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一十章 我自一人当

第八部 第三百一十章 我自一人当

        楚阳沉声说道:“现在形势明显!诸位,要有心理准备。”

        众人沉默着,脸色都是分外难看。

        能够活到现在的,都是心姓沉稳,心意坚定之人,纵然情势恶劣如斯,却也不会生出动摇之意!

        白雨辰长长的叹息一声,道:“来了差不多九千人……这基本上就已经是三大门派九成以上的底蕴了。”

        白雨辰之前乃是本门的第三号人物,他的判断无疑是很有准绳的

        “既然来捉拿我们这些人,低于圣级水准的,根本就拿不出手的。若是以这个水准为准绳,那三大门派加起来,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一万余人而已,这还是传承了数十万年的结果。”

        “看来,他们这次委实是志在必得,铁了心要拿下我等!”白雨辰的声音充满了一种沧桑悲凉之意。他的话,让众人的脸色更加难看。

        “难道我们的门派之中,就没有一个正义之士吗?就没有明辨是非的人吗?”车旭初虽然是新一代的青年种子高手,始终是个年轻人,缺少基本历练,此际激动得满脸通红:“平常大家都是那么道貌岸然、说话掷地有声,似乎一个个都是以拯救江湖道义,拯救天下黎民为己任,为何到了这等时候,却只能屈从于错误,来追杀咱们?”

        “就是,这件事的开端分明就是由九太子强抢民女才引起祸端,难道在墨云天天帝大人眼中,强抢民女就是应该的不成?”有人怒气填膺。

        白雨辰一声长叹:“不外现实而已!天帝陛下眼中,强抢民女无疑是大罪!若做出这等事的,不是九太子而是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恐怕早已经被天帝大人下令处斩,昭告天下!但问题就在于……强抢民女的是太子殿下!”

        “而且太子殿下居然还被杀了!”白雨辰呵呵一笑,充满了讥诮。

        “呵呵……别人的儿子就不是儿子,他自己的儿子就是心肝宝贝!”有人充满了嘲讽的说道:“如此狭隘心胸,怎地有资格坐镇一方天地!”

        “如此卑劣行径,怎么能够让人信服?真是令人寒心!”

        “嘿嘿……”白雨辰一声冷笑,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不外现实而已!你们也不要七嘴八舌的评论什么,愤慨什么,其实说到底,不过就是不甘心罢了。我问你们,若是你们这一次没有到东皇天,没有被逼到无法回头的地步,仍旧在门派的话……遇到这种事,你会不会就在前来围剿我们的队伍之中?”

        这句问话,让所有人都垂下了头。

        只有车旭初大声道:“我不会,我一定不会!”

        白雨辰连声冷笑:“或者你不会,那是因为你还很年轻,没有认清现实!而现实是,绝大多数人都会这么做!既然现实如此,还怨怼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就是了,大不了一死!有什么好愤慨的?这就是江湖!这才是江湖的本质!”

        “天帝大人心疼自己的儿子,不把别人的儿子当儿子,这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于法固然不合,于情却是可悯!你们这么牛逼,为何不去做天帝?人家墨云天帝有能力成为一方天帝,人家就有资格凌驾于法则法规之上!”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嘴把式有用吗?现在比的是谁的拳头更硬!所谓道理,不过狗屁!所谓公平,不过笑话!所谓法制,对于上位者就只是一纸空谈!所谓民心……此刻还有什么用?至少对我们眼下,是没有意义的!”

        “若是看不透这一点,就不要说什么闯荡江湖!”白雨辰声音虽然低,却是声色俱厉:“如不是楚庄主,我们这会早已经尸骨都烂了朽了,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多亏了楚庄主出生入死的尽力周全,你们还要在这里鼓噪不休,老夫都替你们丢脸,门派精英?我呸!”

        一席话,让所有人的脸色都涨得通红,垂下头去,再也无人开口说话。

        楚阳长长叹息一声,道:“事已至此,说这些也无用,说起来大家也只是心头有些不服气,发发牢搔而已,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这一点我还是相信的。”

        白雨辰见楚阳说了话,也就借坡下驴,不再群骂了,恭声道:“是,庄主说的是。”

        其实他何尝不知,这些人的愤怒只是因为不甘心、不服气;对于行动起来,没有半点影响。但这样的怒气若是不能即时平息下去,恐怕早晚有一天也会冲动一下。、

        一个人冲动,很可能就会连带葬送了这里的所有人!

        这一节可是万万不能不防!

        “事已至此,大家跟他拼了!”几个人脸色涨得通红,低声怒吼!

        “对!跟他们拼了!他不仁,勿怪我们不义!”

        “拼了!拼了!”

        楚阳一声低喝:“肃静!”

        大家沸腾的情绪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个个气喘吁吁望着楚阳。

        “在这里,我宣布一件事!”楚阳脸色严肃:“眼前情势严峻如斯,现在你们对于他们来说,任何的易容乔装,都是枉然,没有意义。”

        “所以,在此期间内,任何人都不得外出,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例外!”楚阳扔下两个空间戒指,道:“这里面有你们所需要的食物和清水,以及一些修炼用的灵药丹药。聊胜于无……”

        众人一阵沉默之后,白雨辰突然叹息:“庄主,还是让我们出去吧,索姓与他们正面的做过一场,也算是了结了这场恩怨是非,与往昔,做个告别!”

        众人同时抬头。

        显然,这并不是白雨辰个人的意思。

        大家都是江湖人,而且每个人都有一身不俗的艺业,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

        若是敌人来了,自己却只能龟缩在地洞里,有如老鼠一般躲藏,那滋味简直比死还难受!

        楚阳沉默了一下,说道:“不行的!你们不能出手,更加不能出面;因为,只要你们一旦出手了,无论是否造成了伤亡;你们在那边的亲人和家族,都注定完了。”

        车旭初涨红着脸:“但是我们这一路,跟梦无涯他们的军队已经战斗了八万里!该得罪的,早已经得罪尽了,还怕什么?”

        “不一样的,之前的战斗与这一次的敌人有本质姓的区别!”楚阳肃然道:“墨云天帝身为一方天帝,若是因为此事迁怒于家人,无疑显得气量狭小,而且,负面影响只会更大,对此,即便是元天限也不得不顾忌。”

        “但你们若是出手对付了本门派中人,他们在门派之中的亲信或者亲人上门刁难,或者破坏,迫害,却是防不胜防的。”

        “所以这一次……你们决计不能出手。”楚阳微笑道:“我想,你们的家人现在就已经够难受的了……就不要再为他们雪上加霜了。你们既然跟着我,那么这一方面,我就必须要考虑到。”

        白雨辰等人同时站了起来,满脸感激之色,发自肺腑的说道:“庄主大人的心意,我等感激无限,多谢了。”

        楚阳淡淡的笑了笑:“大丈夫行事,有所为有所不为,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可是丑话须得说在前面,我们已经做到最好了;而且那边的人即便是被我杀死的,绝大部分仍都保留了完整尸身……也为他们想过。但若是就算是已经如此,那边的亲人还是遭受了……毒手……那我也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是!”所有人都是心悦诚服,作为一个领导者,楚阳能够设身处地为属下想到了这么细致,众人早已经是感激莫名!

        “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强,不够与对方正面决战,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杀到墨云天,找元天限索回这笔血债;更能接回那边的亲人!”楚阳深深吐了一口气:“所以诸君……请努力吧!”

        所有人沉默着看着楚阳挥手离去,人人心中都在回荡着楚阳的话。

        “在这乱世,实力才是根本所在!”

        大家都觉得心中暖洋洋的,自从出事以来,一直担心着家里的亲人被害,一直提心吊胆,睡不安寝,食不甘味。

        但楚阳这席话出来,大家却突然觉得心中安定了下来。

        有了希望,才有对未来的憧憬,有了这份憧憬,才有继续下去的动力!

        咱们能顾及的,能做的,庄主已经都想到了,都做了,而且还都做到了极致。若是做到这样那边还出了事,那就是真的没办法了。

        担心还是担心,但始终是鞭长莫及!

        ……

        楚阳再出,又恢复了之前那病怏怏的少年神态;搞得整个院子里,全是药香味道。

        如此浓郁的药味,引起了一天之内不下数百波人员神念探索或者登门查看,但一看是这么一个活不了几天就要死的痨病少年,就全都没了兴致。

        此刻,天色已经近午。

        楚阳仍旧不断咳嗽着,艰难地关上大门,佝偻着腰,走了出去,去向,正是本地菜市场的方向;萧瑟的寒风吹在他的身上,已经浆洗得发白的破旧衣衫随风飘动,一派凄凉。

        所有看到他身影的人,都是忍不住一声长长的叹息。

        少年薄命,岂能不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