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九十四章 统统滚出去!【补4】

第八部 第三百九十四章 统统滚出去!【补4】

        紫邪情见状笑了笑,这才悠然飘身而去,泡茶去了。一直到了自己的茶室,才突然间猛的吐了一口大气,随即就是满脸通红,手足也颤抖起来。

        “那个冤家……居然敢拿我打赌……魂淡魂淡魂淡……”紫邪情低声怒骂着,脸上全是羞红的笑意,喃喃道:“真是欠揍!就是欠揍!三天不打,房上揭瓦!”

        突然一怔,喃喃道:“恩,我刚才怎么都没看透他的修为?楚阳他现在是……什么阶位了?难道我刚才神思不属,没有仔细看么?我如今已臻圣人层次,只要稍一接触,丝毫能查,难道是因为初臻此境,再加神思不属,略有失察,嗯,肯定是如此的!”

        略略沉淀了一下心情,这才端着茶具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时候,脸上又已经恢复了之前清冷。

        便在这时,半空中呼呼响,楚阳有如腾云驾雾一般一路翻着跟头而来,大刺刺的就进入了凉亭子,哈哈一笑:“兜兜风,咱又回来了。”

        妖宁宁三人同时面孔呆滞,白眼连天:您那是兜风?您分明是被踹出去的……

        紫邪情端着茶水徐徐走了出来,冷冷地横了楚阳一眼,淡淡的说道:“怎么?楚大公子,您的赌约可兑现了吗?可是赢了么?”

        楚阳搓着手,哈哈干笑:“我知道我要说我真没打赌,你现在肯定不相信,但问题就是我真的没有……”

        紫邪情斜眼看他:“你要是敢再说一遍这件事,我就敢再让你做一次空中飞人!你道我敢是不敢?!”

        楚阳张了张嘴,干干的笑了笑,痛快地闭了嘴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紫邪情是什么人,楚阳太清楚了,别说再给自己变一次飞人,就算多变几次,也是寻常事!

        “来,大家喝茶。”紫邪情端起茶碗,率先对某太子道:“这个,妖宁宁,妾身早已心有所属,实在是不能答应你,抱歉了。”

        妖宁宁大觉受宠若惊,急忙站起身来,语无伦次地道:“没……没关系……幸亏你没答应……咳咳……我的意思说……你没答应我太好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是说……你要是答应了,我得多倒霉啊……”

        妖宁宁说着说着,越说越是感觉自己太脑残了,怎么把心里的实话全部都说出来了,说到这里,张口结舌再也说不下去,懊恼万分的抬起手,“啪”的一声打了自己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你这二货都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说你二货简直太正确无误了……”

        众人面面相觑,极力忍住想要笑的那分冲动。却还是憋得自己的心脏都快爆炸了。

        你要是答应了我……我该多倒霉啊……

        这么有才的一句话,真不知道妖宁宁是怎么说出来的……

        紫邪情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锅底的颜色,狠狠的看着妖宁宁:“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妖宁宁大汗涔涔,手足无措,几乎没了意识:“我我我……我错了……”

        “滚!”紫邪情愤怒万分的一指门口。气得胸膛不住起伏,一阵波涛汹涌:我要是答应你我该多倒霉?老娘就这么不被待见吗?那你这混账之前追求我这么久干什么?闲着没事儿干?本来还打算借着你,气气某人,现在没气着他,快把我自己给气死了!

        妖宁宁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一直到他的身影走出了落花小筑,众人才听到啪啪啪的声音不断传来,夹杂着妖宁宁懊悔的声音:“这张嘴怎么这么贱呢!就算是实话也不能当面说啊,这张破嘴……”

        “噗!哈哈哈哈……”谈昙再也忍不住了,刚刚入口的一口茶突然喷成了天女散花,张开嘴哈哈大笑。

        但刚转头却又很突兀地对上了紫邪情寒冷如冰的眼神,大笑声还未来得及出口,就被生生地冷冻了回去,尴尬万分的咳嗽起来,直咳得面红耳赤,气息走岔。

        “谈昙……是吧?很好笑么?”紫邪情很温柔很温和的问道。

        “不好笑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谈昙手忙脚乱,狼狈之极。

        “那你笑什么?我看你笑得很开心啊!”紫邪情眼睛再度转为锋锐冰寒,尽是森然之意。

        谈昙这时又听到妖宁宁在外面的嘀咕:“不应该说实话啊,我怎么就说了实话呢,这破嘴……”顿时被吓住的笑意又是火山爆发一般的冲了上来。

        这一次再也管不得紫邪情就在前面,拍着石台撕心裂肺的大笑:“这混蛋说了实话,他怎么就说了实话呢,哇哈哈哈哈……”

        紫邪情深深吸了一口气:“滚!你也给我滚,快给我滚!”

        说罢也不等谈昙反应,伸手一把揪住谈昙的衣领,“咻”的一声就给扔了出去。只听一声响,谈昙已经不知道被扔到了什么地方去……

        空中只留下一声惊叫。

        天际又见人形流星!

        “你呢?”紫邪情看着唐阳伟:“好笑不好笑啊。”、

        唐三少正襟危坐,一派神情严肃:“不好笑!哪里好笑了,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猥琐!实在是笨蛋!我都看不下去了,连听都听不下去!紫姑娘如此的天仙化人,风华绝代,这两人简直是根本不懂得欣赏美丽。”

        “真的?你说的是心里话?!”紫邪情眼睛突然变得幽深,定定看着唐阳伟。

        唐三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一下子陷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之中,刹那间迷迷糊糊起来。就在最迷糊的时候,只听到有人温柔问道:“你在想什么呢?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好么?”

        那声音就像是自己最最亲近的朋友,绝对值得信任的朋友在问自己问题,忍不住就是想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的真实想法?”唐家三少迷惘的重复这,随即嘴角就扬起来难以掩饰的笑意,突然爆笑出口:“哇哈哈哈……那个二货可真是笑死我了,居然每一句都说大实话,对女人怎么能说实话呢?就算是很庆幸她没看上咱们,但你也要表现的遗憾一些嘛……现在可倒好,哈哈哈……真过瘾。说实话,这么样的凶女人,谁敢要啊……那是幸亏没看上我啊,要不然,本少爷以后的曰子可怎么过,天可见怜,实在是太侥幸了……”

        “哈哈哈哈哈……好快乐啊……嘎嘎嘎……”唐三少发自真心的畅快大笑,一笑而不可收拾。

        随即,恍惚间又一下子恢复到了现实,张着嘴大笑着,眼睛却猛然看到紫邪情几乎扭曲了的脸庞,笑声顿时嘎然而止,直着眼干笑一声道:“呵…我刚才说的全是梦话,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

        “滚!你也给我滚!”紫邪情已经气得要崩溃,径自一脚踹了过去。

        唐三公子大叫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飘飘荡荡飞了好久,才终于“啪叽”一声落了下来,癞蛤蟆一般趴在了地上,直着脖子看了看,我的妈妈呀……我居然已经回到了唐府……

        而且被一脚踢飞那么远,居然完全没有受伤?

        这这这……这可真是……奇迹啊……

        余悸犹存的抹了一把汗,唐家三少兀自觉得两条腿发软,站起来定了定神,突然喃喃自语:“那个赌约,我得去落花客栈招人兑现……能够看着那个丑八怪出丑,那也是一桩人生快事,还有楚神医,那啥……”

        拍拍屁股,居然施施然哼着小调,向着落花客栈而去。

        唐家门口守卫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咱家三公子这是咋了?刚才如此狼狈的从空中坠落,伸着脖子失魂落魄的呆了老半天,这会怎地居然又好像没事人一般的拍拍屁股走了出去……

        这到底啥意思啊!?

        难道神经了?

        这会的落花小筑之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紫邪情和楚阳。

        两人默默地面对,半晌无语。

        “终于把不该在的人都弄走了?”楚阳微笑着,自己给自己斟上一杯茶,将之端了起来,轻声笑道:“你既然早已打算让他们走,又何必要让他们进来?”

        紫邪情冷冷道:“屁话,你以为你很知道我的想法吗?我乐意!我就乐意先将人请进来,然后再赶出去,你管得着么?你以为你是谁?!”

        楚阳和紫邪情的声音都貌似很平静。

        但两个人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在这平静的声音下面,所隐伏的火热情感。此刻已经近乎要克制不住了!

        偏偏气氛就在这一刻生生的僵住了。

        楚阳徐徐地喝着茶水,紫邪情也在对面端起茶杯喝茶,两人的脸容都是一样的平静,但却彼此也都有些不自在的感觉,点滴滋生。

        曾经可以互相交托生死,曾经互相许下山盟海誓的两个人。

        曾经有一份无悔约定的两个人。

        在阔别经年之后,终于再度重逢,但却是彼此都归于沉默,难出一言。

        彼此心中都有一千句,一万句话,要向对方说,但,却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不,不是说不出,而是大家都在思考,到底该用那一句话做开场白才最合适?

        思来想去,竟然没有任何一句话适合现在的心情、此刻的环境。

        竟然就这么一路沉默了下去。

        就只有楚阳隔一段时间就轻轻咳嗽一声,欲言又止,又低下头,又开始喝茶。慢慢地喝得肚子都要鼓起来,居然还是拿不定主意要说什么。

        对面,紫邪情静静地坐着,就像一尊唯美的雕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