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八十四章 唐家三少!!

第八部 第三百八十四章 唐家三少!!

        “这一招实在是……高!高老庄的高!”妖宁宁居然有些佩服了,我咋没想出这主意来呢?

        “这这这……这是谁啊,居然这么的有才?”妖宁宁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如山一般的玫瑰,一时间不禁嘴歪眼斜,话都说不利索了。.

        “那个那么有才的人,你马上就能够看到了。这几天里,这种场面我可是天天见。”白衣美妇抿嘴一笑,显然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只见那些架子工、鲜花工一如潮水般迅速退下,落花小筑门前又重归空荡荡、静悄悄的氛围,就只是多了一个高高的架子,以及架子上摆放的数万朵怒放的玫瑰!

        轻风一吹,那种熏人欲醉的香味,满天都是!

        下一刻,一个声音响起,拖着长腔,长声吟道:“人生自古谁无死,一见美人是姓紫,魂牵梦萦不能忘,小生特意来探望;我的深情你知道,面对苍天来祷告;若是你能打开门,我的爱比东海深……”

        那个声音貌似抑扬顿挫、情意绵绵,显然,这个人的感情很是投入,而且,在长吟的时候,应该是一边长吟,一边摇头晃脑……

        声情并茂!

        即便是以妖宁宁的二货心境,听罢这番诗词也不禁瞬时感觉到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说道:“太有才了,实在是太有才了……””

        白衣美妇努力的板住脸,希望自己可以保持庄重,但还是差点要笑出来,貌似比不刻意庄重还要失格。

        随着长吟声音的终了,在妖宁宁目瞪口呆的凝视之中,一个人摇摇晃晃地从小径中踏着落花走了进来,真是风度翩翩,貌似小傻。

        只见来人一头长发,也没束扎,就这么披散着,前面额头上,乃是标准的中分,一身五颜六色的袍子,外面罩了一个硕大的披风,这个披风披在他身上,居然下摆还拖在地上半丈,一路呼呼啦啦的走过来,真好像,真像……扫地一般。

        妖宁宁一见来人这形象直接就喷了,偏偏那货还要做出一种**倜傥的样子,自以为很潇洒,其实真的很小傻。

        这人一个大大的鹰钩鼻子,两个眼睛贼忒嘻嘻的乱转,脸上却是一本正经,面皮还算白净,可是脸色却很有些青黄不接的意思,一看就是酒色过度。

        至于说这家伙最大的亮点却是身材很高大。

        妖宁宁本身有接近一米八的身高,但这货居然比妖宁宁还要再高出一头半,当真是相当的高挑。

        只是这人高则高矣,却全身无四两肉,很瘦很瘦,瘦的就像一根麻杆,他这么呼呼啦啦的走过来,当真像足了一根竹竿,披着袍子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以妖宁宁目测,将此人全身都剐个干净,恐怕净肉绝对不超过三斤半!

        这人一身打扮真心说不出的怪异,可看这人的表现,竟是自我感觉超级良好,自己感觉极有风度的样子,穿衣戴帽,果然人格一号,一个人的衣着喜好,外人委实是欣赏不了的。

        明明已经看到妖宁宁和白衣美妇就站在一边,这人居然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对这位妖族太子也是不屑一顾,径直走到了那硕大的玫瑰花架之前,用一种温柔到极点,甜得发腻的声音说道:“紫姑娘,小生唐阳伟,又来求见紫姑娘了,不知道小生今天这首诗,可否入得紫姑娘的法眼?”

        妖宁宁在一边**了一声:“妈妈……怪不得这货吟的那么声情并茂,原来那是一首诗……我……真心的没听出来……诗在哪里?”

        白衣美妇用力的咳嗽一声,再度强行压下笑意:“你继续看吧,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只听那‘唐阳伟’说完之后,里面仍旧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这个才正常,之前某太子殿下何尝不是千般妙计,万般法宝,何曾打动过伊人分毫!

        这位‘唐阳伟’见内中全无动静,眼珠一转,又继续说道:“紫姑娘,这是小生亲手采摘而来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代表小生的一片诚意,还请紫姑娘赏玩一二。”

        妖宁宁转过头,面容极尽扭曲之能事:亲手采摘?你丫的骗鬼呢?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不要说九万朵,就看这货的样子,能亲手采摘一朵,恐怕受伤也被刺扎烂了……

        里面仍旧静静的毫无动静。

        那唐阳伟踱了两步,那件硕大的披风在地上就又扫了一圈,沉吟着说道:“若是紫姑娘肯出来一见,小生感激不尽,不如,小生再为紫姑娘您作诗一首,来表现一下我的至诚之意,如何?”

        说着,也不用里面人回话,就摇头晃脑了起来,貌似酝酿了一番情绪,这才张口,长声吟哦:“姑娘姑娘我爱你,就像米虫爱大米;对你的爱海洋深,就像真金一样真;我的心里全是你,见到你我就欢喜;姑娘姑娘快开门,我想和你谈谈心……”

        妖宁宁听着这首‘诗’,如被雷击,万雷轰顶,五内如焚,肝胆欲裂,心中涌起一种想要杀人的莫名冲动。

        不是为了情敌的横刀夺爱,而是实在是被这两首‘诗’恶心得痛不欲生了。

        这世界上糟蹋诗歌的多了,但却没一个能糟践得这么彻底的……

        “这货到底是谁啊?档次怎么这么夸张呢?!”妖宁宁扭曲着脸,强行忍住呕吐的冲动,转头问白衣美妇。

        “能有这种排场的,能有几人,此子是落花城第一大家族,唐家的人。”白衣美妇显然也是忍得辛苦万分,总算比某太子多上几次历练,情况好些,却兀自翻着白眼说道:“这是唐家家主的第三个儿子,名叫唐阳伟,人称唐家三少!”

        “唐家三少?”妖宁宁不屑地翻了翻白眼:“白瞎这好名了,这货跟个傻鸟似得,居然也想来追求紫姑娘……哎,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对了,他是怎么见到紫姑娘的?”

        白衣美妇有些忍俊不住,道:“世事莫测,这家伙也算是个奇葩,那天紫姑娘上街采购了一些特殊药材,正好遇见这位唐公子,这位唐公子见得紫姑娘,惊为天人,当场就神魂颠倒……于是从那时候就开始了,这情形已经上演多次……”

        妖宁宁有些吃醋的说道:“这货的感情真脆弱……就这么一见钟情了?”

        “这位唐家三少据说自己家里早已经是美女如云,现在有大小老婆二十多个,侍妾三百余,自己号称‘好色如命不下流,**倜傥唐三少。’”白衣美妇叹了口气:“自从那天见到紫姑娘之后,此人基本就是一天一趟的到这边来,每一次来就是带这么多花……短短一个月之中,单只是为了买这些玫瑰花,估计也已经花了上万紫霞币了吧,幸亏是在这落花城,玫瑰花寻觅得着,只是我看再过几天,纵然有再多的钱财,只怕也没处寻觅玫瑰花去了……”

        “真是大户啊。”妖宁宁鄙夷的说着,随即愤怒的跺脚:“天杀的暴发户!”

        “这还不算,据说这位唐家三少自从见过紫姑娘那一面之后,魂牵梦萦,回家之后,看自己的侍妾每一个都不入眼,居然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人道能力……”白衣美妇脸上微红,却也忍不住笑。

        “啥米?这么夸张?这么说起来,这家伙对紫姑娘岂不是志在必得?不论是为自己,还是为那啥,都得……”妖宁宁瞪大眼睛。越发觉得不可思议了……

        “看样子是如此了……”白衣美妇似笑非笑:“不过……我估计,不对,也不用估计,他肯定没戏;连你都没戏,更不要说是他了……”

        妖宁宁舒了口气:“姑姑这话说的在理,如若是输在这个傻鸟手中,那我干脆一头撞死得了……实在是太伤自尊了。”

        ……

        这位唐阳伟这会吟完了诗,见到里面居然还是半点动静都没有,终于忍不住有些泄气了,又等了半晌之后,说道:“紫姑娘,要不我再为你作一首诗?”

        还是半晌寂静,紫邪情看来乃是打定了主意不开口了。

        唐阳伟此刻终于是感觉有些没趣,再说,搜肠刮肚那么久,这会儿根本也没什么‘诗意’,于是乎摇摇晃晃转身,叹了口气,正要离开这里,突然间看到了妖宁宁。

        此刻,妖宁宁正在目瞪口呆的望着他,显然对这货的**行径很非常的有些不理解。

        唐阳伟皱皱眉,竟然走了过来,呵斥妖宁宁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有钱人吗?”

        妖宁宁被问得怔了怔,不由自主地伸了伸脖子。

        在妖皇天,胆敢跟妖族太子说这种话的,某太子殿下貌似今生今世还是第一次遭遇到。

        虽然眼前这位唐阳伟并不知道妖宁宁的真实身份,但能够说出这句话来,其**之处就可见一般了。

        “有钱人倒是天天见,但这么**的有钱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妖宁宁突然想起来被人说自己的这句话,顺口就说了出来。

        说出来之后,突然感觉:这句话真他么爽!以后得找机会常说啊,就算没机会,也得制造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