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零六章 屠杀,开始行动!

第八部 第三百零六章 屠杀,开始行动!

        但,‘既然他们不仁,休怪我们无义’这句话,却始终没有任何人首先说出口。

        虽然大家心里现在想得全都是这句话,但,真正的说出来,却是需要勇气的。

        除了勇气,还要有义无反顾,再无回头路的认知!

        那边,还有家族,还有亲人,还有父母,有兄弟……

        一旦真的这么做了,那就是将自己完全隔离在那些之外,隔离在往昔之外,也许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再没有机会触摸,甚至今生再无触摸的机会。

        这无疑是一份沉重的心灵负担,没人愿意背负。

        无关能不能背负得起,只是不愿背负!

        但,若是不反抗,那么就等于是将自己的这条姓命白白送出去,拱手送人。

        而且,既然他们已经来了,那么除非自己等人永远不露面,只要露了面,就有可能遇上,一旦遇上了,那就只有有死无生的结局。

        外面死去的两个兄弟,已经是最好的明证!

        迄今为止,仅存的这三十个人,人人都是脸色晦涩,一言不发。

        “白老,门派与墨云天官兵,有没有联系?可能不可能……”楚阳含蓄的问道。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不会的。”白雨辰的猜测与楚阳不谋而合。

        楚阳缓缓点头。

        “现在正是他们戴罪立功的微妙关头,若是他们不能亲手抓住我们或者杀死我们,他们同样也是要倒霉的。”白雨辰吸了一口气,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基本没有什么可能会通知官兵。因为那就说明了他们失去了戴罪立功的机会。”

        众人纷纷点头。

        “但,他们对我们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了。”

        车旭初这句话,让楚阳也叹了口气。

        “而且,但凡跟我们有关系的人都在他们钳制之下,这才是根本的问题所在。”车旭初长长叹气:“投鼠忌器。”

        楚阳脸色沉静,道:“说到这这一节,对于我反而不是问题,你们把他们的样子和实力跟我说一下,由我来做这件事吧!你说你们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了,相对的,他们对你们而言也不会陌生,对么?”

        “只要你们不是自己亲自出的手,那么,他们就没有理由对付你们的家人。而且他们也没有证据……”楚阳沉沉的说道:“既然如此,我先收拾一批再说,一味的枯等,只是坐以待毙,没有出路的,若是注定要杀戮,那么就让我亲自下手!”

        白雨辰形容枯槁,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却还是闭上了嘴。

        楚阳的说法,看似说得通,实则不过就是掩耳盗铃,自己点破那些人的身份来历,根本就是指引楚阳送他们去黄泉,与自己亲自动手有什么区别……

        可是白雨辰心念转动之间,又有几许心思涌动,自己在门派里,是有多年的好兄弟没错,也是有几个心疼的弟子,但,这些人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表示他们已经旗帜鲜明的与自己为敌了。

        之前被杀的两个人之中,也有一个是自己的多年故交,自己说的那些人无疑也是熟识,错非熟识,除了自己心中的那些人之外,也未必有人能把他认出来。

        只有最熟悉的人才有识破其本来面目的可能。

        那么,若是他们遇到了自己,又会如何?会放自己一马吗?

        想到这里,白雨辰浑身冰凉。

        答案不问自明,绝对不会!

        双方立场分明,自己还在犹豫什么!?楚阳愿意替自己出手,已经是极之难得的,自己还要在这里斟酌犹豫,实在是太不该了!

        “我出手,有最大好处,就是你们还在墨云天的亲人,不会受牵连!因为,你们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楚阳淡淡的说道。

        白雨辰心中一阵惭愧。

        所有人也都低下了头。是的,楚阳这么做,并不是掩耳盗铃,而是在为自己的后路留一条生路……

        “白老,你的胳膊如何了?”楚阳关切的问了一句。

        “眼下时机还不成熟。”白雨辰苦笑一声。

        楚阳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断臂这种伤势,对于高深武者而言,并不算什么不能修复的伤损,按照白雨辰的修为而论,其实早就可以使断臂重生,但因为之前连番激战下来,元气大伤、身体的亏损更是太甚,事故在短时间内生机难免不足,催生需时。

        这种事,大抵只有在精气神充盈的时候才可能做到。

        而现在,楚阳身上的九重丹就只剩下最后两颗,还要防备不时之需,生命之泉更是全部都没有了,其他的灵药基本上全部都在九劫空间里,对此也是无能为力,徒呼奈何。

        说了几句话,楚阳拿着记录好的对方资料,缓步走出。

        最起码,在短时间内,新投诚的这些人是不能露面了,一旦被认出来,那风险可就实在太大了;不光他们自身的生命危险,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口风不紧,被人拷问出来,那么,就是一窝端。

        能造成这样严重后果的风险,楚阳不敢冒。

        至于现在,至少三大门派的人已经确定了这些人就在孤竹城隐藏,所以,三大门派的人势必都聚集这座孤竹城。

        这一波人马,高手足足有数千之众。

        要如何对抗?难道就只凭着自己吗?

        就算自己修为大进,已有自信为天人级数的第一人,却始终是人单力孤,寡不敌众!正面强攻,绝无胜算。

        楚阳皱着眉头,斟酌对策,走到自己的房间里面,面如沉水,细细思量,半晌仍无上好的应对良策。

        只要想到白雨辰和车旭初这三十个人脸上的悲凉,那种无法言喻的心痛,楚阳的心中就很沉重,也很愤怒。

        正在搜捕他们的人,可说是白雨辰他们认为自己最亲近的人!

        这种**裸的背叛,这种全无掩饰的打击,不曾经历过的人真的很难理解。那些人或者也有其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了门派,为了血脉延续,为了许多许多的大道理……

        总而言之,说出来就是光明正大的。

        但,无可否认的是,你们始终是受了胁迫,来杀自己的兄弟!

        甚至……来杀自己的师傅,自己的徒弟……

        而且起因,不过就是一个错误!

        甚至不是自己人所犯的错误!

        只是为了一个人渣的复仇……

        楚阳沉吟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既然注定无法避免,不是自己等人被杀,就是敌人被屠;那么,就有自己来挥动这把屠刀吧!

        当天晚上。

        楚阳黑衣蒙面,蒙面巾后面是完全改变了的容颜。如同一抹流光,从窗子里悄悄闪出。

        驰骋在夜风中,寒风扑面而过,楚阳感觉到了久违的悸动。

        貌似真的已经有好久好久,自己没有这样暗杀过人了?

        一间规模不算很大的客栈之中。

        墨云天三大超级宗门之一铁剑门中的几个人正在一个房间里商议。

        “暂时还没有发现白逆的下落,其他的人,也没有发现踪迹。”一个人轻声说道。

        白雨辰,曾经的铁剑门三号人物,这些人的长辈,如今在他们口中,居然已经变成了‘白逆’。而且说的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这么说,就只有寒冰门找到了他们门派的两个叛逆?咱们还有鬼蜮那边都是一无所获?”

        “是啊,鬼蜮的人也没有发现什么。”

        “这简直是扯,这里面又没有鬼蜮的人,他们能发现什么?无中生有吗?”

        “说的也是。”

        “但目前为今之计,还是只有尽快找到白逆他们的下落,将这件事赶紧完结。用人头复命!唯有如此才能平复天帝陛下的怒火,保全咱们铁剑门。”

        “否则,天帝陛下一旦雷霆震怒,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咱们铁剑门在别人眼中是超级宗门,在天帝陛下眼中,不比一只蚂蚁强大到那里去。”

        “我们何尝不知,但目前白逆等人都躲得非常隐秘,我们又如之奈何?若是实在找不到的话……”

        “绝对不能找不到!必须要找到!现在的情况很明显,要么他们死,要么我们亡!”

        “从今晚上开始,吩咐所有人每一间房子都要暗中查看,重点查看里面人的长相,一个一个的确认核查过去……”

        “查过的,做好记号!将这整个城市,都给我筛一遍,不要漏过任何一人!”

        “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得罪不必要得罪的人?”

        “顾不上了,我们如果抓不到人的话,整个门派都没了……你还怕得罪什么不必要得罪的人?”

        “是是是……弟子知错了。”

        “大长老和二长老到来之前,一定要核查清楚!”

        “是!”

        就在这时,门外似乎响起了某种沉闷的声音,声音虽然很低,但这里的一干人都是高手,瞬时已经警觉了起来;

        这些人是铁剑门的一只小队,或者说是先头部队。来到孤竹城,也之是第二天;虽然不是主力部队,但这只小队三十多人的综合实力却也很不差了,最低的,都有圣位初级修为。警觉姓自然是很高的。

        “那边出了什么事?”领头的低沉声音问道。

        屋里的就只是七八个人,属于高端有一定权力的,在外面的应该还有二十多人分布在各个房间,或者是负责安全巡逻的。

        这句话自然是问外面的人。

        但,却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答。

        夜风呼呼,众人虽然在房中,却也不禁感到浑身汗毛一下子直竖了起来!

        有敌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