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一十八章 你知道爷是谁么?

第八部 第三百一十八章 你知道爷是谁么?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住砰砰乱跳的心脏,悄无声息地将身子隐蔽了起来。

        他这边才刚刚藏好,四下里已经有无数的人潮,从他身边卷了过去。

        向着前方的谈昙两人狂卷而去!

        杀意凛然!

        那边都是三大门派的人?!

        楚阳瞬时已经认出来了,但又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情形.

        因为,那些家伙似乎已经处于随时都会崩溃的恶劣状况之中……

        貌似是因为太愤怒了?!

        一个个的眼睛赤红,血贯瞳仁,还有怒发冲冠……那是一种恍若要吃人的节奏!

        谈昙到底对他们做什么了?怎地能够让这些人一个个都变成了现在这个德行呢?

        楚阳很有些诧异,因为情况真的太诡异的说。

        至少这状况在楚阳眼中确实是诡异莫名的!

        哥之前杀了他们那么多人,貌似也没有让他们崩溃到如此地步吧?!

        凭一个谈昙,又怎么可能做到呢?

        谈昙虽然天赋异禀,修行进度在众家兄弟之中也就略在自己之下,但这已经是极限了好不好。

        自己来到九重天阕迭有奇遇,进境之速已经去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圣人之下,再无敌手,这种成就说句老实话,至少得有一半都是来自于外力,再有就是九重天神功給力等等,谈昙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追上自己的。

        刚才惊鸿一瞥已经可以确定谈昙目前修为大抵也就在圣位中阶水准,虽然已经很是难能可贵了,但顶多也就可应付同等次,乃至于稍高一个小境界的高手,换言之,只要是天人层次的高手,谈昙就绝对不是其敌。

        至于他的那个伙伴,虽然实力比谈昙还要强不少,已臻圣位巅峰,但也就如此而已,这个实力面对天人层次的高手,仍旧是白给啊,毕竟不是人人都如修炼了九重天神功的自己那么給力!

        可,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俩人把面前的那么一大票人统统都给激怒了,而且还是激怒到随时可能崩溃的边缘!

        咋回事?

        当然,楚阳心中诧异,但却来不及深究。因为现在的情势,已经到了很恶劣的地步。

        他紧紧皱起眉头,心中急速的思考着对策,但他思来想去,却想不出半点可以解决目前危机的方法。

        现在的情形是,谈昙和另外那个家伙已经被人家团团包围了。

        三大宗门的那些人明显是来找他们算账的,而且个中不乏高手,光天人层次的高手就不在少数。情况可谓是岌岌可危。

        谈昙和那家伙的修为,貌似加起来都不如自己高,这是显而易见。

        而若是真正正面对阵,就算是自己亲自出手,遇到这样的场面也就只有一个“死”字而已。

        别看楚阳之前八面威风,实际上之前的诸多战果绝大程度都是建立在突袭、偷袭等有利天时上,还有就是九劫剑、九劫剑法实在太犀利了,还有九重天神功的宏大原动力,若说楚阳的真实实力,一对一,圣人之下那是肯定没对手,但是正面对决,还要以一敌众,仍是要玩完滴!

        那要怎么办呢?

        楚阳心急如焚。

        唯一确定的一点是,自己就算出去,也不能让他们以为谈昙和自己是一伙的,要不然,谈昙才真的要被自己给连累死了。

        但,眼前这个危机,到底要如何解决是好呢?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神转为坚决。

        管他什么危机,什么险阻,现在都管不了了!

        楚阳并不知道妖宁宁的身份;也并不知道谈昙他们有什么依仗,他只知道,自己的兄弟这会陷入了危机,随时可能玩完。

        再说,以谈昙平素为人的姓格,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做出这等事,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了!

        至于旁边那家伙……明明比谈昙修为更高,还要对谈昙一副崇拜的德行,其智商高度如何已经可想而知。

        不能指望了!

        这样的家伙,你还指望他有什么谋而后动或者是强悍的底牌……

        楚御座下意识摇摇头,哎,那也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所以楚御座准备拼命了。

        便在这时,听到那边一声突兀暴吼:“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全都上,把人给我围起来!一群废物”

        大地都貌似因为这声音颤了一颤。

        这个声音楚阳并不陌生,就是那个实力极为坚强的鬼蜮大长老!

        “拿下!”鬼蜮大长老连问都不问了,现在早已经被眼前种种气得快要疯了,还问什么劲?现在都已经被人骑在头上拉屎了,若是还要上来盘盘道……那才是真正的傻逼呢。

        “慢着!”两个人一起叫出口。

        正欲往前逼近的三大门派高手们都是一怔。

        说话的正是谈昙和妖宁宁。

        只见谈大魔王仰着鼻孔,对鬼蜮大长老说道:“我说那老头,你知道爷是谁么?你知道爷什么身份吗?敢冒犯爷,你丫的就不怕满门尽绝,鸡犬不留吗?!”

        谈昙也不是全然的没心机没算计,这个刚来的老头,实力之强大,已经超出了自己能应付的极限,硬拼只怕不是办法,干脆攻心吧!

        攻心是攻心,却还不想失了威风,失了身份,于是乎就来了这么一句,很标准的谈昙理念!

        只这一句气场十足,霸道猖狂的说话,直接就把本就已经暴跳如雷的鬼蜮大长老气得更加是风中凌乱了。

        哆嗦着嘴唇,这一刻真是将这丑货活活吞了的心都有了。

        你是谁?你还能是谁?你但凡有点身份,也不能拦路抢劫吧?

        大长老这边正要说话,却见一边的妖宁宁学着谈昙的样子仰着脸对鬼蜮大长老说道:“放肆!刚来那老头,你知道爷是谁么?!敢冒犯爷,你就不怕满门被诛,祸灭九族吗?”

        鬼蜮大长老直接就疯了,这都什么人啊,一个两个,装什么大瓣蒜,不就是俩劫道的么?!

        还满门尽绝,鸡犬不留?还满门被诛,祸灭九族?!

        你以为你是雪泪寒呢?还是以为你是元天限?再不是妖后?!

        “拿下拿下拿下!”鬼蜮大长老大吼:“不用拿下了,所有人都给我全力出手,直接剁了!扔出去喂狗!”

        一张脸这会已经都气得发紫了。

        已经多少年没发过这么大的火了,这一次实在是无法忍受了。

        锵锵锵,刀剑纷纷出鞘。

        便在这时,暗影处的楚阳终于横下心来,突然一掠而出。

        自己的兄弟危在旦夕!我一定要救他脱困!

        但,敌人云集,高手众多!

        我绝对不是对手的!

        可是兄弟有难,不管那么多了,尽力拼了!

        在这种绝境反弹的特定情况之下,楚阳心中的战意猛地被压迫到了极致,一剑出手,浑然无我!他只是凭着本能在出剑!

        心中唯有一念——

        下意识地挑选自己所有招法中威力最大的一招!

        但就是在这样的绝境之中,却莫名地激发出了自身无限的潜力!

        九个丹田的全部元力,在一瞬间的时间里全数抽空,点滴无余。

        瞬时之间,满天满地突然间充满了凛冽杀意!

        屠尽天下又何妨!

        楚阳在极度的焦急与担心之中,竟然成功的用出来那威力最大的一招!

        迄今为止,九劫剑法的终极一招!

        屠尽天下又何妨的终极变招!

        在剑招还在筹备的时候——

        整片天地的能量突然因某种状况而瞬时抽空!

        足足方圆千丈以内的人群全部都感觉到在这同一时间里竟再也无法呼吸!

        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声压迫,突然笼罩了这里!

        刚要出动的胡叔叔和马叔叔突然顿住!

        眼中闪过一丝莫名惊恐,望着某一方向。作为拥有圣人初级巅峰实力的他们,他们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知道这样的气息的由来。这样的气息,又是因为什么才能产生出来的!

        那是终极杀戮!

        毫无人姓,毫无顾忌的杀戮!

        而且,这种终结杀戮唯有在圣人修为层次的强者全无保留的倾力一击,才能出现这样的气场!

        是谁?

        到底是谁?

        是哪一位圣人居然在这种时候发疯了呢?

        须臾,一道充满疯狂毁灭意味的恢弘剑光,就在三大门派众人身后猛地亮起!

        这一刻,连当空的烈阳都失去了光芒一般。

        虽然是大白天,但众人却很真实的感觉到,在那辉煌无极限的剑光映照之下,原本的青天白曰,竟然黯然无光,与黑夜一般无二!

        剑光极速划空而来,速度超过了流光数十倍,却又带给人的视觉以无比缓慢的感觉一般。这种完全截然相反的对立感觉,让感受到这意境的每一个人都几乎发狂了。

        与此同时,谈昙的耳中突然传来一个细如蚊蚋的传音:“你个混账东西!还不快走!”

        一道剑光怒龙一般飞起,金龙一般狂猛驰骋,瞬间变幻成星河倒泄,浩浩荡荡的进入了人群!

        鬼蜮的大长老正处在最前方的位置上,豁然转身,他之修为在在场众人之中最高,也唯有他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瞬时心胆俱裂,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快躲~~~~!”

        但宏大剑光已经冲进了密集的人群之中,轰然爆炸!

        活像是整个天下所有的水晶都在这一刻集中在这里怦然破碎了一般!那般斑斓璀璨,那般空间碎裂无数折痕!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