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可敢与我一战?【第一更!】

第八部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可敢与我一战?【第一更!】

        雨迟迟心中踟蹰:若是放过这一次机会,梦无涯他们一走,楚阳他们再一溜……

        雨迟迟真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这样的歼敌良机了。

        雨迟迟思来想去,竟是罕有的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不光雨迟迟举棋不定,楚阳也是看着那边的阵容有点犯嘀咕。

        雨迟迟一方的人手现今虽然是一帮残兵,难以言勇,但每一个的真实战斗力,实则仍是不可小觑的。尤其是能够在风雷灭之下活下来的,更加证明每一个都不是等闲之辈。

        他们之中最弱的,也差不多有与白雨辰相近的水准,就算略有差距,也绝对差得不远。

        自己这边,也就只有自己和谈昙,还有劫难神魂能够支撑一下,至于梦无涯那边满员伤兵,一个堪用的也没有,还有妖族两大长老,这老二位立场尴尬,实在不方便与墨云天军方正面敌对,难以指望得上,一旦开战,对方固然肯定不会好过,但自己这边却也得死伤惨重!

        强行开战,实在也不是什么上策。

        一时间,楚阳也是有些犹豫到底该如何。

        半晌,两人相对无语。

        “雨副帅,大家既然都爱惜羽毛,不如由楚某提出一个提议,解眼前僵局,你看如何?”楚阳想了半天,终于拿定主意。

        雨迟迟皱眉道:“怎么说?”

        “之前雨副帅曾经说过,要与我公平一战,此语尤自萦绕耳边。”楚阳笑了笑:“既然如此,索姓就由你我二人一战,单打独斗,公平一战,了断此次恩怨如何?”

        雨迟迟简直有些不能相信的瞪着楚阳:“由你与我?公平一战?一对一?”

        心道这哪里是什么公平一战?是你小子在找死吧?真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如果你说由劫难神魂与我一对一决战,我或者畏惧一二,由你出战?!

        “就是由我出战,我若是此战输了,我带人拔腿走人,绝不再干预你们墨云天平定内乱,梦无涯是死是活,我也不管了。至于你们处理完内乱是否还要来追杀我们,也由得你们自己选择。我们兵来将挡,全部接下便是。”

        楚阳淡淡的说道:“但此战若是最终是我赢了,梦将军和他的麾下,我要全部带走。你们不得追击!”

        雨迟迟哈哈大笑:“既然楚庄主如此豪气,本座岂有疑虑,就与楚庄主豪赌这一场。我若是败了,就带人立即返回墨云天!哪里还有什么面目再提什么追杀之事!”

        “当然,若是本座最终侥幸得胜,楚庄主若能有命留下来,仍可带人离去,但若是当场不幸陨灭,也不要怪本座手下无情,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之理,庄主想来明白。”

        在雨迟迟想来,这简直就是稳赢不赔的大好买卖,简直不比天上掉馅饼差到哪里。

        自己可是圣人中级巅峰,对付楚阳一个天人巅峰,岂不是手到擒来?那里还能有什么‘侥幸’一说?

        不仅是雨迟迟这么想;连他的一干手下,还有一干斩梦军所有人也都抱着同样的想法。

        楚阳莫非是疯了?

        甚至,还有人以为:楚阳莫非是骑虎难下,只是做个姿态?等会打上三招五式,就直接认输就跑路了?

        要不然,他凭什么以现在的天人巅峰,去挑战圣人中级?

        甚至就算强如马叔叔胡叔叔这样圣人初级巅峰的强者,一对一挑战雨迟迟,即便不至于被秒杀,也绝无丝毫胜算。凭楚阳现在不过天人巅峰的可怜修为,实在是太不够看了……

        便在此刻,天空中风云动荡,突然间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赌约成立,公平一战!本天接受此战仲裁!”

        却是妖皇天誓约司的人,被两人的约定牵动了天机,此战,已经被天地认可!

        双方所有人,都是神情凛然!

        “对了,此战既然已经说明是我与楚庄主之间一对一决战,那劫难神魂不能介入此战吧!”雨迟迟突然想起来劫难神魂,赶忙加上一条。

        “雨帅,既然是你我一对一的决战,关劫难神魂什么事,劫难神魂的名字不叫楚阳,更不会那么凑巧叫雨迟迟吧……”楚阳哈哈大笑。

        雨迟迟也终于忍不住老脸一红。

        颇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就在三言两语之间,结束这场三方死斗之局的方式就那么确定下来。

        甚至其他人都来不及发表任何意见作为劝阻的。

        雨迟迟那一边的人确定肯定一定是不会有人劝阻的,难得楚阳会如此白痴的主动找死,对于如此脑残的决定自然是乐见其成,就差举起双手双脚的鼓励、成全了他。

        但梦无涯那一边的人却是人人脸上都带有难以掩饰的忧色。

        他们可都是和楚阳交过手的人,楚阳固然修为不错,以他的年纪而论,无论是修为,还是进度,都是极之难能可贵的,从初次交手不过圣位层次,乃至到如今的天人巅峰,这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奇迹,可是……他比起雨迟迟还是要差了很多。

        斩梦军将士很确信,只要再给楚阳一段时间,也许三年也许五年,就一定能够超过雨迟迟,

        但现在两人之间的差距却还是相当巨大的,存在着本质的差距。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说明,在之前的黑洞大战中,楚阳表现得异常出色,是名副其实,实打实的定海神针,所取得的战果也是有目共睹,但这个成就,却仍只是天人层次的范畴!

        如果换成当事人是雨迟迟,斩梦军一边反而会陷入被追杀的局面,这就是圣人层次与圣人之下层次的本质区别,尤其雨迟迟还是圣人中级!

        所以说,楚阳以一人之力单挑雨迟迟绝对就是脑残的找死行为!

        除了自己找死,还要彻底断送斩梦军一干人的全部生机!

        但斩梦军却半点也不曾怨怪楚阳,如果没有楚阳,自己一干人连同梦将军在内早就全军覆没了,如今,楚阳更是为了自己一行人的生机,把他自己的命也赌了进去!

        甚至于,楚阳之前即便是找个借口就那么带人走了,大家也不会怪罪什么,单论立场,双方本就是敌人,甚至直到此刻,这层敌对关系仍旧没有丝毫改变,楚阳袖手旁观本就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的事情。

        但现在的现况是——楚阳不仅没有走,还为了自己等人的生机,要与雨迟迟来一场决战。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双方真实修为的差距只能用天差地远来形容,可以这么说:楚阳为了救自己这些人,等于是已经拼了命了!

        这个现实怎么能让人不感动?

        再想想当曰自己等一干人在梦无涯的带领下,对楚阳等人十万多里路的死亡追杀,再看到现在楚阳为了江湖道义,置生死于不顾也要拯救自己等人……

        义薄云天、云天高义,不外如是!

        每一位此刻还幸存这的斩梦军将士都不由得心潮激荡。

        其中一位斩梦军军官突兀地大叫道:“楚庄主,您的心意,咱们大伙心领了;不过大家本就是敌人,立场迥异,您实在无需为了我们做出如此牺牲,就请楚庄主带着你的兄弟们离去;若有来生,我们定然与庄主好好地交一个朋友!”

        有几人齐声大呼:“楚庄主,请速速离去吧!若有来生大伙再论交!”

        楚阳淡淡一笑,道:“论交又何必要等到来生,说句老实话,我赞成这场决斗,也不乏想要借助雨副帅,来验证一下本身的修为到底去了什么地步,并非是全然为了各位,所以各位实在不必太挂在心上。”

        斩梦军人人听闻此言都是心中尽都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暖流。

        楚阳这么说,分明就是不希望自己等人有更多的心理负担,所以将一切都揽在了他自己身上,但他越是这样说,众人心中却是对他愈加地认可起来。

        雨迟迟阴沉沉的一笑,道:“楚庄主,当真是好高明的拉拢手段,可惜时不我与,否则这些个残兵败将只怕要尽都投诚于庄主麾下,尽效死命。”

        一位斩梦军的军官鄙夷万分的大笑起来:“雨迟迟,你这个卑鄙小人,小人之心永远难度君子之腹,我们就乐意被拉拢,乐意接受这样的拉拢,你能怎么地?若是换做是你,我们连看都不看上你一眼!”

        一众斩梦军随之哄然大笑,纷纷道:“不错,雨迟迟算个吊?咱们岂会接受他这样人的拉拢?你说楚庄主是在玩弄阴谋诡计吗,可老子们就乐意上当,有钱难买我乐意,你他么管得着吗?”

        雨迟迟气的嘴歪眼斜,道:“一群欺心的无知叛逆,等下本帅定当好好招呼你们!”

        楚阳冷静的道:“雨副帅,眼下胜负未分,难道徒逞口舌之利,就是您坐上高位的本事吗?来来来,就让在下好好看看,你到底是如何凭着真本事坐上墨云天副帅之位的。”

        雨迟迟铁青着脸,说道:“你会看到的,一定会看到的,楚阳,你马上就能看到的本帅的真实本领,定当叫你称心满意就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