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四掌 悲愤莫名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四掌 悲愤莫名

        以梦无涯所率领的战力以及他本身所拥有的实力而论,断断没有可能抓不住一个不过圣位实力的小辈。

        接着又在极短的时间里连续三次消息发回去,说道梦无涯与楚阳惺惺相惜,说梦无涯对已故九太子大有微词,然后又再进一步,说梦无涯与楚阳勾结,等到再次发消息的时候,干脆就说梦无涯对天帝陛下处事大为不满,已经有不臣之心……如是等等。

        如此一次推进一步,层层递进之下,逐渐地让墨云天帝在痛失爱子的震怒之下,终于发出了捉拿梦无涯的隐秘命令。

        在这样的情况下,雨迟迟怎么可能再让梦无涯活着回去墨云天?一旦让其回去,他这次布置下的所有心机手段岂不全盘落空?

        况且,梦无涯在那边始终有木帅保着,再怎么不济,也是死不了的。梦无涯不但本身拥有圣人层次的修为,更是木帅集团之中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物。

        杀死梦无涯,对于木帅集团,无疑是一个相当重大的打击,只要梦无涯在这里死了,死无对证,那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说造反,就是造反,说拒捕,就是拒捕!

        反正此刻在妖皇天,能够活下来的就只有他雨迟迟的人。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能反驳?甚至回去之后还能借助梦无涯这次的事情,狠狠打击军方的木帅一脉。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反正这次损兵折将的局面已定,有了梦无涯这个“里通外国”与外敌勾结的代罪羔羊,怎么不好好利用,所有的损失都顺理成章地变成了有的放矢。

        等到弄死梦无涯,再拿下楚阳等一干人,自己只有大功而无寸过,什么叫一举两得,这不就是一举两得吗?!

        雨迟迟心下得意,脸上却始终不露声色,满目义愤狰狞,好像真正在面对叛逆之人一般。

        梦无涯浑身颤抖,眼看着僵卧在地上的吴长风的尸体,脸上肌肉**,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梦无涯,汝勾结墨云天大敌,罪证确凿,还不束手就擒吗?!”其中一个高手冷冷说道。

        斩梦军突然鼓噪起来。

        “我们梦将军不是叛逆;我们也不是!”梦无涯麾下几位将军脸色坚毅,大吼道:“我们跟随梦将军数万年,一路血雨腥风中走过来,我们要有心反叛,早已反叛,何用等到今曰!”

        “我们誓死也不认罪,保护梦将军,回去墨云天,向帝君陛下申辩!”

        “是汉子的,跟我上,跟这伙卑鄙小人拼了!”

        “保护梦将军周全!”

        一千多斩梦军神情激愤,在多位将军的带领下,踏步而前。

        “尽都是心下叛逆之人,通通杀了!”雨迟迟大声下令,早根本也没打算留下活口,现在这些斩梦军士的举动,反而给了他口实。

        于是乎,一百多位高手同时出手,对面的斩梦军一干僵尸也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

        墨云天内部的火并战斗即时展开。

        双方才一接触,场面就是惨烈到了极致,几乎在一个碰撞之间,无数血肉残肢,就飞洒而出,超过一百名以上的斩梦军倒了下去。

        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真实修为比起对方,却是天差地远,根本就不是对手。

        梦无涯呆呆的站着,眼神空洞,心神已然不在。

        然而一滴飞溅的热血溅在他的脸上,他的脸突然抽搐了一下,接着,又有接连不断的许多鲜血激射过来,梦无涯突然浑身一颤,彷如如梦初醒。

        看到自己的部下正在惨遭杀戮,梦无涯刹那间睚眦欲裂,怒发冲冠。

        “将军!您快走吧!”一个副将口中**,悲愤的大叫:“只有活着回去,才有诉说冤屈的机会,这摆明就是雨迟迟的陷害,他们要致我们所有人于死地……”

        “将军您快走啊!”

        无数人一起大叫,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身体,尽一切能力阻击着敌人,为梦无涯争取逃生的机会。

        此刻梦无涯几乎要大哭一场:兄弟们,你们太傻了,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天帝陛下已经亲口说了我们是叛逆,就算是回去了,面见天帝陛下,这个结果还能改变?就算明知自己有错,一方天帝,又岂会为了一个属下出尔反尔的收回成命吗……

        鲜血仍旧在不断飞溅,不断有人倒下,梦无涯的眼睛逐渐红了。

        突然一声暴吼,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突然展现,竟将交战炙烈的双方生生地分开了!“砰”地一声,三命正残杀斩梦军的高手被梦无涯一掌拍碎头颅,鲜血四溅!

        梦无涯一闪身,站在了自己麾下面前,直直的挺立。

        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一百多位高手,哑声道:“都冲着我来吧,不要杀我的兄弟!”

        他的声音嘶哑低沉,却充满了一股绝望且疯狂的味道。

        他顿了顿,突然用尽全身力量大吼一声:“不要杀我兄弟!!!”

        “轰”的一声,他的浑身衣衫突然炸裂,露出里面的一身软甲;束发玉带啪的炸开,一头长发,猛地飘散在空中。

        那一身决死的气势赫然展现!

        “梦无涯,你终于不再掩饰,对着同袍出手了吗!”当先一人有些嘲讽的看着梦无涯:“你终于还是要正面对抗天庭天威了吗?你的出手将彻底坐实了你叛逆的罪名!”

        梦无涯惨笑:“不出手的结果也只会如此,不是吗?事已至此,我梦无涯再也无话可说,人在做,天在看,我梦无涯纵然死,也是无愧于心!你们,能够无愧于心吗?!”

        “公道自在人心,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梦无涯嘶声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充满了无力的感觉。

        显然,他自己也是知道,事情已经走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公道早已经不在人心,黑白何能分明?!只要自己一死,有关自己的一切就将永沉海底,一生一世,永生永世,也是休想翻过身来的!

        “哈哈哈……梦无涯,既然你自己跳出来了,那我们对付你,也就不会再有什么心理负担了!”那让人哈哈大笑:“上前受死吧!”

        一百多人同时展开新一轮的攻击,无边无际的狂暴劲气肆虐而来,铺天盖地,将梦无涯和所有斩梦军全部笼罩其中。

        “我说过,都冲着我来,不要杀我兄弟!”梦无涯大吼,鼓足全力予以还击!

        “轰”的一声,双方再度陷入了惨烈的血战之中。

        雨迟迟仍旧负手站在战场边缘,淡漠地观视着血肉横飞,原本平淡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来残忍的狰狞笑意。只要梦无涯一死,他的斩梦军必然会就此土崩瓦解,自己这边的力量就可以与木帅基本持平了。

        也不亏自己搭上这么多人手的姓命了……

        斩梦军所属之人此刻尽都是悲愤莫名,在这等莫须有的冤屈之下,人人反而发挥了十二分的超强战力,奋力搏杀,明知力有不及,仍要奋战到最后一刻。

        斩梦军所属的每个人心中,此刻都已经是愤怒得几乎要爆炸。

        我们每个人尽都忠心耿耿,披肝沥胆,竭尽所能的为国出力,什么时候有背叛过了?

        万人远征,这一路走来,超过八千名兄弟埋骨异乡,难道最终换来的,就只有一个叛逆罪名吗?

        梦无涯“砰”地一声,一掌拍在面前一位天人高手的胸口,那人应手**倒飞,胸骨整个的塌陷下去,眼见得不活了。

        又是“锵”的一声,梦无涯手中长剑突然断裂,随即就被一掌印在后心,一个踉跄之下,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正自阴森森的看着他。

        “白面狼,是你!你等这一天好久了吧?”梦无涯放声惨笑,这个白面狼,在墨云天就是梦无涯的死敌;这一次终于抓到了机会,自然要出力气对付自己。

        白面狼嘿嘿冷笑:“背国叛逆,人人得而诛之!但凡墨云子民,人人该为,吾身为军人,更加责无旁贷!”

        梦无涯嘲讽万状的大笑起来:“好好好……想不到一向以贪赃枉法欺上瞒下的白面狼今天居然如此深明大义,大义凛然,道貌岸然,佩服,佩服,哈哈哈哈……”

        白面狼脸色一黑,立即再度出手。

        梦无涯旋风般倒退,悍然闯入对方人群之中,心下终于再无顾忌,横下一条心,全力出手,大开杀戒。

        “想不到我梦无涯为了墨云天征战一生,今生今世的最后一战,居然是与墨云天的同袍官兵交手!与自己往昔的同僚生死搏杀!我最终居然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果然是人在做,天在看,当曰我枉顾道义,欺心一对楚阳,今时今曰,未必不是我的报应!”

        梦无涯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睚眦欲裂:“死在汝等歼诈小人手里,我真真死不瞑目!”他仰天大吼:“我恨!我恨我为何不早下决心,脱离军队一去战天魔!那怕是死在天魔手中,也比今曰之结局光彩万分!往昔秉持的忠君之心,竟是如此的可笑!为人一生,果然不能问心有愧,否则必然遗憾终生!”

        雨迟迟负手站着,冷冷道:“让他闭嘴!战斗便是战斗,难道还一边战斗一边作诗不成!遗憾终生?本帅就给你一个便宜,死了死了,所谓遗憾就终止在今朝的亡命之时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