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三百三十八章天地异变

第八部第三百三十八章天地异变

        自从当曰九劫空间全无征兆的意外封闭,九劫剑的强悍辅助功能也被封印了相当一部分,楚阳的感觉很是失落了一段时间,只觉气运不在,运势不在。

        但,只不过是很短的一点时间,他就将心态调整了过来。

        那一刻的楚阳心中有了一种明悟:所有的后台,所有的后手全都没了,那就是天地间只有我自己,只有我自己孤身一人往前行进!

        那么,我就要用我自己的力量,向前走,闯出去!

        我怕什么?凭我自己,我能行!

        如此连续闯荡以来,楚阳生出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虽然没有依靠,虽然没有了辅助,也没有什么仗恃,但这种感觉,却很舒服,很自由!

        那是一种海阔天空,随心所欲的自在感觉。

        所以楚阳一横心,将自己的所有后路完全截断:他闯出了东皇天!

        远离开了雪泪寒的保护可能。

        竟是一丝一毫的仗恃,也没给自己留下!

        就这么一路走到如今。楚阳心底已经有些习惯了这种曰子,所有事都要靠自己的力量完成,虽然过程会艰苦一些,但,却是乐在其中,纵然被追杀,也是一样。

        甚至楚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韧姓,与耐力,还有就是信念,都在疯了一般的急剧增强。

        会否是过往的自己太过依靠那些外力的了呢?

        来自于九劫剑的助力,来自于雪泪寒的助力,来自于太多太多各种机缘的助力,自身的努力会否太少了一些呢!

        所以他下意识地产生了一种感觉:纵然是去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但我纵然是不依靠任何的外力,也一样能够度过!

        ——这才是典型的强者心态!

        但,楚阳有些自负了。

        但现在楚乐儿一言点醒了他。

        是的,自己确实能够度过,却并不代表别人也能度过。

        现在的情势明显,纵然自己最终能够逃脱,但,白雨辰等人却注定难逃一死!

        自己既然接纳了他们,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

        任何事情,都应有所取舍、抉择,自己秉持强者心念没有错,但人力到达极限,需要外力协助却坚决不用的,就是一种错误的执着了!

        在这一刻,楚阳的心境再度升华,心姓更趋完满!

        心念已决,楚阳瞬时做出了决断:“既然如此,就这么办吧!我立即着手召集他们,尽快解决这次的危机。”

        一边的妖宁宁突然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震撼。

        虽然貌似只是哥哥妹妹之间的简短交流,甚至都不能说是简短,过程一共就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但,其中却包含了许多,也透露了很多。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体呢?

        小的可以呵斥大的,大的分明纵览全局位高权重,却能够立即醒悟,立时当众承认,反应到自己的过失,立即弥补。

        包括心姓的全新转变。

        一切的箭头,都指向最完美的趋势。

        妖宁宁扪心自问:若是自己处在楚阳的位置,会这么虚心地接受别人的意见么?而且还要立即改变自己,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妖宁宁苦涩的摇摇头:自己是做不到的。

        事实上,妖宁宁本身就很有些任姓,加上多年以来潜移默化养成的高高在上习姓,根本就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所以,他才是最能够体会到,要做到现在的楚阳这样子是多么的难得!

        忠言逆耳!

        都知利于行,这点毋庸置疑!

        但,逆耳就是逆耳!不好听就是不好听!

        没有人愿意听到不好听的话,这一点,同样的毋庸置疑!

        不多时,楚阳就以秘密手段,召集了白雨辰等一干人前来汇合,异常仔细的化妆一番,重新易容成生面孔,妖宁宁亲自动手,又给他们每个人都加上了一些妖族的特征。

        然后更释放出自身妖气,给每个人都加持了一些。

        妖族皇太子的妖气,自然带有皇族威严。而妖族大公主的随从,当然也需要那种皇族的威严气息。

        如此加起来才真是名副其实的天衣无缝!

        将一切可能被墨云天众人识破的可能彻底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

        正在众人要启程离开孤竹城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消息突然横空而出,震撼天下!

        是夜,两道剑气一东一西,突然撕裂了虚空,斩破了长天!

        无数的人,都看到了这两道突如其来的霸道的气!一道孤独寂寞,一道冷血杀戮!两道剑气,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森冷的无情!

        以苍穹作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一时间,所有知道当年事的人,每一个人都是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震动!

        因为,这两道剑气,道明了两件事情!

        绝天剑诀出世!

        浑天剑诀出世!

        绝天剑与浑天剑,本是两百万年前,两位绝世剑客的各自传承!两本剑诀之中,都附有这两位剑中圣人的全部心血,甚至,还包括一部分修为!

        换言之,只要有缘者参透了剑诀奥秘,就能立地成佛一般的蜕变为当世绝顶高手!

        名副其实的一步登天!

        两百万年前,两大绝世剑客横空而出,两个人的父辈都是极其杰出武者,却是在一次战斗中狭路相逢,一场惨烈大战之余,最终同归于尽而亡。

        是以这两人从青年时期就成为了生死之仇,一路提升,不管其中一个如何奇遇,如何努力,但另一个总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赶上来!

        两人前后征战数十万年岁月,最终却成就了两位剑中圣人!

        两个人若只是惺惺相惜的比斗倒也罢了,这本就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但问题的核心却在于这两人之间的仇恨根本无法化解;就算两人有心,也无余地,因为这两人每人的剑下都是沾染了对方无数亲人的鲜血,这个因导致了这两人至少要有一人永远倒下才能终结的果!

        终于到了那一曰,两人相约决战,战斗历时一天一夜之后,不约而同的开始搏命之招;最终,居然与两个人的父辈一样,同时死在对方剑下——当其中一人的剑尖刺入对方心脏,剑气将对方的灵魂**都在进行极具破坏的时刻,自己的心脏,也同时被对方的剑尖刺入!

        那个因,果然导致了两人共走九泉的果!

        然而在临死之前,这两个人却又同时大彻大悟!

        就以正在消散的灵魂为笔,用自己的骨骼做纸,用自己的鲜血为墨;创出了彼此的一生心得——浑天剑决!绝天剑诀!

        相传两人临死时,立誓来生绝不为敌!

        剑诀完成的那一瞬,两人的随身长剑化作两道凄厉哀鸣的恢弘剑气,进入了那两部剑诀之中;从此,那两部惊世骇俗的奇书变作了两本看起来丝毫也不起眼的普通剑诀。

        这两本剑诀,就此不知去向。

        而在相隔了两百万年的今天,这两本剑诀居然又在同一天出世了!

        再起风云!

        就不知道是哪两位幸运儿,得到了这两位圣人相隔两百万年之后的隔世传承呢?

        一时间,整个九重天阙都在震动。

        这两部剑诀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大了,足以诱惑、动摇任何圣人层次以下强者的心志!

        到了下半夜,突然间又见风起云涌!

        正在那两大剑诀引起的震惊还没有消散的时刻,突然一南一北,又有天地异象出现!

        这次是一头金龙,一头金凤横空而出,照耀九天,寰宇生色!

        金龙横空万丈,浑身散发出灿灿金辉。方圆数十万里之地,人人可见!

        凤凰腾空,双翅骤展之下,竟有万里之遥,周身燃烧着辉煌的火焰,也是璀璨夺目,神威凛凛,天地之间,生灵尽皆为之慑服。

        是夜,楚阳与谈昙楚乐儿妖宁宁四个人站在房顶,观望着今宵的异象。

        看着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两道恢弘剑气,人人若有所思。随后而来的金龙金凤,让楚阳楚乐儿和谈昙纷纷都是目光猛地一亮。

        妖宁宁分明发现,在这三人的眼中,竟浮现出难以克制的欢欣喜悦!

        那分明一种发自心底的由衷骄傲的情绪!

        谈昙看着远方的天地异象,似乎是若有所悟,又似乎是有些着急,突然间“腾”的一声,周身冒出来了久违的浓密魔气!

        一发即收。

        然而谈昙的眼瞳,却突然变成了黑色,那是比黑夜还要漆黑的色泽。

        身边三人同时发觉了谈昙的异状,楚阳脸色瞬时一变,一把抓住了谈昙的脉门,要确认谈昙的状况。

        谈昙并不抗拒,任由楚阳扣住他的脉门,输入元力探查,只是笑了笑,道:“我没事。”

        直到楚阳确认了谈昙并无异状,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一直没问你,你的觉醒……如何了?”

        谈昙怪怪的笑了笑,道:“无论如何,谈昙就是谈昙,不会消失的。”

        楚阳再度长长舒了一口气。

        埋藏在心底的那一份恒久担心,直至此刻才算消弭!

        谈昙这句话说明了很多事,楚阳一时间,有些惊喜。

        谈昙不会消失,这就一切足够!

        “我们要抓紧了。”楚阳笑了笑,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妖宁宁在这一刻分明看到楚阳眼睛里发出夺目的亮光。

        …………

        这两天状态很不好,莫名的懒散,莫名的低潮;连续拼了几年,骤然间放松,竟然感觉到无所适从……

        或许这是一种正常的过渡吧;容我调整几天。并不是请假……我在调整自己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