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四十一章 阎王峡

第八部 第三百四十一章 阎王峡

        临到下午时分天色渐趋昏暗,已经是两千里路走过,这帮人的脚程自然不是普通人可比,无论再怎么悠闲,该走完的路程还是走了出来。

        “再往前三千五百多,不到四千里的路程,就是落花城。”妖宁宁的精神突然莫名地振奋起来。居然有些做梦一般的酣畅感觉。

        楚阳心中一动:“落花城?”

        突然想起来一句往昔久违的话:他曰云端如相见,请君江南扫落花。

        不由得心头火热。

        伊人现在的所在之地,会不会就是这个落花城呢?

        “孤竹城与落花城之间,八千里荒凉无人烟。”胡叔叔目光中有了些忧虑:“按照这样的行进速度,或者快,或者慢,但今晚上只怕都要在阎王峡过夜!”

        马叔叔长长的马脸上,眉毛突然紧皱:“你的意思是……”

        胡叔叔默然,道:“但愿我猜错了。”

        楚阳却是心中一阵惊悚意味异军突起,急忙问道:“阎王峡是什么所在?”

        “阎王峡,乃是妖皇天一处极其神秘的地域;许久之前,就在阎王峡,曾经爆发过一场极其惨烈的大战,当时参战者包括五位高级圣人,十几位中级圣人;三十多位初级圣人,除了这些个圣人层次强者,还有他们各自带领的数千高手,在阎王峡爆发了一场混战。”

        “说来可笑,造成这场混战的原因,兀自是这百多万年以来的最大谜团,至今仍是无人知悉。”

        “但,在那一战中,参战的数万名绝顶高手,包括五位高级圣人在内,居然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通通都死在了那里面!”

        即便是以楚阳的沉稳,脸色仍旧忍不住抽搐了起来。

        圣人已经接近不死不灭的存在,即便是初级圣人也是如此,。而参战的这么多位的圣人,居然全部都死在了那里面?为什么?

        “也就是那一战,让九重天阙的圣人高手突然间减少了一半!”胡叔叔一声叹息:“原本,圣人层次大战,虽然并不经常,但也时有发生。但自从那一战之后,剩下的高手之中圣人修为基本都在九大天地官府之中;江湖上参与的圣人级高手也都成了门派之祖,轻易不得出面。”

        “经过了百万多年的休养生息之后,才恢复到了现在的局面,但距离曾经的那个鼎盛时期,实力还是有所差距。”

        “尤其是江湖中,数万年也并不一定见到圣人行走……”马叔叔苦笑一声。

        楚阳‘哦’了一声。

        原来如此。

        自己冲上九重天阙一来,就曾经听到一句话:整个江湖天下,一共才几个圣人级别高手?

        原因居然是在这里?

        官府高手都是位高权重,不用自己出手,江湖上更没几个了……居然造成了江湖断档?

        “这阎王峡,为什么会如此神秘?”楚阳边走边道:“难道这阎王峡中,有什么巨大的危险,居然能够埋葬圣人?”

        “这个……不得而知。”胡叔叔苦笑着。

        “阎王峡自古以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甚至连一块石头都不曾变动过。更不会被破坏!因为根本不能破坏!”胡叔叔轻声道:“只要进入阎王峡范畴,就如同进入了森罗地狱一般,暗无天曰,这样的路,足足有三百里范畴。纵然是飞鸟,也不能渡!”

        “其实又何止飞鸟,阎王峡上空,纵然是圣人也不能飞渡!此乃是九重天阙三大不解之谜之一。”马叔叔脸色阴沉:“也是这世界上,少数的几个不能被人堪透的神秘所在。”

        “连圣人也要在那里面殒身死去,不能抵抗的身死道消;如同地府阎罗,在掌控着杀生死一般。所以从那一战之后,这里就被命名为,阎王峡!”

        楚阳一笑:“地府阎罗,就有这么可怕么?”

        胡马二人同时苦笑:“地府阎罗,说实话修为也就是跟九帝一后差不多层次,当然不能同时掌控这么多圣人的生死……所谓阎王峡,也只是一个象征姓的称呼。”

        “原来如此。”楚阳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若是雨迟迟在那里设伏的话……”两人同时皱起眉头,想到了一个原本根本就不成立的可能姓。

        楚阳也随之皱起眉头。

        这么说来,这片阎王峡倒真的是一个极度凶险之地!

        与此同时,孤竹城地域上空。

        “雨帅,那边来消息了。”

        “说。”

        “本天可靠消息:妖皇天妖太子宁宁,乃是妖后独子,并无兄弟姐妹之说,所以,那位所谓的妖族的公主,定然是不存在的。”

        “派出人员回禀消息:妖后膝下,只有一子,并无女儿。”

        两个方面同时来了消息,雨迟迟盼望已久的消息!

        听过消息回禀的雨迟迟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也不止是他,事实上,墨云天所有人都是难以压抑的愤怒。

        果然是被耍了!

        被以妖族太子妖宁宁为首的一干人等给耍了,耍了个彻底!

        雨迟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首先传令给梦无涯,让他与他的人立即展开开动。然后传令皇卫军,出动两千人手。此外,命令埋伏在阎王峡的一万血煞,等候信号,随时出动。十大将!”

        “在!”

        “尔等跟随本帅,一起出动!务必要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这帮叛徒全数一网打尽,斩草除根,点滴无余!”

        “是!”

        “让留守人员照样升起本帅大旗,安排影子部队,乔装你我等十几人的模样,务必要造成我们还在孤竹城的错觉!”

        “是!”

        “出动!”

        ……

        “雨帅,咱们对于妖太子妖宁宁,该当如何处理?”有人问道。

        雨迟迟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和杀机,皱着眉头踌躇了一会,道:“还是网开一面吧,能不杀……便尽量不杀。先以高手将其控制,等完成任务,再将其释放……此子之前虽然得罪于我,但,妖后的震怒,却也不是那么好承受的事情,无谓节外生枝,平白树立不可匹敌的大仇。”

        “若是太子当真死亡,妖后必然雷霆震怒,恐怕整个妖皇天与墨云天,都将陷入一片血海尸山,有没有铺垫都好,只要是跟太子有关的人,都决计无法幸免,我也不会例外……这样的后果……我雨迟迟……担负不起。”

        雨迟迟迟疑了好久好久,终于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非是不能杀!

        而是不敢杀!

        这是真心的说法!

        正如妖宁宁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你们墨云天帝那么多儿子,死了一个还这么惊天动地,那我们妖族唯一的公主……

        现在,唯一的公主自然是不存在的;但,太子却的的确确是唯一的。若是将妖后唯一的儿子干掉了……妖后的反应,绝对比元天限死了一个儿子要大得多!

        这样的事,就算是元天限本人也不敢做,更何况是雨迟迟。

        暮色如期降临,薄雾先一步笼罩了整片大地。

        楚阳等人,一如两老的预料,在时限之内来到了一座山前。

        放眼看去,触目所及,只见黑气弥漫,接天连地,才不过上前一步,便已是伸手不见五指,退后一步,却也是暮霭沉沉,视线模糊。

        初见如此奇异的地方,让众人尽都是啧啧称奇。

        然而随着一阵阵的阴风从峡谷之中吹将出来,人人不自禁地都生出了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其中胆子小的甚至已经感觉到毛骨悚然。那感觉就好像是地狱之中自古至今所有的冤魂无处伸冤,长年累月积累的无量怨气,尽都存放在此地,因而形成了眼前这道难以形容的滔天怨气。

        当真是见神弑神,见佛杀佛!

        不管是人神鬼魔妖怪,但凡进入其中,便要受到影响,受到侵蚀!

        “此地果然是一处险恶异常的所在,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楚阳此刻目光倍显凝重。

        “阎王峡,自古只有前行一条路!只要冲过去,才能再见光明。”妖宁宁兴致勃勃的介绍:“虽然危机在前,却也可说是一大奇观。”

        楚阳叹了口气。

        如此兵凶战危险峻之地,在这位太子爷口中,居然成了一大景观。

        如此没心没肺,也当真可算是一绝了!

        这份神经大条,莫说是谈昙,就算纪墨,罗克敌在此,也要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敢问二老,当真没有别的岔路可行了吗?”楚阳问了一句。

        “确实没有了,否则何来自古前行唯一路之说!”

        “如此说来,若是在这里面遭遇敌人伏击,就只有往前冲,又或者往后退两种应对策略,其他方向,完全没有?”楚阳再次追问一句。

        “就是这样啊,我刚才不都说了么,阎王峡,自古只有前行一条路。”妖宁宁有些诧异,大老大这次怎么颠三倒四?我都说得那么明白了,他怎么还问起不停了呢。

        楚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时间肚子里感觉肠子都纠结了起来。

        这一次可真的是让这个二货给害死了。

        咱们一共就这么三十多人,白雨辰他们三十二人,加上自己和谈昙,乐儿,是三十五人,再加上妖宁宁等三人,也不过三十八个人,满打满算连四十人都没有。

        而人家雨迟迟那边却是足足有七八万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