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要与他们为敌!

第八部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要与他们为敌!

        再者说,乐儿虽然新得到了毒王传承,毒功大进,但始终时曰尚短,毒力绝对层次仍有上限,只要到了天人高阶以上水准的,虽然仍旧能够造成渐次虚弱,乃至最终毒死的效果,但是对方只要不是傻子,中毒了,变弱了,却总还是能跑的,

        至少在楚阳的心目中,虽然也笃信乐儿的毒阵能够造成相当的杀伤,却总还不至于到眼前这么夸张的效果

        “乐儿,你到底用的是什么毒啊?”楚阳很是纳闷的问楚乐儿。

        楚乐儿虚弱的靠在他的肩头,道:“我这次用的三毒连环,包括先天之毒、本命之毒……还有天酥之毒。”

        楚阳翻了翻白眼,原来如此。

        对于毒经他也算是很了解了,毒王传承更是首先放在他的脑海中,然后才转授给乐儿的;一听到楚乐儿说的这三种毒,就顿时明白了那些人为何没有人示警了。

        这丫头,实在是太刁钻了,用毒的心机当真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当然,这也解释到楚乐儿这会为什么这么的虚弱了……

        先天之毒,乃是楚乐儿利用最频繁的一种毒力,可算是一种天下至毒。至于本命之毒,比楚乐儿原本用的先天之毒还要更进一步。乃是修炼了完整的毒功之后,衍生出来的最厉害的毒力!

        在那毒王传承之中有着明确的解释:圣人之下,莫解此毒!

        也就是说,没有圣人修为,你就等死吧!那怕你是天人巅峰,可以凭着自身修为强撑着不死,但此毒无解,渐次消耗掉你的全部元力,最终仍旧是死路一条。

        至于天酥之毒,就毒力而言,不算上乘,甚至根本就不致命,但它有一个极其特殊之处,那就是即便是圣人中了此毒,自中毒的第一时间起始,在一定时间之内也会口舌麻痹,一句话也是说不出的,甚至,连一点声音也不会发出。

        这就是天酥之毒!

        纵然是天中了这种毒,也要酥软,何况人乎?

        这就是天酥之毒的最佳解释。

        “可惜这种毒不可能长时间停留,只要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自动分解,重新回归天地之间。”楚乐儿吐了吐舌头:“要不然,就算在这里制造一个真正的阎王峡,也未必是什么难事。”

        楚阳苦笑一声,道:“小丫头,你还嫌你自己本事太小?我们这么多人浴血厮杀,杀的遍体鳞伤;还不如你一个人的毒杀的人多,你居然还不满意?三毒连环,好手段,好心机,好了得!”

        楚乐儿俏脸一绷:“哥,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楚阳心疼的抱紧了虚弱的乐儿:“绝对是夸,最最诚信的夸奖赞扬!咱们需要面对的敌人,只怕有三分之一以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葬送你大小姐的手头了!”。

        虽然诚如楚阳所说,敌人殒身相当不少,但,连续的使用这么多的先天之毒和本命之毒,对于楚乐儿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负担,莫大的损耗。

        楚乐儿没有参加任何战斗但现在却这么虚弱,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

        有了这点缓冲,众人的伤势慢慢的有所复苏。

        极度黑暗之中尽是一片寂静。

        然而在这片极致的安宁之中,但楚阳却是莫名地心中一动,之前那种意念竟在此刻更加的强烈起来。在楚阳身边的谈昙,竟也有些按耐不住的意思。

        “怎么样?”楚阳静静地问道。

        “感觉很近了,越来越实在了!”谈昙吸了口气,声音中有渴望:“我想要过去看看。”

        “恩,现在局势暂时安稳,你就去看看吧。”楚阳压制了心中的渴望,若是两个人感受到的只是同一个机缘,楚阳不想插手,宁愿成全了谈昙。

        比起兄弟,区区一个机缘又算什么!

        “恩,你的感应在哪一边?”谈昙道:“我的在西南方。”

        楚阳顿时一怔,道:“我感应到的是东南方。”

        谈昙也怔了一下,道:“你感应到的到底是什么?”

        楚阳不想独吞,谈昙也不想;一听楚阳说东南方,谈昙就觉得似乎楚阳在成全自己?但他心中却分明已经做好了让给楚阳的准备。

        一如楚阳所想,比起兄弟区区一个机缘又算什么!这也是谈昙心中所思!

        “我感应到的,说实话很奇怪、很古怪……”楚阳一听就感觉到了谈昙的心思,不由心中一阵温暖,道:“我感应到的是,摆脱,但,究竟是让我摆脱什么,我却不知道,正如你刚才说的,那感觉越来越实在,却又无法用言语描述。”

        谈昙吁了一口气,道:“不一样的,我可以断定,咱们感应到的,绝对不是同一件物事。我的感应,是一种强大的实在!似乎在告诉我,只要能够找到了他,我就能变得空前的强大。”

        楚阳也顿时放下心来:“原来如此,那样最好,你怎么还不快去?”

        “我去?你怎么不去?”谈昙翻着白眼。

        楚阳温暖的笑了起来,黑暗中伸出手,在谈昙头上揉了揉:“我也感到了,确实不是一样的,我保证。”

        谈昙怀疑的道:“那咱们一起去吧?你东我西?”

        楚阳想了想,若是自己不去,谈昙肯定是不会放心;而且,楚阳也真的感觉到了,两兄弟,确实是遇到了两份不同的机缘!

        既然如此,天予为何不取?

        “好!”楚阳一口答应。

        师兄弟两人虽然是在极度的黑暗之中,明知道对方看不到自己,却还是相视而笑。

        有谁,能为我放弃唾手可得的登上巅峰的机会?

        但,现在有我两人,我为了我兄弟,我可以。

        我为了我兄弟,我也可以!

        楚阳郑重地吩咐了一下众人千万不要妄动,现在的情势明显,一静不如一动,随即两人便同时起身,闪电一般向着呼唤他们的某种力量疾驰而去。

        劫难神魂被楚阳留下来守护众人,虽然暂时已经可以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自己这边最能稳定军心的正是自己、谈昙和劫难神魂,其中又以劫难神魂的实力最为坚强,万一在自己两人离开的时候,劫难神魂也不在,突然出现新的敌人,那么,可就是糟糕至极了。

        了解到楚阳和谈昙的因故离开,胡叔叔和马叔叔脸上轻松的微笑同时变成了凝重之色。

        两个人扶着因为体力严重透支,几近虚脱的妖宁宁,用一种极其郑重的口气说道:“太子,卑职这里有两句话,算是忠告,也是属下的肺腑之言,要向殿下禀明,希望殿下可以牢记,千万不要忽视对待。”

        妖宁宁虚弱的道:“你们说吧,我听着呢。”

        马叔叔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殿下,以后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之下,都千万千万不要……不要与这两个人为敌!”

        妖宁宁嗯了一声,道:“你说的是屁话,我们是兄弟,怎么会为敌呢?我都快累死了,你还有时间、有心情跟我说这种屁话!”

        胡叔叔有些无语的一笑,道:“太子说的是,属下说的确实是屁话。”

        心道或者这就是太子爷殿下傻人有傻福了,凭着一股傻劲儿,平白无故的结交了这么两个强大的兄弟,而且还卖给这俩人莫大的交情,曰后,就算妖后不在了,太子执掌妖皇天,只要这两位还在,妖宁宁的地位就是稳如大山,无可动摇!

        世事莫测,难以言喻,若是太子爷之前但凡有那么一点皇家的气势,又或者有一点自持身份了得盛气凌人的做派,没有那么的伏低做小,恐怕也绝对不会被这样的两个人认可。

        这么说来……太子爷倒也不算是一无是处,人,果然还是淳朴天真一些,如此最好!

        运气、气运,果然是天生的,常人是难以获得,难以拥有,难以常享的!

        只是……以现在的阶段而言,与这两个人做兄弟,真的好么?

        恐怕一着不慎,就会被拖入无底深渊、无边麻烦……

        妖宁宁兴致勃勃的问道:“你说的也不全算是屁话了,照你们的说法,至少可以证明我这两个哥哥很厉害?不是么!”眼中已经发出亮光。

        “何止是很厉害?”胡叔叔和马叔叔两人对望一眼,均是苦笑不迭。

        “这两人,看起来一个稳重沉和,一个荒诞不经;但却都具有一种领袖群伦的上位者气度。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胡叔叔有些叹息:“可惜,这样的人才,竟然不是出自我们妖族的。”

        这次换做妖宁宁有些瞠目结舌了:“我怎么就没发现他们有什么领袖群伦的上位者气度呢,就只感觉他们很了不起就是了……”

        心道两位叔叔是不是对楚阳谈昙评价有些过高了?

        成功的上位者固然都很了不起,但了不起的人却未必是合格的上位者!

        “王侯将相看逆境,英雄好汉看担当!”马叔叔有些喟叹的说道:“一个人在顺境之中,是难以看出他到底是什么人什么秉姓的,唯有在生死逆境的担当,才能看得出来个人底蕴。生与死,乃是检验一个人的最佳方式,唯有此法,才是无从伪装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