德行的,也好意思问我道义何在?公理何在?

        怔了良久良久,太子爷突然勃然大怒,刹那间居然忘记了对方不让房子的事情,无限愤怒的戟指喝道:“你你你……你说这话,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你问这话,你都不亏心的吗?!”

        一言既出,正要发火出手的胡叔叔和马叔叔闻之险险绝倒!

        对方的问话无疑是超乎常理,但咱们太子爷的回答却貌似更加是奇峰突起!神出鬼没!

        本应马上就起来的冲突,被对方一句话带偏了……而且偏到了风马牛不相及的地方。而且太子爷的话头也这么好带,顺着就偏了过去,都不带回头的。

        当然也要防备着这古怪家伙的突然反扑,恼羞成怒应该基本已经成定局了……

        不意那怪人听说了这句话,突然间貌似很非常有些沾沾自喜,道:“你小子认识我老婆?”

        太子爷顿时又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这都哪跟哪,下意识的挠了挠头,问道:“我认识你老婆?”心道这人莫非是个神经病?

        这人眉飞色舞,两条眉毛就像是两条蚯蚓在脸上痉挛跳跃了一阵,骇人以极,哈哈一笑,朗声道:“当年我老婆一见到我,第一句话也是这么一句话,你刚才这句话一说,居然让我重新体会到了爱情的味道,谢谢啊……”

        “爱情的味道……”太子爷如被雷击,被雷得外焦里嫩,不能自已。我让你体会到了爱情的味道?天哪……

        “想当年,那小娘皮可是废了我好大功夫,想想就唏嘘不已……”那怪人有些回忆。

        这货,居然在这等事后,翻着眼皮陷入了往事的遐思之中。

        更离谱的是,某太子爷竟在这会感觉到一阵阵同病相怜,想起自己追女的艰苦还不可得,忍不住连连点头,深有同感:“是啊……这个追女人,真的太难了,只要能笑到最后,任何代价也是值得的……”

        “女人哪女人……”那怪人脸上有些怀念意味,又似是黯然伤神。

        “女人哪女人……”太子爷长吁短叹,真心的黯然神伤。

        一时间,胡叔叔与马叔叔相顾愕然。

        这俩人不是应该在争房间吗?

        正常情况之下的过程是——一个非要住,一个非不让,两个人就此打起来,然后打得出了人命,至少也是头破血流才是正常的吧?

        现在怎么就很知己相得的聊上了呢?

        这什么情况?

        怎么会这样子呢?!

        却见这两人东一句西一句,你一言我一语,大家貌似都不明白对方说的到底是什么,但却觉得对方说的话非常切合自己的遭遇,越说越是热乎,越说越是相见恨晚。

        “兄弟!大家一见如故,我请你喝酒,你务必要给我个面子!”太子爷豪爽的一挥手。

        “这个面子肯定是不能给的!”那怪人一瞪眼,豪爽的一挥手:“除非是我请!”

        “哈哈哈好好好……”两人哈哈大笑,接着,那个怪人大笑着走来,居然就这么一把搂住了太子爷的肩头,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而太子爷居然也没有防备,就这么被对方搂上了,两人勾肩搭背,一边说得热火朝天,一边找了个桌子坐了上去。

        接着俩人就开始拍桌子,开始大呼小叫,要酒要菜。

        “小二!上酒!要好酒!”那怪人拍着桌子。

        “伙计,上菜,要好菜!”太子爷拍着桌子。

        “快些!不要磨磨蹭蹭!”怪人仰着脖子叫唤。

        “敢磨蹭我拆了你们店!”太子爷凶神恶煞。

        “快些!这么不懂事!”两人一起大吼。

        就像两个混混!

        胡叔叔和马叔叔同时感觉自己的眼珠子砸在了地上。

        我靠!这也行!

        这什么情况,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俩人木偶一般的走过去,看着对坐的那两个人,正在那里都在眉飞色舞的谈论着什么,两人机械的坐了下去,彻底无语了。

        在这样的催促之下,酒店哪里敢怠慢?不多时,酒菜上齐。

        只见对着面的两个人,都是逸兴横飞,口沫四溅。推杯换盏,那股子投机劲,就甭提了。

        但,说着说着,情况就改变了。

        只变成了那怪人一个人在说,某太子在那里静心聆教、洗耳恭听。

        “……于是乎,我就把那个怪物给杀了,将取出来的灵兽核,送给了她;哈哈哈,芳心暗许……然后,他哥哥不同意我们的事,我大怒,你敢干涉我和我媳妇的事,这还了得,我就……”

        那怪人说的口沫横飞,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嚣张万状。

        太子爷满脸羡慕的看着,满脸羡慕的听着。

        因为人家最终是追到手了啊!

        就这一点,已经比自己强得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

        “女人哪……”那怪人感到对方崇拜羡慕、还有几许嫉妒妒忌的目光,更加洋洋自得:“……我老婆吧,一开始看起来那可是凶得很滴,可是到后来,落到咱的手里,那变得叫一个柔情似水啦,当然,这柔情似水只对我一个人是这样的,哈哈啊哈哈……”

        太子爷提起酒壶,殷勤斟酒,一脸钦佩:“厉害厉害,佩服佩服,喝酒喝酒。”

        “哈哈哈……”那怪人笑着笑着,突然间翻了翻眼皮,道:“哎,我貌似忽略了一件很重要事情&……”

        三人同时看着他。

        胡叔叔和马叔叔同时心中紧张:难道这家伙这个时候想起来争房间的事了?

        却见这人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说道:“大家一见如故,我居然忘了问,兄弟你叫啥名字?虽说相交于心,姓名什么的不过就是个代号,不过总还是知道这个代号的比较好!”

        太子爷同样一拍脑袋:“是是是,小弟聆听仁兄的大论入迷了,实在是失礼至极,还没请教仁兄尊姓大名?!”

        两人居然都同时讪讪的笑起来,貌似都有些不大好意思,统一动作:都在挠头皮。一边挠,一边讪讪地笑。

        “嘿嘿嘿……”

        “嘿嘿嘿……”

        噗噗!

        旁边的那两位超级高手同时摔到了椅子下面,绝倒明显已经不够了,只能实际的钻桌子了。

        草,这世上居然还能有这等奇葩,勾肩搭背这么久,酒他母亲的都喝了十来斤了,亲热的跟穿了一条裤子似得,居然现在才想起来问对方名字,而且还两个都是……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这臭味相投的真他么不是一点半点啊!

        这等奇葩一个也已经太多太多了,居然还能有两个。而且还如此机缘的凑在了同一张桌子上。

        实在是……机遇啊机遇。两大高手心中无限唏嘘。

        我们俩居然能见证这一场会面,也真是他么的三生有幸!

        “小弟叫妖宁宁,敢问兄长大名!”太子爷直通通的就把自己的真实名字报了出来,两位高手甚至来不及阻止。

        我的个太子爷啊,这“妖宁宁”可是妖皇天太子的大名来着,整个妖皇天谁不知道?绝对不会有重复的情况出现!若是普通人或者也许不知,但这家伙一身强横气息,显然是江湖中人,岂能不知道太子名字?

        这一知道了您是谁,还不可劲的跟你套近乎,就看咱们太子对这家伙泡妞理论的崇拜劲,那不得要啥给啥,太子大人,您可太那啥了!

        您说你想要交朋友,这也没问题,可您都自暴身份了还怎么交?就等着对方朝您磕头吧。

        不意那怪人哈哈一笑,眉飞色舞:“姚宁宁?是一个女子一个那个兆的‘姚’吧?兄弟,我不得不说,你这名字多少有么点不合适,听起来就像个丫头名,太那啥了。”

        居然开始评头论足。

        两大高手相顾愕然:这个极品,居然不知道这是太子的名字?

        “谁说不是呢?”太子爷一拍大腿,一副得遇知己的款,叫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我娘就是不给我改,我想改名字,结果被我娘骂了一顿还打了一顿,你都不知道啊,哎,一言难尽……”

        “你娘真牛逼,你还有娘管教……”那怪人很非常有些羡慕的说道。

        两位妖族高手瞠目结舌的互相看一眼,不约而同的低下头,一脸无语的喝茶。

        奇葩!

        绝对是超级奇葩!

        你娘真牛逼?哎,他娘可是妖后!堂堂的一代妖后能不牛逼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