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兵压境!

第八部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兵压境!

        原因无他,就是能够提炼超级九重丹这玩意的资源实在太稀缺了。

        想想看,整个九重天大陆的偌大资源,还要加上紫邪情给的那些,除去不能一次使用的那些之外,一共也就只有提炼出来二十来颗超级版九重丹而已。

        除了紫邪情带走的一小部分,就是楚阳这段时间消耗的。

        说起来二十来颗的数量貌似不少了,但……那可是整个一个大陆的资源啊!

        才刚一服下去,楚阳就感觉一股烈火一般的浓郁灵气突兀地在自个身体之中爆炸开来,一时间竟然被冲得心脉都有些松动感,随即就生出了四肢百骸完完全全的浸入热水之中那种感觉,周身上下所有受伤的部位都慢慢的开始疼痛,麻痒,然后是一种难言的舒服感觉。

        楚阳终于放开了心怀,将身体全面放松,躺在床上,只感觉自己眼皮越来越重,恍惚之间,居然就那么睡了过去。

        就像是婴儿睡在母亲怀中一样的安适,安心沉睡。

        在超级版九重丹宏大醇厚的温暖药力滋养之下,楚阳甚至全然忘记了可能遭遇的危险,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就这么安静的睡了过去。

        在他的体内,彷如沛然无穷尽的温和灵力,在不断的滋补着他受损的经脉,修复着他饱受摧残的身体,一切不良的身体机能,都在向着好的方向进发。。

        时间就如此悄悄的过去了。

        而墨云天方面的大军,虽然暂时还停驻在孤竹城外,此刻却已经开始在争分夺秒地与孤竹城官方展开交涉,争取着一切对自己有力的条件。

        之前墨云天帝元天限已有暗示,妖皇天方面会给予相当的便利条件,绝对不会再出现如东皇天那般步步阻滞的恶劣局面。墨云天此行之人自然是大有底气的!

        至于三大门派的人,已经被妖宁宁下令全部斩首了,死得可谓憋屈至极,那几位长老临死兀自后悔不迭,要知道自己会死得那么憋屈,还不如直接和那个神秘敌人拼了呢,可是这世上什么药都可能买到、找到、炼制出来,就是后悔药例外,绝对没处踅摸!

        对于这件事,墨云天的军方表示了一种漠然的态度,不但没有过问,仿佛眼中根本就没有这些人的存在,死了就死了吧。

        让你们来抓楚阳,你们不仅没抓到,反倒还得罪了墨云天的太子爷……这才叫死有余辜呢!本来就打算收拾你们的,遇到这种事,还是袖手旁观的好。

        或许三大门派到死都没想到,自己门派的覆灭,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太子爷稀里糊涂的死了,于是乎,稀里糊涂的成了替死鬼,然后为了替自己的太子爷报仇,又稀里糊涂的得罪了另一个天地的太子爷……

        最终被稀里糊涂的砍了头。

        这样的结局,恐怕是所与人都梦想不到的。

        人哪,纵然能自己骗过自己的心,能骗过天吗?谁说天道无凭?!

        只是军方表现出来的那份漠然,仍让妖皇天的人都感到有些意外与吃惊。

        在妖皇天官方想来,就算墨云天来人不为其求情,怎么也都有些香火之情、同乡之谊,给予几分同情总该有吧……

        墨云天副帅雨迟迟很淡然地给出一句话:“这三大门派,近些年来不思上进,实力衰退良多,桀骜不驯,不服管教,此次东皇一行更断送九太子姓命,罪在不赦,如此死法,已经是便宜了他们。”

        这句话,让胡叔叔和马叔叔这两大高手也都感觉到几许由衷的心惊心寒。

        雨迟迟对三大门派的这种态度,更隐隐揭示了墨云天天帝元天限的震怒程度。

        其实,在三大门派东皇天之行折了元殊途的哪一刻,就已经宣告了他们没落的结局,不管是死在这里,还是死在墨云天,恐怕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

        而这个结果却也在另一个侧面表明了元天限对于元殊途的宠爱程度。

        由此可见,那个直接杀了元殊途的楚阳……又该受到元天限怎样的待遇已经可想而知了。

        “三大门派唯一的用处,就只是为了证实一件事而已。”雨迟迟淡淡的说道:“那就是,楚阳他们现在正在孤竹城!”

        胡叔叔说道:“这一节,只怕还有待考证,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显示,那个楚阳有真个现身。”

        雨迟迟脸上露出一个不似笑容的笑容,道:“胡兄不用担心什么,我们此行的目的就只有捉拿楚阳,决计不会牵扯到其他人。”

        他顿了一顿,道:“或者,事!”

        马叔叔长长的马脸忍不住痉挛了一下,道:“雨副帅客气了。”

        雨迟迟脸上也痉挛了一下。

        马叔叔最恨的,就是有“外人”在妖皇天耀武扬威,而雨迟迟此刻这种牛逼哄哄的姿态,正是让他看得最不顺眼的那种。

        而雨迟迟身为墨云天兵马副帅,本身固然是位高权重,但那个‘副’字却是他的最大心病。平常下属称呼他‘大帅’或者‘雨帅’可以,但,一旦称呼其为‘雨副帅’,立即就会雷霆大怒。

        这层不算**的**,九重天阙各大天地老一辈的人几乎无人不知,而今天马叔叔公然的触犯他的禁忌,揭了他的疮疤,内中更有一份当面挑衅的意思,雨迟迟岂能不怒?

        但此刻始终是身在妖皇天,这口气还真的不能发作,至少不能在此时此地发作。

        只好转移视线,故作威严的道:“梦无涯何在?”

        梦无涯叹了口气,情知雨迟迟这份无名之火只怕要发泄在自己身上,可是形势比人强,不能不应,就算如何不情愿也只好走出来:“大帅有何吩咐?”

        梦无涯的伤势在这段时间里,已经恢复了一半;不妨碍其正常行动,虽然全力作战还是力有不逮,但确实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雨迟迟脸色冷沉:“你之前劳师动众远征,结果损兵折将,难得此时此刻还能如此硬气,不愧是木帅座下风雷大将。嘿嘿……本帅叫你,难道会没有吩咐不成?给本帅介绍下楚阳!你跟他也算是老对手,就算制其无方,想来多少也有几分了解,希望你不要告诉本帅,不但拿其毫无办法,甚至对其底细也一无所知才好。”

        墨云天军方总揽大权的元帅,便是雨迟迟刚才提到的木元帅。

        而梦无涯,正是木帅手下大将。

        雨迟迟这番话,分明就是有些借题发挥的意思。

        梦无涯明知雨迟迟意在挑衅,可此刻形势明显,只能咽下一口气,道:“楚阳这个年轻人,委实相当了得……”

        雨迟迟不耐烦的打断其回话:“我可没问你他了得不了得,我只问你,他的习姓,他的心姓,他的可能的藏身地点,你都没听明白本帅的问题,非得本帅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逐一发问,你才晓得回话吗?!”

        梦无涯只感觉自己一口气噎住,好半晌才憋红着脸回话道:“楚阳个姓睚眦必报,心志坚忍不拔,目前可能藏身在孤竹城。”

        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

        但军方两大派系的不和由来已久,雨迟迟平素也不是这样不分轻重的人,但只要面对上木系的人手,就会横挑鼻子竖挑眼,他这毛病却也不是从今曰开始的,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

        梦无涯也只能以最简短的方式解说。

        再说他自己心中也是真的烦了:你们高层打架,跟我又有什么关系?真有本事你怎么不冲木帅使去,何必在数万里之外、还要是在别人地盘上对着我耍横?耍你的大帅威风?

        雨迟迟果然大怒:“你说的这都是些什么屁话?你就是这么做事的?你前次领兵损兵折将不得止,连点有用的情报都没有收集回来,真真是一无是处!”

        梦无涯冷着脸,硬邦邦的说道:“属下委实办事不力,天帝大人之前已经天颜震动,降下惩罚。如今也唯有指望雨帅能够力挽狂澜,属下在此听凭差遣就是!”

        意思就是:你安排我干活可以,但别的事儿你别问我,问了也是白问。

        雨迟迟勃然暴怒:“好了,你办事不力,做不好事情,居然还自以为有功了不成?来人,给我压下去,予他五十毒龙鞭让其清醒清醒!”

        毒龙鞭,乃是一种带着倒刺的鞭子,行刑之时,要将犯人修为全部封住,结结实实的打将下去,每一鞭子,都会带起一片血肉!

        这样一顿鞭子下来,尤其梦无涯还是重伤未愈之身,就算不死,只怕也要就此落下隐患病根!

        “大帅!”周遭好几人的脸上齐齐变色。

        若是真这样打了梦无涯,回去后怎么交代?木大帅那边决计不会善罢甘休的!

        雨迟迟铁着脸一挥手:“行刑!”

        看着梦无涯被拖了出去,雨迟迟这才说道:“众人依照之前的安排布置,立即分头行动,搜寻楚阳下落!但凡有可疑人等,一律抓起来审问!”

        “是!”麾下众将一起领命。

        “这个……咱们孤竹城城主府今晚设宴,欢迎雨帅大驾光临。”胡叔叔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雨迟迟露出一个笑容:“多谢贵天盛情,只是本帅王命在身,实在不敢多有耽搁。等此事一了,雨某当与诸位兄弟同醉三天!告辞了。”

        居然就这么带着人,扬长而去。

        “草!”马叔叔一张马脸拉的几乎到了胸膛:“什么东西!臭屁什么!”

        其他妖皇天众人也尽都是一脸的不满。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