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八十三章 落花小筑

第八部 第三百八十三章 落花小筑

        妖宁宁就这么站在楼门前,那些退了店的客人一个个从他面前走出去,不免有人要打量一下这位财大气粗,有钱没处花的超级傻逼加暴发户……

        “看什么看!”妖宁宁仰着下巴:“没见过有钱人啊?”

        “有钱人倒也还见过不少……但是如阁下这般的傻逼有钱人……倒真还是第一次见,今天算是知道啥叫暴发户了,开眼界啊……”有人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话。.

        妖宁宁闻言大怒,就要上前发作那人;却被谈昙一把抓了回来:“哥们……这个用钱砸人,是很爽,但也要看砸的是谁……砸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哎,来来来,我跟你说……”

        将妖宁宁拉到了一边。

        这一天总算是平稳地度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妖宁宁很早就起来了,在大厅中走过来走过去,走出门,又走进来……

        他在犹豫,去不去要找紫邪情呢?

        他的心中当真是纠结不已。

        白诗璇就在一边坐着,抱着一本‘圣狐秘史’看得津津有味。

        这本书是胡叔叔给她的;白诗璇还是第一次接触到本族的历史,自然是看得是全神贯注、心无旁骛。

        风狐……说到底自然也是属于狐族的其中一员,虽然多少有些特殊,但归根到底,还是同根同源,风狐骨子里也还是狐不是。

        白诗璇恬静的坐着,安安静静,白衣黑发,似乎成了酒店大厅中一副温柔的风景线。

        妖宁宁在大门口附近坐立不安,时刻没个消停,正与恬静的她形成了一个极其鲜明的对比。

        白诗璇始终也没有看某太子,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那本书上,而妖宁宁却是过一会就看看白诗璇。看一眼,心中就更纠结一分,愈发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甚至连妖宁宁自己也没有发现,其实他的心态已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悄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此之前,他是极尽疯狂地追求着紫邪情,不管人家理他还是不理他,他都是厚着脸皮凑上去,找上门去。

        哪怕是被骂了,被揍了,被吃闭门羹了,也始终是乐此不倦。

        但如今,他居然已经开始思考:去还是不去的问题了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又或者说是某种意义上的进步!

        最终,妖宁宁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冲出了门。

        目的地——落花小筑!

        妖宁宁踏着满地的花瓣,走到门前,看着紧闭的大门,鼓了鼓勇气叫道:“敢问紫姑娘在吗?在下妖宁宁求见。”

        里面寂寂无声。

        无人应答。

        又叫了两声,还是没人应答。

        一道婀娜白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前:“哟,这不是二宁么?怎么着,又来了?哎哟哟,我真真是太佩服你的痴情了……”

        妖宁宁哭笑不得:“姑姑,您能不能不要这么取笑我?你真当我没心没肺没感觉的吗?再说了,你叫我宁宁不行吗,非要叫我二宁这么难听的名字……”

        “你这小子,我哪里有取笑你?我这是在夸你呢!”白衣美妇轻轻笑着:“我说的可是实话,这么一千多次闭门羹吃下来,居然还能有勇气来到这里的……整个妖皇天,不,相信就算是整个九重天阙,也就只有你一个了……”

        妖宁宁抹着鼻子苦笑不已:“哎!”

        “宁宁……”美妇正色说道:“姑姑跟你说实话,放手吧。你是绝对没有任何希望的。”

        “怎么说?”妖宁宁一脸晦涩。

        “紫姑娘心中,应该是早有人了,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无论第二个人是如何的痴情也没意义……”白衣美妇苦涩的笑了笑,看着自己的侄儿,绝美的脸上是一片怜惜:“她对那个人用情至深,是你无法想象的,所以……”

        “女人哪……女人的情,一生之中,就只会给一个人。一旦付出了,就再也没有了……”白衣美妇有些怅然:“纵然之后的人是如何痴心,如何优秀,但……这个女人的心已经给了出去,那么不管后来者如何如之何,都无济于事,没有意义。”

        “因为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了心……”

        “她的心,只有见到了她深爱的那个人的时候,才会再度复苏……”

        白衣美妇看着呆若木鸡的妖宁宁,缓缓道:“在你不在的曰子里,我曾经与紫姑娘多次喝茶,在她的卧室之中,悬挂着一个条幅,你知道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吗?”

        “写的是什么?”妖宁宁急急地问道。

        “风急云高隐韶华,只身孤旅荡天涯,他曰云端如相见,请君江南扫落花……”白衣美妇曼声长吟,抑扬顿挫。

        补充道:“那是紫姑娘亲手写的,我见过她的笔迹。”

        妖宁宁只觉得心口如同被重重的打了一锤。一时间,脸色都有些惨白了起来。

        由紫邪情亲手写就的这首诗,长久地挂在自己卧室的墙上,其寓意如何?几已不言可喻!

        风急云高隐韶华,说的不外就是江湖险恶,一个女人的青春韶华,只能在隐伏之中虚度等待;这个隐字,就写出了一种无奈。

        只身孤旅荡天涯;这一句固然潇洒,但其中的孤单落寞凄凉的意味,却也是无能掩饰的。天涯落曰,只身孤影,只有长剑作伴,烟云飘渺……

        那是一种何等的寂寞!

        尤其是那种女人渴望被呵护照顾的心态,也在这一句中表露无遗。不管多么强势的女人,始终是女人,需要男人的呵护,需要照顾。

        紫邪情虽然刚强,但,内心深处,与一般的小女儿心态又有何异?

        他曰云端如相见,请君江南扫落花。

        这句话,内中隐含更多的是一种希冀,是一种渴望;又或者是一个承诺。

        落花城,雾江之南。

        紫邪情当年自妖皇宫转功化体而修为大损的之后,就不顾一切的来到了这里,而自从来到这里,就只一味的潜心修炼,再也没有出去过。

        也许她的余下生命,就只剩下了等待,等待那个让她自己许下承诺的人!

        只要在云端相见,这朵花,就由你来采摘。

        只要你能来!

        这句话的意思实在是明白得很,毫无掩饰。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能这么的有福气……竟然能够得到她的青睐,彻头彻尾由衷的青睐……”妖宁宁怅然良久,喃喃自语道:“我真的很羡慕这个幸运儿……哎,也由衷地希望,紫姑娘能够得到幸福……若是有一天能够见到这个人,定要与他好好的喝一杯。”

        “告诉他,要好好的呵护紫姑娘。”妖宁宁怅然叹息,只感觉自己的感情,如流水一般流逝,不复回了……

        不管这个幸运儿是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个人绝对不会是自己——无论自己再苦候多久,也不会是自己!

        白衣美妇看着妖宁宁,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随即又觉得有些诧异起来:妖宁宁现在虽然表现得有些失落,甚至是失魂落魄的,但……其伤心程度却又貌似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按照道理来说,这会的妖宁宁应该痛不欲生才对啊……

        难道这小子的所谓痴心也不过如此而已?又或者是一瞬顿悟,不再痴心错付?!

        若真的是后者这样子,倒也算是一件好事……

        凑巧就在这时,突然间远处有嘈杂脚步声响起,竟似有大队人马在向着这边赶过来。听这声音,居然有几百人的样子。

        “来的是什么人哪?”妖宁宁愕然回头看着白衣美妇,他之前可是在这赖过很长时间,很非常的了解这个所在,百分百的安静所在,很少出现这么大动静。

        难道紫姑娘惹了人?这些人是来找麻烦的,若是那样的话,可是绝逼的不能忍啊。

        “来的是一个傻瓜!比你还要傻的那种,这世上能比你还傻得实在稀罕,凑巧这就有一个。”白衣美妇有些忍俊不止:“不过说起来,你其实也不算太傻,大抵也就只是缺根筋而已,但这个人却是纯粹就是傻!”

        “还有这等事!”妖宁宁目光一直,虽然不知道白衣美妇是在夸自己还是在贬自己,却对比自己还要那啥的人,很有点兴趣。

        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够得到这么高的评价,倒真的得见识见识。

        接着就看到大批的人,每个人都抱着硕大的一大捧玫瑰花,鲜红鲜红的,娇艳欲滴的。然后还有一些人扛着架子,活像是施工队的模样,随即就在落花小筑门前忙活开了。

        不多大一会的功夫,一个相当规模的高台就凌空矗立而起,直上五丈;宽更足足有十几丈长;然后,那些捧着玫瑰花的就飞身而上,在上面二度忙活起来。

        传送,运输,挽出花样,随即玫瑰花一束一束的整齐排列……更固定。

        看得出来,这件事他们已经做过不止一次,每个人都是轻车熟路、驾轻就熟,业务熟练得很。

        仍旧是不多大一会的功夫,那么多的玫瑰花就已经全部上了架子顶端,瞬时方圆数百丈一片馥郁芬芳。

        所有鲜红的玫瑰花,在架子顶端居然排成了五个鲜红的大字:“紫姑娘,我喜欢你!”

        妖宁宁看着这五个大字,彻底的在风中凌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