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太子爷闯荡江湖

第八部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太子爷闯荡江湖

        “劫难神魂就一般意义上确实是杀不死打不烂的存在,。但这却并不代表,他就是无敌的。”鬼蜮大长老阴沉沉的说道:“要不然,这个世界岂不就完全成了劫难神魂的天下?”

        他转过头看着铁剑门大长老说道:“听说梦将军之前就曾经用风雷灭重创了劫难神魂!”

        铁剑门大长老一怔:“恩?”

        “对付劫难神魂,单凭咱们鬼蜮肯定是不成的了,”鬼蜮大长老叹了一口气:“我们鬼蜮的功法偏重于阴寒死气,对于劫难神魂来说,这些东西反而是大补之物,换言之,劫难神魂是最为克制我们一派的存在。所以若想要对付这劫难神魂,恐怖就需要你们两派出大力气了!”

        他看着铁剑门的大长老,淡淡道:“听说铁剑门历代保存有一件至宝,叫做光明煌玉,擅克世间阴寒死灵之物,这一次千山万水跋涉,老朽却不相信,在如此生死存亡的时候,还将它留在藏宝库里蒙尘,在这个当口,正是通力合作之时,贵派若有能力应付,望求不遗余力,共度难关。”

        他眯着眼睛笑着,而铁剑门大长老的脸色却已经变得如同苦瓜一般,深深的叹气。

        ……

        在这两夜一天的不长时间里,在孤竹城中的三大门派就仿佛进入了地狱一般。

        时刻为死亡阴影笼罩!

        而同在孤竹城的谈昙与妖宁宁两大二货,此刻却正是玩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乐不思楚。

        妖宁宁坚决地拒绝了胡马二老的跟随,与谈昙在孤竹城里玩得不亦乐乎。而胡叔叔和马叔叔见谈昙言谈举止行事做派虽然相当不着调,但却也不是那种特别的胡闹,至少那些下流银秽的地方,谈昙是绝对不会去涉足滴。

        有这点为大前提,两老总算是稍稍放心,只是单纯用神念笼罩;确定方位,也就不再紧紧跟随,寸步不离。

        反正孤竹城一共就老婆屁股那么大点地方,即使真有危险,以这俩人的修为,怎么也能支持片刻,有那片刻光景,他们两老怎么也赶去了!

        妖后之前已有谕令,给太子爷一定的历练空间,难得有谈昙这样得某太子欢心的人,一旦错过,还真怕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

        某赌场。

        “看到没,这种情况就应该压大了。”谈昙一边循循善诱,一边随手抓起一把紫云币,“啪”的拍在赌桌上。

        “有道理。”妖宁宁连连搓手,连连点头,大表赞同,更为赞叹。

        “怎么样,兴奋吧?”谈昙问道。

        “嗯嗯。”妖宁宁满脸通红,有些不解:“谈哥,你说也怪啊,钱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一个数字罢了,就算是这整个赌场白送给我,我也未必稀罕,怎么我还会为了这么点输赢而感到兴奋?是真兴奋哪,一点都不掺假的那种!”

        某太子思来想去,始终是大惑不解。

        殊不知赌姓本就是人的天姓所在,就算再不想赌、再不缺钱的人,一旦有了不劳而获的机会,哪怕最终所得只有很少很少,也会觉得兴奋的。

        这与财富的价值无关,只是人之本姓所归。

        放纵了,就是赌徒,可能恒久沉迷,克制了,就是英雄,锻造不朽传说。

        当然,妖宁宁这种仍然是属于另类的超级贵族,或者说是眼界太低了,目光太高了。

        说句不客气的话,妖宁宁若是说想要钱,整个妖皇天的钱骨子里都可以说是他的;毕竟妖后陛下膝下,可就只有他这一根毛。

        不像别的天地,天帝陛下那么多儿子……

        将来不传位给他,传给谁》?所以说这哥们只不过是在跟着谈昙‘寻找江湖的感觉’……而已。

        对于谈昙这等做法,胡叔叔和马叔叔相对无语:你说的那什么快意恩仇仗剑天下,万水千人一剑独行……就是去赌场赌钱?还要赌得那么小?

        我真想啐你一脸唾沫!

        买定离手,赌桌上骰子哗啦啦啦一声响,开出来——果然是大!

        “哇哈哈哈……”妖宁宁一蹦三丈高,险险碰到房梁,当真兴奋至极!欢欣大声道:“我赢了!我赢了哈哈哈……”

        旁边的一干人等无限鄙视的目光同时看过来。

        这混蛋玩意,之前都已经输了几十万紫云币进去,现在一共才赢回来了几十个,居然就这么高兴、开心甚至是兴奋……居然都已经手舞足蹈了……

        这样的败家子,幸亏不是我儿子,生他出来,还不如一下子弄墙上,不用如今这么眼晕。

        这要是我儿子,今天非被他气出神经病来必可。

        接下来,貌似赌运不在,谈昙带着妖宁宁在赌场之中大输而特输,两人同时期待,同时叹气,同时沮丧,同时……

        “看到没?这就是江湖!这就是阅历!?”谈昙说道:“你看到没,俺们基本没赢过吧?这就是江湖经验了。”

        妖宁宁愣愣点头。头脑中猛然一晕:这个……输钱跟江湖、跟阅历有啥关系呢?

        “看来你真是从来都没跑过江湖,温室里的花朵啊,你也不想想,赌骰子这玩意,非大即小,输赢几率一半而已,就算输,也有一定限度,可是咱们竟是一路输下来,咱们的运气可能这么背吗?你道怎地?!”

        谈昙歪着眉毛,很有些气急败坏,妖宁宁可以不在乎输多少钱,但谈昙却是真心的心疼啊,因为现在所用的全都是他谈昙的钱来着!

        妈的,老子辛辛苦苦、费劲巴力、连劫带强弄来的钱就这么哗啦啦的进入了别人的腰包,怎么可以!

        妖宁宁这会仍是没反应过来,虽然也觉得谈昙说得很有道理,他们两兄弟的运道怎么会差得了呢,那就是肯定有问题的,问题在哪呢?下意识的问道:“谈哥,你说这其中的问题在哪里呢?!”

        谈昙眼珠一转,道:“问题很简单,这赌场作弊呗!把咱俩,尤其是你当羊牯了!而我之前一直没有点破这件事,就是想用事实来点醒你,赌钱没问题,但跟作弊的玩,却是怎么玩都是输的,那就没意思。”

        “恩,是这样的,我明白了,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走人吗?”妖宁宁孺子可教的连连点头!

        “你还真是羊牯,咱们要是真走了,他们作弊骗咱们不就得逞了吗?应付现在的局面,首先就要打破这种坏运气,就要如此做了。”谈昙神秘的说道。

        妖宁宁眨着眼,迷惘道:“咋作啊?”

        却见谈昙雷霆万钧的一脚踢在一张麻将桌上,顿时麻将桌凌空飞起,在空中哗啦啦散了架,谈昙一声大吼,跳到另一张桌子上,一脚一扫,哗啦啦什么赌具、筹码都落在地上,破口大骂道:“他妈的!这个赌场作弊!”

        顿时一雷天下响!所有人都惊呆了!

        谈昙振臂大呼:“这个赌场作弊,把老子兄弟当羊牯,害老子已经输了好几百万,老子饶不了你们!”

        妖宁宁顿觉心领神会,明白了其中神髓,“哐”的一脚将另一张台子踢翻,兴高采烈地叫道:“对!就是赌场作弊,要不我们怎么一直输呢!”

        不少人露出同情之色,却不是对赌场,而是对两个二货:看来这俩二货真是输晕了头,急眼了。也不想想,这个赌场背后可是大有来头的……

        再说了,赌博赌博,一直输有什么稀奇?要是一直赢……那才稀奇呢!这货简直就是个二!

        还是超级二!

        “将这两个小子给我拿下!”一个森冷的声音说道。

        赌场中的打手们一个个蜂拥而上。一个个眼中都是残虐。好久都没人来闹事了,今天总算可以松松筋骨,开开洋荤了!

        “作弊还敢动手打人!”谈昙大呼小叫,跳下桌子,二话不说,即时大打出手!

        妖宁宁更是义愤填膺,觉得这赌场处事太不应该了。你说你个开赌场的,不就是让我们赢钱的么?如今作弊害我们输了钱了,居然还要打人?简直就是太不通情理了!

        这还有王法吗?

        抢在谈昙前面,大怒道:“你们作弊也就罢了,还要打人,天底下那有这样的道理!本…公子今天要替天行道!”啪啪两巴掌,先前的两个大汉就率先飞了出去,随即,太子爷如同虎入羊群,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真是英雄八面,杀气腾腾。

        可怜这一个偏远地区、小小的孤竹城的赌馆能有什么高手护卫?

        能经得住一位圣位高手摧残蹂躏!

        而这位太子爷居然一边打人一边还委屈无限,口沫四溅的大叫:“你们作弊被我们发现了还敢动手打人!你们还讲不讲道理!还有没有王法了,真当妖皇天是你们家的地盘了……”

        所有听到这番话的人都是真心的恶寒了一下。

        我了个去!

        你妹的,现在全场之中就你们两个人不讲道理,不遵王法,你们居然还恶人先告状了。

        我们这么些人都没发现人家赌场作弊了,怎么你们说作弊就作弊,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啊,你们以为你们的老爸是雪泪寒,老妈是妖后啊!

        还好意思说人家这么的无法无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