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路悠哉,何日醒来?

第八部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路悠哉,何日醒来?

        “本身元气修为固然是实力,刀剑造诣也是实力,但,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实力,这个实力往往才是最能影响战局的关键。.”

        “那就是人的思想智慧。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还是最重要的实力组成部分!”

        仔细咀嚼着这几句话,所有人都是若有所悟。

        妖皇天誓约司主人在解答了妖宁宁的疑问之后,就立即离开了。

        这位大佬也是位高权重之人,誓约司更是读力于妖皇天官方正统体系之外的特殊部分,放眼整个妖皇天,除了妖后本人之外,其他人还真没几个能驱使得动这位大佬,这次也就是妖宁宁这位不着调的太子爷殿下亲自出声询问,换别人想要打听,先不说能不能打听到,没准就先辈扣上一个刺探“天誓”机密的大帽子。

        只是在他临走时,意外地听说到妖宁宁将“星宿夺魂液”给了楚阳服用,竟是眼睛大亮,说出了一句很出乎众人意料的话:“值!太值了!”

        作为全程观战的唯一一人,相信再没有人能比他更加清楚了解楚阳的潜力深浅:一个以天人巅峰修为,就能干倒一个圣人中级的猛人,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毫无疑问就是一个绝对令人震撼的惊奇。

        如果说楚阳的这份战绩仍有点模糊,不是很具体的说,那就对比一个更容易理解的例子,楚阳与雨迟迟本身修为的差距,大致就相当于自九重天大陆上,一个只得至尊一品修为的人,突然爆发,一轮激战之下干掉了宁天涯!

        不用怀疑,真是实力差距就是这么的大,所以所有听到这个结果的人才会如斯震撼!

        不管楚阳在战斗中使用什么手段,这些手段是否卑鄙无耻是否下作,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就是战争!这里本就是正常使用一切阴谋诡计的地方。还是那句话,若是不用,等死不成?

        但还有一点绝对不可以否认的是:除了楚阳之外,放眼古今战绩,普天之下,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天人巅峰的人能够干倒一个圣人中级的高手!

        这样的人前途在哪里?那还用问么?

        像楚阳这样的人,若是真个死了,估计普天下的高手都会抚额庆幸少了一个足以威胁自己的恐怖家伙;但若是活着,影响却只会更大!

        最起码,你与这样的人交上朋友,乃至曾经有恩、援手于他,就等于拥有了一个永久的护身符:这个人可是能够为了自己的属下,甘愿单身涉险无视艰难,为了自己的兄弟可以不顾生死,为了自己的朋友可以拼尽一切,为了一个看着对眼的人,就算是曾经是敌人的梦无涯,也可以以身作赌,生死搏杀!

        试问,一旦这个人达到了圣人层次,那么普天之下,又谁敢动他的朋友?相信一旦动一动,那可真的是寝食难安啊!

        妖宁宁在这样的人身上投资,实在是太值了。

        所谓舍得舍得,能舍才能得,要不人家怎么是妖皇天的唯一皇储继承人呢!太有眼光了!

        这一瞬间,誓约司主人简直有些崇敬妖宁宁太子殿下了,看来以往的那些个传闻哪,要么是烟雾、要么是自侮,又或者是有心人的妒忌污蔑,这样有眼光,有大气魄的太子殿下,怎么可能如传闻中那么不堪呢!

        誓约司主人走的实在是太快了,他的意想完全被他自己的设想而掩盖!

        妖宁宁根本不知道、更不曾想到这位誓约司主人居然会这么想,说句老实话,他之前拿出星宿夺魂液,根本丝毫都没有什么‘投资’的想法。完全就是为了看得顺眼,想要交个朋友,舍不得自己的朋友死去,如此而已。

        妖宁宁与谈昙之所以能够成为朋友,除了机缘巧合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相似之处,两个人都有一颗不谙世事的赤子真心!

        所以这两个二货才这么一见面就是王八看绿豆对了眼,一起二了起来……

        世间缘法二字,从来无人能说得清,道得明!

        ……

        雨迟迟那边如今已经率领墨云天方面的人手尽数撤走了。

        这个消息一经确定,大家瞬时就彻底的放了心。

        不仅是梦无涯的斩梦军,还是楚阳所率领的白雨辰等人,都纷纷感觉到一块大石头从心头移走了。

        不管雨迟迟回去之后会怎么说,会说些什么,但来自于墨云天那边的压力暂时来说是彻底的没有了。

        而这个结果,说到底还不是全靠了楚阳的拼死一战!

        对于这一点,所有人都是心中有数。

        如果没有楚阳,之前的万里追杀如何能够逃出生天?如果没有楚阳这一路的恐怖提升,到现在哪里能有与雨迟迟当面谈判讲条件的那个资格?

        超过十八万里的漫长追杀路,时时危机步步死亡,就是全凭着楚阳一个人,从不可能之中寻找那一丝可行,从全是死亡之中寻找那一线生机……

        就这么生生地闯了过来。

        回想起这一路的艰辛困苦,所有人尽都是感觉到恍如做了一场离奇荒诞的噩梦!即时是现在回想当曰的历程,往往都要惊出一身冷汗,一阵一阵的后怕!

        真的……真的就这么过来了?真的能够暂时告一段落了?

        大伙一下子松懈下来,人人都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甚至还有些想哭……这一路,实在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若不是有楚阳在,有他在稳定大家的信心,恐怕大家现在根本不用人家来捉拿,自己就早都已经崩溃了吧?

        梦无涯在傍晚时分终于醒了过来,让斩梦军上下都是一阵由衷的欣喜。

        在听说了楚阳的事情之后,梦无涯久久无言,也没说什么以后的打算,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从今往后,自己这一班人等也变成了有家归不得,四海飘零客了……

        雨迟迟此次铩羽而归,回去之后若是不将罪过全盖在梦无涯头上,那才是咄咄怪事。

        当曰,自己与斩梦军是以捉拿叛逆的名义踏足东皇天的,如今,自己等一班人却也变成了叛逆,世事无常,乾坤莫测,无奈人心,今朝怎知明朝事!

        眼下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清醒之后的梦无涯,不管是神采脸色眼神,都如同是在刹那之间衰老了几千年;原本平整光滑的面容,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皱纹。

        原本漆黑如墨的头发,居然在一夜之间多了许多的斑白。

        面对梦无涯的变化,所有人心中都是唏嘘不已,分明知道他的心情,但却并无一人从旁劝解,不是没人想劝解,实在没有立场,也欠缺劝解的言词,当真不知该如何劝解。

        梦无涯自问自己一生效忠墨云天,从无二心,一辈子出生入死,忠心耿耿,但却在最后的时刻,被人污蔑构陷,因为莫须有的罪名成了叛逆。从此信仰一生的人生信条就此倒塌,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突然就化作了满眼虚无。

        变成了敌人!

        谁能接受得了?

        ……

        第三天中午,一行人赶着马车,走在路上,却很是优哉游哉。

        但凡是伤员一律都坐在马车上,不过需要躺着的只有两个人:楚阳、梦无涯。

        这一路走的那可是轻松多了,根本不用担心敌袭什么,比起之前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杯弓蛇影什么的,此刻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悠闲。

        只是大家都十分心忧楚阳的伤,实在是笑不出来。

        楚阳自从受伤之后,虽然意外得到了星宿夺魂液保全姓命乃至稳定伤势,但却一直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之中。楚乐儿和谈昙衣不解带的服侍照料,妖宁宁等人也是一会儿就前来探望一次,都是相对无言。

        这一次的伤,实在是太重了,星宿夺魂液虽有奇效,可保姓命无虞,却终是差了几分九重丹还魂续命,起生死肉白骨、立竿见影的神效……

        待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楚乐儿愁眉不展,满面忧色,这几天下来,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

        “我这位大哥真是……”楚乐儿埋怨着:“那么多的九重丹,全都给分散了……自己竟也没留一点存货,现在可倒好,分明只有一颗丹药就能全好的事,却偏偏就这么昏迷不醒着……”

        谈昙也是叹气:“他的脾气你还不知道?有啥好东西不都是给大家分了?你可曾见过他自己独享过什么么……此际埋怨又有什么用,现在问题是怎么找一些合适的天材地宝,赶紧让我师兄醒过来是正经。”

        楚乐儿愁眉不展:“这道理谁不懂得,可是妖宁宁太子这两天累的跟死狗一样的去找天材地宝,不也都没用么,这里是他的地头,他出尽全力寻找都没效用,咱们纵然再如何有心,也无能为力的……”

        妖宁宁的声音不满的传过来:“喂,我说乐儿妹妹,你英俊潇洒的宁宁哥啥时候累得跟死狗似得了?美女你说话可是要有点良心的,我可是始终精神饱满,精神焕发!”

        楚乐儿不屑的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谁,每一天都要人捶腿……还直叫唤累……”

        妖宁宁瞠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