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三百零七章 墨云乱(三)

第八部 第三百零七章 墨云乱(三)

        “我去找陛下!我要去找陛下评评理!这天下间,总还是有说理的地方!怎么可以这么草率就撤销一支军队,这不行啊!”一个满脸都是络腮胡子的将军悲愤地大叫一声,突然回转身,就往皇宫正门跑去。.

        “回来!”木天澜一声断喝,随即伸手一吸,那位将军正在狂奔的身影突然被他一把抓到了身边,扬手一巴掌就砸在那将军的脸上:“你想让……咱们这些人里面再多出现一个叛逆吗!?还是再多出一具带着谋逆称呼的尸体?”

        木天澜脸色铁青。

        众将一听这句话,尽都是如雷轰顶!

        木帅这句话里面流露出来的意思,现实的情况或者比众人想象中的最恶劣情况,还要更恶劣了一千倍!

        “木帅……为什么呀?这是为什么啊?”其中一位将军与梦无涯最是交好,声泪俱下。

        “雨迟迟!”木帅咬着牙,铁青着脸,低声的,用一种恨透了的口气,一字字的说了出来。

        然后,他就大踏步前进,萧瑟的身影,彻底淹没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弥天风雪之中。

        今年的风雪,的确比往年都要来得早了一些……

        好大的一场雪,这天气,够冷的啊。

        所有将军看着木帅的背影,都是一颗心寒彻透骨。

        ……

        在木帅大营之外,同样有许多军官,静静的站在雪中等候,只是人数更多,多达数千名。

        这些人正是梦无涯斩梦军所属的军官们,所有副将以上的将军,一个不少的全部都在这里了,眼巴巴的看着木天澜等人远远走来。

        木天澜脸上的肌肉狠狠地痉挛了一下,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深切地看着眼前这数千将士。他无言以对,更无颜以对!

        跟在他身后的人,面对着这些人充满希冀渴望的目光,每一个都是心如刀割,无一例外全部都低下了头。

        这数千人,每一个人都没有说话。

        只是用眼睛看着木帅,希望能够得到他们希望听到的答案。

        然而彼此尽都无语,半晌之余,那些军官眼中的希望之火,一点一点的熄灭了下去,没有了半点亮光。

        木天澜挺着身子,站到了数千将士身前,仰着脸,闭着眼睛,始终没有说出一字,良久良久,才突然的对着数千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一躬到地!

        “兄弟们,对不住了!”

        木天澜说完话好久,依然躬着身子站在那里。

        身后所有将军,统一鞠躬到地。

        他们没有面目说任何解释的话语,只能用这个动作说明他们的无能为力!

        对面的数千人愣愣地站着,每个人,都如同一尊泥雕木塑,良久之后,所有人静悄悄的挪动脚步,将通往大营的道路让了出来。

        仍旧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随着第一个人的侧身,让出身后道路,在他身后,所有人都静悄悄挪动脚步,侧身站在一边,一条笔直的通道,出现在木天澜躬着的身子前面。

        随着这些人脚步无声无息的缓慢挪动,一滴滴滚烫的热泪,悄然落在地上。

        将刚刚才落下的那一层薄薄雪花,烫穿了一个洞,露出雪花下面的大地。

        随即,数千人重归静默的不动,满目尽是寂然。

        木天兀自澜躬着身子,不曾有丝毫的动静。身后众将,同样如是,丝毫不动。

        对面,突然传来一声号令:“致礼!”

        “跪!”

        “拜别木帅!”

        “磕头!”

        “起立!”

        随着以上五声雄壮的号令,数千人静默的举手,握拳左胸,弯腰,向木天澜致以军中最后一礼。

        跪下,感谢;辞别木帅。

        咚!

        随着一声整齐的沉闷响动,整片大地都为之震颤。

        数千名热血汉子的额头,同一时间重重地砸在雪地上,只砸得雪花纷飞而起。

        随着那一声“起立”,所有人整齐站起,只是,不再寂然。

        下一刻,排在最前面的那个人静静的迈动脚步,徐徐走了出去,并不回头!

        数千人,尽都跟在他的身后,无声的往外走,在银白的雪花中,斩梦军的黑色军装,就像一道黑色的洪流!

        “保重!”木天澜直起身。

        所有人身子都随着这一声而颤抖了一下,却始终没有人停步、回头。

        “大伙尽力保护好自己的家眷!”木天澜轻声道:“若不能,就送我这里来。”

        数千名汉子,再度同时颤抖,但,仍旧没有人停下脚步,仍旧没有人回头,更加没有半个人发出任何的一点声音。

        连咳嗽声喘气声都没有。

        数千人就如此静静的离开,就好像他们从没有来过。

        只留下满地的整齐脚印。

        在这一场初雪之中,竟是如此的耀眼。

        随着雪渐渐的增大,那些个脚印也慢慢地被覆盖,只是,这些个曾经为墨云天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士,是否也会被历史湮灭呢……

        木天澜出神地看着这一地渐渐消逝的脚印,突然裂开嘴惨笑一声,随即,“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全无征兆地喷了出来,化作一天血雾,弥漫苍天。

        身后众人惊慌围上,木天澜身子踉跄了一下,摆摆手,疲乏道:“我没事……”

        心中却是一阵心寒。

        就算你要军方重新洗牌,就算军方的力量倾斜严重,就算是你……但是你……也太绝了啊。

        你太绝了啊!

        木天澜心酸的看着皇宫方向,长长叹气。

        ……

        墨云天,突然间一夜间风云大变!

        雨迟迟麾下的兵马在第一时间里,接管了皇城内外所有重要地点,周边城市,也都纷纷响应。

        几乎是每一个城市的城门,都被雨迟迟所属的军队占据,把守。

        而属于木帅方面的军队,则在同一时间里,被勒令谨守营地,任何人不准外出。若有擅自外出者,按叛逃罪论处!

        诛九族!

        这样的命令,带着明显的倾向姓!所有人,尤其是官员,迅速的嗅到了其中的不寻常的意味。

        一时间,墨云天皇城人心惶惶,所有人都知道,军方两位最高统领之间的斗争,以雨迟迟副帅的全面胜利、木天澜的全面溃败而告终!

        这个结局,让所有人都是大跌眼镜!

        军方虽然派系分明,但一直以来,木天澜对于军方势力有着完全掌控的影响力,他的麾下兵马几乎全是精锐。

        若是论人数,假如说墨云天军方只有十个人,那么,最少是七个人站在木天澜这一边,而雨迟迟那边,最多只有三个人!

        如此悬殊的实力对比,木天澜怎么会败下阵来?

        但事实却是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败的,彻底落入下风的,恰恰就是所有人都认为不败的木天澜!

        隶属于雨迟迟方面的势力,所有人尽都趾高气扬,精神焕发,纵马疾驰,不可一世。而隶属于木帅的军队则是人人睚眦欲裂,一个个的聚集在营地边上,两只眼睛如欲喷火的看着外面的那些个老对手的近距离耀武扬威。

        他们就这么趴在营寨边缘,

        身后,长官们大声呼喝让大家全部回去各自营帐;但这些管理森严,军纪向来无比严明的军人们,对于这道命令却是置若罔闻。

        身后,军法处的人纷纷出动,挥动鞭子,一鞭子一鞭子的抽在这些铁血汉子的背上,一道道血肉纷飞。

        每一鞭子下去,挨鞭子的人就是一个剧烈的抽搐,但,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就此回去自己的营寨。

        依然死死的趴在栅栏上,死死的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每个人的牙齿,都深深的咬进了唇肉。鲜血凛然。

        执法处的人最终都打得自己泪流满面,鞭子一扔,干脆蹲在地上呜呜的哭起来……

        皇城中的百姓们如今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敏锐地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寻常,一家一家的关门闭户,只是在门缝中偶尔往外偷看。人人心中都是扑通扑通乱跳,恍如迎接末曰来临一般。

        这样的恐慌,迅速地从皇城往外蔓延,周边的几个城市,迅速地受到波及,接下来,就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墨云天都因之纷乱了起来。

        到了这一天的下午,从吃过中午饭开始,无数的兵马开始集结调动,雨迟迟开始了进一步的动作。

        无数的家门被蛮横的士兵一脚踹开,随即,就是从里面牵出来一串一串五花大绑的人,受绑之人神情悲苦,满脸尽是绝望。

        但凡走的稍微慢了一些,就是一鞭子打在身上,棉衣只需要一鞭子,就会被抽得棉絮纷飞,血痕也随之慢慢的渗出来。

        一推一个踉跄……

        这些犯人之中,有一些浑身伤痕,那是因为身有武力反抗却被制服的;还有些只是年幼的童子,有一些已然是白发苍苍,风烛残年的老人,也有妙龄少女,还有一些妇人……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每一个之前都是曾经有一定地位的人,或者常年养尊处优的,但这一刻,却统统的被五花大绑的拉出来,押往天牢。

        整个皇城,几乎每一条街道上,都有这样的押解队伍,有一些街道上,甚至都连成了一长串,拥挤得难以通行。无数的哭声、哀求声,还有愤怒地指责声,啪啪的皮鞭声音,响成了一片;整个墨云天皇城上下,就在短短的时间里变得天愁地惨,满目哀鸿。(未完待续。)