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二章 叛逆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二章 叛逆

        “刚才一番动作,运动得有些疲累了,若是梦将军没有其他的教诲,楚阳就想要告辞,觅地休息了。”楚阳微笑着,英俊的脸上始终保持一片平和。

        将敌人足足一万五千人全部杀死!再将尸体作为礼物,送给对方的统帅!

        楚阳这样的举动,简直就是近乎疯狂的举动!

        但梦无涯却深深明白:这并不是楚阳毫无人姓,心狠手辣,惨无人道;而是楚阳在用这样的行动,来表达他心底的愤怒!

        也许还包括了更深一层的含义就是:这些尸体,就是来自于楚阳的警告!

        只要再有人来,结果就如同此刻这些尸体一般!

        又或者可以说是一封战书!

        向整个墨云天宣战的战书!

        “楚阳,我承认你现在实力大涨,老夫自问于你已经是无能为力,不过,你这次行事如此嚣张,未免也有些太过了吧。”梦无涯神情萧瑟,道:“老夫追捕不力,已经被天帝责罚,此番事了,便要回去墨云天,接受惩处。”

        “你我之间,或者再无见面的机会。”梦无涯沉重的说道:“此事孰是孰非,到此刻已经不再重要,但老夫临别之际,却仍要告诫你一句话,算是你我相识一场的一点交际。”

        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转成肃然:“请讲!”

        梦无涯沉默了一下:“天下之大,高手之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绝对是你难以想象的。”

        这句话,似乎是一句不着边际的空话。

        楚阳闻言之下却是意外地沉默了一下,沉吟了半晌,终于慎重的说道:“多谢了!”

        梦无涯脸色仍旧沉重,微微颔首。

        他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始终存了一份愧疚,一份好感,今曰之后很大机会就是永诀,宁可在这最后机会,以自己一生累积的心得给予这年轻人一句忠告!

        楚阳豁然抬头,道:“梦将军,投桃报李,我也要告诫您一句话。”

        梦无涯叹了口气:“请讲。”

        楚阳轻声道:“雨帅此番前来,相信他的手下不会没有圣人层次的强者!然而在这一路战斗之中,包括在峡谷之中,我从未遇到一个。”

        “以我方的实力,若是对上那个层次的高手,就算不能改写战况,我方却也未见得能够如现在这般损耗轻微。”楚阳全然不理会梦无涯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继续说道:“梦老,我想你在墨云天局势只怕有些不大妙吧。”

        梦无涯脸色木无表情,淡淡道:“楚阳,山高水长,后会有期了。”

        一挥手,就要带手下人走人。

        楚阳淡淡一笑,再不废话,也要回身离开。

        然而便在这时,突然间“轰”的一声巨响,天空中全无征兆地黑了下来,从楚阳等人出来的那道黑幽幽的阎王峡口,突然间哗啦啦的冲出来了无数的东西。

        有如倾盆暴雨一般,哗啦啦落在地上。

        瞬时鲜血飞溅!

        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楚阳,你不仅仅送了我那些礼物,还送了我这些礼物。”

        众人脸色一变,定睛一看,纷纷大吃一惊。

        从天空中落下来的,同样是许多尸骸,单纯目测只怕也有四五千人之数。

        刚刚才空无一物的空地,突然间就变成了一片血海尸山,堆积得高高的。

        一个魁梧健硕的身影,从阎王峡中阴沉着脸一步步走了出来。

        雨迟迟!

        墨云天雨帅!

        竟然在这等微妙的时刻,赶到了这里。

        跟随在他身后乃是一大批墨云天军官鱼贯而出,人人都是浑身萦绕的浓郁杀气,望着对面楚阳的眼神,简直就是恨不得一口将他吞下肚去!

        雨迟迟等人本来在另一面等候,彻底切断楚阳可能的退路,可是足足等了一天多的时间,仍旧没有见到里面的人退出来,对于这个结果所有人尽都是有些诧异。按照预定的战略,不管如何,现在总应该有人出来才对。

        就算楚阳他们不出来,自己那边的人手也应该出来了吧。

        情报的延误最是兵家大忌,于是雨迟迟只好派人进去打探,但,连续派出三拨人手,却是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全无消息。

        雨迟迟知道其中只怕出了什么变故,立即率领百十名心腹高手进入阎王峡。

        到了这个时候,楚乐儿所布下的毒已经开始衰退,再说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在发现有毒之后,雨迟迟立即施展圣人搬运术,将周遭空气尽皆排空,更以深湛修为包裹众人,这才一路走了进去。

        但进入也不是很远,就发现了大量的尸体。但在那一片全无光亮的黑暗之中,即便是雨迟迟,也分不清是这些尸体到底是敌人还是自己人,一阵摸索之下,凭借着尸体身上佩戴的一些东西,这才分得清楚,所有的尸体竟全部都是自己人。

        “咱们的人怎么会死在这里?”雨迟迟下令将尸体带上,继续往前走。

        但没想到前面的尸体越来越多,逐一摸索,确定身份肯定是来不及的,雨迟迟一声下令干脆全部带上,等到出去之后,再检查这些尸体之中,有多少人是自己的属下,又有多少人是敌人。

        但越往前尸体就越多,这百十个人一路收取,将自己的储物戒指几乎统统爆满,这才终于收取完毕。十几位超级高手的储物戒指全部爆满该是多大的存储量呢?

        雨迟迟等人一路疾行之下,终于来到了阎王峡口,却意外地听到了楚阳与梦无涯的谈话。一时间不由得气得七窍生烟。

        “雨副帅……”梦无涯一拱手,正要解说一二,却被雨迟迟恨声打断:“住口!梦无涯,你还有什么脸面来与我说话?”

        梦无涯淡淡的说道:“卑职自认并未有亏职守,不明雨帅指责何在?”

        “放你的屁!”雨迟迟勃然大怒:“我让你指挥,你就是把人都指挥死了?这样还是未有亏职守吗?你还想怎么有亏职守?”

        梦无涯淡淡道:“卑职何尝不想指挥,但,雨副帅应该明白自己的手下,他们会不会听我指挥呢?彼此心知肚明,真的要道破言明吗?!”

        雨迟迟怒道:“那你告诉我,你麾下的人为何一个也没死?事实俱在眼前,还要在这里巧言令色,强词狡辩!”

        梦无涯淡淡道:“那也是缘于雨副帅之前命令,早有言明,不准我继续参与这一场剿杀!”

        雨迟迟被他气得笑了起来:“这么说来,你与楚阳惺惺相惜,谈笑风生,出卖我墨云天机密,也是我指使得了?”

        梦无涯淡然道:“这番论调却是雨副帅的一面之词,梦某人自问自己问心无愧,可对得起墨云天亿万生灵,如此就足够了!”

        “放肆!”雨迟迟一声厉斥:“你都已经与敌人推心置腹,还敢谈什么问心无愧……难怪呀,难怪你之前率领那么多人追杀楚阳,反而惨遭大败,原来你本就已心存反叛,根本无意为太子殿下报仇,梦无涯,你这个墨云天的叛徒!”

        这句话出来,梦无涯纵然脾气再好,涵养再高,也要为之大怒。

        连他身后的斩梦军将领们,此刻也都是悲愤莫名!

        我们一万多人追杀楚阳,损失人手八千以上,如今,你居然说我们是叛徒?

        “还请雨帅您在说话的时候多斟酌几分,我们斩梦军,绝对不是叛徒,更永远不会成为叛徒!”梦无涯的脸色冷了下来:“是以这‘叛徒’二字,恕不敢当!”

        雨迟迟杀气沉沉:“梦无涯,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我说你叛徒,是本座说错了?”

        梦无涯毫不畏惧,道:“不错,雨副帅这句话,确实是有欠考虑!”

        雨迟迟脸色猛然发黑。

        他一转头,看着楚阳,沉声说道:“楚阳,本帅可是久仰你的大名,如雷贯耳,凭你这样的一只蝼蚁就能够让我们墨云天人如此大动干戈,却也当真足以自傲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想说点什么吗?!”

        楚阳很是有点不明白这货明明正在跟梦无涯掰扯正欢,内讧正烈的当口居然就那么突如其来的转过头找自己说话,还要是这种前言不搭后语,四六不通的话,不禁翻着眼皮说道:“说点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对了,还是有话说的,我要说的很简单,你们墨云天的人在今生今世能够与我楚阳为敌,纵然死落黄泉,那也是值得自傲的事情。”

        雨迟迟的话,充满了倨傲与居高临下的意味;但楚阳的反击更绝,更加的不留余地。

        双方立场分明,对话自然就不需要再留什么余地,在这样的当口虚伪客套,只是降低自己的身份而已!

        雨迟迟脸色冰冷,恨声说道:“楚阳,一直以来你都在述说什么不公平,都是我们墨云天如何如何让的对不起你,现在,本座就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你此际大战方歇,想必很是疲累,少有再战之力,我就给你在一边调息养伤的机会,等你神完气满,再继此战。”

        楚阳眯着眼睛笑道:“果然是墨云天一天之帅,好气派,却不知雨副帅是给我楚某如何一个公平一战的机会?是你们这里的数百人单挑我一个?还是我一个单挑你们一百多人呢?”

        雨迟迟淡淡道:“等下你就会知道的,本帅的口齿究竟为何。”

        随即便转身转头,不再理会楚阳。

        楚阳哈哈一笑,干脆就在原地盘膝做下,自顾地调息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