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七十八章 决战始末

第八部 第三百七十八章 决战始末

        大家都真心的很好奇,在那山头上,楚阳与雨迟迟一战,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怎么会导致了最后的那种战果……楚阳的实力,分明比雨迟迟要弱的不少啊……

        但那位誓约司之主一听到妖宁宁这句话,表情立即变得很怪异,似笑非笑,道:“不知道太子爷殿下您具体想要知道点什么?”

        妖宁宁很感兴趣的说道:“事无巨细,我什么都想要知道,你就从开头开始,点滴无疑的全部都告诉我就是了。”

        “恩,事情的过程是这样子的;那一天誓约成立,楚阳的真实修为,在天道检测中,足足低了他的对手三个大档次,也就是说,楚阳不过是天人级巅峰,而雨迟迟,则是圣人中级巅峰!”

        妖皇天誓约司主人声音慢条斯理,却是条理分明:“按照正常状况而言,这个决斗根本不需要这样的誓约存在,两者根本就没有对比姓,拥有圣人中级巅峰修为的雨迟迟随手一掌,就应该可以轻易灭杀楚阳,但,这次天道却意外地承认了这一次赌约的成立,这个意外自然引起了我们整个誓约司的极大兴趣。”

        “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个楚阳果然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潜力,绝无可能获胜的一战最终也胜了!!”

        “他竟然在与雨迟迟的战斗之中,用不同的手段,一次次地削弱雨迟迟的修为,让两个人最终站在了一个差不多平等的对决局面之中……”

        这位誓约司主人开始历历如绘的描述起楚阳那一战的整个过程,甚至连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详细到包括了楚阳说的每一句话,每一句话之后,雨迟迟的所有反应,以及,楚阳每一句话的延伸意义,以及雨迟迟随之而产生的心理推测都一一的没有遗漏。一一的解释清楚。

        可以这么说,现在的解说,就算是雨迟迟本人,也根本想不到会有这其中的这么多道道。

        “决战之中,注意到对战另一方的一言一行本就是应该的,而且这个时候也正是精神高度集中的,但也就是因为如此,雨迟迟才最终吃了大亏。”

        “这个楚阳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隐藏着特殊的目的,逐步引领着雨迟迟的思维,跟着他的话而产生微妙的变化。”

        “每一句话的后续一句话,都是将前一句话的所能产生的效果,无限极的推进到了能达到的最高地步,让雨迟迟的情绪,在一开始,就被楚阳掌控!”

        “尤其他一次次的喊出剑招名字,而且每一招都如此凌厉……而雨迟迟既然能够到如今的地位,绝对是一个武痴……怎么可能不产生兴趣?”

        “而雨迟迟的悲剧,也就从楚阳第一次喊出剑招名字,发出第一招开始了。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就这么用这种层层递进,乃至颠倒黑白的手段,暗算了雨迟迟,让雨迟迟的修为因为受伤而不断下降,到最后更因为愤怒丧失了清醒的理智……”

        听到这里,胡叔叔不由得不解的问道:“这不对吧?要知道他们两个之间可是公平一战,楚阳这么做,岂不是以阴谋诡计干扰战局?而且他的手段也太下作了一些吧……如此行径,岂是大丈夫该为,你们誓约司怎么并不制止?”

        “制止……胡老这句话只怕有失公允……呵呵……”这位誓约司主人有些莫名意味的看了看胡叔叔,淡淡的笑了起来:“胡老不要误会,只怕是您有些误解了,呵呵,说起来,胡老还是江湖气息比较浓,骑士精神很坚持呀。”

        这句话之中,含有的意味就颇有些意味深长。

        而且,他这句话,并没有称呼胡叔叔的官职,而且是跟着太子爷一起称呼‘胡老’,把人家的姓氏都改了。

        个中隐藏的什么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胡叔叔老脸一红,气呼呼的说道:“我怎么就有失公允了,我哪里误解了,难道还是我说错了不成吗?”

        “胡老,他们两个人之间定下的誓约乃是胜负之战;其中间更曾有说过几句生死之事;换言之,这实则乃是一场生死胜败之战!”这位誓约司的主人呵呵笑着:“楚阳这么做,本质上仍旧是在战斗,并不是单纯的骂人……这么说你可懂?”

        “或者我可以说得更明白一些,用刀杀人是杀人,难道用一句话来杀人,就不是杀人了吗?用刀剑战斗是战斗,但用一句话或者几句话引起敌人怒火,干扰敌人的斗心,亦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方法未必可取,但归根到底也是战斗!”

        “两个人在战斗的战场上的时候,不要说是一句话,就是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也可以是干扰、影响战局的因素,一句话,也是战斗!也是武器!战斗在进行之中,胜者生,败者就要亡。怎地楚阳所为就下作了?这世上敌人之间对战,本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各自在死亡路途上拼命的寻找生还的机会,此事只关乎于生死,与道德何关?战场之上,最终胜利者才是赢家!”

        “但……这……”胡叔叔有些发怔,茫然不知所措。

        “若是真正人人讲道理,人人讲道德,这世上那里还会有什么刀兵之战?哪里还会有恩怨情仇、血光之灾?”

        “至于公平一战之说……呵呵,这场战局本身就存在着极大的不公平,开战之初,楚阳就低了他的对手三个大层次,何来公平一说?”誓约司主人有些讥诮的看着胡叔叔:“按照您老的意思,既然是公平一战,那就是大家明刀明枪?你打不过我就死?那么这一战,还有什么交战的余地?”

        “大家直接亮出来自身修为,对比起来,楚阳严重不敌,直接自己抹了脖子岂不省事?还打什么?”

        “本身实力本来就弱,还不让人家用计,你这样的‘公平一战’就是让楚阳闭着眼睛等死不成?您是这样认为的吗?”誓约司主人一席话,把胡叔叔说的面红耳赤。

        “本身的元气修为固然是实力,刀剑造诣也是实力,但,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实力,这个实力往往才是最能影响战局的关键。”

        “那就是人的思想智慧。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还是最重要的实力组成部分!”

        “雨迟迟本身修为比对手高出来三个大档次,修炼时间更比人家多了几十万年,最终还被人家拼了一个两败俱伤的惨淡结局,几句话就能让他肝火大动神志不清,输了有什么冤枉的?”

        誓约司之主淡淡的笑着,但这个淡淡的笑容,却让胡叔叔几乎无地自容了。

        是的,刚才只在描述过程中听到了楚阳种种手段的可恶,却没有想到双方真实实力的差距;正如他所说:楚阳如果不这么做,那么,楚阳胜出的几率有几成?

        那是连半成也没有的,微乎其微,这一战根本就不需要打!

        直接等死就是了!

        “哎……”马叔叔长叹一声:“不过这场战斗打到最后,这两人所表现出来的血姓,却当真是令人动容……那样的战斗,至今想起来都是五脏颤抖,心动神摇。”

        誓约司主人又笑了起来:“马老您这说法却又错了。”

        “错了?哪里错了?”

        “不错,就错在‘血姓’两字上,从头到尾,我就只看到了楚阳的血姓,雨迟迟那边哪里看得出来血姓呢?他充其量只不过是被气得疯狂了,理智全无;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叫血姓吗。”

        “倒是楚阳,乃是在神智极度清醒的情况下,与对方如此疯狂的打了一场。那才是货真价实的血姓!”

        “说起来,楚阳未必没有其他办法克制雨迟迟,但最后,却仍旧陪着他来了一场这种男人的决战,这才是对这一战的真正尊重,同时也是对雨迟迟的尊重。所以雨迟迟在战败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立即下令退走!”

        “因为他自己也明白。”

        “楚阳本不必如此做,但却仍旧这么做了。”

        “弱势的时候,或者想办法扳平;但一旦势均力敌的时候,我也不会占你的便宜。大家各凭本事,拼命一战就是了!”

        “现在墨云天的大军,已经从孤竹城开拔,开始退回墨云天。”

        “这也算是雨迟迟在做人上,唯一一点能够让人表示认同的地方,那就是言出必践!而且,最终他并没有什么怨恨,想必也想明白了……”

        誓约司主人的话,为这一战定下了最终的论调。

        也同时揭开了众人心底的谜团。

        不管是妖宁宁还是在外面旁听的众人,都是恍然大悟,想到楚阳这一战的艰辛,人人都是心中唏嘘不已。

        从低于敌人三个大档次,到用尽了所有手段扳平战局;最后,又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摒弃了智慧的力量与对方决一死战,豁尽死拼……

        最终战而胜之!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艰难。

        而且,众人也记住了另外的几句话,人人都觉得获益良多。

        “用刀用剑固然是杀人,乃是战斗,但,一句话杀人难道就不是杀人?既然在战斗,那么,战斗中的任何东西,都是武器!刀与剑是兵器,一句话一个笑容何尝不是武器?”

        …………

        这一章写好了,犹豫了良久,才发出来。因为在我自己看来,这是不必要的一章,战斗既然过去,还解释什么?

        我以为大家都明白;但事实是很多人不明白;战斗那章一出来,一片谩骂,书评在骂,贴吧在骂,**在骂,微博在骂,还有人直接QQ骂……

        都认为楚阳应该与雨迟迟正面一战!光明正大搏斗!

        受不了,干脆解释一章吧。

        要是再看不懂的……我也没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