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零七章 无边杀戮自此始!

第八部 第三百零七章 无边杀戮自此始!

        而且,外边的人手很有可能已经遭了对方的毒手!

        众人不约而同的将各自兵器拿在了手中,小心戒备。

        就在这时,在八个人的眼睛同时瞪视之下,门后顶住房门的木棍仿佛面条一般软下去,粉碎。变成木屑,消散在地上。

        随即,两扇房门“哗”的一声打开,呼呼夜风就那么直刮进来。

        然而门外却是空无一人的!

        众人眼中已经泛起了恐惧和愤怒之色,从敞开的门中看出去,只见院子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二十二具人体,全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夜风吹拂,吹动这些人的衣襟,呼呼飘荡,无力而凄凉;似乎在昭示着这些人的死亡。

        这个暗中的敌人,显然已经将所有人一一杀死,更将尸体整整齐齐的摆在门外,直到刚才,大家居然都还没有发现!

        这个事实意味着什么呢?

        “敢问来者是何方高人,夤夜驾临?”为首的人壮着胆子大声喝问。

        暗夜中,一声冰冷的笑:“你又是什么人?在铁剑门之中,是什么身份?”

        随着声音,众人直觉的眼前一晃,一个人突然在院子里,站在那片尸体前面,一身黑衣,黑巾蒙面,几乎与夜色融成一体。

        “阁下是谁?”为首之人谨慎地问道。

        那人沉默了一下,道:“黄泉路遥,迢迢可期,你又何必要知道我是谁!”

        众人迅速地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之前那些陪同九太子来到东皇天的人,却感觉谁也不像,而且那些不熟悉的人中貌似谁也没有能无声无息的杀死这么多人的本事。不由一阵诧异: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暗夜中,剑光骤然一闪,那人的身子似乎晃了晃。

        房中,最靠近门边的一人咽喉中“嗤嗤”的喷出鲜血,两手死死地握住自己喉咙,两眼怒凸,嗬嗬有声,身子痉挛了一下,颓然摔倒在地,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众人相顾骇然。这么多人聚集一处,竟然没有任何一人看到对面那人到底是怎么出剑的,自己这边却已经有人中剑身亡!

        “我这人向来没什么耐心,最烦的就是我问了话,却没有人回答。”黑衣人两手空空,谁也看不到他的剑在哪里,淡淡说道:“现在请诸位回答我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门派之中什么身份?这些于我有用,所以你们还有活命的机会!”

        七个人突然只感觉一阵羞怒感觉直冲上来;一时间怒火万丈!

        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像是审问犯人一般审问我们?难道你就真以为吃定我们了么?

        “杀了他!”领头之人眼中射出幽幽冷光。七个人大吼一声,不约而同的各挺兵刃出击!

        “不知死活!”那人嘿嘿一笑,黑衣身影晃动,一步步往前走,面对着一片刀光剑影,竟然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全然没有将之放在眼内。

        随即,一道凄艳的剑光在暗夜之中突兀亮起,一如一道绚丽的流星,锋芒之锐,如同要撕裂天地一般!

        下一刻,那黑衣人已经到了领头人的面前,手中一柄秋水闪光的长剑,正端端正正的指住了他的咽喉:“告诉我,你的名字,你的职务!”

        在黑衣人身后,六个人的身体都在颤抖者,一动不动,随即,一个个先后软倒下去,鲜血迅速染红了地面。

        深秋的风吹过,流淌的血液的温度迅速下降,冷却在地上。

        为首之人睚眦欲裂的看着黑衣人,突然一声惨笑,猛地往前一挺,黑衣人虽有察觉,却并无缩手之意,异常冷漠的看着他的咽喉生生撞在长剑上,剑尖即时深深刺入,鲜血涌出。

        这人的身体痉挛了一下,死死地盯着他,眼神中居然有一丝讥诮:你想要知道吗?我偏不告诉你!死也不告诉你!

        “不错!想不到超级门派之中,倒也有不少好汉子,今天算是开了一次眼界。”黑衣人冷漠的看着刚刚抽出来的剑尖,上面鲜血殷红。

        “这样,也让我对你们多少还能保留一点敬意。”

        黑衣人的身影冲天而起,在空中一闪,就已经再也不见踪迹了。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杀伐之夜!流血之夜!

        就只是在这一夜之间,就有将近一千名江湖人士被杀!或者,在客栈,或者,在租住的民房,或者,在路上,或者,在青楼楚馆……

        每个人的尸体,都没有收拾,就是这么死在那里。

        第二天一早,整个孤竹城就那么突然地炸了锅!

        突然间有一千多个江湖人被杀,这样的劲爆消息,无疑是绝对的震撼!更不要说,在这死的人之中,居然还有一位是天人层次中阶的顶尖高手!

        鬼蜮的四长老,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在了这里。

        所有知道死者身份的人,心中除了震撼之外,更有惊骇之极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让这么多人同时死在这里?

        而且,看那些死者的死亡症状样子,居然好像还是同一个人下的手!

        这又得是如何丧心病狂的屠夫,才能一夜之间杀死这么多高手?

        一时间人人自危,唯恐那个无名屠夫找上自己。

        此刻,在南城门之外,正有一队人马远远而来,一条人影流星般出城,迎了上去,说了几句话。

        那这一行人猛的停了下来行进的脚步。

        一个个脸色都是瞬时变得很难看。

        “咱们在孤竹城之中一共不到四百的人手,居然死了三百五十多?余者不足总数的一成?!”当先一个鹰钩鼻子老者皱眉问道。

        “是的、”报讯的人脸色苍白:“属下等之所以能够幸免,只怕还是因为属下等住的地方相对隐秘,而且还没有来得及与其他人联系,这才侥幸逃过一劫……若是联系过,现在恐怕也……”

        “死者全部都是剑伤致命?”

        “是的。”

        鹰钩鼻子老者沉吟了一下:“立即进城!我要看一看所有人的致死创伤!”

        便在这时,一道流光乍然而现,仿佛从天际飞来,就在朝阳灿烂之下,呼啸而至,刹那间就已经变成了足以席卷天地的风暴。

        “不需要进城看了!在这里你也可以看得到,看得很清楚,代价就是留在这里的人命好了!”一个冷森森的声音说道。

        随即,剑光呼啸而过。

        鹰钩鼻子老者突闻变故一惊之下,瞬间已然恢复了沉稳,大喝一声道:“鼠辈敢尔!”急忙拔剑迎击。

        但来人却已经从侧面冲进了人数密集的队伍之中!

        辉煌宏大的剑光猛然间扩散!

        刹那间整片天地,都统统被恢弘的剑气充满,空气仿佛被割裂得粉碎了一般。

        一片惊呼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哈哈哈哈……睁大眼睛看仔细吧!等你们进城我们再好好玩!”鹰钩鼻子老者刚刚御剑腾起半空,那道身影却已经如同狂风一般从人群之中横穿而过,化作一道阳光下的流光,一闪,就消失在目光尽头,踪迹不见。

        倏忽而来,疏忽而去!

        唯有那猖狂到极点、刺耳刺心的大笑声音,兀自还在晨风中回荡,余韵不绝!

        那鹰钩鼻子老者此际被气得浑身颤抖,怒吼一声:“王八蛋!”

        只见片刻之前还十分整齐的队伍,如今被对方一个凿穿动作,开出了一道三丈宽,数十丈长的通道!在这片通道之中,全是人身的残肢断体,淋漓鲜血!

        还有几颗头颅掉在地上,在血泊之中兀自持续着惯姓缓慢的翻滚。

        整整一条官道,此刻已然被鲜血染满,浸透!

        前后就只得这么瞬息的光景,在自己以为最安全、最没有提防的时候,在自己一方的大队人马全数聚集的时候,就被对方如斯蛮横而不讲理的来了一个凿穿动作!

        天空的朝阳,见证着这个残酷而血腥的过程!

        那个之前已经杀伐了整整一夜的刽子手,居然在这光天化曰之下,还没有停止他杀戮的脚步!

        就止刚才那么短短瞬息的光景,前后不足五息的时间里,已经有超过一百五十人,悉数葬送在那一剑之下!

        好狠的人!好绝的招!那毒的剑!

        鹰钩鼻子老者忍不住浑身颤抖,愤怒得如欲发狂,但心底未尝不曾害怕得背心发凉!

        这一剑,当真是如鬼如魔!

        完全就是一剑之力,或者应该说一招之力,将自己这边的整个队伍一击贯穿,甚至还有余力腾空而去。这到底是什么剑?什么招法?还有,那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剑,看似是刻意的避过了最强的自己,避强击弱地冲向了大队。

        但,鹰钩鼻子老者扪心自问一句:在自己猝不及防之下遭遇到这一剑的话,结果会如何?

        这样一想,不禁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

        或许以自己天人巅峰的修为能够避免一死,但,重伤甚至是残疾,却绝对无法避免的!

        甚至动辄有姓命之虞!

        对方呢?对方稳占先机,稳艹先手,更有偷袭之利,招法超妙,修为同样已臻天人层次,在这样的诸般有利条件之下,偷袭自己之余,只要不恋战,即便不能完全的全身而退,顶多也就是稍稍的受点轻伤。

        对方顶多小小轻伤,自己最少也要重伤,甚至送命,想想都要后怕莫名!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