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七十二章 谁卑鄙无耻?!【第四更!补!】

第八部 第三百七十二章 谁卑鄙无耻?!【第四更!补!】

        又一轮的激战再开!

        楚阳翻来覆去的将三十六招九劫剑法足足用出来十好几遍,对雨迟迟展开全方位无遗漏的覆盖式打击,每一遍剑法施展之余,竟都有些许崭新的体悟。

        雨迟迟也清晰地感觉到,楚阳的剑招威力,竟在慢慢地增大,虽然增加幅度并不是很明显,但,现在的剑招比起刚开始时候的剑招,威力威势却几乎已经是判若两人!

        这混蛋难不成是在拿我练剑吗?

        雨迟迟莫名地泛起了这个匪夷所思的想法!可是一联想前后经历,竟是越想越对,越想越气!

        一念至此,雨迟迟出奇的愤怒起来!

        想我堂堂墨云天兵马副帅,岂是你可以拿来练剑的傀儡?

        雨迟迟一声长啸,剑光突然大盛,竟是以前所未见的强大力量强势反扑!

        便在此时,楚阳突然一个筋斗翻了出去,喝道:“谁?”

        雨迟迟一怔:难道还有其他人在这附近?怎地我却没有发现?反而是楚阳发现了?

        就看到对面的楚阳一脸愤怒的骂道:“雨迟迟,我敬你是前辈高人,一天统帅,这才答应与你单打独斗,公平一战,想不到你居然还安排下人手伏击于我!雨迟迟,似你这等行径还算是前辈高人吗?还算是墨云天一天副帅吗?你就是这样食言而肥,出尔反尔的吗?”

        雨迟迟大怒道:“放屁!我什么时候安排人手在这里伏击了?”

        楚阳一脸怒容:“你还敢不承认?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俯仰无愧于天地,想不到你雨迟迟居然如此没种!敢做而畏当?!做了就是做了,居然还要当面否认,砌词狡辩!你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瞎子不成吗?”说罢,满脸尽是鄙夷之色。

        雨迟迟只气得七窍生烟:“黄毛小子胡说八道!此处明明空无一人,哪里来的伏击?”

        “哈哈哈……”楚阳嘲讽万状的嘿嘿冷笑着:“无耻之徒兀自妄图掩盖真相吗?难道你还想要我拿出证据来?证明汝等之卑劣吗?”

        “好好好!”雨迟迟为人最是心高气傲,岂会接受如此侮辱?大声道:“只要你能拿出证据来,本帅当场向你磕头认错!”一边说,一边运起神魂能量,在一片虚空中仔细搜索。

        楚阳踏踏踏上前八步,抬头喝道:“暗箭伤人的墨云天王八蛋,还不快给老子滚了出来!一群鼠窃狗偷之辈,敢出手暗算却不敢出来见人吗?”

        雨迟迟只是一味冷笑地看着楚阳。

        却见楚阳狂怒万分的说道:“你以为你会神魂敛迹,我就找不出你的踪迹?”

        雨迟迟一怔:神魂敛迹?难道真有其人在一旁窥伺?到底是谁呢?有神魂敛迹手段的,可非是泛泛之辈,难道当真有坐山观虎斗,意欲渔翁得利之人存在?!不由又是集中了几分精神,加大了神识搜索力度。

        就见楚阳怒不可遏的再次上前五丈,突然一声大喝:“还不出来吗?!”

        只见楚阳手腕突兀一抖,手中的九劫剑脱手而出,夹杂着无匹呼啸风雷之势,向着天际某处激射而去。剑光璀璨,直上九重霄!

        雨迟迟见状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去,倒要看个究竟。

        然而便在这一刻,刚刚才将长剑扔上半空的楚阳在长剑出手的那一刻就那么突如其来的闪身而进,雨迟迟这边才刚刚抬起头,就感觉面前骤然一黑,心道不妙。

        可是这当口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动作了,随即就感觉一只硕大的拳头狂猛地砸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这一下当真是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雨迟迟此刻全副心神都在搜索空中那莫名其妙的‘伏击者’;而楚阳一直表现的就是剑上功夫,如今长剑都已经脱手了,分明就是已经愤怒到了极处,唯一一意就在那‘伏击者’身上。

        是以雨迟迟百分之一万的没有防备。

        这一拳结结实实、全无花假地砸在了雨迟迟的鼻子上!

        雨迟迟的脸上突然间被砸出来一片白光涟漪,那是圣人金身的本身守护。整个人的身子双脚离地飞起,被这一拳砸得往后倒飞,只觉得脸上一阵剧痛!

        雨迟迟情知自己中计,心下正自狂怒,楚阳那边已经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又是一拳砸在正在倒飞的雨迟迟眼眶上,随即更是马力全开,两个拳头带着无数的虚影,有如暴雨倾盆、密密麻麻的砸在雨迟迟脸上!

        雨迟迟身子突兀离地,精神刚刚回笼,就遭遇到了重殴,一时间根本无法及时反应,只能身子被动的倒飞,脸上白光闪烁,一圈一圈的涟漪被楚阳砸出来。

        楚阳带着巨大的冲力,每一拳都是用尽了全力,如同疾风骤雨,重重的落在雨迟迟脸上!鼻子上!

        别的地方全部放过不打,就只打眼睛和鼻子!

        雨迟迟的身子有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出山头,身子前面的楚阳张牙舞爪的跟上,拳如流星手如暴雨,只打得白光四溅!

        一边打,楚阳一边狂喝:“雨迟迟,你这个卑鄙阴险小人!”

        “雨迟迟,你居然敢暗算我!”

        “雨迟迟,你竟然偷袭!”

        “雨迟迟,你真真是丢尽了墨云天的颜面!”

        “雨迟迟,你这个王八羔子!”

        “雨迟迟,你怎地能够卑鄙无耻到了这般地步!”

        “雨迟迟,我真替你齿冷!”

        “雨迟迟,你这个杀千刀的卑鄙小人,在公平决斗之中竟然使用诡计,偷袭暗算于我!”

        “雨迟迟,我算是见识到了你的所谓本事了,原来你就是这么的一个卑鄙龌龊下流肮脏的小人!”

        ……

        雨迟迟只觉得心脏貌似也要爆炸了。

        是谁卑鄙无耻?是谁偷袭暗算?

        是谁阴谋诡计?

        是谁?是谁?

        到底是谁?!

        那些勾当分明是你楚阳所为!是你!是你!!

        是你采用诡计偷袭于我,是你在偷袭成功之后,居然全无廉耻地倒打一耙,将屎盆子全部都扣在了我头上,现在居然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大义凛然!

        更离谱的是,你居然还说得这么憋屈悲愤!

        你如何能够如此无耻?

        简直就是卑鄙无耻下流下**下作,完完全全的没下限了!

        但这些话,全都都在雨迟迟心中,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说出来,就在他整个人被砸得倒飞之后,双脚一直没有落地!

        只需要一落地,就能够缓过一口气,拼着硬挨几下,也要先摆脱这尴尬处境再说。

        但楚阳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居然足足轰出来了三百九十九拳!根本没有任何的一丝一毫的间隙,楚阳的拳劲上带着的狂猛冲力,不求伤敌,只求前冲,冲得雨迟迟纵然用了万斤锤也不能踏上地面,就只能那么一路憋屈地倒飞!

        甚至不敢张口强行转换元气,因为……一旦张口,牙齿肯定会被打掉!

        在现在的情况下,全靠着圣人金身的强悍防御抗拒楚阳攻击,一旦强行张口就会暂时中断破了圣人金身的运转,别的地方虽然不会受什么重伤,但牙齿却必然会被打碎的,哪里却是少数圣人金身不能周全防护的地方。

        雨迟迟现在正符合了一句老话: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哑子吃馄饨,心中自有数。

        空自憋屈得意欲发疯发狂,却只能一路**着挨打下去!

        在原本那片空地上,双方众人的伤势都已经包扎完好,一个个的横眉竖目,互相瞪视。若不是双方都得了各自首领的严令不准动手,只怕此刻早已经杀得尸横遍野了。

        若是目光也能够杀人的话,相信双方现在每一个人都至少已经死了千八百遍!

        剩下的,就只有对现在正在交战之中双方的担心情绪了。

        远处的山头上,浩然剑气冲霄而起,盘旋飞舞,就像是天地神魔在交战一般,这等激烈的战况,让大家都是目不暇接。

        即便是原本对雨迟迟充满信心的墨云天众人,此刻也不由得心头忐忑,再难笃定。

        自己等人对雨帅的战斗方式很熟悉,自然可以看得出,在此刻在空中萦绕的,似乎要斩破天地的剑光,绝对不是雨帅的剑!

        既然不是,那么就必然是楚阳所发出的!?

        若是按照如此推论的话,就可以得出来一个很惊人,很匪夷所思,很令人难以置信的结论:自从战斗开始,雨帅就一直在被动的挨打?一直是处在下风?甚至是处在绝对的下风之中!

        想到这里,众人尽都是眉头紧皱,脸上有浓重的忧色:那楚阳的实力层次,居然已经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吗?

        正在寻思盘算这,却乍见天际剑光突兀消散。似乎那边的战斗已经停止了!

        众人不分敌我不约而同的一道站了起来!

        每个人的心中都在急促的跳动:此战,到底是谁胜了呢?

        突然间,轰然一声巨响响起,随即就听到楚阳愤怒之极的一连串大骂:“雨迟迟,你这个卑鄙无耻小人!”

        声音清朗有力,充满了穿透姓,震动九霄!

        众人一起愕然:怎么了?楚阳如此愤怒?

        随即,楚阳的喝骂接二连三的响起:“你居然暗算!”

        “你居然偷袭!”

        “你居然用阴谋诡计!”

        “你打不过我竟然用这等下作手段!”

        “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真是令人齿冷……”

        ……

        众人心中恍然大悟:果然不出所料,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

        《补更第二章,还欠一章,明天补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