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九十三章 师兄你好倒霉【补3】

第八部 第三百九十三章 师兄你好倒霉【补3】

        三个人,连同无法无天的谈昙,也即时打了一个哆嗦,彻底的蔫了。

        “到底咋回事,给我说清楚!”紫邪情脸上露出煞气。

        “这个这个……”在美人的威逼之下,第一个投降的毫无疑问就是妖宁宁太子爷殿下。

        紫邪情一发怒,妖宁宁连肝都在颤抖,胆都快破了,在这种情况下,出卖兄弟就出卖了吧,死道友不死贫道……哎,我实在是形成了条件反射了,这可怪不得我。

        于是事无巨细的将前因后果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这个……他们也是好心,来帮助我来泡妞的……呃呃,不是,是来……那啥啊……”妖宁宁语无伦次,两眼滴溜溜的转:“俗话不是说了吗,一个好汉三个帮……这个,那个……”

        “来之前我还和他打了一个赌……这个,那个,是介么回事……”

        妖宁宁心惊胆颤,肝胆欲裂,在紫邪情宛若要将人凌迟的锋锐凌厉目光注视下,结结巴巴的将所有事情来了一个竹筒倒豆子。

        紫邪情越听,脸色就越难看。

        越来越是阴云笼罩了,漫天阴霾,眼看就要雷轰电闪,阴天霹雳了。

        三个人都感觉自己腿肚子抽筋,想走却又不敢,就算能跑也不敢跑啊,跑得了和尚能跑得了庙吗?!

        “好哇……”紫邪情咬着牙:“你们几个居然敢拿着我打赌……”

        “不敢不敢!”三人一起摇头,一起干笑。

        “咻”的一声,楚阳又飞了回来,一脸的菜色:“紫大姐,请原谅,这个我不是修为不到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呀……”

        紫邪情神情冰冷,怒道:“修为到不到且两说,但你到了这里,居然还要跟人打赌,居然还以我来做赌注,居然还是帮着别人来泡妞的,你真可以啊,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了不起呢,真是走眼了……”

        楚阳闻言顿时怔住,呆若木鸡。

        睁着眼看着妖宁宁谈昙和唐阳伟三个人,实在是想不到啊,自己就只不过是被一拳打飞了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已经被这三个人出卖得底儿掉了

        这也忒快了一些啊。

        事情发展得也太迅速,这还收拾得了吗?!

        救命啊!

        “咳咳……你听说跟你说,其实只有他们在赌,完全没我的事儿,真的……”楚阳弱弱的解释:“紫大姐,您可得明察秋毫啊,一定要相信我的人品,一定得为我做主啊……”

        “分明就是你逼着我们赌的……”三个人一起大叫,现在这仨小子已经认清了形势,自然是要先把自己撇清,我们仨是外人,你们两口子自己掰扯吧!

        “你还有人品,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紫邪情冷笑,脸色也涨得红了。

        这家伙跟他们如此打赌,岂不是他自我感觉良好,笃定是吃定了自己?哼,居然跟人打赌自己会对他投怀送抱,还有那啥……

        紫邪情一想到这里,顿时感觉满心的柔情都变成了羞恼,再难以自抑!

        这混蛋,他到底将我当做了什么人了?简直是皮痒!

        “我会相信你的!”紫邪情咬牙切齿,满脸羞红:“过来过来,我愿意相信你这一次,过来啊,你过来啊,怎么还不过来!”

        楚阳转身就要跑,大叫:“大姐,这真是一个误会……”

        “误会你个死人头,你给我站住!”紫邪情一声大喝,飞身而起,圣人强者的惊人速度尽显无遗,在半空中就将楚阳一脚踹倒在地,随即,拳如流星脚如暴雨,向着楚阳身上就倾泄了过去。

        “饶命……嗷……嗷……嗷嗷……”楚阳抱着脑袋,连声求饶。

        紫邪情对于某人的求饶声完全的充耳不闻,有如狂风暴雨般的一拳一拳打下去,口中兀自念念有词:“我让你打赌!打赌!再打赌!赌赌赌赌……”

        楚阳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紫邪情有如偰钉子一般的砸进了地里。

        谈昙等三人在一边看得唇青面白浑身颤抖,肝胆欲裂,魂飞魄散!

        尤其是妖宁宁和唐阳伟,已经是小腿肚子抽筋了。呃,太凶残了……太凶悍了……太……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谁能想得到这个娇美的美貌姑娘居然是如此的一个暴力女?

        我们真是太侥幸,太幸运了,太好彩了……

        谈昙也是心中一片震撼,师兄到底是啥时候泡上了这么一个凶悍嫂子?这也太恐怖了吧……师兄果然口味好重啊……

        半晌加半晌之后,紫邪情将已经深陷地面内中的楚阳一把给揪了出来,恶狠狠的说道:“赌我对你投怀送抱是不是?是不是还想登堂入室啊?”

        楚阳满脸是泥,惨叫道:“表肝表肝鹅表肝呢呃(不敢不敢我不敢啊)~~~”

        却是因为嘴里还含着一块泥土,吐字含糊不清,词难达意。

        “我今天就成全你,给你来个投怀送抱!”紫邪情一记大脚出去,楚阳整个人“咻”的一声,化作了天际的流星,再一次脱离了众人的视线。

        观看得三人大汗淋漓,不敢有丝毫动作!

        这嫂子貌似也太彪悍了?!

        可惜猫老师不在此地,否则一定感慨万分,原来这世上不幸的男人不止我一个,居然还有别我还凄惨的例子,楚贤弟,你以往看我笑话的事情,我就不介意了!

        “真以为修为提升了就能欺负我了吗?天真!幼稚!”紫邪情扬起鼻子笑了笑,一笑一颦之间,竟是风华尽显,一笑倾城,随即和声说道:“三位远来是客,还是他的朋友,就请里面坐,稍奉一杯清茶。”

        “不敢……”谈昙三人脸色煞白,整齐的摇头若拨浪鼓,真真有心想要说我们和那人不熟,终于没好意思说出口。

        “进不进来?”紫邪情瞬时变脸,即时一声大吼。

        “进去进去,我们进去,进去喝茶……”三人同时打了个哆嗦,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走进了落花小筑。

        面对紫邪情的热情邀请、亲切招呼,三人却纷纷自我感觉到自己乃是走进了一个母老虎的口中。

        谁能救救咱们,逃离虎口啊!

        曾经对紫邪情抱有无限遐思的妖宁宁和唐家三少此刻早已经是半点遐思都没了……

        哪里还敢有啊,求神拜佛可别让这女人想起来我们对她动过心思啊!

        除此之外的唯一的念想就只有:怎么才能从这里全身而退?

        一旦想到这个问题,就简直忍不住哭了起来。

        因为,有可能吗?

        没可能吧?

        怎么可能有可能呢?!

        “你是妖宁宁,嗯,你是那个唐阳伟……还有这个是?”紫邪情看着谈昙,皱着秀眉。

        谈昙战战兢兢的说道:“我……我那个我,我叫谈昙,我是……”

        紫邪情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你是谁,你就是楚阳的那个师弟吧?”

        谈昙精神一震,道:“是啊,师嫂慧眼如炬,你看我帅不帅呢?”说着,还是故作飘逸地甩了甩头发。虽然心中害怕、惊恐万分,但在这等关键时刻,自己的风采还是不能丢,自己的自信始终存在!

        “帅不帅?”紫邪情嘴角很清晰的痉挛了一下,良久良久才干笑了一声,道:“帅!怪不得,当时楚阳经常夸你帅,说实话,当初我还真不太相信,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直到现在见了面我才相信,你果然很帅!所谓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果然是人中龙凤,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丰神俊朗,玉树临风!”

        谈昙闻言心花怒放、哈哈大笑,美的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的道:“师嫂真正是慧眼如炬,见识过人!……嗯,您说的可都是真心话?不是场面话吧?”

        紫邪情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道:“怎么会呢,句句属实,发乎肺腑!”

        说完才反应过来,怒道:“那个是你师嫂?你小子不要胡说八道!”

        但谈昙显然已经听不到她这句话了;整个人已经兴奋得颤抖起来:“啊啊啊……这人世间,果然还是有这种明察秋毫、善于发现美的慧眼……啊!我的英俊,别人是不懂的!唯有师嫂才是知道我,明白我,了解我,懂得我的!人生得一知己,复有何憾?!”

        紫邪情瞬时大汗淋漓,半晌无言。

        哎,天知道我刚才说那几句话的时候,是多么违背了良心加道德的谴责啊,可这小子是楚小子的唯一师弟,违背良心、违背道德,就违背啊,谁让摊上了呢……

        在谈昙的极度惊喜加感叹之中,在妖宁宁和唐家三少的胆颤心惊之中,三个人终于步入了庭院,中间,有一处凉亭。凉亭子四周都是花架,下面则是一张石台。

        分布着几个座位。

        暖玉制成的座位上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显然,主人曾经多次在这里停留,并且每曰打扫,才能够如此干净。

        “你们先坐着,我去泡茶,招待贵客。”紫邪情淡淡一笑。

        “不敢不敢……”妖宁宁欠了欠屁股。唐家三少也是眼珠乱转;这俩人何曾接受过紫邪情如此热情的招待?刹那间居然无限的不适应起来。

        “坐!”紫邪情眼睛一立。

        两人瞬时扑通一声,直挺挺的坐在了座位上,一动也不敢动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