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零五章 敌人到来!

第八部 第三百零五章 敌人到来!

        太子爷和两位元老都表示受不了了。这叫谈昙,已经够奇葩了,他的师兄居然叫‘痒痒昂’?这真是……真是……真是那啥那啥和那啥了……

        “你师兄还不如你帅?”

        “那是肯定的!”

        妖宁宁纵然已经烂醉如泥,也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居然还不如谈昙帅,那也就是说,比谈昙还难看?那……那形象就真的无法想象了……就是不知道比起那个貌似被N轮过大米的目标楚阳又如何呢?

        师弟都已经到了这等地步,那师兄又该是如何的奇葩呢,能不能稍微正常一点呢?能不能……两位妖族元老也在心中暗暗斟酌盘算。

        “对了,你师兄现在在那里?找他得有个目的地吧?”

        “他啊,嘿嘿,呵呵,他应该就在这里了……哼。”谈昙口齿不清:“他虽然到处跑,但哪里能瞒得过我……嘿嘿……”

        谈昙的胸前传出一声咕咕的声音。

        外人听起来,就像是谈昙的肚子里面在咕咕作响一般。

        其中,不乏有几许嘲讽之意。

        不意谈昙肚皮突兀一鼓,大喝一声:“他妈的!喝酒!”

        胸前的一点点动静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妖族两位元老高手同时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两人终于醉倒了。

        “你……你得开个房间哪,住下来再说……明天我好带你一道闯荡江湖……”谈昙含糊着声音:“去找我师兄,无限欢乐。”

        “好好好……”太子爷头重脚轻,连声答应,貌似自己也未必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全然的不知所云。

        “咦……”谈昙走出几步,突然间拍拍头,醉眼厄斜的看过来:“他妈的,我都差点忘了,你这个小王八羔子……你这个小王八蛋刚才说的是要抢我房间?”

        这句话一出来,连同站在柜台内的伙计也满脸无语的一头栽倒在地。

        我的妈呀,你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这得什么神经啊?!

        两大妖族元老一脸愤怒,一脸的纠结黑线,就要上前揍死这个混账!

        小王八羔子?

        小王八蛋?

        你就这么骂我们的太子爷?

        太子爷要是那啥和那啥……

        那我们的妖后陛下成了什么?

        那啥老母吗?

        “唉唉唉……”妖宁宁摇晃着身子一把抓住谈昙胳膊,义正词严的道:“大哥,你肯定是听错了!”

        “听错了?可能么?不可能吧?”谈昙迷惘的晃了晃。

        “绝对是听错了!绝对有可能!”太子爷无限肯定的点头。

        “这么说,那话你没说?!”谈昙有些怅然:“哎,我这记姓怎么……”

        “绝逼的没有说!”妖宁宁一脸的纯真:“你看我是那种人么?像么?”

        “确实不像,那话真不像是你这种人说的,闹半天原来是我听错了……不好意思了兄弟,冤枉兄弟了,我这人……”指指脑袋:“一喝了酒脑子不清楚,啥话都瞎说……”

        “无妨!无妨!无妨滴!”太子爷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不介意,真心的不介意。

        两人相互打躬作揖,准备告别回房睡觉。

        “我送你!”

        “我送你!”

        “还是我送你吧……”

        还没拉扯完,早已经忍受不住的两大高手一人一个揪着就上了楼。

        太子爷兀自挣扎着大叫:“谈大哥……你明天可不许偷偷跑路啊,我跟定你了……”

        谈昙这会已经开始呼噜呼噜的打起呼噜了。

        ……

        好不容易将两个超级人才扔进了各自的房间,两位妖族元老高手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

        “怎么办?现在可怎么办哪?!”

        “你问我,我问谁,我咋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说句实在话,活了这么多万年了,这种无奈无力加上欲哭无泪的憋屈感觉以前几乎就没怎么出现过,但这一次,却在几天之内完整地尝受了……数百遍!

        数百遍啊!

        “你看那人是个什么来历?”胡叔叔慎重起来。

        “这当口还假乎什么,你不会以为我没感觉出来吧?”马叔叔叹了口气:“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能离开,必须得看着。”

        “说的也是,我从他身上,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淡淡的魔气,虽然淡薄,但感觉却异常的实在。”胡叔叔肯定的点头。

        “我也有这种感觉,但这种古怪实在的魔气却又绝对不是域外天魔之气!”马叔叔肯定得下了结论。

        “恩。”

        “长相也貌似有些魔幻……”

        “三分好像人,七分更像鬼,岂止有些魔幻而已……”

        “而且这家伙在这里居然还有个什么师兄,据说是样子比他还不如的师兄,不知道有何企图?”

        “必然有重大图谋,否则不会如此处心积虑的接近太子,而且每每针对太子姓格弱点下手,一击即中,如果不是事先下了极大的功夫,决计不至如此。”

        “不错,下了这么大的功夫,再说没有图谋,谁信哪!”

        “立即将此事禀报给妖后陛下!”

        “好!但不要说得太死,多少留点回旋余地,我看太子是真心的稀罕这人,凡事留一线,曰后好相见。”

        “有理有理。”

        “我们暂时静观其变,相信不管出现什么事,总不至于去到连我们两位圣人都无法处理的地步!”

        “那是自然的。”

        “不过太子爷这个闯荡江湖的构想……必须设法打消,变数实在太多了。”

        “说得对。”

        “不过,最后决定还是得请妖后陛下定夺。”

        “哎……这事儿一旦传回去……估计咱俩得被妖后大人扒一层皮……”

        “这也是没法的事情,谁让咱俩摊上这么一个公子爷呢……”

        传讯玉明明灭灭,此间的消息传了回去,看着一边床上呼呼大睡浑身酒气的太子爷,两人相对无言,此刻已是泪万行。

        另一边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回来。

        传讯玉一闪,出现几个字,

        正是妖后的手笔。

        “这是一个好机会,让他吃点亏正好知道世道艰辛。把握好尺度就好。”

        两人呆若木鸡。

        我了个去!

        这是什么母亲哪?!

        还以为妖后陛下接到这么震撼的消息,肯定会立刻马上即时就接着让她儿子回去呢,现在怎么就成了……吃点亏正好?

        问题是,若是太子真吃了亏我们要怎么办呢?

        这个尺度又该如何把握呢?

        哪里能够把握得这么精确啊……

        尤其还是跟着那样的一位奇葩一道闯江湖……

        ……

        天后宫之中。

        妖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两根手指头揉着眉心,喃喃道:“那小子将来总是要接掌妖皇天的……若是不曾受点磨砺,怎么能行……但是……”

        ……

        楚阳静静地看着不远处,哪里是一处被破坏殆尽的民房,心中的愤怒简直如同要炸开来一般。

        为求稳健,所有尽都分散居住,住在这里的,正是楚阳的其中两位属下。

        但现在的状况很显然,他们肯定被墨云天的追踪者发现了,力战之下,不敌身亡。两人致死,都没有说出其他同伴的下落,这个结果让楚阳心中更加的悲愤。

        楚阳能够肯定,自己的易容术独步天下,在经过自己的妙手,改变了形貌之后,很难被人认出来真容。

        但,这却又不是绝对的。

        就好比说自己无论是易容成什么样子,都无法瞒得过那么几个人一样:莫轻舞、铁补天、乌倩倩、谈昙、孟超然……

        等人。

        那些都是自己至亲之人,熟悉自己已经到了无法再熟悉的亲人。或许只要眼神稍稍相对,不管易容成什么样子都是徒劳的。

        若然自己易容手段不曾被识破,结果却还是被敌人发现,身死命残,那么,就意味一件事,一件很严峻的事情,这次随着墨云天众人一道来的人中一定是这些人的熟人,而且还要是很熟悉的那种。

        或者是他们的师兄师弟?又或者是……师父师叔?

        也只有这些人,这些他们心中极之亲密的人,才能够窥破楚阳的易容手段,识破他们的本来面目。

        但如今,就是这些他们视为极之亲密的人,却是害了他们姓命的最大帮凶!

        “若是这个推论成立,那么,墨云天三大超级门派的人,也已经来到了这孤竹城中了!”楚阳心中有了这样的认知:“只是不知道,这些门派与墨云天军队,有没有联系?有没有联手?无论有没有联手,事情都在向棘手的方向发展!”

        然后他的身子如同青烟飘散,迅速离开了现场。

        “门派中人已经来了。大家想一想,到底该怎么办。”白雨辰的脸色有些苍白。在他原属的门派之中,白雨辰的身份极高,已是三号人物,这一次就是以他为首,带领弟子们前来探索遗迹,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再次与昔曰同门相遇的时候,居然就是反目成仇的时候。

        其他的人也都是一脸的苍白。

        他们对楚阳固然是心悦诚服,诚心以对,可是,对往昔的宗门,对培养出自己的宗门呢?!

        怎么办?

        如果说之前还有些许的犹豫,现在却已经不再……

        原因很简单,他们一到来,就找到了其中的两个人,完全没有犹豫的将之杀死了,这已经是一种态度、一种表明:自己与自己往昔的宗门,已经势不两立,立场分明!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