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不白之冤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不白之冤

        正如雨迟迟所说,楚阳现在还真的走不了。

        如若是前脚一走,后脚雨迟迟就能展开追杀,若是这样,楚阳和谈昙固然有能力可以逃出生天;但白雨辰等人可就够呛了。

        毕竟,这一次跟随雨迟迟前来的,全是一等一的巅峰高手!

        其中已臻圣人层次顶级高手,就有五人之多。雨迟迟本身更是圣人中级强者,麾下的那四位圣人初期高手,其中一人还是初期巅峰实力,其他的人,至少也有天人层次修为,其中还都是天人巅峰高手。

        这样的一只队伍,若是不计代价的全力追杀白雨辰等人,即便不能说是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什么的,却仍是十拿九稳的;在楚阳那边的整个队伍之中,若是刨除楚阳、谈昙、劫难神魂不计的话,也就是白雨辰等三人稍有一拼之力,其他人,基本就是一触即死的恶劣状况。

        这会雨迟迟既然追上来了,楚阳想要逃命就不大现实,除非他能忍心将绝大多数人都舍弃了!只保留少数几人遁走。.

        但这样的事情,楚阳是决计做不出来的。

        眼下情况,就只有静观其变、进而随机应变。

        眼见到楚阳回去,雨迟迟再度转头看向梦无涯,眸子中的杀气却是越来越盛。他之前作出的承诺却是真实不虚,并没有什么古怪在其中,而他之所以不惜先给楚阳许下条件,却是为了先要将梦无涯拿下!

        只要拿下了梦无涯,就等于断掉梦无涯的老大——木帅一条臂膀!

        “梦无涯罔顾君恩,通敌背叛,罪证确凿;置太子血仇于不顾,视天帝命令为儿戏,勾结敌人,断送我墨云天精锐儿郎两万有余!如此卑劣行径,实乃是罪大恶极,罪在不赦!麾下斩梦之属,尽在狼狈为歼之列;此等祸国殃民之滔天歼贼,不除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告慰两万英魂的在天之灵!”

        雨迟迟声音沉缓,望着梦无涯的目光冷如冰霜,一字字一句句如同追魂摄魄,森然冷冽:“诸位同僚,我雨迟迟今曰就代替天帝大人下令,将这墨云天叛逆梦无涯当场拿下,如有反抗,即时击毙!”

        “得令!”雨迟迟身后,一百多人脸上都露出了残忍嗜血的神色。

        “且慢!”梦无涯一声断喝,看着雨迟迟:“雨副帅,纵然梦某有罪,也需要回转墨云天,由天帝大人裁决!雨副帅,凭您还没有断言梦某生死的资格与权力吧!”

        雨迟迟森然道:“叛逆之徒,兀自巧言诡辩,似你这等卑劣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他手一扬,手中已经多了一面令牌:“在本帅初抵妖皇天的时候,就已经发回去消息,梦无涯反叛墨云天庭,与楚阳等一干人犯狼狈为歼……天帝大人已经明令我全权处理此事!梦无涯,你还想要回去墨云天解释辩驳吗?注定今生无望了。”

        梦无涯气得浑身乱抖。

        他难以置信,雨迟迟为了谋陷自己,竟是如此的无所不用其极?!

        更加难以置信,原来自己在墨云天早已经成了叛逆?

        墨云天帝竟只为雨迟迟的一面之词,就断定自己背叛了墨云天?!

        身后的斩梦军,闻言之下,纷纷露出愤怒至极的神色,内中更有一份难以言喻的委屈。

        我们为了完成任务,那么多同僚都死了,就这么三言两语之间,就成叛逆了?

        这还有天理公道吗?!

        浴血厮杀十万里,远离家园孤军在外,孤军作战,人生地不熟,其间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楚、多少委屈、多少侮辱,居然成了叛逆?

        梦无涯仰天长叹,只感觉心中酸涩难言,半晌竟是无语。

        “雨副帅,我知道你的目标是我,我束手就缚就是!”梦无涯苦涩的说道:“只是,不知您是否能放过我的这些兄弟们?若是担心他们反噬,我就令其就地解散,永远不也回去墨云天,就在墨云天意外的天地自生自灭。”

        看雨迟迟的架势,梦无涯早已知道,他此番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活着回去墨云天了,无论自己是否有抵抗,结局都已注定,一念到此,不禁万念俱灰。

        “大将军!”无数军官大叫起来:“咱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舍弃大将军独自逃生!既然雨迟迟要杀咱们,那咱们就与他拼了便是!”

        “对,跟他们拼了,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

        一时间,群情鼎沸。

        雨迟迟冷笑:“果然尽都是一丘之貉,叛逆之属!将这般叛逆给我尽数诛杀,不需再留活口!”

        梦无涯仰天长叹,神情怆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词,雨帅行事果然冠冕堂皇,面面俱到。呵呵,我梦无涯生在墨云天,长在墨云天,生为墨云人,死为墨云人,一生之中身经百战,出生入死;对陛下忠心耿耿,从不曾有半点欺心之举,却万万想不到,今曰竟然成了天庭叛徒,天理何在,公理何在……”

        梦无涯仰天狂笑,只是那笑声让人听起来,却如同是痛哭一般。

        在他身后千多名斩梦军将士人人感同身受,一个个几乎要落下眼泪。

        为墨云天奋战一生,无怨无悔,大好男儿,抛头颅,洒热血,何曾畏死过,不意一朝定论,却成了心中守护之土的叛逆……

        “哈哈哈……荒谬!荒谬!果然公道不在人心,是非由人强说!”梦无涯仰天长笑,泪珠终于滚滚而落,满目尽是凄凉。

        雨迟迟面色如铁,一挥手,喝道:“众人还在犹豫什么,尽速将眼前叛逆拿下!先平内乱,诛杀叛逆;再去外侮,报仇雪恨,墨云天威,尽在今朝。”

        却见他手一招,明明是晴空万里的天际突然间染上了一片浓郁黑色,一个充满威严意味的声音说道:“拿下梦无涯,诛杀叛逆,肃清天庭!”

        所有人听的清清楚楚,这个声音竟是墨云天帝元天限本人的声音。

        这声音一出,梦无涯和所有斩梦军如遭雷击,一个个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由墨云天帝亲口说出的,梦无涯是叛逆!?

        那就不再是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更是莫须有,而是必须有了!

        换言之,这就已经等同是铁案如山,即便完全没影的事,如今也已经变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

        梦无涯心中最后一点期望,也在此刻彻底崩塌。

        一个连心都已破灭的人,纵然是圣人又能如何?!

        雨迟迟残忍而得意的望着梦无涯,喝道:“谨遵帝君谕令,众人杀!”

        “得令!”麾下一百多位高手气势更盛,齐齐大吼一声,随即,一百多人便一起迈动脚步,向着梦无涯等人逼去,杀机四溢,杀意凛然。

        梦无涯神情悲怆莫名,嘴唇一个劲颤抖着;往昔一向睿智的眼神,此刻也有些狂乱和迷惘。

        似乎一生的信仰和坚持,尽都在这一刻全部崩塌了。

        身后,那一千三百多名斩梦军人人也都是失魂落魄的样子。

        “刷”的一声,之前一战幸存下来的那几百名墨云卫突兀地整齐后撤,与斩梦军拉开了距离。此时的后撤,正是表明立场:我们与梦无涯全无关系!

        他们本就不是梦无涯的直属部下,而是隶属于墨云天皇室,此举倒也不算是落井下石。

        眼下局势明朗,梦无涯与斩梦军叛逆罪名已经落实,明哲保身之心自然不算什么稀奇事!

        一片极度寂静之中,只听见一百多人的脚步声缓慢的前行,沙沙作响。

        扑簌簌的眼泪落下的声音,那是斩梦军兵士们的泪水。

        彼此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将军不是叛逆!我们也不是叛逆!”突然,一位斩梦军的副将满脸泪水,声嘶力竭的大吼大叫起来。

        吼叫声中,他突然奋不顾身的冲了出去。

        “我们不是叛逆!从来都不是叛逆!”他的身躯颤抖着,双手张开:“我们要面见天帝陛下分说!这是雨迟迟的陷害!梦将军是冤枉的,我们是冤枉的!我们要面见天帝陛下!”

        然而对面一百多人尽都一言不发,神情冷肃,冷冷盯着他。

        一道剑光突兀飞出。

        “吴长风!快闪开啊!”梦无涯一声大吼。

        但那名叫吴长风的副将却是没有半点反应的张着手拦在众人面前,叫道:“梦将军不是叛逆,我们是冤枉……”

        那道剑光有如闪电一般刺入了他的心房要害!

        至此,吴长风的声音戛然而止,迷惘地看了看自己胸口的雪亮剑锋,突然摧心沥血的叫道:“……冤枉的!”

        雄壮的身子猛地往前扑倒,浓稠的鲜血,在他身下缓缓扩散。

        梦无涯睚眦欲裂,大吼道:“雨迟迟,不管我们现在背负了什么罪名,总还是要回去墨云天的,我们至少应该有一个申诉的机会!你怎么现在就下杀手?”

        雨迟迟淡淡道:“你居然还想回去墨云天?还想有申诉的机会?我是该说你愚忠还是愚蠢呢?又或者你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他冷漠的挥挥手,喝道:“杀,一个不留!”

        雨迟迟筹备这一切,委实已经布置很久了。当初一出来,还未与梦无涯汇合,完全没有调查的时候,就已经发回消息说梦无涯追杀楚阳此事,内中颇有蹊跷。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