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零八章 连番屠杀!

第八部 第三百零八章 连番屠杀!

        “整理队伍,全员小心戒备!”鹰钩鼻子老者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居然已经有些颤抖,这句小心戒备,与其说惊醒其他人,莫如说是告诫自己,那个可怕的敌人随时可能再度现身,不想死,就时刻小心吧。

        随着这声呼喝,大队人马这才回过神来。

        惊魂稍定之下,大伙一个个尽都面露恐惧之色,凑在一起唇青面白的窃窃私语。

        眼看着地上满目狼藉的尸体,那些尽都是片刻之前,还在一起说话谈笑的故人,众人一时间都升起了一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但现在,很奇异的却是悲伤地意味并不浓厚,反而是恐惧,惊怕,对自己前途的担心,占据了全部心田。

        或者也可以说,自己这些人远涉重洋,万水千山的来到这里追杀自己的往昔长辈、自己的旧曰兄弟的时候,那种曾经异常珍视的情谊……早已经从心中消失了吧?

        一旦没有了情,无论任何人的生死,在自己眼中,也都远远比不上自己来得重要的!

        一行人再度启程的时候,气氛分明要比之前低沉了许多。

        看着不远处的孤竹城城门,便如同看到一只恶魔正张开他的大嘴,等待着吞噬的机会;若是自己一旦进入这座城,那只怕就要随时面对来自敌人的死亡暗杀之下了……

        面对这种沉闷气氛,此行之首鹰钩鼻子也是毫无办法,甚至他本身都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他身为众人表率,不能不为,大声道:“大家抓紧走一步,只要与其他两大门派汇合了,那就是万事大吉!”

        众人精神一震。只要汇合,人力何异倍增,生机自然也随着倍增,即时加快了脚步!

        然而便在这时,异变再临!

        自队伍后方,一道黑影夹带着辉煌宏大的剑光,急冲而来!

        这一次,甚至都没有打任何招呼!

        若说上次是突袭,这次就是真正的偷袭!

        那个刚刚凿穿了整支队伍、得手而去的恐怖刽子手,居然并没有真正离开!甚至于,他在一次袭杀得手之后,居然没有做多少停留,就再度开始了第二轮的偷袭!

        凿穿,还是凿穿动作!

        由于这一次的偷袭仍是来得突兀万分,甚至比第一次更加的突兀!全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道死亡剑光距离人群就只剩下一两丈的时候,才有人察觉!

        “敌袭……啊~”

        惊叫的那人处在队伍中端,但仅仅来得及喊出来就已经被那璀璨绚烂剑光瞬时粉碎!

        一道黑影,带着凛冽剑光,势不可挡地从队伍最后面穿插进人群之中,一停不停的挥洒出漫天血雨,眨眼间,已经到了队伍前端!

        自后而来的凿穿动作,再度几尽完成!

        “鼠辈好胆!欺人太甚!”鹰钩鼻子老者被这二度偷袭气得睚眦欲裂,不顾一切的御剑迎面硬挡!

        这一刻,居然被刺激得动了拼命之心!

        “当当当!”

        一声猖狂的笑声中,鹰钩鼻老者大惊,疾速后退,他的胸前已经出现了一道被剑气割裂的痕迹,衣衫中分而开,若不是退得奇急,这一剑只怕有开膛破肚之祸!

        至于他手中的剑,如今也已经就只剩下剑柄而已了!

        空中那黑衣人闷哼一声,冷冷道:“好剑!好反应!好修为!”

        经鹰钩鼻老者一阻,黑衣人势不可挡的走势终于稍搓,身子似落非落的瞬间,长剑圈转,径自将旁边两位圣级高手连人带剑斩成八段,随即再度摇曳起一道恢弘剑光,有如飓风一般极速消失在城门处。

        就只留下一句冷森森的话:“诸位,咱们城里见!”

        话音未落,人已经再度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鹰钩鼻子老者呆若木鸡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剑柄,看着地上已经变成三节的剑身,手足冰凉;这是陪伴了自己一生的神兵利器。被誉为墨云天十大宝剑之一,在墨云天十大宝剑之中,位列第四!

        但,面对对方的长剑,就只碰撞了三次而已,就已经变成了四节!就这样的剑,对方居然还称赞了一句:好剑!

        好剑么?

        那么对方手中的剑,又该是什么剑?

        天剑?神剑?还是什么剑?!

        “大长老……”队伍之中,一片嚎啕之声!

        又是一百五十来人,丧命在这一剑之下!

        大长老浑身颤抖着,只觉着自己的背脊上如同爬上了一条冰凉的毒蛇,一时间毛骨悚然。这一次,看着遍地的尸体残肢,甚至连愤怒的情绪都无法升起。

        若是按照这样的消亡速度,也不用太多,顶多恐再来个三五次,这些人就全部完蛋了……

        大长老右手一松,手中的残剑剑柄脱手落在地上,突然感觉到一阵阵的浑身无力!

        ……

        楚阳浑身浴血地消失在孤竹城中,三转两转,连一直跟着他的几道神念都已经跟不上他的速度了,居然就被他轻易的摆脱了。

        吱呀一声,一处民房的门突然打开,走出来一个蜡黄脸,佝偻着背的少年人,看得出来,这个少年身患重病,走两步,就要剧烈的咳嗽上一会。

        对面就是一间药店,少年瑟缩着走进去,哆哆嗦嗦的套了三个口袋,才拿出来几枚水云币,买了一包药,千恩万谢的走出去。

        药店里的伙计忍不住发出同情的叹息,这个少年患有严重的痨病,这些时曰以来一直勉强维持了,可是现在已经到了勉强维持也维持不住的地步,眼看着就要不行了……这几天里天天来拿药压制病情,伙计都告诉他说这病恐怕已经没指望,但他还是坚持着,不肯放弃……

        或者,明天就真的坚持不住了吧?

        但世上这样的可怜人实在很多很多,咱们这里只是药店,并不是慈善堂,最主要的,自己也不是老板,就算有心,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这个少年几乎是一步一顿的回去那座破房子里,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开始着手熬药。

        不多时,药香阵阵腾起。

        随即,步履蹒跚的端着药走进了房中……咕嘟咕嘟喝药的声音响起,夹杂着不断的咳嗽声……

        几道神念在这间房子之中转了一转,又在药店之中转了转,似乎在听药埔伙计的议论,随即就消失了,冥冥中上空的神念在交流:“应该不是这里了。”

        “不是这里么……那可就奇怪了,怎么会到这里就突然消失了呢……”

        “这事情的确奇怪得很,再搜其他地方。”

        “反正这个人肯定就在这座孤竹城之中!”

        “那人之前分明已经都现身了,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他分明还不是圣人修为啊……断断怎没有可能轻易摆脱你我的神识追踪啊?”

        “这个……还是再搜索吧。”

        “我南你北,然后我东你西。”

        “好!”

        ……

        破房子里面,那个痨病少年仍是不断咳嗽,随即把那碗放下,眸子中隐约地闪过一道寒芒!

        这个少年,正是楚阳在这孤竹城众多身份之中的一个。

        一进入,楚阳就开始经营这些身份。现在,已经初步收到了成效,最起码,在他伪装成这样的身份的时候,乃是绝对安全的。

        “那个鹰钩鼻子好生了得,强势反扑之下,一剑就震伤了我的内腑,实力果然远在我上……”楚阳心中寻思:“倘若不是九劫剑天下无双,这一次恐怕真个要阴沟里翻船了……”

        感受着胸腹之间的难抑苦楚,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默运九重天神功缓解伤势。

        如果是平时,无论是药灵之气、生命泉水都能轻易治疗这种伤势,若是再奢侈一点,直接磕一枚九重丹,什么也都好了。

        可是现在却是时不与我,暂时失去了这最大王牌,只能运用最基本的疗伤手段了,所幸九重天神功效力非凡,更有无间断的浓郁灵气为辅,这重伤势顶多几个时辰也就好了

        “在这孤竹城之中,怎么就突然出现了两位圣人级别的高手呢?”楚阳皱紧了眉头:“这两人是哪一方面的呢?若是妖皇天所属的,那还好些,若是墨云天军方的,或者说是三大宗门的隐藏高手……那可就真的有些糟糕了……”

        “以后的行动,务必要留心,更加小心在意,现在可是伤不起的!”

        “不过,用剑罡来发挥屠尽天下又何妨,委实是太犀利了……这一剑的威力,我感觉还没有被完全的挖掘出来,若是威力能够全部发挥,会到什么地步?真是期待啊……”

        楚阳目光闪烁,在细细的思考斟酌着。

        却不知,整座孤竹城,此刻已掀起了一片前所未有的惊涛骇浪!

        上午时分,三大门派所属的人在接到这则消息之后,也都纷纷赶到了这里。

        他们本来就在附近聚集,赶过来自然并不费事。然而真正看到了满地的尸体残骸,整整齐齐的摆开,却也让所有目睹者尽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其中有不少人,眼中瞬时就涌起了泪光。这些尸体之中,有多少是熟人?亲人?兄弟?数万里跋涉来到这里,却再也没有回去的机会!

        面对着一地尸体,数千人竟然在同一时间陷入了难能的寂静之中。

        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的疯狂凶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