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七章 如何是好?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七章 如何是好?

        但就总体实力而言,依然是雨迟迟那边占据了实力优势。楚阳这边次之,而梦无涯这边人数最多,现在却是实力最弱的一方。

        楚阳一挥手:“去个人先把梦将军救回来,我不想他就这么死了。”

        楚乐儿左右看了看,貌似没人愿意干这活,只好由自己出马,将梦无涯那血肉模糊的身体轻轻的抱了回来;一点大力气都不敢动,就乐儿目测,这具身体好似有一种一动就能随时散架的微妙直觉。

        对面的那位圣人几乎气歪了鼻子:“楚阳,你到底还有没有立场?梦无涯之前追杀了你们十三万里路,更杀了你们这么多人,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救他?这岂不是让你的手下人寒心吗?”

        这人说话倒是挺会找弱点的;见到楚阳吩咐之后,白雨辰等人居然没人听命,便开始进行挑拨离间的动作。

        白雨辰等人脸上都露出来毫不掩饰的嘲讽神色。他们之所以不动,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寒心。

        仇恨或许有之,毕竟之前死了那么多的战友同袍。

        但这一刻,梦无涯与他们之前的遭遇几乎一样,都是被一个人,一道命令逼到了无家可归的惨淡地步,正是同病相怜。

        这一刻,白雨辰等人心中,唯一感到的就只有兔死狐悲的感觉而已。由梦无涯等人的遭遇想到了自身遭遇,发自心底的无限同情。

        至于生死之事,大家都是有各自的立场,恨会有,甚至不会忘记,但说到仇,却实在谈不上。战场之上,你死我活,哪有许多的道理可讲?

        楚阳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如何做事,似乎还轮不到阁下来**心;你算老几?对我的决定指手画脚,你自觉你有这个资格么?”

        那人勃然大怒:“楚阳,你莫要以为你就占了上风!在我看来,你这两下子还差得远!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楚阳斜眼:“是吗?我怎么就没如阁下所言的那种自知之明呢?光说不练,你是你师娘教出来的吗?难道是传说中的嘴炮无敌?!”

        听到楚阳掷地有声,无所不用其极的挑衅言喻,所有对面的圣人高手全部勃然大怒,一个个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无知小辈,大言不惭!

        楚阳在他们眼中,虽然有些运道,有些伎俩,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但说到底始终就是一个小人物,又或者说,还以一只蝼蚁,如此而已。

        虽然这只蝼蚁曾经杀死了墨云天的九太子元殊途,那场**,轰动一时,但,根据调查所得,那场**,根本就是楚阳以生命秘术杀死的,与楚阳本身实力没什么关系,至于他为什么能够动用生命秘术而不死,虽然比较骇人听闻一点,却始终是为人所救,并非是他本身的能为,再退一万步来说,楚阳当曰的那场杀戮,在场这些个圣人层次的超强者,自问也未必就做不到。

        如今,见到楚阳竟然在他们正牌强者面前这么说话,大放厥词,不由得一个个都是怒火万丈,无法忍受!

        那位圣人高手冷冷的说道:“楚阳小辈,若是还想活得长久一些,说话就要多留意一点,你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得起的!”

        楚阳目光锋锐的一闪,淡淡道:“我倒不知道我还有什么人是我得罪不起的,阁下这般说法,莫非是说你比墨云天帝元天限更难惹,至少元天限我已经惹了,而且连他儿子都杀了。而且眼下还活得挺好,不对,应该是比之前好多了,我发现我近来的实力进境,远远超过之前,真是太过瘾了。”

        楚阳悠然道:“所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若是你自问比不上元天限的话,说话不妨再多考虑考虑,多斟酌一二或者能够活得长久些。”

        这位圣人高手闻言瞬时大怒,再也无法抑制。本就是在火头上,又听到这句话,所谓主辱而臣死,楚阳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那里还能忍耐得下去?

        纵身上前,就要出手。

        “慢着。”雨迟迟一声大喝,用力逼开劫难神魂,一个纵向挪移来到了对峙的三方人马中间。

        雨迟迟既然能够成为墨云天军方有数人物,见识自然非等闲可比,他如今可是早早就将楚阳的危险程度提升到超过梦无涯的档次之上。

        不说别的,一个能够随意驱使圣人级别“劫难神魂”的主,会是等闲之辈吗?

        现在梦无涯那边的势力已经式微,尤其梦无涯几乎已经就是命若风中烛,只要没有人施以援手,必死无疑,还有剩下的那几百多个残兵败将,就算自己被劫难神魂缠住,只要楚阳不在这个微妙当口插手介入,自己的部下将之收拾,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知雨副帅又有何见教呢?”楚阳冷笑。

        雨迟迟轻轻吸了一口气:“楚阳,眼下这档子事乃是我们墨云天的内务,却属私事范畴,你亦是大有身份之人,何苦要插手其中?”

        楚阳微笑起来:“雨副帅太抬举楚某人了,不想楚某在雨副帅眼中,竟成为了大有身份之人!倍感殊荣,既然雨副帅都如此说了,于情于理,楚某都不该插手的……”

        雨迟迟闻言大喜,心中暗自腹诽,这个楚阳到底年轻,不过一个场面话就之摆平了,不外如是!

        却又听楚阳续道:“只是我若当真不插手了,敢问副帅此事处理完毕之后,会放过我吗?”

        雨迟迟的笑容瞬时冻结在脸上,默然无语。

        放过?!

        于情于理,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放过楚阳的。

        楚阳,本就是他们此番长途跋涉的最大目标!怎么可能放过?

        雨迟迟沉默一下,道:“楚阳,我们墨云天与你之前的仇怨,乃是人命关天的大仇;不过现在却是我墨云天平息内乱之时,江湖自有规矩,天阙自有律条;请君暂且回避!本帅在此感君厚意了!”

        楚阳冷冷一笑:“副帅真是好口才,不愧是刚才那位嘴炮无敌之人的上司,更胜何止一筹!只是这么几句场面话就想打发楚某,副帅是太笃信自己的嘴炮功力,还是觉得楚某年幼无知,可以随意欺哄?!”

        他的笑容更冷:“既然彼此早已注定不死不休的大仇,我还管你什么清理内乱?你越是内乱对我来说就越是有利,既然你们内乱,好啊,这对我来说正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我为何要回避?感我厚意?这样的厚意我可给不起,给了没人感激,还要被人笑是白痴!”

        雨迟迟皱眉,神情越见森冷。

        他此刻已经明了,楚阳是铁了心要插手此事了。

        “再退一万步,梦无涯之前虽然一直都在追杀于我,但楚某平生钦佩的便是铁铮铮的汉子。”楚阳傲然抬起头:“若是梦无涯在追杀我的时候,被我杀了;那是他命中该死。”

        “但,这样一位英雄人物,被你们如此冤屈,我看不过眼去!”

        楚阳扭过头,看着血肉模糊的梦无涯,眼中是一片傲然:“梦无涯与我方,也有不解血仇;但,我宁可……宁可梦将军是死在我手中,又或者……死在抗击天魔的战场上;却绝不该憋屈地死在这里。”

        “死在最卑劣的政治斗争之下,成为一个牺牲的筹码。”

        楚阳这句话,说的掷地有声。

        幸存下来的哪八百名斩梦军中,有人轻声啜泣起来。

        楚阳这番话说得极为老实,更是极尽至诚,绝对不是在收买人心。

        但正因为如此,才让这帮热血汉子心中真心感动。

        他们或者自有自己的人生信条,并不会被楚阳收编,但,他们更加不希望,自己的兄弟,自己尊敬的人,就这么被牺牲,就这么被冤屈致死,死得如此屈辱,更会因构陷而烙印上永不能洗刷的叛逆印记。

        雨迟迟转头看看自己那边的人,然后再看看楚阳那边,心中迅速的衡量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

        高端实力对比,自己这边,连自己在内,共拥有五名圣人层次强者,自己更是已臻圣人中级!

        而对方拥有劫难神魂,妖族皇族两大圣人强者,此外还有个楚阳,实力高深莫测,看起来好像只得天人巅峰层次,但实力绝对不容忽视,未必不如圣人强者,至于余者,虽然实力不俗,却还没有影响战局最终结果的能力!

        单纯这样分析,自己这边还略占上风,但也就稍占一点点优势而已,难说能得必胜!

        若是现在当真展开大战的话,那么,最乐观的结果——胜了,但自己这边能够活命的人,包括自己在内,也未必能够超过三人。

        若是一个不好败了,恐怕最多也就只有自己能够逃命而已。其他人绝对都会死在这里!

        这样的结果,无论是哪一种,即便是最好最乐观的那个结果,就算是楚阳和梦无涯两人的人马尽数的全部死了,对雨迟迟来说,也是得不偿失,因为现在还能站立着的,在雨迟迟阵营之中,都是绝对的中坚力量,还是自己的死忠。

        若是这些人都死了,对雨迟迟势力的打击,绝对要比木帅失去梦无涯的打击要惨重的更多。

        就算是楚阳和梦无涯也在此役中死了……

        现在的雨迟迟自觉也是承受不起失去这么多人的损失。

        但,楚阳现在显然已经是铁了心地要横插一杠子。

        这就有些难办了,进退两难。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